v

您的位置:VeryCD资料有声读物

资料资源事务区


《有声畅销书 泣!死神的哀悼 凯丝·莱克斯》(Monday Mourning)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03月
    语言德语
  • 时间: 2006/01/01 14:27:53 发布 | 2006/01/01 14:27:53 更新
  • 分类: 资料  有声读物 

hcw

精华资源: 327

全部资源: 351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有声畅销书 泣!死神的哀悼 凯丝·莱克斯
英文名Monday Mourning
发行时间2005年03月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简介

IPB Image
德语名:Totenmontag

本资源无“毒”有偶。
杀毒软件:Symantec Antivirus
版本:9.0.0.338
常在服务器:Razorback 2
在线时间:7:00 - 22:00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赫然发现三具姿势怪异的白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气息。在黑暗中,我仿佛听见了死者的哀鸣……

“是唐普兰丝·布兰纳博士吗?”说话的是个女人,颤抖的声音中透着犹疑。“我想,或许能帮得上妳一些忙……我知道那间房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女人在留下这句话后便断了音讯。几天之后,她被人发现陈尸在自己家中的床上,死因不明……

唐普兰丝奉命调查一桩在披萨店地下室发现的离奇命案,死者是三名年轻女性。她们死时全身赤裸,骨骸上没有遭受暴力侵害的迹象,而其中一位更以胎儿蜷曲的姿势被人埋在坑里。这些女孩到底是谁?是如何被杀害的?而这栋房子又是否匿藏着什么祕密?……种种谜团令唐普兰丝百思不解。

根据已知的线索,唐普兰丝怀疑命案与多年前的“箱子女孩案”有关,於是与克劳德尔警官合力追查嫌犯的下落。然而,正当案件透出一线曙光时,唯一的证人与可疑的嫌犯却在此时相继死亡!唐普兰丝赫然发现,她似乎正落入兇手“猫捉老鼠”的游戏之中……

密室小知识:蛆疗法

血液和腐肉的第一个拜访者往往是苍蝇,所以命案现场的场景总少不了一堆蛆。别嫌牠们呕心,据澳洲的研究显示,如果把医生用手术清除伤口坏死的地方,跟用蛆吃掉坏死细胞相比,医生的手术刀只能清除人眼可以看到的骯脏地方,蛆却能把人眼看不见的坏死细胞吃掉。其实英国医生也早就提出蛆可以帮助伤口复原,英国已经准许医生用蛆治疗伤口。CSI有一集受害者就是靠蛆,才能在被重击七十二小时后仍保住性命,让犯罪现场的“死者”没死喔!

书评:
书中的科学知识十分引人入胜,和唐普在停尸间度过的每一刻都是享受!—— 《纽约时报书评周报》

节奏轻快,曲折离奇,这个系列所得的讚美是实至名归!—— 《好书情报》杂志

莱克斯永远都有新料放送!—— 《周日独立报》

这是超值餐再升级!—— 《每日电讯报》


类型:犯罪/惊悚
价格:CD: 29,50 欧元/ pocket Book: 20,00 欧元
出版商:CD: Random House Audio / pocket Book: Blessing
作者:Kathy Reichs
翻译:Klaus Berr
朗读:Hansi Jochmann
推荐指数: http://images-eu.amazon.com/images/G/03/x-locale/common/customer-reviews/stars-4-0.gif

作者小档案:
http://www.paperbackdigital.com/_images/_bio_photos/_author/2448.jpg
凯丝·莱克斯(Kathy Reichs 1950年——)生于芝加哥,在西北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身兼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医事检查处的刑事人类学家,以及加拿大魁北克省犯罪暨法医研究所的法医。她是全美刑事人类学协会十五名检定合格的法医之一,也是美国法医科学协会的成员,并担任刑事审判的常任专家证人,此外,她还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夏洛特分校担任社会人类学教授,经常来回奔波於夏洛特和蒙特利尔两地。

她的第一本小说《听!骨头在说话》不但荣登《纽约时报》畅销排行榜,更荣获一九九七年的『亚瑟.埃利斯』最佳处女作小说奖。而后续的《看!死亡的颜色》、《追!致命的抉择》、《逃!战慄的追杀》、《挖!墓穴的秘密》以及《猜!白骨的阴谋》,本本均登上畅销排行榜,并成为国际级的畅销书。《泣!死神的哀悼》是她第七本以女法医唐普兰丝·布兰纳为主角的系列推理小说。

IPB Image

1997年《听!骨头在说话》Déjà Dead ——《纽约时报》畅销排行榜,『亚瑟·埃利斯』最佳处女作小说奖。
1999年《看!死亡的颜色》Death du Jour
2000年《追!致命的抉择》Deadly Decisions
2001年《逃!战栗的追杀》Fatal Voyage
2002年《挖!墓穴的秘密》Grave Secrets
2003年《猜!白骨的阴谋》Bare Bones
2004年《泣!死神的哀悼》Monday Mourning

内文试阅:第一章

星期一,星期一……
不能相信那一天……

曲调在我脑海盘旋同时,狭窄的地下室里枪声大作。

才刚抬头望,就看见肌肉、骨头和内臟飞溅在我前方三呎的墙壁上。那一团模糊的血肉彷彿先是沾黏了一会儿,而后才慢慢往下滑,在墙上留下脏污的血迹和毛髮。我感觉到脸颊上沾着微温的液体,伸出一隻带着手套的手,反手将它们抹去。

还蹲在地上的我立刻转身。“Assez!”够了!

路克.克劳得尔警官的双眉皱成了一个V字形。他蹲低了身体,但那隻九釐米的枪还握在手里。“死老鼠!牠们一定是恶魔的爪牙。”克劳得尔的法文发音清脆,带着鼻音,显示出他是从河上游那边的人。

“用石头丢就好了。”我说。
“那个混蛋壮得可以把石头再丢回来。”

十二月的一个星期一,我在又湿又冷的蒙特娄一连蹲了好几个小时,实在吃足了苦头。慢慢站起身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膝盖在跟我抗议。

“查博纽呢?”我边问边转动穿着靴子的一脚,然后转转另一脚。
“在盘问这间店的主人。我只能祝他好运,那个笨蛋的IQ和豌豆汤差不多。”
“是店主发现的吗?”我指着后面的那块地问。
“不是,是水电工人。”
“水电工人怎么会跑到地下室来?”
“这个天兵在衣橱旁边发现了一扇活动门,决定要来一场地底探险,好熟悉下水道系统。”

我想起先前下去时踏过的那些摇摇晃晃的楼梯,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冒这个险。

“骨头就在地板上吗?”
“他说他是被地上突出来的东西给绊到的。妳看,就是那里。”克劳得尔撇了撇下巴,目标是南面的墙壁和脏兮兮的地板相接处附近,一个浅浅的小凹洞。“他把东西拉了出来,拿去给店老闆看。然后,他们一起到附近图书馆找关於解剖学的资料,想确认这是不是人的骨头。他们大概是看不太懂吧,所以就找了一本有精美彩色图片的书。”

我正想继续问下一个问题时,头顶上突然有个东西喀啦了一声。克劳得尔和我抬头往上看,以为出现的会是他的伙伴。

来的人不是查博纽,而是一个衣衫襤褸的人。他穿着一件及膝的长毛衣,宽鬆的牛仔裤和一双脏得要命的Nike运动鞋。几根辫子从包在头上的印花大方巾下跑了出来。

这个男的蹲在门口,手里那台柯达即可拍相机正对着我。
克劳得尔的V字形又皱得更紧了些,红色的鸚鵡鼻顿时转深。“他妈的!”
又照了两张之后,那个包着花头巾的人往一旁闪了。
克劳得尔把枪放回枪套里,一手抓住木头栏杆。“SIJ的人还没回来之前,丢石头就好了。”

我看着克劳得尔线条完美的屁股,穿过矮小的长方形门口消失了。虽然实在也很想朝牠们丢石头,但我半颗都没有丢。

楼上传来低语的交谈声和沉重的脚步声,楼下则只有移动式灯具的发电机嗡嗡运转的声音。我摒住呼吸,倾听身旁阴影的声音。没有吱吱的尖叫声,没有搔弄身体的声音,没有仓促的脚步声。

飞快扫视一圈。没看见锐利的目光,也没看见光秃秃、长着鳞片一般的尾巴。这些小畜生可能正在重新集结,打算再次发动攻势。

儘管我不同意克劳得尔处理这件事情的方法,但有一件事情我和他的看法相同:我一点都不想见到这些鼠辈!

总算落得清静点了,心中万分感激,我把心思重新放在脚边那个发霉腐烂的木箱上。能量博士超效机能饮料。累坏了吗?能量博士让你的骨头跳起来。

这些骨头你就没輒了吧,博士。

我凝望着木箱里头那些可怕的东西。大多数的骨头上都还结着泥土,但有些骨头上的泥土已经被刷了下来。在移动式灯具刺眼的强光照耀下,它们的表面看来带着栗子般的颜色。锁骨、肋骨、骨盆……人类的头骨。

该死!这句话我已经说了几十次了,但再多说几次也不会怎样。我提前一天从夏洛特到蒙特利尔来,準备星期二要出庭。有个男的遭到起诉,罪名是杀害并肢解他的妻子。我已经检验过她骨骸上的锯痕,我将根据我的结论出庭作证。这件事很複杂,我原本希望能够再重新看一看我的资料,但我现在却在一间披萨店的地下室里挖东西,冻得我屁股发麻。

今天一大早,皮尔.拉蒙斯来我的办公室找我。我认得那种表情,所以才看见他第一眼,就知道等一下会有什么事情。

我的老闆告诉我,在某间连锁披萨店的地下室里发现了一些骨头。披萨店老闆打电话报警,警方通知验尸官,验尸官联络法医实验室。拉蒙斯希望我去把这件事查个清楚。

“今天吗?”
“麻烦妳。”
“我明天就要出庭了耶。”
“裴迪案吗?”
我点点头。

“那些骨头可能是动物的,”拉蒙斯用他精準的巴黎腔法文对我说。“应该不会花妳太多时间才对。”

“在哪?”我伸手拿了一锭药片。

拉蒙斯看着他手上的一张纸条,把地址念了出来。圣凯萨琳街,在市中心以东几个街区的地方。CUM的地盘,克劳得尔……一想到要和克劳得尔一起共事,今天早上第一声『该死』便忍不住破口而出。

蒙特娄这个岛屿城市附近有许多规模较小的执法单位,但两个最主要的分别是SQ和CUM。魁北克警局(LaSûretéduQuébec,SQ)是隶属於魁北克省的单位。那些所谓的穷乡僻壤之地便归他们管,蒙特娄市不管的地方也归他们管。而所谓的CUM(CommunautéUrbainedeMontréal),就是所谓的市警局。魁北克岛就属於他们的管辖范围。

路克·克劳得尔和麦可.查博纽是市警局重案组的警官。身为一个魁北克省的刑事人类学家,我与他们两人已有多年的合作经验。和查博纽共事的经验向来很愉快,然而,每一次与他伙伴合作都让我有不同的感受。

虽然路克·克劳得尔是个优秀的警官,可是他的耐性却比鞭炮好不到哪里去,对於事情的敏感程度也比吸血鬼德古拉好没多少,而且自始至终都不认为刑事人类学有什么屁用。不过,他很会穿衣服这倒是真的。

我在两个小时前抵达这个地下室时,能量博士木箱里已经装满了四散的骨头。虽然克劳得尔没跟我提过太多细节,但我猜整理这些骨头的人应该是披萨店的老闆,或许那个倒楣的水电工也在一旁帮忙。而我的任务则是判定这些是不是人类的骨头。

没错,正是。这个结论又引来了这天早上第二声“该死”。我的第二项任务是判定这个地下室的地下,是不是还埋着别的尸体。我以三种方式来进行这项调查工作:用闪光灯对地面侧向打光之后,我发现地面的泥土上有凹陷的痕迹;接着,我用探测器刺探,每个凹痕下方都无法顺利穿透,代表地下有东西;最后,一试挖就发现了人类的骨头。

看来,想要轻鬆複习一下裴迪案资料的愿望大概泡汤了。我把我的看法向克劳得尔和查博纽报告之后,这一天听到的“该死”累积到了第五声。他们还用几个魁北克特有的语助词强调了几次。

他们立刻联络司法部鑑识科,犯罪现场的例行作业也开始进行。架设灯光、拍摄照片……正当克劳得尔和查博纽盘问披萨店老闆和他的伙计时,一套透地雷达设备把地下室扫瞄了一遍。侦测的结果是,每一个凹痕底下四吋的地方都有异常反应。除此此外,这间地下室并没有其他可疑之处。

司法部鑑识科的技术人员跑去休息的时候,克劳得尔带着他的半自动手枪四处巡逻,一心只想把那些鼠辈除之而后快。我动手在两个地方各搭起一个田字的方格网,就在我把最后一条绳子绑到最后一根桩子上时,克劳得尔和那群鼠辈已经杀得不可开交。 现在怎么办?等司法部鑑识科的技术人员回来吗?没错。我用司法部鑑识科的仪器照了些照片,录了些影像。然后我搓搓双手,套上手套,蹲下身开始挖掘1-A那个方格?

挖掘的过程中,身处犯罪现场时常有的那种急迫感觉又涌上心头,各种感官都变得更为敏感。对於一切,都有穷究到底的好奇心。如果什么都没挖到该怎么办?如果真的挖到了什么又该怎么办?

焦虑不已。如果我不小心破坏了某些重要的线索该怎么办?我想起其他几次挖掘时的情景,还有其他的死者:在烧毁的教堂里,死了一个一心想成为圣人想到发疯的傢伙;某个混飞车党的人家里,藏了一个断了头的少年;河边的墓地里躺着一个被子弹打成蜂窝的毒虫……

我不知道就这样挖了多久。司法部鑑识科的人回来时,个头比较高的那个人手里握着个保丽龙杯。我试着去回忆他的名字。

根,Racine,又高又瘦的就像植物的根一样。符号记忆法果然有效。荷内·哈辛,他是新来的,我们一起处理过几个犯罪现场。他身旁比较矮的那一个叫做皮尔.吉柏特,我们已经认识十年了。

我啜饮着已经不再温热的咖啡,向他们解释刚才我做了哪些事情。然后,我请吉柏特开始摄影和挖土,至於筛土的工作则交给哈辛。

我重新回到方格网旁。当我把1-A那一块挖到三吋深之后,就换到1-B那一块去,然后是1-C和1-D。

除了泥土之外,什么都没有。好吧,透地雷达显示的是地下四吋开始才有异常的情况。我继续挖,我的手指和脚趾都发麻了,寒意渗进骨髓中,我忘了时间。

吉柏特从我的方格网里把一桶桶的泥土拿到筛子旁交给哈辛,吉柏特三不五时会拍张照片。当我把所有的一号方格都挖到三吋深之后,又回到1-A那个方格去。等挖到六吋深之后,就和刚才一样,换到下一格继续进行。

我在1-B这个方格用力挖了两下之后,察觉到土壤的颜色有所变化。我请吉柏特移动一下其中一盏灯的位置。只瞄了一眼,整颗心就揪成了一团。

朗读版版权属于出版社,请勿用于商业用途,违者后果自负。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0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