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Antoni Wit -《马勒第四号交响曲》(Mahler: Symphony No. 4 in G Major)NAXOS大陆引进版[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1992年
  • 时间: 2006/11/06 16:38:13 发布 | 2006/11/06 16:38:13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deepseakeeper

精华资源: 132

全部资源: 138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Mahler: Symphony No. 4 in G Major
专辑中文名马勒第四号交响曲
艺术家Antoni Wit
资源格式APE
版本NAXOS大陆引进版
发行时间1992年
地区大陆
语言德语
简介

专辑封面:
IPB Image

作曲:Gustav Mahler
作词:Gustav Mahler
指挥:Antoni Wit
演唱:Lynda Russell
乐团:Polish National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
录音日期:1992.6.26-28; 1992.9.15 the Concert Hall of the Polish Radio in Katowice
发行公司:NAXOS
CD编号:8.550527

此资源系原发。感谢亲爱的一裤子同学提供的CD! tongue.gif

专辑介绍:

马勒与他的第四号交响曲
马勒(1860 - 1911)在担任指挥家工作时主要是以指挥歌剧为主,可是在他的创作上却很少与此有关。他的音乐创作主要还是在于歌曲和十首交响曲,其中最后一首交响曲在他生前并未完成,另外最后一首交响作品是以中国诗集为歌词写成的《大地之歌》。他大部份的作品几乎都是在他不指挥时,趁夏天度假的空当写成的。

马勒从1899年的夏天开始写作他的第四号交响曲,当时他刚被聘任为维也纳宫廷歌剧院的指挥一职。三年前他才完成第三号交响曲。当时他正待在力克利别庄度假,当假期快结束时,他忽然想到一些新的音乐题材,准备要把它们写进他计划中的新交响曲里。早先,马勒一直无暇照顾这首交响曲,因为七,八月间他一直在校订第三号交响曲和《悲愁之歌》的总谱。隔年夏天,马勒在沃德湖畔买了一栋庄园,这下他终于可以清静一下了。为找到创作的时间,于是就产生了这首第四号交响曲。马勒趁这年冬天回维也纳时,将全曲的配器完成,并在隔年11月25日正式于慕尼黑推出这首交响曲。

这首交响曲的终乐章取自马勒在1892年完成的一首管弦乐歌曲,是马勒取名为《儿童的魔法号角》歌集中最后一首歌曲。《儿童的魔法号角》原是由阿肯封•阿宁与克莱蒙斯布忍塔诺两人一同收集,出版于十九世纪初的一部民谣诗集。马勒将这首歌曲的精神散布到整部交响曲。马勒自己称这首歌为“天国仙境”,其实这首歌原是马勒计划放在第三号交响曲作为最后第七乐章之用,要接续在该首交响曲终乐章“那孩子告诉我”的答句乐章中,不过最后他还是改变了主意,将之放在第四号交响曲中。这首交响曲不仅仅反应了《儿童的魔法号角》中的纯真世界,同时也投射出马勒在创作这首交响曲时,置身于乡间的美好情境之影响,虽然第二乐章中出现了某些意象的恐怖,却依然被接下来的乐章所消弭于无形。

第四号交响曲的配器共有四支长笛(其中两位兼任短笛)。三支双簧臂(其中一位兼任英国管),三支竖笛(各为降B,A和C调.他们同时也兼吹降E调竖笛和低音竖笛)。三支巴松管(一位兼吹倍低音巴松管)、四支法国号,三支小号.定音鼓、低音鼓、三角铁、雪橇钤、钟琴、钹和小行军鼓。竖琴.弦乐等。这样的配器可以带来很丰富的乐团音色。第一乐章中有一种仿古典乐风的手法,然而在主题。质感和趣味上却都是道地的马勒风格,尤其是在发展部中段的管弦音色和情绪对比上,更是如此。乐章最后以法国号类似即兴一般的乐句结束,这很显然是在模仿莫扎特,这之后小提琴则温柔地导向渐趋于兴奋的结尾。

第二乐章常被人称为“死神之舞”,是以诙谐曲带两端中奏写成的。其中用到独奏小提琴,刻意将之调高一音,以它扮演飘忽如鬼魅的提琴手;中奏则是以“兰德勒舞曲”写成的,每次出现不是以法国号就是以小号来导入。

第三乐章在低音弦乐部分开始,初听起好像是勃拉姆斯,随后则在主题处理上令人大吃一惊,就这样,主题在大、小调间变换,组成一个“奏鸣曲-轮旋曲”式的乐章。

最后的这首歌是以反复的方式进行的,共分为五段歌词,中间则由很短的管弦乐演奏来分隔,马勒在总谱上很清楚的要求指挥家要以严谨的方式为独唱者提供伴奏,这是马勒的特色,乐章一开始标示的“很舒适地”,正是乐章通篇地基调。

演奏家简介
琳达•卢赛儿 / 女高音
英国女高音卢赛儿出生于伯明翰。在伦敦皇家音乐学院、巴黎与维也纳学习声乐,并赢得许多竞赛与奖项,包括了纪念伟大次女高音凯萨琳•费勒(Kathleen Ferrier)的奖学金。卢赛儿在世界上许多重要的歌剧院演唱。在家乡她出现于格林德波恩音乐节,北方歌剧院。北爱尔兰歌剧院与英国国家歌剧院,最后则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登台。她广泛地参与神剧与音乐会的演出,包括BBC制作与哈利•克里斯多福(Harry Christopher)合作的亨德尔《弥赛亚》录影。威尔斯BBC分公司所播放的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等等。卢赛儿也以音乐会及独唱会歌手的角色在欧洲各大城市演出。

安东尼•魏特,指挥
波兰指挥家魏特曾于1971年赢得卡拉扬指挥大奖(H. von Karajan Competition),在他被认任命为波玛诺尼恩爱乐(Pomeranian Philbar-monic)及柯拉寇广播交响乐(Cracow Radio Symphony Orchestra)田首席指挥后,他也曾在檀格坞(Tangle wood)随小泽征尔(Seijif Ozawa)等名家学习,自1983年起魏特成为波兰国家广播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及首席指挥。魏特也经常受邀指挥世界其它知名管弦乐团如柏林爱乐(Berlin Philharmonic),BBC威尔斯(BBC Welsh)及苏格兰交响乐团(Scottish Symphony Orchestra)等。

第四章歌词:
IV Sehr behaglich

Wir geniesseri die himmlischen Freuden,
drum tun wir das Irdische meiden.
Kein weltlich' Getümmel
hört man nicht im Himmel!
Lebt alles in sanftester Ruh'!
Wir führen ein englisches Leben!
Sind dennoch ganz lustig daneben!
Wir tanzen und springen,
wir hüpfen und singen!
Sanct Peter im Himmel sieht zu!

Johannes das Lämmlein auslasset,
der Metzger Herodes drauf passet!
Wir führen ein geduldig's unschuldig'e,
ein liebliches Lämmlein zu Tod!
Sanct Lucas den Ochsen tät schlachten,
ohn' einig's Bedenken und Achten,
der Wein kost kein Heller
im himmlischen Keller,
die Englein, die backen das Brot.

Gut' Kräuter von allerhand Arten,
die wachsen im himmlischen Garten!
Gut' Spargel, Fisolen
und was wir nur wollen!
Ganze Schüsseln voll sind uns bereit!
Gut ' Äpfel, gut' Birn' und gut Trauben!
Die Gärtner, die Alles erlauben!
Willst Rehbock, willst Hasen
auf offener Strassen
sie laufen herbei!

Sollt ein Festtag etwa kommen
alle Fische gleich
mit Freuden angeschwommen!
Dort läuft schon Sanct Peter
mit Netz und mit Köder
zum himmlischen Weiher hinein.
Sanct Martha die Köchin muss sein!

Kein Musik ist ja nicht auf Erden,
die uns'rer verglichen kann werden.
Elftausend Jungfrauen
zu tanzen sich trauen!
Sanct Ursula selbst dazu lacht!
Cäcilia mit ihren Verwandten
sind treffliche Hofmusikanten!
Die englischen Stimmen
ermuntern die Sinnen,
dass Alles für Freuden erwacht.
(aus Des Knaben Wunderhorn)

以上信息转载并整理自随碟CD册页
P.s.马勒是帅哥一个,由于欣赏角度的关系,我在此不连图,希望大家自己去Google搜索他的pic。

对繁多版本的随笔

刚刚接触古典乐的时候,总觉得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去听、去学习、去对比、去鉴别、甚至去评述。那时觉得古典音乐真的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充斥着历史、人文,还有各种轶事奇闻,各种技术行话。就算简单地听听巴赫的平均律也要有人来说哪个哪个版本如何激愤,如何舒缓,如何个性化。

诚然,人从生下来就注定是逃不过比较的命运的:《圣经》里面的上帝也是在比较之后才决定留下人类;你出生时,妈妈也是因为你的哭声比别的孩子大才会心微笑;上学时,也是因为你的成绩比别人好你才得到别人的赞赏;工作时,你的钱比别人多,你得到了更多复杂的东西;甚至时死亡的时候,因为你的追悼场面比别人宏大而获得了一种灵魂的慰藉……

邻家孩子弹奏的平均律之于古德尔的,当然是粒米之于硕仓。但正如可爱的Rosalyn Tureck奶奶所说的,每个人演奏的都是一种巴赫的诠释(大意):小孩子被妈妈和老师逼迫去学习钢琴,在枯燥的“发声怪物”面前,他们体会不到所谓的“评味层面”,所以大多学钢琴的孩子都讨厌巴赫的东西……人长大了,自然懂得东西多了,加上自己的体例和经验,就演绎一番自己的戈德堡变奏曲……这些用钱钟书先生的话来说,就是“所以小孩子总能讨大人的喜欢,而大孩子跟小孩子之间就免不了时常冲突”。 tongue.gif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大人都有这种“伊索寓言心理”呢?

不得否认的是,最后一个阉伶的经典录音是伟大的,二战时候Wilhelm Furtwängler的贝九也是经典的,……但是这些所谓的版本不都是历史给他披上了外衣嘛?而所谓历史,我还是欣赏胡适的说法:历史是个小姑娘,你想怎样打扮就怎样打扮。虽然学术界对此争论很强烈,有人疾呼这句话不是胡适说的云云。而窃以为实在无聊,既成经典的东西何必去废话呢?且不说是谁所说,这句话在我这里是对的就行。

马勒四我听过的不少了,起码20个版本。还请教过伊美姬的朋友,他们也说了自己的很多喜欢的版本。可是听到现在,我始终觉得版本这个因素对马勒四的影响没有形成显著性差异。 blink.gif 真的没有!!这个版本,大家都说不行,因为是NAXOS的东东,都是非一流指挥+非一流主唱(应该是歌手?)+非一流乐队(似乎是乐团?)。但是听的时候,我也仿佛看到了大草原、马儿跑、猪儿跳、太阳当空照了啊!? blink.gif

真的有那个必要去为版本叫真吗?

呵呵,吾以为清茶淡饭还是能够生活的。 laugh.gif

能做到不比是一种人生高度!!哈哈!

(原创评论)



专辑曲目

1.Bedachtig, Nicht eilen
2.In gemachlicher Bewegung, Ohne Hast
3.Ruhevoll, poca adagio
4.Sehr behaglich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8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