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资料有声读物

资料资源事务区


《我就是我--葛培理自传》(just as i am)[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6/10/20 09:17:25 发布 | 2006/10/20 09:17:25 更新
  • 分类: 资料  有声读物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我就是我--葛培理自传
英文名just as i am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葛培理牧师(William Franklin Graham或Billy Graham)生于1918年11月7日,美国夏洛特),是美国当代著名的基督教福音布道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经常担任美国总统顾问,在盖洛普20世纪名人列表中排名第7。

1918年11月7日,葛培理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镇附近牧场的一个长老会家庭,是家中的长子,家族有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的血统。少年时代的葛培理除了爱打棒球,并无过人之处。1934年9月在一次哈姆牧师(Mordecai Ham)在镇上带领的奋兴会上深受感动,决志奉献,并更换宗派加入美南浸信会。这件事改变了他的人生。

1936年5月,葛培理高中毕业后,进入田纳西州的鲍勃琼斯学院(今鲍勃琼斯大学)就读,因不适应那里严格的基要派气氛,1937年转入佛罗里达圣经学院,今佛罗里达三一学院,1939年,葛培理被按立为美南浸信会牧师。随后又进入伊利诺伊州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进修,攻读人类学。1943年8月13日,他与因太平洋战争回国的宣教士的女儿钟路得(Ruth McCue Bell,1920年—)结婚。钟路得在中国江苏清江浦(今淮安)出生、长大,父亲钟仁溥(钟爱华,Nelson Bell,1894年—1973年)是美南长老会著名的传教医生,在清江浦主持该会全球最大的教会医院仁慈医院。

在惠顿期间,葛培理受好莱坞第一长老会教堂的Henrietta Mears [1]的影响,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完全无误。

婚后,夫妇二人曾短暂在芝加哥附近的西泉镇(WesternSprings, Illinois)牧会,并结识了加拿大裔著名歌唱家薛伯利(George Beverly Shea),终身合作布道的重要伙伴。1948年—1952年,葛培理任明尼苏达西北学院校长

葛培理从惠顿毕业后参加了青年归主协会(Youth for Christ)。他作为福音布道士走遍了美国和欧洲,1949年9月,葛培理组成布道团,在洛杉矶举行布道会,引起轰动,原定3周,结果延到8周。带动了全国布道会的热潮。1950年,成立“葛培理布道协会”(The Billy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BGEA),总部起初在明尼阿波利斯,后来搬到夏洛特。此后由他主领之布道会均统称为“葛培理布道大会”(The Billy Graham Crusade)。1954年他在伦敦的布道会持续了12周,1957年,在纽约市麦迪逊广场公园举行的布道会持续了16周。1956年1月,远赴印度南部喀拉拉邦布道,同样大受欢迎。至九○年代初,估计全球(在美国境外)共有超过一亿一千万人次亲身出席参加过他的布道会,葛氏的足迹几乎遍及世界各大重点城市,冲破了种族、文化和政治的障碍。

1959年,他带领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成功的布道会,带动了此后15年的教会增长,建立了许多新教堂,组成许多家庭圣经小组,持续了35年。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是1970年代在南韩汉城(首尔),当时有一百万人出席。

2005年6月24至26日,87岁的葛培理在纽约的法拉盛草地公园主领了最后一场布道会,超过廿四万二千人出席,决志人数有九千多。葛培理通过电视、广播、电影和网络接触的听众比历史上任何人都多,超过2亿人,分布于185个国家。不过,葛培理已经88岁高龄,患有脑积水、柏金逊病和前列腺癌,2005年五月在北卡罗来纳州家中又跌伤骨盘,行动不便。出席活动时需要使用助行架。


葛培理布道协会的事工包括:

* 抉择时刻,超过50年的全世界每周广播节目

此外,葛氏还创办了Gordon-Conwell 神学院。


政治

葛培理是自杜鲁门以来十一位美国总统的属灵顾问。 政治上,葛培理一贯支持民主党,



著作

葛培理写过24本书,许多已经翻译成超过30种语言:

* 与神和好 (Peace with God,1953) 中译增订本名为《人啊,你往何处去?》
* 喜乐的秘诀 (The Secret of Happiness,1955)
* 我的回答 (My Answer ,1960)
* 漫天烽火在黎明 (World Aflame,1965)
* 挑战 (The Challenge,1969)
* 耶稣的世代 (The Jesus Generation ,1971)
* 天使: 上帝的秘密代理人 (Angels: God's Secret Agents,1975)
* 如何重生 (How to Be Born Again ,1977)
* 圣灵 (1978)
* 浩劫前夕:苦难的透视 (Till Armageddon,1981)直译:直到哈米吉多顿
* 蹄声渐近 (Approaching Hoppfbeats,1983)
* 面对死亡和来生 (Facing Death and the Life After ,1987)
* 怎么办? (Answers to Life's Problem, 1988)
* 困扰心灵的希望 (Hope for the Troubled Heart ,1991)
* 暴风雨的警告 (Storm Warning,1992)
* 自传照我本相或我就是我(Just as I am,1997)




获奖和荣誉

葛培理担任过好几位总统的牧师,包括主持一位总统的丧礼和一位总统的葬礼。



引用

* "我有一个信息:耶稣基督来;死于十字架;又复活了。他要我们为罪悔改并用信心接受祂作主和救主,如果我们这样做了,所有我们的罪都被赦免。"



传记

* M. Frady:Billy Graham: A Parable of American Righteousness(1979);
* W. Martin:A Prophet with Honor(1991)
* 英国,蒲乐克(John Pollock):《葛培理传:世纪布道家的故事》(The Billy Graham Story)
* 葛培理夫人路得:Footprints of a Pilgrim: The Life and Lovers of Ruth Bell Graham (2001)。


后代

葛培理夫妇有3个女儿和2个儿子,20个孙子女和25个曾孙子女。长子葛法兰(Franklin Graham)和次子葛纳德(Ned Graham)。葛法兰和父亲一样,是一名布道家;葛纳德现在领导东门国际事工(East Gates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在中国赞助印制圣经、建造教堂,其中最大的一所能容纳4000人,位于钟路得的出生地江苏淮安。葛纳德的妻子葛郭瑞玉则是曾国藩的玄孙女。

ii

已届八十六高龄的葛培理牧师,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都是基督新教福音派的象徵,深受世界敬重。在几个月前葛培理牧师来到纽约作最后一次佈道演讲,谁料这次佈道却引起了一阵「茶杯裏的风波」。在某次聚会中,克林顿夫妇也有出席,葛培理牧师讚扬克林顿夫妇伟大,并且说:「我觉得他(克林顿)离开总统职务之后,应该去做传道人。」此话方罢,全国教牧协会(National Clergy Council)会长史镇克(Rob Schenck)马上离场,事后许多福音派基督徒表示不满。几天之后,葛培理的儿子葛法兰克(Franklin Graham)以葛培理佈道团的名义,澄清他父亲说克林顿应该做传道人只是开玩笑。

其实,葛培理牧师一定知道为克林顿说好话的后果,因为这有前科可鑑。一九九八年莱温斯基丑闻曝光,克林顿被千夫所指,但葛培理牧师在接受全国广播公司(NBC)访问时,宣称自己原谅克林顿:「我原谅他,因为我知道人性是如何脆弱,我知道(胜过试探)是多么困难。」著名传道人奥特(Stephen Olford)致函予葛培理牧师,表示不认同他过於宽大的态度。

克林顿并不是第一个令葛培理牧师招惹批评的总统。因水门事件而黯然辞职的前美国总统尼克逊,亦是葛培理牧师的好朋友。一九七零年葛培理牧师到田纳西大学举行佈道大会,尼克逊总统被邀请为大会嘉宾,那段期间越南战争正如火如荼,反战人士来到葛培理佈道会抗议,令场面十分尷尬。水门事件之后,葛培理牧师对尼克逊仍然作出高度评价,在他的自传《我就是我》(Just as I am 又译《照我本照》)中提及尼克逊时,葛培理牧师强调:评价一个人,应该看其整体,而不是单看一次事件。一九九四年尼克逊逝世,葛培理牧师在他的丧礼中发表悼辞,表示一位伟人沉下了,这个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的世界公民,美国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政治家。

保守派、开明派两面夹攻

葛培理牧师的温和态度,与许多基督教领袖形成强烈的对比,「九一一事件」几天之后,国家大教堂举行了哀悼仪式,多位宗教领袖,包括葛培理牧师,在哀悼仪式中发表演说,葛培理牧师的信息是强调在哀痛中重拾希望,以爱化解仇怨,整篇讲词没有半句批判穆斯林。但其后,科威尔(Jerry Falwell)牧师、罗伯逊(Pat Robertson)牧师、和他的儿子葛法兰克却先后公开批评伊斯兰是鼓吹暴力、缺乏宽容精神的宗教。葛法兰克的作风更加和他父亲南辕北辙,第一次波斯湾战争爆发,沙特阿拉伯禁止美军携带三样东西到中东:酒精、色情刊物、圣经。葛法兰克对圣经和酒精、色情刊物并列一起大为反感,他将几千本阿拉伯文圣经偷运到沙特阿拉伯的美军营地,美军总指挥史大将(Norman Schwarzkopf)勃然大怒,说此举会分化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的联盟。

此外,葛培理牧师对很多具有争议性的议题都保持中立,例如堕胎、同性恋。在人类如何得到救赎方面,葛培理牧师也採取开放的态度,一九九七年他接受加州水晶大教堂主任牧师萧律柏(Robert Schuller)访问时指出:世界上有一个无形的「基督身体」,这身体由基督徒和其他很多人所组成,有些人虽然从来未听过耶穌的名字,但上帝仍然可以呼召他们加入这个「基督身体」。不消说,这观点受到保守的基督教会严厉批评。有趣的是,葛培理牧师出身於基要派的背景,基要派是基督教中比较保守的一个阵营,接受圣经的字面意义是真理,但是,早在一九四九年,葛培理牧师已开始对基要派的道理抱保留态度,他认为地狱未必一定是一个大火坑,所谓地狱,可能是指一个永远与神隔绝的地方;当时他感到其他宗教人仕也有可能从别的途径找到上帝。

一九五七年葛培理牧师到纽约举行佈道大会时,他声称所有教会,不论派系,都会被邀请赴会,甚至天主教亦无妨。这做法招致保守派强烈抗议,但葛培理牧师认为教义差别并不足以构成不相往来的理由,他说:「我爱这些人,他们都是上帝的子民。」

有趣的是,不但保守的基要派排斥葛培理牧师,开明的基督教学者亦不认同他,联合神学院的院长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曾公开地反对葛培理佈道大会,尼布尔主张基督的福音并不只是个人得救,教会应该肩负起对社会、文化的责任。尼布尔认为葛培理牧师的信息否定了历史中基督教学者的研究成果,他只是宣传一个简单化的福音:只要信耶穌,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此外,一些挑战传统的自由派基督徒亦批评葛培理佈道团「反智」。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真正开放

无论如何,我对葛培理牧师极之敬重,我认为他是一个真正基督徒的典范。不瞒读者,几年前我曾经激烈地反克林顿,也对葛培理牧师的宽大态度不表赞同;然而,现在我已经改变了想法,其实,打「落水狗」是极之容易的事情,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宽恕难以宽恕、甚至不值得宽恕的人,才是勇者所为。

尼布尔对葛培理牧师的批评也有点道理,事实上,葛培理牧师也承认自己并不是神学家,他的博士名衔只是荣誉博士,但正因如此,我对他的敬重更为加深。缺乏学术训练的领袖,往往观察事物时不能基於深刻的研究、思考,走向极端化的危机会比较大。但本身并不是学者的葛培理牧师,在许多事情上不但没有走向极端化,而且抱著极为开放的态度,也许,其开放精神不单是出自他对人的爱心,还基於他对自己诚实的态度,儒家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葛培理牧师明知自己在许多议题上认识不深,所以保持缄默是明智之举。

在某种意义之下,葛培理牧师比起开明派还要开明,例如尼布尔反对葛培理,但葛培理却从来未反对过尼布尔。葛培理牧师曾经多次想和尼布尔会面,可是尼布尔一直拒绝接见他,然而,葛培理牧师仍然说自己很敬重尼布尔,这是何等胸襟哩!由此笔者想起一些自称为开明的基督徒,由於他们的学术根底比较好,故此经常嘲笑保守基督徒无知、封闭、教条化,可是,当那些人一进入政治、社会议题时,其教条化却并不下於保守派。


iii

http://www.cosmiccare.org/Book/e-letter/0704_1.jpg

钟爱华医师小传

钟爱华生长在维吉尼亚州一个敬虔的长老会家庭中,父亲经营一家杂货店,家境小康。从高中时代开始,他就是运动场上的一颗明星,尤其是担任棒球队的投手,更令他锋芒毕露,受人瞩目。后来就读於维州医学院的时候,有一支棒球队的经理十分欣赏他所投的变化球,就请他签约加盟。他答应了,不过在约书中申明不在主日出赛,也获得经理的谅解。一年多后,他面临加入一支著名职棒队伍与继续留在医学院之间的选择,结果他选择了后者,因为他当初学医就是为了去海外宣教,而他此刻没有改变献身此业的初衷。

毕业、结婚、来华,都发生在一九一六年,这一年钟爱华才二十二岁,新娘比他大两岁,二人同乡、同学(高中)、同心。他们由西雅图登船,经过十九天的辛苦航行,於十二月一日抵达上海,然后转往苏北淮阴的清江浦。

美南长老会在清江浦的工场,是由著名文学家赛珍珠(Pearl S. Buck)的父亲所开拓的(1887年),后来设立一所「仁慈医院」,也就是钟爱华即将投入二十五年岁月与生命的地方。同工中,有一对也来自维吉尼亚州的贾氏夫妇,最为年轻的钟氏夫妇所敬爱,他们的一个儿子后来与台湾关係密切,就是先后参与创办「中原大学」、「基督书院」的贾嘉美牧师(James R. Graham III,1897-1982)。

清江浦的「仁慈医院」后来扩充到三百八十张病床,成为全球最大的长老会医院,为苏北稠密的农村人口,提供了难以估算的服务与保障。例如,当地流行一种由血液中寄生虫引起的「黑热病」(kala-azar),致死率高,而其特效药又十分昂贵,於是钟医生向美国友人募款,从事大规模的防治工作,才使得这种疾病受到控制。

在支持钟爱华的美国友人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德州棉商Benjamin Clayton,他前后为「仁慈医院」奉献的金额达到七万五千美元,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的捐款,有些用来兴建院舍,有些用来对抗「黑热病」,有些用来支应增派宣教士所需的费用,可以说是「仁慈医院」幕后的一大功臣。我们今天看中国的宣教历史,对於这些慷慨解囊的基督徒商人,也不禁要道声迟来的感谢。



钟爱华在华的二十五年(1916-1941),正是中国内战不已、动盪不安的年代,但是他长期坚守冈位,在繁重的医疗与宣教双重工作中,仍经常保有充沛的活力与乐趣。他得力的祕诀在每天清晨一定持守大约一小时的灵修时间,并且为排在当天动手术的病人,一一提名代祷,丝毫不敢大意。

他的二女儿路得(Ruth),也就是葛理翰夫人,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父亲︰「他是人中人,是运动健将,是幽默大师。他喜爱音乐,会弹吉他,还有副好嗓子。他总会发现一些开心的事情,而且开怀大笑。他工作勤奋,断事果敢,从不怀疑上帝的引领。

中日战争爆发后(1937年),苏北地区的美国宣教士及眷属们都奉命撤往青岛,以观其变。钟家也在九月间抵达青岛,正好送二女儿路得回美国上大学,姊姊Rosa已在惠敦学院(WheatonCollege)等她。然而在送走路得以后,钟氏夫妇回清江浦的意愿日益增强,来自上帝的引领他日益明显,终於他们带著十岁的三女儿与五岁的儿子,冒著沿途的危险,於十一月间重回清江浦,继续留在「仁慈医院」的岗位上。这位愿与中国人一同承受苦难的宣教士在信函中写道︰「上帝要我们去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九三九年三月初,清江浦在日军轰炸与围攻下沦陷了,幸而日军指挥官对美国的宣教机构与人员颇为友善,使得医院的工作暂时得以持续下去。钟爱华也多次向指挥官报告日军姦淫掳掠的暴行,吁请日方加以约束与惩处。

一九四一年五月间,因为美日关係恶化,加上妻子的健康状况也在恶化,钟爱华终於决定举家返回美国。一向对世局发展研判正确的他,这次只买了单程票,结果证明他又做对了。返美后几个月,珍珠港事变爆发,他在中国的服事也随之划下句点。

晚年的钟爱华,有两件事值得一提。第一是从一九四三年八月开始,他成为葛理翰的岳父,也成为葛理翰最可靠的同工与顾问。葛理翰为岳父的传记作序时指出,钟爱华的一生经历了四段生涯︰职棒球员、医疗宣教士、杂誌编者与葛理翰的顾问,而且在每一个角色上,都有可圈可点、精采无比的表现。第二是从一九五六年到一九七三年去世为止,他投入《今日基督教》的编辑工作,以文字来服事眾教会。其实,这份期刊从构想到催生,都是由钟爱华所主导的,但是他只肯接受执行编辑的名义,而由葛理翰出任创办人,由CarlHenry出任主编(1956-1968)。这份被视为福音派柱石的刊物,在自由派神学思潮高涨的年代,力挽狂澜,发生导正纠谬的作用。钟氏文笔精简畅达,针对基督教信仰与社会、教会以及个人的关係,经常在该刊发表意见,极受各方重视。

钟氏夫妇感情深厚,如果从订婚算起(1910年),他们同心同行了一个甲子以上,成为子女们最好的榜样,一九七三年与一九七四年,钟爱华夫妇先后去世。一九七五年十月底葛理翰来台主持佈道大会,一连五天,虽然天天下雨,台北巿立体育场却在一片伞海下天天爆满,笔者当时也天天到场,至今记忆犹新。当记者问葛理翰夫人在台湾有什么私事要办时,她回答说要去花莲的大理石工厂为父母亲订製两块墓碑,他们是深爱中国的人,所以他们的墓碑也应出自中国。淡淡的两句话,是多么让我们中国人感动啊!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10-1
常在服务器:DonkeyServer No1
在线时间:7x24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9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