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资料有声读物

资料资源事务区


《德文圣经》(Die.Bibel)7月5更新[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语言德语
  • 时间: 2006/03/03 16:40:24 发布 | 2006/03/03 16:40:24 更新
  • 分类: 资料  有声读物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德文圣经
英文名Die.Bibel
资源格式MP3
版本7月5更新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简介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2-1
常在服务器:Razorback 2Editorial Reviews
在线时间:7x24




1543年,路德翻译的德文圣经面世了,海涅认为路德对圣经的翻译是“创造了德
语”。路德所译的圣经是依照着未经后世篡改的希伯莱文和希腊文原本。他的翻译为人民提
供了对抗天主教会的思想武器。从另一种意义上说,他译的圣经使用的是德国语言,这种统
一的语言成为联系德意志各邦的重要纽带。

回顾创造了西方文明最灿烂一页的基督教文明,音乐上最伟大的贡献都由德国人作出,这绝不是偶然的。正是马丁路德“信徒皆祭司”的神学思想,把圣乐从天主教神职人员专司的特权下解放了出来,成为所有信徒共同向神献祭的普天颂赞。马丁路德不仅将圣经译为“白话的”德文,并亲力亲为,创作了大量的德文圣乐,使大众可以籍着共同歌唱,直接在崇拜中参与对神的赞美。一时间,城里,乡间,千百首“众赞歌”从千百万神的儿女口中传唱出来,蔚为壮观。


圣经是犹太教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正教和基督新教)的宗教经典书籍,指犹太教的希伯来圣经或者基督教的旧约以及新约。希伯来圣经是犹太教的经典,记载上帝的作为和犹太人的历史,它也是基督教的旧约。基督教圣经新约是耶稣基督以及其门徒的言行和故事的纪录。

旧约全书发现最早的版本是用希伯来文和亚兰文(如但以理书和以斯拉记)抄写的,犹太教圣经的正典。分以下五个部分:

律法书,又名摩西五经
创世记
出埃及记
利未记
民数记
申命记
历史书
约书亚记
士师记
路得记
撒母耳记上下
列王纪上
列王纪下
历代志上下
以斯拉记
尼希米记
以斯帖记
先知书
大先知书
以赛亚书
耶利米书
以西结书
但以理书
小先知书
耶利米哀歌
何西阿书
约珥书
阿摩司书
俄巴底亚书
约拿书
弥迦书
那鸿书
哈巴谷书
西番雅书
哈该书
撒迦利亚书
玛拉基书
诗文集(诗与智慧文学)
诗篇
箴言
传道书
雅歌
以斯帖记
约伯记
天主教和东正教的旧约圣经共46卷,当中包含了其他宗派划为次经的数个书卷;基督新教的旧约圣经有39卷;而犹太教的圣经由于把多个章节较少的书卷合成一卷,总数只有24卷。

新约全书的数量比较一致,都有27卷。新约正典于公元397年举行的迦太基会议确定。形成原因主要如下:

教会需要权威的教导。
异端的威胁:
诺斯底主义(善恶二元论、耶稣是天使、幻影)
马吉安主义(拒斥旧约)
蒙太奴主义(否定圣经权威,高举圣灵权威)
与犹太教分别。犹太教并不承认新约圣经为正典,因为他们否认耶稣就是先知所预言的弥赛亚。
新约圣经的主要内容如下:

四福音书(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
使徒行传
[[使徒保罗的与教会之间的信件(参见保罗书信)
使徒彼得的信件
使徒约翰的信件
启示录

许多学者认为《圣经》有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可是基要派的信徒们普遍持相反态度,认为《圣经》无错。比如,怀疑论者指出,在《创世纪》中,上帝在第一天造了光,并将光与暗分开,将昼与夜分开,但在第四天才造了发光体太阳及其它恒星,是次序和因果颠倒。

信徒们认为,这恰恰体现了光不一定来自发光的星体:在当今被天文界所普遍接受的大爆炸宇宙论中,原始火球膨胀到超越普朗克长度时,物理的四个基本作用力发生第一次对称性破坏使万有引力被分离出来,剩下的电磁弱力和强力基本上表现一致,相当于今天的珈玛射线等高能辐射,也就是光,所有物质﹝包括夸克、电子等﹞随后才从这些能量根据爱因斯坦的质能转化定律转化而来,因此“先有光,再有发光星体”在今天的科学界看来是十分合理的。


然而,我们必须知道,圣经并非一本科学性的书籍,她是一本记载记载上帝与人、世界关系的书籍,旨在表明上帝对人的计划、上帝对人的爱与救赎,以及人如何回应上帝,如何见证上帝。对于基督徒而言,圣经是上帝的话语,透过对人的启示而记载下来,也是一本历代信仰团体的共同见证。当我们以科学的角度批判圣经时,必须了解在当时的世界并非拥有现代的科学知识,而是与现代人拥有不一样的世界观,而作者正是使用当时处境的素材作为编写的材料,在他们所认知的世界中,表达对信仰的见证。神学与科学属于不同的领域范畴,神学关注的是圣经记载中的信仰内涵、对上帝本质的认识、对人的意义、与其它经文的关系、在经文上下文中的意义等对信仰的思考与反省,而非科学的问题。然而当今的信徒与读者是处在科学的世界,在形而下的思考上,便会面临“如何在科学的事实中,在不违背信仰的立场上,理解经文”的信仰问题。信仰与科学虽然两者间并非全然对立,也不是单纯、绝对的“对”与“错”的问题。如同当时圣经的作者与读者在当时的世界中认识上帝,见证信仰,圣经也邀请今日的读者,一同分享历代信仰的见证与在今日的世界知识中认识上帝,见证信仰,而非坚持圣经的无误或是坚持圣经的错误。唯有透过谨慎的彼此了解,开放的科际对话,在圣经的问题上,寻求一个能满足现代需求的信仰解释,这也是当代许多神学家努力的目标,例如德国神学家Wolfhart Pannenberg。

苏格兰小说家司各特,临终前说:“bring me the book!”(把书拿给我),人问:“which book?”(哪一本书?)他说:“stupid! the only book is the bible!”(傻瓜,当然是圣经!)

是的,当然是圣经!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圣经在人类历史上都是一本独一无二的书,也只有它才配得上“the only book”的美誉。



它不是文学书,但其中文笔的独特和优美是举世公认的,许多伟大的文学作品的题材直接来源于圣经,更多的则从圣经中获得取之不尽的文学滋养。



它不是哲学书,但却是被哲学家引用最多,也讨论最多的一本书。无论是柏拉图还是亚里斯多德的着作,都无法与之匹敌。由圣经涌出的哲学潮流,历经两千年,至今依然经久不衰。



它不是历史书,但圣经中关于犹太古史的记载,无论从详尽还是可靠来说,都远远超过其他民族的古史书。



它不在书店发行,但它的发行量却是全球之冠。被译成两千多种语言的圣经,在全球的销售量一年就超过六千万册。这数字远远超过名列排行榜榜首的畅销书。



它不是由一人于一时一地写成,它虽历经一千六百年,经过四十多位不同职业、背景、学识之人的手,在三大洲,用三种语言完成。但却有罕见的连续性。从第一卷《创世纪》到最后一卷《启示录》,内容前后连贯,一气相通。这堪称奇迹。



它遭到无数的怀疑、责难甚至诋毁,几乎没有一个句子、一个字不被攻击过,但几千年过去了,一点一划也不曾改动,更未曾废去。相反,考古学上的发现,不断地给圣经添加强有力的佐证;历史进程更是一步一步奇妙而准确地应验着圣经的预言,如推罗要成为净光的磐石,尼尼微城必灭亡,巴比伦必不再兴起,主耶稣的诞生、受难和复活,还有以色列的复国等等,这些预言在当时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历史已经一一应验了,丝毫不差。据一项经过美国科学联合会(asa)认证的计算结果表明,仅仅对十项已应验预言的统计,其应验的概率是1.7′ 10245分之一。它的话语,真是没有一句不带着能力,没有一句要徒然返回的。



它还有改变人的奇妙能力,因阅读圣经,许多人的生命得到了改变,许多人的人生得到了指引,许多家庭得到了温暖,许多社会蒙受了祝福,许多国家的历史因此改写。两千年的历史无不见证了圣经的能力。它的光,在暗黑的历史长夜中,照亮着人类的归途。



那么,圣经究竟是怎样的一本书呢?



圣经是创造宇宙和人的上帝赐给全人类的信息,分旧约和新约,共有六十六卷。它有着一个一贯始终的主题,那就是上帝拯救世人的永恒计划:上帝藉着他的话语创造天地,让人类生活其中,并差遣他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道成肉身,亲自参与世间甘苦,与人共度生命的黑暗与光明,共创新天新地。



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是对人的完全启示,里面有又真又活的真理,有生命之道,有爱和盼望。我们只要藉着圣经,就能明白上帝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的旨意,从而得着因信耶稣基督而来的得救的智慧。



奥古斯丁,年轻时,曾沉迷酒色,不能自拔,陷入罪的捆绑之下。他也苦苦追寻真理,读了许多的书,遍访了各地的贤人智士,却一直得不到真理的满足。一日,当痛苦不堪的他在花园散步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拿起来读!拿起来读!”于是,他打开圣经。刹那间,书上的话语击中了心灵的深处。于是他痛哭祷告,真理的圣灵进入了他的心,他成了新造的人,得到了真理,也得到了心灵的释放。后来,他成为基督教史上一位着名的神学家。



朋友,如果你也在追寻真理,拿起来读吧!如果你也为各种各样的焦灼、迷惘、空虚所困,拿起来读吧!如果你在思虑、忧伤、痛苦中,拿起来读吧!那里,有真理,有平安,有喜乐,更有人生的盼望!

ii

文艺复兴所带来的人文主义,带来了对圣经原文(特别是希腊文)研究的复兴,因此希腊文与希伯来文的研究、以及古抄本的研究,都受到当时学者的重视。不仅如此,改教运动「唯独圣经」以及「信徒皆祭司」的信念,使得将圣经翻译成地方语言的事工不仅不再受到天主教会的压抑,同时成为教会发展的必要工作。不过,如果没有主后1450年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发明活字版印刷,人文主义的学者不可能将他们的研究成果快速地传递出去,宗教改革者也没有办法将地方语言的圣经译本带给广大的人群。

谈到活字版印刷术的发明,我们需要知道古腾堡印製的第一件重要产品就是一本圣经,经文採用耶柔米的拉丁武加大译本,印行的时间大约是在1452-1456年之间,印行的地点是今天德国的买因兹(Mainz)。这本圣经每一页有四十二行,因此又称为四十二行圣经。谈到这里,如果各位弟兄有机会到德国旅行,经过法兰克福(Frankfurt a.M.),应该预留一天的时间,到法兰克福西边的买因兹,去看看古腾堡博物馆,在那里各位可以看到第一台的活字版印刷机,以及一本四十二行圣经。

在这本拉丁文圣经印行之后的五十年间,不同的出版社至少出版了一百版不同的拉丁文圣经。到了1488年,也就是第一本圣经印行之后卅多年,全部的希伯来文旧约圣经也出版了。到了1500年,主要的西欧方言圣经(波西米亚语、法语、德语、义大利语)也都出版了。

比较奇怪的是,新约希腊文圣经在印刷术发明之后,并没有立刻出版,一直到1514年才出现在西班牙刊印的康普路屯并排版圣经(Complutensian Polyglot),1516年才出现人文主义者伊拉斯母(Desiderius Erasmus)在瑞士巴赛尔(Basel)刊印的的新约希腊文圣经单行本。换句话说,新约希腊文圣经一直要到印刷术发明六十年之后才问世。

为什么延误这么久呢?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印刷技术的问题,在希腊文的手写的小楷体当中,有许多字母变体与双字母的连体,结果产生的希腊字形不只是希腊字母的廿四个,而是有两百多个,这样的情形使得製造希腊文活字模非常的困难与昂贵。
第二,当时已经流传了许多希腊文圣经的抄本,因此出版希腊文圣经之前,需要某个程度解决经文鑑别的问题。
第三,当时的天主教会担心希腊文圣经的出版,会使得通晓希腊文与拉丁文的学者,有机会批评教会法定的拉丁文译本。由於这个担心,也使得天主教出资并策划的康普路屯并排版圣经,虽然在1514年就已经排版完成,但是要到1522年才真正开始大量发行。

虽然新约希腊圣经的印行,比起拉丁文与希伯来文圣经要来得晚,但是从宗教改革圣经翻译的角度来看,并没有太迟。1517年,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在威丁堡(Wittenberg)教堂的大门钉上着名的九十五条揭开了改教运动的序幕,之后宗教改革的风潮蔓延到欧洲的其他地方。改教运动「唯独圣经」以及「信徒皆祭司」的信念,使得方言圣经翻译成了另一波伴随宗教改革而来的风潮。

这一波方言圣经翻译的风潮,与之前十二世纪开始的方言圣经翻译最大的不同,在於过去的翻译是根据拉丁的译本翻译的,而这一波方言圣经的翻译,则是根据圣经的原文(希伯来文与希腊文)翻译的。这个差别的意义不只是底本不同而已。过去的方言圣经在使用上,只是帮助不懂拉丁文的信徒瞭解圣经的梗概,不能够取代拉丁武加大译本的权威,但是这些直接从原文翻译的方言圣经却是要取代拉丁武加大译本的权威,成为教会生活中最主要的圣经。也因着这个缘故,宗教改革之后的方言圣经在翻译的品质上,远高於过去的方言圣经。

在这里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德文与英文的圣经翻译。马丁路德在开始宗教改革以后,根据伊拉斯母的希腊文新约圣经刊行本以及当时流通的希伯来文旧约刊行本,在1522年完成了他的德文圣经译本,也就是今天我们称为「路德圣经」的最早一版。被称为「英文圣经之父」的威廉.丁道尔(William Tyndale)也根据希腊文新约圣经在1526年完成了英文新约圣经的翻译,在翻译的过程当中,丁道尔也曾经参考过路德所翻译的德文圣经,同时根据希伯来文旧约圣经进行旧约圣经的翻译直到1535年为止。


PS:修正了链接,分为新旧约。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29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