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华语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王勇 -《往生》[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1996年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 时间: 2006/10/24 15:16:38 发布 | 2006/10/24 15:16:38 更新
  • 分类: 音乐  华语音乐 

豆弟

精华资源: 2

全部资源: 2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往生
歌手王勇
资源格式APE
发行时间1996年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唱片名称:往生
●出版时间:1996年
●唱片公司:中国火 魔岩文化 滚石唱片
●词曲:王勇
主唱:王勇
MIDI:王勇
弦乐:联合弦乐队
和声:黑鸭子演唱组
三弦:岳承伟
唢呐:郭雅志
打击乐:刘效松
埙:张维良


王勇是中国知名的古筝演奏名家。在[往生]专辑里,他藉著娴热的民乐基础与现代音乐型式的融合,开始了一段东方精神为本、西方技巧为用的实验旅程。从传统器乐音乐运用、到编辑氛围的蕴醇、与宗教素材相互呼应,成功的在成功的在屡屡交机的音乐铺展下建造出一片协调的音乐空间。有多年摇滚乐背景的他,在加入大量梵文吟咏喇嘛颂经,以及纯正法器音色的同时,坚持用摇滚的节奏演绎神秘的宗教文化,使得这本专辑在中国的音乐史上史无前例,绝对让你听后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这是一次难得的经验,站在东方与西方,现代与传统的交会点上,欣赏两岸的景致。专辑中,王勇藉由娴熟的民乐基础与现代音乐型式的融合,开始了一段以东方精神为本,西方技巧为用的实验旅程。这张专辑在音乐元素上的复杂及乐器的融合,在中国音乐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从编曲的概念来说,整张专辑的气氛营造,时而空灵,时而诡谲,时而祥和,时而有如千军万马,歌词的意境更是越白话的文字所叙述的境界越是光怪陆离,越是语带玄机的文字则越安祥清净,王勇完全颠覆了流行音乐所必备的合理性,乍听之下也许略觉怪异,却处处引人入胜。

“往生”专辑自1994年12月开始录制,95年4月缩混完成,对王勇而言,这是长久以来对环境的省思,到音乐融合的一段完整体验,至于共同参与的民乐演奏家,这张专辑释放了民乐日益式微的包袱,也开发音色上的诸多可能。王勇从民乐中淬取精华,揉合西方音乐文化,创作了“往生”专辑,也跨过东西方音乐各自观望的界限,但在精神层次上,是否能因文化上的交流而产生相对的效应?也许我们都应该敞开心灵,接受更多的来自不同地区的文化洗礼。
王勇的音乐有着十分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其间透露出的中国古老文化的悠远,神秘,博大的气息令人着迷。其音乐不能严格的称为摇滚乐,有点类似于谜乐队, 神秘花园恩雅等人的音乐, 属神秘主义的一类,可以称为中国人的新音乐。
由低沉的埙乐引导而出的序曲,有如悲悯的修行者对人世挚深的诠释;但隐藏其后的则是对污秽人性的告别仪式:“让我飞”则鲜明的点出灵魂即将脱离躯壳的欢愉,人声,琵琶,吉它的齐声共鸣仿佛佛光普照的善境;“竹,松”的笙乐和大鼓有如一场隆重的祭祀仪式,庄严而肃穆; “清泉”里的女声诵经和木鱼;“悦”中跳动的勃勃生机,这张专辑自开场至今,从低沉到明亮,情绪极为连贯,接下来的“招魂”冷 冽阴森的藏女歌声自高空俯冲而下,令人回味无穷。“招魂”是“往生”专辑中在形式上最具爆发力的歌曲,王勇尝试着在其中以相反的角度思考死亡与神魔的定义,而“喜玛拉雅”是一则长达10分钟的神秘史诗,原始而珍贵的藏僧与法器音色,在电子合成器的缀饰下,将世界音乐与新世纪音乐的特质发挥的淋漓尽致,气势之浩大令人热血沸腾;“往生”的意境温暖,寓以万流归宗的深远,仿佛所有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将在瞬间平息,神与魔再也毋须对立,在平静的世界立回归自己的空间。

专辑评论
穿过幽幽的埙声,王勇展开他通向“往生”的经历。一个伴随古筝长大的少年,走进了中国最早的摇滚行列,这种高古与末世的碰撞,产生了他协助崔健所划的辉煌的一笔,人们尚未及惊叹,他已转身,笼罩在佛光之下了。深厚的古乐功底,以及驾驭西乐和Midi的经验和能力,注定他的音乐专辑是乐风杂呈,情趣各异,却又兼容并蓄,独成一统,但所有变化都指向同一个佛教精神的内核———往生。从大氛围来看,歌曲《让我飞》—《竹松》—《清泉》—《悦》,涌出一种南方气质或中原高古的况味,显得轻灵、淡泊和静静的欢愉。另一线歌曲《招魂》———《喜马拉雅》则显出沉郁、神秘的西藏风韵。前者是汉化佛教的氛围、透出禅意,后者是藏传佛教的氛围,浑然肃穆,但最终同结于《往生》,完成全篇的精神历程。
《竹松》与《清泉》有种共同的意境,名山中见林间庙檐一角,佛唱传来,万物轻响。《让我飞》和《悦》都现出云贵风情。
留在西藏了,两首作品都现出了很大的风度,《招魂》成为本专辑最突出的作品,藏女的歌声在曲首飘过之后,老五的吉它制造了一个黑夜鬼魂出没的地方,然后凝重的黑暗与飘乎迷离的吟咏不停地转换,而王勇与窦颖的合声都异常精彩,尤其是窦颖高亢入云的演唱,黯然销魂。
还有三弦透亮的金属之声,也让人为之一震。《喜马拉雅》是部史诗式的作品,全篇分为法念、歌舞、净土三部。从藏僧的梵唱和法器的音色中走进庄严的仪式,然后转向民间的狂欢,再走向平静的乐土。《往生》要寓于万流归宗的深远,所有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将在三弦和笛声的平叙中平息和现出新生。
作为录音和制作,这张专辑不可谓不精致,在音效上,常跳出让人惊喜的音色和旋律,还有运用一些创意的录音技巧,如在《喜马拉雅》中的4:34的带速或采样频率降低的录制法。录音的整体上显得非常平衡,是近年来难得的一张录制优秀的音乐专辑。



“往生”一词原为佛家用语,指人生终结后通往净土的地程。王勇这张专辑的基本理念便生于此。
低沉、幽怨的埙的独奏开始了“往生”的过程。一段环境音效导出了“让我飞”。在全曲一气呵成的畅快驰骋感中,让人走马观花似的领略了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场景、挣脱羁绊后的盘旋翻飞、北京摇滚土风色彩浓郁的律动、带点痞味的Rap,最后是美式的摇滚,活脱脱一首令人眼花缭乱的集成曲。衔接上虽无突兀滞阻之感,但音乐的重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冲散了。
纯音乐的“竹松”浸透着禅味。MIDI制造的空旷幽深的场景中依次出现了木琴、笙、柳琴、古琴、古筝等民族乐器,营造出深林古刹的一方净界。
“清泉”是“竹松”的延续。交替出现的女声三部合唱和经文吟诵,重迭在一起的合成器和芒锣、磬、木鱼,是现代和传统的完美组合。
短曲“悦”是一个过渡,连接着前面体现汉族佛教淡泊超然的“让我飞”、“竹松”、“清泉”和后面表现藏传佛教肃穆神秘的“招魂”和“喜马拉雅”两首“长篇大作”。
“招魂”以悠远凛冽的藏女山歌划破序幕,诵经声中突现节奏强烈的重金属吉他,一阵咆哮过后导入了顿挫感极强的王勇的演唱和鼓击,随后又加入了三弦、唢呐和弦乐,如此壮观的铺陈竟能一气呵成,王勇对音乐的驾驭能力令人叹为观止。
全长10分多钟的“喜马拉雅”由“法会”、“歌舞”、“净土”三个部分组成。喇嘛的颂祷中长号吹出恐怖的单调长音、随后转换成由弦乐、笛、箫衬底的梵音吟诵,MIDI的绵长音渐次导入笙、古筝、三弦主奏轮奏,编排上大胆新颖而又不落斧凿痕迹。“歌舞”段的欢乐粗犷,“净土”段的庄严肃穆同样是令人难忘的。面对音乐如此丰富的表现力,我只能感喟语言的贫乏了。藏族女音的“索亚拉”是“神必胜”的意思,颇有意味。
标题曲“往生”是前面“净土”段的自然延续,也是整张专辑在气氛和情感演染上的高潮。木吉他和笛子的对答唱和,三弦和古筝的错落重迭,让人陶醉,更让人折服。
“往生”专辑神秘的心灵之旅应该说结束于标题曲“往生”,而专辑末尾的“自己的空间”是王勇回到现实之作。音乐还是出色的,歌词则有些滑稽,什么“你要让我烦,我就娶你吗”,何出此言?
王勇“往生”专辑最为成功之处便是处理这类神秘主义色彩浓厚的题材时对音乐表现力的非凡把握,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将汉族和藏族、中国和外国的音乐语言和表现手段杂糅在一起,而且浑然天成。同样的题材,“阿姐鼓”相形之下更显出在音乐表现手段上的贫乏和苍白无力了。可以这么说,王勇的“往生”专辑在音乐的创作和编排上代表了中国人今天的最高水准。
当然,我不能不指出这张“往生”专辑存在的两个相对薄弱的环节—王勇的演唱和歌词创作。与异常精彩的音乐相比,这两个部分未免显得乾涩和缺乏灵气。但瑕不掩瑜,这部在音乐创作上充满实验性的作品为东西方音乐的融合树立了一个成功的范例。



专辑曲目

1.埙序
2.让我飞
3.竹 松
4.清泉
5.悦
6.招魂
7.法会 歌舞 净土
8.往生
9.自己的空间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37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