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综艺纪录片

综艺资源事务区


《National Geographic瓜岛沉没的舰队》(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DVDRip]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6/03/09 11:40:20 发布 | 2006/03/09 11:40:20 更新
  • 分类: 综艺  纪录片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National Geographic瓜岛沉没的舰队
英文名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
资源格式DVDRip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2-1
常在服务器:YaoiCentral
在线时间:7x24



一九四二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蔓延到了西南太平洋,一个名叫瓜达尔卡纳尔的偏
僻小岛上。六个月惨烈的战斗,将岛北的海峡变成约五十艘盟军和日本军舰的安息地
。五十年后,罗伯.巴勒德博士,这位曾发现铁达尼号和俾斯麦号沉船的探险家,率
领着由国家地理学会和美国海军共同组成的探险队,前来探访这座海底坟场。与他一
同探索这些睽违半世纪的沉船吧!追溯瓜达尔卡纳尔改变战史轨迹的惨烈事蹟。我们
也将和参与戢争的生还者共享他们生动鲜明的回忆,目睹他们与原属军舰及昔日敌人
相会的感人情景,并体会海底探险刺激且生死一线的滋味。

由于1942年6月中途岛海战的惨败,日军失去了战争初期在太平洋上的制海权和制空权,也失去了战略主动,被迫停止了战略进攻,放弃或推迟了对斐济、萨摩亚和新咯里多尼亚等地的进攻。但日军并未意识到自己的实力已大为削弱,美军的实力、士气都大大增加,仍决定继续实施对南太平洋诸岛的进攻,计划先在瓜岛修建航空基地,前出航空兵力,以掩护对新几内亚岛的莫尔兹比港的进攻,在新几内亚岛站稳脚跟后,再向东南逐步推进,进逼同盟国在南太平洋上的重要基地——澳大利亚,以此重新夺回战略主动权。

  为实现这一战略企图,大本营陆军部大力充实原准备为斐济、萨摩亚作战而于1942年5月组建的第17军,该军由天皇侍从武官长的弟弟百武晴吉中将任军长,军部设在新不列颠岛的拉包尔,至8月初,该军已辖有南海支队、一木支队、青叶支队等部,总兵力约十三个大队,集结于新几内亚东部和俾斯麦群岛,担负攻占莫尔兹比港的任务。大本营海军部则于1942年7月成立第8舰队,任命三川军一中将为司令,下辖第6、第18战队、第29、30驱逐舰大队、第7、13、21潜艇战队,拥有包括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3艘在内的多艘军舰和潜艇,主力部署于拉包尔,以协同第17军作战。联合舰队还增派第25航空战队所辖的百余架岸基飞机进驻拉包尔,以提供空中掩护。

  日军继1942年1月进占拉包尔,并将这个港口和附近的机场建设成南太平洋最重要的海空基地后,又于1942年5月占领了图拉吉岛,该岛位于所罗门群岛南部,正处在以拉包尔为基地的战斗机作战半径的边缘,南距所罗门群岛第二大岛瓜岛约三十海里,北面紧挨着佛罗里达岛,是南太平洋海空交通的枢纽要地,原有澳大利亚部队驻守,后因战局恶化无力防御而主动撤离。日军占领该岛后就开始修建机场,并对附近岛屿进行勘察,发现瓜岛虽然多山多丛林,但瓜岛北部隆加河冲积平原地势平坦,比图拉吉岛更适合建机场,于是6月16日派门前鼎大佐率第11工兵队约2000名工兵登上瓜岛,开始修筑机场。7月1日又加派冈村德长少佐率第13工兵队约700名工兵上岛,加强施工力量,并限令于8月5日前完工。经过紧张的施工,至8月初,瓜岛机场已基本建成,辅助设施也大体完工。此时,瓜岛有日军工兵2700人,警备部队240人,共约2940人;图拉吉岛有日军工兵140人,航空部队400人,警备部队200人,共约740人。



  (二)

  美军虽然在中途岛战役中取得了巨大胜利,使中太平洋地区的局面趋于稳定,但在南太平洋,仍比较被动。当日军于1942年1月占领拉包尔后,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就于2月提出占领图拉吉岛,以阻止日军的推进,保护美国至澳大利亚之间的海上交通。罗斯福总统对此设想也表示支持。为抓紧时间进行必要准备,美国海军于3月派部队进驻新赫布里底群岛的埃法特岛,随即又向北占领了圣埃斯皮里图岛,并开始在这两个岛上修建机场。同时将精锐部队——海军陆战队第1师从本土运往新西兰。

  太平洋战区司令尼米兹和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麦克阿瑟都认为拉包尔已是日军的核心基地,扭转战局的关键就是尽快夺取拉包尔。但是在具体战术上还存在分歧,麦克阿瑟主张集中最大兵力在俾斯麦群岛组织登陆作战,一举攻占拉包尔。尼米兹则认为日军在拉包尔已形成了坚固防御,部署有近七百架岸基飞机,还随时能得到包括4艘航母在内的联合舰队的支援。而美军此时在太平洋上只有3艘航母,实力比日军弱,不能贸然行动。所以主张先在所罗门群岛南部登陆,在新占岛屿上建立机场,然后在航空兵支援下逐步推进,步步为营,最终夺取拉包尔。而对这一战役的指挥官人选,美国陆海军也有争议,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主张应由麦克阿瑟指挥,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则认为此次战役是在多礁石的所罗门群岛海域作战,如果由不懂海军的人来指挥,就有使海军舰队在这样的危险海域陷入被动的可能,所以应由尼米兹来指挥。双方互不相让,僵持不下,最后只好由罗斯福总统亲自出面主持协调,这才达成了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参谋长联席会议据此于4月1日正式通过代号为“了望台”的作战,计划第一阶段由尼米兹指挥攻占圣克鲁斯群岛和图拉吉岛。第二阶段由麦克阿瑟指挥,攻占所罗门群岛其余岛屿,并肃清新几内亚岛东部莱城、萨拉莫阿地区的日军。第三阶段仍由麦克阿瑟指挥,攻占新不列颠岛和新爱尔兰岛,进而夺取拉包尔。

  4月20日,成立南太平洋部队,由戈姆利中将任司令,下辖第61、62特混编队,拥有航母3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14艘,驱逐舰32艘。这支部队归尼米兹指挥。5月17日,戈姆利从华盛顿抵达司令部所在地新喀里多尼亚的努美阿,随即将司令部前移至新西兰的奥克兰,积极组织战役准备。

  7月2日,参谋长联席会议考虑到由于太平洋战区和西南太平洋战区的作战区域分界线是东经160度,这样,就会有一些太平洋战区的部队进入西南太平洋战区的地域,指挥上可能会有摩擦,于是发布命令将两个战区的分界线西移1度,改为东经159度,如此一来,瓜岛和图拉吉岛都划入太平洋战区,以减少作战指挥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一决定虽然解决了战区指挥权的问题,但没有明确海军特混舰队与海军陆战队之间的指挥关系,给以后的作战指挥埋下了隐患。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命令中同时决定将于8月1日发起作战。

  7月4日,美军侦察机发现日军已经在瓜岛上修建机场,如果瓜岛机场修成,日军从这一机场起飞的飞机能够到达圣埃斯皮里图岛、埃法特岛、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线,严重威胁了美国至澳大利亚的海上交通线。参谋长联席会议立即将“了望台”作战的第一阶段作战目标改为瓜岛和图拉吉岛。

  戈姆利中将见日军兵力强大,而自己兵力单薄,准备工作又未就绪,现在还要将登陆地点前移,缺乏胜利的信心,要求推迟进攻,经尼米兹说服,这才同意于8月7日发起进攻。参战兵力分为三部分,一是特纳少将指挥的登陆运输编队,编有23艘运输船和11艘驱逐舰,负责将海军陆战第1师送上瓜岛和图拉吉岛。二是克拉奇利少将指挥的掩护编队,编有巡洋舰、驱逐舰各8艘,负责直接掩护登陆运输队。三是弗莱彻中将指挥的特混舰队,共有航母3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6艘,驱逐舰16艘,油船3艘,负责海空支援与掩护。还有西南太平洋战区的300架岸基飞机提供空中支援。上述部队7月26日在斐济群岛海域集结,7月28日至31日,海军陆战第1师在斐济群岛的科劳岛进行了登陆演习,舰艇部队也进行了与登陆部队的合同演练。

  美军的作战准备极不充分,由于瓜岛历来鲜为人知,美军除了曾在瓜岛的澳大利亚种植园主提供的零星情报外,就只有一张九十年前的海图、几张传教士拍摄的旧照片和杰克?伦敦撰写的关于所罗门群岛的小说了。作为登陆主力的陆战第1师是美国最早进行登陆战专项训练的精锐部队,但是该师大批优秀的训练有素的军官、军士被调去作为新组建的陆战第2、3师的骨乾,现在部队成员大都是刚入伍的新兵,战斗力已不可与老1师同日而语,1942年6月底,陆战1师的三个团中,第5团刚到达新西兰;第7团几乎全由新兵组成,刚结束新兵基本训练,到达萨摩亚;第1团则还在开往南太平洋的途中。师长范德格里夫特少将得到保证,该师1942年底以前不会参战,至少还有半年的训练时间。但范德格里夫特6月26日刚到新西兰的奥克兰,就被告之将参加8月的瓜岛作战,他甚至以前根本不知道有瓜岛,看了作战计划将其戏称为“瘟疫行动”。战役准备时间仅四个星期,准备工作极其紧张。奥克兰港口立即被大量作战物资所淹没,由于参加登陆作战的运输船的物资装载必须按照特殊的“战斗装载”标准装载,港口又小,又正逢新西兰多雨的冬季,连日大雨,使码头上秩序非常混乱,加上码头工人正在进行罢工,陆战1师的官兵不得不进行卸货、装载的工作,他们分成三班,二十四小时连续不断工作,疲惫不堪,怨声载道。戈姆利的司令部也是一片混乱,他的司令部刚刚组建,参谋人员还很少,而作战准备时间又那么急促,把他们搞得手忙脚乱。最大的问题是兵力不足,陆战1师只有两个团到达战区,另一个团还在萨摩亚,经戈姆利和范德格里夫特的强烈要求,才将陆战第2师的第2团和其他部队三个营编入陆战1师的建制,勉强凑成一个加强师,总兵力约1.8万人。但这三个团都还没进行过严格、系统的登陆战训练,战术水平、战斗力都很低。在7月28日举行的临战演习中,情况非常糟糕,范德格里夫特只好自我安慰:“好莱坞的惯例是糟糕的彩排预示着成功的公演。”

  弗莱彻中将不愿让他宝贵的航母在敌岸基飞机活动半径范围里停留过久,公然拒绝在瓜岛海域停留五天,只肯停留两天。他的这一态度更是让戈姆利对这次作战忧心重重,而戈姆利又无权指挥弗莱彻,戈姆利乾脆把指挥权交给弗莱彻,自己留在了努美阿。来努美阿视察作战准备工作的海军作战部长助理福莱斯特尔将军了解这些情况后,就对戈姆利说:“如果美国人民知道我们的部队就这样去打仗,一定会起来造反的!”

塔萨法隆格海战

  (一)

  尽管日军在瓜岛以北海战中遭到巨大失败,但大本营仍不甘心,从11月起不断加强南太平洋地区的兵力,在拉包尔成立第8方面军,由今村均中将任司令,下辖第17军和第18军,第17军负责所罗门群岛方面作战,第18军负责新几内亚方面作战,并从本土调来了第6飞行师团加强第17军,决定以陆海军协同行动,先压制所罗门群岛方面的美军航空兵力,再运送部队和补给上岛,然后夺回瓜岛。11月26日起对东南前线行使全面指挥权的今村要求瓜岛的部队坚决顶住美军的反击,坚守现有阵地,坚持到援军到达。

  瓜岛上的日军所面临的最大困难,不是美军的反击,而是饥饿,日本海军由于在瓜岛以北海战中惨重损失,山本不愿再派出大型军舰进入瓜岛海域,只使用驱逐舰采取夜间偷运的“东京特快”运输方式,运送的补给远远不能满足需要,实际供应量只能维持标准定量的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由于长期补给不足,岛上官兵体力消耗殆尽,食品的极度匮乏,甚至连蚊子都成为日军的美味佳肴,岛上热带疾病流行,伤病员因为缺乏药品,大量死亡,更是加剧了日军的非战斗减员,每天因为病饿而死的人,多达百人。照此发展下去,不需美军发动进攻,日军就将会被饥饿和疾病所消灭,为了维持岛上部队的战斗力,日军竭尽全力确保物资供应。

  11月下旬,日军第8舰队发明并实验了“铁桶运输”,也就是把粮食、药品等物资装入铁桶,但只装一半,以使铁桶能够在水中浮起,然后进行密封,用绳索连接,固定在舰艇的甲板上,在指定海域投入水中,利用潮汐漂向瓜岛,再由岛上的部队用小艇回收。自11月25日至30日,日军每天派出一艘潜艇,进行这种运输,虽然都取得了成功,但运载量十分有限,仍然不能满足岛上部队的需要。鉴于这种情况,日军决定组织一支驱逐舰部队来执行“铁桶运输”,这支驱逐舰编队由6艘驱逐舰担任运输任务,共运载了1100个铁桶和少量部队,2艘驱逐舰负责直接掩护,由田中海军少将指挥,11月29日二十二时三十分从肖特兰岛起航,为了避开美军的空中侦察,田中绕道先向爪哇群岛航行,再经圣依萨贝尔岛以东前往瓜岛。

  此时美军的情况已大大改观,亨德森机场已经拥有两条战斗机跑道和一条轰炸机跑道,“仙人掌航空队”的实力也上升到120架飞机。美国海军尽管在多次海战中损失较大,但由于修复和新建成的军舰大量服役而迅速得到补充,因此哈尔西对其所指挥的舰艇部队的编制与部署进行了调整,以“企业”号和“萨拉托加”号航母为核心组成两个航母特混编队,以“华盛顿”号、“北卡罗来纳”号和“印第安那”号三艘战列舰为主组成战列舰编队,另外两艘战列舰“马里兰”号和“科罗拉多”号则在斐济作为后援,待命参战。新建成的“阿尔塔马哈”号和“纳索”号护航航母,负责向新喀里多尼亚岛和圣埃斯皮里图岛运送飞机。最后以5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组成第67特混编队,主要对付日军可能的增援行动。

  日军舰艇在肖特兰岛的集结,立即引起了美军的注意,哈尔西综合破译密码和空中侦察所得到的情报,判断日军将很快组织一次大规模的增援行动,因此命令刚接替金凯德担任第67特混编队司令的赖特少将指挥编队于11月29日从圣埃斯皮里图岛出发,前往瓜岛阻击日军的增援。

  (二)

  为了赶在日军之前到达瓜岛,赖特走得是最近的航线,经圣克里斯托巴尔岛以东向瓜岛疾进,11月30日黄昏到达瓜岛东南,排成以4艘驱逐舰为前卫,5艘巡洋舰居中,2艘驱逐舰殿后的单纵队,美军的5艘巡洋舰上都装备有舰载水上侦察机,但美军不仅没有使用这些飞机来进行侦察,反而害怕在海战时中弹起火,将这5架水上飞机派往图拉吉岛待命。

  30日白天,日军驱逐舰编队以双纵队队形到达伊萨贝尔岛东北,入夜后,改为间隔600米的单纵队,二十时许,进到萨沃岛附近海域,田中派“高波”号先行,进行侦察警戒,其余各舰以21节航速,到达瓜岛的塔萨法隆格附近后,各舰航速减为12节,准备投放铁桶。就在这时,“高波”号报告:发现敌舰!接着,其他日舰也相继发现了目标。田中立即下令停止投放铁桶,准备战斗。各舰迅速清理甲板,将铁桶搬入船舱,来不及清理甲板的日舰,乾脆把铁桶扔到海里,准备战斗。

  日舰所发现的,正是美军第67特混编队。赖特除了在途中得知有十余艘日舰正在南下,并未有其他具体情报。当他率领编队沿瓜岛北岸航行时,二十一时零六分,旗舰“明尼阿波利斯”号的雷达在23000米距离外发现日舰,他仅通报各舰,并未有进一步的部署。八分钟后,前卫的驱逐舰也发现了目标,立即做好了鱼雷攻击准备,二十一时十六分,前导舰“弗莱彻”号驱逐舰通过雷达判明日舰在其左前方7000米,舰长科尔中校便请求实施鱼雷攻击,但赖特认为日舰距离尚远,两人在报话机上进行了长达四分钟的交换意见,赖特才相信日舰已经不远了,同意发射鱼雷,“弗莱彻”号随即实施了两次鱼雷齐射,共射出了十条鱼雷,“珀金斯”号发射了八条鱼雷,“德雷顿”号看不清目标,只对其中一艘日舰发射了两条鱼雷,而“莫利”号没有测定出日舰方位和距离,也就无法发射鱼雷。由于双方速度较快,相对位置变换迅速,美军发射的二十条鱼雷无一命中。日舰从美军驱逐舰的左前方疾驶到左后方,正好位于美军巡洋舰的左前方,赖特立即下令开炮,5艘巡洋舰主炮一起开火,4艘前卫的驱逐舰也以尾炮射击,集中轰击距离最近的“高波”号,2艘殿后的驱逐舰由于装备的是旧雷达无法发现目标,就用主炮向左前方发射照明弹,为其他友舰指明目标,直到日舰进入目视距离才开始射击。“高波”号遭到美军的密集轰击,尽管“高波”全力还击,仍被连连击中,中弹七十余发,最终被击沉。

  田中在出发前曾有指示,此次行动的任务是运送补给品,不到万不得以,不使用舰炮,尽量用鱼雷攻击。战斗打响后,美舰炮口的闪光就成为日舰的最佳瞄准点,日舰对美军的巡洋舰立即实施鱼雷攻击,美军旗舰“明尼阿波利斯”号正在进行舰炮齐射,忽然被两条鱼雷命中,舰首被炸毁,船舱大量进水,航速锐减。在“明尼阿波利斯”号后面的“新奥尔良”号为了避开失去控制的旗舰,急速右转,左舷正撞上一条鱼雷,爆炸随即波及到弹药舱,引发了剧烈爆炸,裂开的破口一直到二号炮塔,航速锐减到5节,几乎失去战斗力。第三艘巡洋舰“彭萨科拉”号为了避开前面的受伤友舰,向左急转,夹在日舰和受伤起火的两艘美舰中间,在火光的映照下,分外醒目,马上成为日舰的攻击目标,被一条鱼雷命中,机舱进水,主炮失去动力无法开火,全舰多处起火。第四艘巡洋舰“檀香山”号吸取了“彭萨科拉”号的教训,向右急转,从两艘起火的友舰右侧通过,没有暴露,它一面用主炮射击,一面向萨沃岛方向撤退。第五艘巡洋舰“诺思安普顿”号也随着“檀香山”号从受伤友舰的右面通过,边打边撤,二十一时四十八分,被日舰“亲潮”号发射的两条鱼雷击中,机舱进水,舰体倾斜,舰尾燃起熊熊大火,于次日凌晨沉没。美军后卫的两艘驱逐舰遭到己方巡洋舰的误击,便迅速撤出战斗。

  赖特因为旗舰受伤,就指定在“檀香山”号上的蒂斯代尔少将代理指挥,但蒂斯代尔没有集合各舰,而是只率领“檀香山”号绕着萨沃岛搜索日舰,再未发现敌情,就指定了驱逐舰打捞落水人员,率领其余军舰撤离了战场。

  日军驱逐舰将所带的鱼雷发射一空后,没投放铁桶的日舰又驶近瓜岛将铁桶投放完,田中这才率领编队于次日一时三十分返航。

  这次海战,是日美双方为争夺瓜岛而进行的第六次较大规模的海战,也是最后一次,美军兵力占有较大优势,以5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迎击日军的8艘驱逐舰,而且事先得到情报,专程前来截击,又装备有新型雷达,在战斗中也是先敌发现,可谓一切都占据上风,却在战斗中被击沉重巡洋舰1艘,重创重巡洋舰3艘,日军仅被击沉驱逐舰1艘,究其原因,主要是临战指挥上的失误,一方面战术呆板,发现日舰后,没有及时派出前卫驱逐舰实施鱼雷攻击,以打乱日军队形,巡洋舰再以舰炮火力予以支援,而是将驱逐舰束缚在巡洋舰队列中,没有能发挥驱逐舰应有的作用,也使巡洋舰遭到了巨大损失;另一方面指挥犹豫,当美军二十一时零六分发现日舰到二十一时二十分进行攻击,足足耽搁了十四分钟,把装备新型雷达所带来的优势在犹豫不决中丧失掉了,如果美军能派装备新型雷达的驱逐舰前出,进行早期警戒,就能更早发现日军,提供足够的预警时间,然后立即组织前卫驱逐舰实施鱼雷攻击,就可以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赖特的指挥上的多处错误,是造成海战失利的主要原因。

  日军田中少将指挥果断,处置得当,取得了以劣胜优的战果,还顺利完成了铁桶运输的任务。但一次海战的胜利,仅仅是战术上的,局部的胜利,美军可以凭借其巨大的工业能力,迅速弥补损失的舰艇,而瓜岛上日军的被动局面,丝毫没有改变。

日军的撤退



  (一)

  虽然日军取得了塔萨法隆格海战的胜利,但瓜岛上的日军由于补给匮乏处境越来越困难,12月3日,第8舰队司令三川又派10艘驱逐舰装载1500个铁桶,执行运输任务,这支驱逐舰编队在途中只遭到两次空袭,而且没有损失,于当天深夜将全部铁桶投放到塔萨法隆格附近海域,但瓜岛日军只得到310个,其余大多被美机在次日击沉。12月7日,日军再派出11艘驱逐舰进行铁桶运输,途中遭到美军飞机和鱼雷艇的阻击,未能到达瓜岛就被迫返航。12月11日,塔萨法隆格海战的胜利者田中再次率领10艘驱逐舰进行铁桶运输,投放了1200个铁桶后,在返航途中遭到美军鱼雷艇的攻击,旗舰“照月”号被一条鱼雷击中,弹药舱爆炸而沉没,田中负伤落水,和舰长等17名军官、139名水兵游上瓜岛。而瓜岛日军仅捞起220个铁桶。经过这些努力,日本海军感到对瓜岛陆军的支援已经是力不从心了,而陆军仍不愿正视现实,还想尽一切努力来挽回败局。今村决定在1943年1月将第6和第51师团投入瓜岛,2月中旬发起总攻,一举夺回瓜岛。

  此时美军由于基本控制了瓜岛的制海权和制空权,可以顺利地向瓜岛运送援军和物资。1942年12月初,美军海军陆战队第2师和陆军第25步兵师被运上瓜岛,接替了疲惫不堪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这支英勇顽强的部队,在四个月的激战中因伤病减员达7800人,范德格里夫特看着满身硝烟的部下,激动地说:“完全可以这么说,四个月前的今天开始的这场不大不小的战斗,通过你们的努力,已经成功地挫败了敌人在太平洋上的重要目标!”虽然瓜岛争夺的最后胜利是在其他部队手中完成的,但瓜岛的辉煌胜利首推陆战1师,所以战役结束后,陆战1师荣获由罗斯福总统颁发的“优异部队”称号,成为获得这一荣誉的第一支部队。12月9日,帕奇少将从范德格里夫特手里接过了瓜岛地面部队的指挥权。——陆战1师带着瓜岛的赫赫威名撤回澳大利亚休整。从此后,陆战1师在其师徽上写下了 “GUADALCANAL”(即瓜达卡纳尔),以纪念血战瓜岛的辉煌战绩,陆战1师也因瓜岛之战而名垂青史。至1943年1月,美军在瓜岛的地面部队已达五万人,补给充足,士气旺盛。

  12月初,“仙人掌航空队”得到5个陆战队航空兵中队、4个海军航空兵中队和1个陆军航空兵中队的加强,飞机数量已达到200余架,不仅牢牢掌握着瓜岛地区的制空权,还在所罗门群岛其他岛屿岸基航空兵和航母舰载机的支援下,不断空袭日军“东京特快”的起点站——肖特兰岛,使得日军的舰船和物资损失越来越严重。自从12月11日田中的驱逐舰编队遭到美军鱼雷艇攻击后,日本海军有将近三周的时间没有组织水面舰艇向瓜岛运送补给,这期间,瓜岛日军仅靠潜艇运送的为数极少的粮食补给,根本不能满足需要,官兵多以野果、野菜和树皮充饥,痢疾、疟疾、疥癣等热带疾病流行,连生存都成了问题,那里还能奢谈下一步的总攻?日本陆军第8方面军和海军联合舰队多次讨论对策,始终没有找到能解决向瓜岛运送部队和补给的办法,12月23日,今村在此局面下拒绝了百武发动最后决死进攻的请求,尽管百武再三要求能允许他们体面地战死,而不是饿死在自己的掩体中。

  12月31日,日本大本营御前会议作出最后决定,终止瓜岛作战,撤退瓜岛的部队。

  (二)

  根据御前会议的精神,大本营于1943年1月4日向联合舰队司令山本和第8方面军司令今村下达撤离瓜岛的命令,撤退行动代号为“K号作战”。并制定了周密的计划:首先第17军收缩战线,在准备总攻的掩护下进行撤退的各项准备;其次直到撤退开始前,仍必须以各种方式全力继续对瓜岛的补给,以维持部队的战斗力,并在运送补给品的同时撤离行动不便的伤病员;接着迅速在中所罗门群岛修建航空基地,加强对瓜岛的空中作战;最后动员尽可能多的船只,在1月下旬至2月上旬以各种手段将瓜岛的部队撤出,这一切行动必须特别严格保守机密。

  鉴于瓜岛美军不断向日军发动进攻,如不增加新的生力军,岛上的部队是无力保持现有阵地的,因此日军从第38师团的第230联队中抽调了约700人,由矢野桂二中佐指挥,代号“矢野部队”,于1月14日送上瓜岛。对外宣称是作为第四次总攻的先锋,其实是保障瓜岛部队撤离的殿后部队。

  日军为保障瓜岛部队顺利撤出,分散美军的注意,于1943年1月15日组织了一次牵制行动,代号“东方牵制行动”,参加兵力有“利根”号重巡洋舰、“伊—8”号潜艇和第802航空队的部分飞机,由原忠一少将统一指挥。

  1月19日,原忠一率领“利根”号从特鲁克出发,22日到达马绍尔群岛的贾卢伊特岛,原忠一与各参战部队指挥员研究行动计划并稍事休整,于23日从贾卢伊特岛出发,前往坎顿岛西北400海里水域活动,并进行无线电佯动。2月2日又前往马绍尔群岛以东海域活动,同样进行了无线电佯动,然后于2月7日返回特鲁克。“伊—8”号潜艇则于1月23日和2月1日夜间两次对坎顿岛进行了炮击。第802航空队1月19日起,从马金岛出动水上飞机对豪兰岛和贝克岛进行侦察,并从1月21日起连续多日对这两个岛屿进行了空中监视。2月上旬,鉴于瓜岛撤退行动基本结束,“东方牵制行动”也告结束。

  1月27日,美军一批去瓜岛换防的部队由1艘运输船运载,从努美阿起航。哈尔西为保障其航行中的安全,派出了包括航母和战列舰在内的五支编队担任掩护,其中负责近距掩护的是由吉芬少将指挥的第18特混编队,有3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

  日军在瓜岛附近海域部署有大量潜艇,1月29日发现美军的第18特混编队正在伦内尔岛海域航行,就迅速通报基地,日军随即从蒙达机场起飞十多架鱼雷机前去攻击,日机临空时美军的航行队形是:3艘重巡洋舰在右,3艘轻巡洋舰在左,成双纵队;6艘驱逐舰则在前方呈伞形队形,这种队形的后方和两侧都未布置防御舰只,不适合防空作战,当天黄昏美舰雷达发现60海里外的日机后,吉芬既未改变队形,也未做任何防空准备。日机分成两队,先由2架飞机进行佯攻,随后退出战斗,吉芬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仍以原队形继续航行。天黑后,日机突然投下照明弹,接着发动攻击,美舰以猛烈炮火对空射击,有数架日机被击落,其中有一架在“芝加哥”号左前方中弹坠海,燃起的火焰将“芝加哥”号照得清清楚楚,立即引来日机的集中攻击,“芝加哥”号被两条鱼雷命中,机舱进水,主机停车。吉芬率领其余军舰向东转向,同时减低航速,以减少航行中的舰尾浪花,并命令禁止射击。日机失去目标,打开航行灯,还发射曳光弹,企图引诱美舰开火,但美舰不为所动,一炮不发,日机在黑夜中找不到目标,盘旋几圈后只得返航。

  次日,吉芬率4艘巡洋舰向埃法特返航,“路易斯维尔”号巡洋舰则拖带“芝加哥”号在6艘驱逐舰的保护下以4节航速驶往圣埃斯皮里图岛,并由“企业”号航母派出10架战斗机担任空中掩护。下午,日军12架鱼雷机前去攻击“企业”号航母,为“芝加哥”号进行空中掩护的战斗机有6架被调去拦截,并击落3架日机,但其余的9架日机高速摆脱了美机的拦截,转而攻击“芝加哥”号,“芝加哥”号因航速太慢,难以实施有效机动,被四条鱼雷命中,二十分钟后沉没,还有一艘驱逐舰被击伤,9架日机中则有7架被击落。——尼米兹对有着6艘驱逐舰和10架战斗机保护下的“芝加哥”号被击沉,感到痛心和不可理解。日机集中攻击第18特混编队,没有去攻击美军4艘满载部队的运输船,因此运输船顺利抵达瓜岛。这次海空战史称“伦内尔岛海空战”,美军1艘巡洋舰被击沉,1艘驱逐舰被击伤,日军损失飞机15架。

  这些上述行动,造成了日军即将发动大规模进攻的假象,甚至1月22日,哈尔西陪同海军作战部长诺克斯和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尼米兹视察瓜岛,三位久经沙场的高级将领都没有察觉日军即将撤退的迹象。

  为了压制美军的航空兵力,日军将东南太平洋地区的约100架陆军飞机和约200架海军飞机集结到拉包尔,从1月25日以后,对美军在瓜岛和圣埃斯皮里图岛的机场进行了多次空袭。日军原计划1月30日和31日两天,对瓜岛实施大规模空袭,然后乘美军航空力量遭到削弱之际组织撤退。但因天气不佳,空袭计划被迫延期,不料,31日晚,拉包尔反而遭到了美军的空袭,日军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宝贵的飞机,一下子就损失50架。这使得日军不敢再等待空袭计划的实施,就决定事不宜迟立即组织撤退。

  (三)

  桥本少将率领20艘驱逐舰于2月1日九时三十分从肖特兰岛出发,进行第一次撤退行动,桥本编队当天十三时许被美军的侦察机发现,美军判断这是日军为发动总攻而向瓜岛运送的增援部队,出动飞机进行阻击,36架轰炸机于十六时许临空轰炸,日军担任空中掩护的18架“零式”战斗机全力迎战,击落美机4架,将美机击退。桥本旗舰“卷波”号被近失弹炸伤,被迫返航。其余19艘驱逐舰于深夜到达瓜岛埃斯佩兰斯角附近海域,以8艘驱逐舰担任警戒,11艘靠岸,接运撤退人员。在撤退过程中,美军的鱼雷艇和飞机多次前来攻击,都被日军的警戒舰只击退,“卷云”号在规避鱼雷艇发射的鱼雷时被水雷炸伤,后因伤势太重由“夕立”号驱逐舰用鱼雷将其击沉。2月2日凌晨,桥本编队接下5414人开始返航,途中也曾遭到美机空袭,但无损失。中午安全回到肖特兰岛。

  2月4日九时三十分,由20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二次撤退编队从肖特兰岛起航,途中遭到美军31架战斗机和33架轰炸机、鱼雷机组成的大机群攻击,日军护航的战斗机和驱逐舰奋力抗击,击落美机10架,“舞风”号被炸伤,由“长风”号拖带返航,其余18艘驱逐舰到达瓜岛的埃斯佩兰斯角海域,8艘驱逐舰担任警戒,10艘驱逐舰在离岸500米处接运人员撤退,共接下5004人,于次日凌晨返航。在日军接运人员过程中,美军出动鱼雷艇前去攻击,但未发现日军编队无功而返。

  2月7日,日军由小柳少将指挥18艘驱逐舰进行第三次撤退,由于雷雨如注,美军只派出了15架轰炸机进行空袭,日军有一艘驱逐舰被击伤,在另一艘驱逐舰的护卫下返航,其余16艘驱逐舰驶抵瓜岛,这次撤退的人员中有百武和第17军军部人员,许多人因为极度虚弱,甚至连攀登驱逐舰上绳梯的力气都没有,只好由驱逐舰上的水兵连背带拽拉到舰上。海滩上还有数百名奄奄一息的重伤病员,无法接运上舰,只好给他们留下手榴弹,用以自尽。此次,日军又顺利接下2639人。此次撤退中,日军为确保撤退的顺利实施,还组织过一次夜袭。

简评

  围绕着瓜岛的争夺,日美双方在六个月的时间里进行过大小海战三十余次,其中较大规模的海战就有六次,双方损失的驱逐舰以上的舰只各24艘,(舰艇损失详细情况见附表)美国海军阵亡约3300人,伤约2500人;日本海军的伤亡则高达2.5万人。

  在瓜岛的地面作战中,美军参战兵力最多时达到6万人,阵亡1592人,负伤4200余人,日军投入瓜岛的陆军兵力约3.6万,战斗中阵亡约1.4万人,因伤病致死或下落不明的有9000余人,合计死亡近2.38万人,还有1000余人被俘。

  为争夺瓜岛制空权而进行的空战中,美军仅驻瓜岛的“仙人掌航空队”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先后就有六个战斗机中队参战,涌现出十大着名的王牌飞行员,尤其第121战斗机中队的福斯上尉,在1942年8月至1943年1月间共击落日机26架,成为二战中美军战斗机飞行员第一个达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军头号王牌瑞肯巴克的战绩,荣获国会勋章,并回到美国本土巡回演讲。他的26架战绩在所有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战斗机飞行员中排名第二。在六个月的空战中,日机被击落427架,美军损失仅118架。加上被高射炮火击落的,日军共损失飞机892架,飞行员2362人。美军共损失飞机约250架。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中,美军共阵亡约5000人,伤6700人,损失军舰24艘,运输船3艘,飞机约250架。日军共有约5万人丧生,损失军舰24艘,运输船16艘,飞机892架(也有资料说600架)。日军不仅海军、航空兵损失惨重,甚至开战以来从未失利的陆军,最精锐的第2师团等部也蒙受了巨大损失,特别是日军的大型军舰、飞机和技术熟练训练有素的飞行员的损失,更是日军所难以弥补的,战役结束时日军兵力上的优势已荡然无存,双方的战略态势也随之改变,——中途岛海战日军的失败是二战中太平洋战场的转折,战局开始向着不利于日本而有利于美国方面发展,日军战略主动权逐步丧失;而瓜岛战役,日军不仅没有实现重新夺回战略主动的作战企图,反而其军事实力进一步受到削弱,最终完全丧失了战略主动权,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从此后,日军不得不从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处处设防,步步被动,直至战败。而美国则通过瓜岛战役,逐步改善了不利的战略态势,赢得了动员人力、物力的时间,为太平洋战场上即将开始的战略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战役开始之初,日美双方在舰艇、飞机、兵力上相差无几,日军在航母、战列舰等大型军舰方面还稍占优势,但战役的最后结局,日军遭到了巨大失败,原因何在?

  第一在战略上,日军的作战企图大大超出了自己的作战能力。日本一直存有扩张野心,其基本国策就是侵略扩张,在军事上的表现就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每当占领一地后,为了守住占领的地域,就要进一步去占领附近的其他要地,即使遭到了反击,也不愿主动放弃,这就违反了克劳塞维兹在《战争论》中所说的“进攻力量会逐步削弱”的规律,说得浅显一点,就是进攻方随着战线的推进,需要防御的占领地区和至关重要的后方交通线越来越多,所使用的兵力也就越来越多,而用于第一线的部队逐渐减少,相反防御方随着战线的缩短,兵力逐步集中,因而第一线的部队越来越多,于是随着双方前线兵力的对比转变,防御方一旦兵力大于进攻方就可以发动反击,从而使战局发生转变。也就是说,进攻方的攻击行动,如果超出己方力量的极限,就将遭受失败。

  日军在战争初期,战略进攻的第一阶段,日军占领了拉包尔和新几内亚东北部,企图在俾斯麦群岛建立起第一道防线,这一地区对于日军而言,已经是进攻力量的极限了,但是在战争初期所取得出乎意料的巨大胜利,使得日军利令智昏,忘乎所以,决定将战线继续向东南太平洋方向推进,因此在瓜岛修建机场。原本瓜岛被日军视为无足轻重的小岛,当美军在1942年8月7日在瓜岛登陆后,如果日军乾脆撤出瓜岛,就不会开始一场对其不利的决战了,但日军认为不夺回瓜岛,美军使用瓜岛机场的话将对整个所罗门群岛形成巨大威胁,那么,日军在南太平洋上的重要海空基地拉包尔就将失去屏障,进而威胁到俾斯麦群岛一线,所以,决心全力夺回瓜岛。

  然而日军这种战略决策,与其军事实力、工业潜力是极不相称的,战争前,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就相当于日本的9倍,1940年美国钢铁产量为6076.5万吨,日本则仅为685.6万吨,只相当于美国的11%;开战后,美国全民动员,其工业能力的提升也比日本高得多,如果以1940年的工业产值指数为100,至1942年美国已达到136,而日本仅为102,差距进一步拉大。1942年底,美国的军事工业就相当于德、意、日三国的总和。在争夺瓜岛期间,美国的造舰能力是日本的3.7倍,飞机生产是日本的6倍,这就是瓜岛战役的后期,美军不断得到修复和新建舰艇、飞机的补充,军事力量不断增强,而日本在作战中损失的舰艇、飞机却无法及时补充,军事力量不断削弱的根本原因。

  美国运输船的数量由于大量新造船只的加入,不仅弥补了战争中的损失总数还上升了30%,日本却由于新造船只的数量还无法弥补在战争中的损失总数还有所下降。瓜岛是个海岛,需要大量的运输船来运送部队、装备和补给,日军瓜岛地面部队兵力、重装备的不足,补给的极度匮乏,和日本运输船舶的数量不足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在战役后期,日本军方强烈要求政府增加征用民船的数量,但这是关系到日本这个岛国的国力与战争全局的重大问题,日本政府企划院认为,民船的数量有限,如果军方扩大征用的数量,必将影响到日本国内生产原料的运输,进而影响到军事工业生产,也就必将对整个战局的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在这个问题上,军方和政府之间,产生了尖锐的矛盾,甚至负责民船征用调拨的政府代表陆军省军务局长佐藤贤了少将和军方代表大本营参谋本部作战部长田中新一中将,曾为此大打出手,最终仍未能满足军方的需求。

  瓜岛距离日本本土3000海里,无论是从舰艇部队和航空部队的作战能力,还是从后勤运输所需的船舶,都是日本力不从心的。自中途岛战役失利后,日军未及时收缩战线,转入战略防御,仍然继续向所罗门群岛发动进攻,显然是不自量力的蛮乾,所以说,日军战略企图与军事实力之间的不可解决的矛盾,是导致日军瓜岛战役失败的最根本原因。

  第二思想准备上,日军狂妄自大,对美军的战略反攻缺乏必要的思想准备,并因此主观武断地作出了错误判断,日军统帅部一直有着根深蒂固的想法,即美军的反攻是在1943年后,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日军才力图抢在美军反攻之前尽量将战线前推,而不愿过早转入战略防御。日军认为既然美军的战略反攻尚未准备就绪,那么继续向所罗门群岛的推进,就不会遇到什么阻挠,这才敢于一举越过数百海里,在瓜岛修建机场。这种做法,根本没有意识到所面临的威胁,从拉包尔到瓜岛数百海里间,没有可以居中策应的前进基地,在瓜岛上也只顾突击修建机场,忽视必要的防御准备,使岛上的日军对美军的突然进攻无论精神上还是物质都毫无准备,在美军的进攻下一触即溃。

  反观美军,早在1942年3月,就开始为此次战役进行准备,向南太平洋调集兵力兵器,建造舰艇、飞机,储备装备和补给品,在新喀里多尼亚和新赫布里底修建海空基地。因此,8月7日的瓜岛登陆,是美军一次预有准备,计划周密的战略反攻行动。日军完全作出了错误的判断,以为只是美军为破坏机场而发动的骚扰性质的行动,直到10月底,第2师团的总攻失败后,才逐渐认识到这是美军的反攻,并可能发展为双方的战略决战,但为时已晚,日军被迫在瓜岛与美军进行一场极为不利的决战。

  美军当得知日军进驻瓜岛后,就有人指出,这未曾不是好事,因为,从地理上讲,瓜岛远离日本本土,而靠近同盟国的澳大利亚等地,地理上对日本是极为不利的,孙子兵法云:“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易、远近,上将之道也。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既然地形不利,就应当避免不利形势下的决战。但被战争初期的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日军统帅部,并未能从顺利中看到初露端倪的危机,更未能预见到战局可能出现的逆转,从而及时转入防御,当遭到美军的反击后,又未能果断撤出,直到战役后期,才在极其不利的局势下作出撤离瓜岛的决定,此时战役中的巨大消耗,使其舰艇部队和航空力量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与美军争夺战略主动权。

  第三作战指挥上,从1893年起,日本的陆军参谋本部和海军军令部就是两个完全独立平等的统帅机关,分别指挥陆军和海军。虽然后来设立了大本营,作为最高统帅机关,但因为陆、海军之间各种矛盾根深蒂固,所以还是难以实施统一指挥。最高统帅名义上是天皇,实际上天皇能够直接指挥的机会并不多,很难起到统一指挥的作用,而别人根本无法同时统帅陆海两军,当陆、海军对某个问题争执不下时,大本营只好采取协调双方妥协通过一个折衷方案,而即使是这种方案也并不能真正起作用,到了战役进行中,往往陆、海军各行其事。为了避免陆海军之间不必要的摩擦,大本营将某些地区分别指定陆军或海军负责,各司其责,但这样做的缺点使陆海军之间互不通气。如在瓜岛,是划归海军负责,最初就没有一名陆军,陆军对于海军在瓜岛建机场,就全然不知。后来为了协调陆海军的行动,大本营于8月13日制定了关于所罗门群岛作战的《陆海军中央协定》,但也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并不起作用。

  因此,在瓜岛争夺战中,陆军、海军都存在着严重的本位主义,各行其是,丝毫谈不上协同配合。陆军在岛上的总攻,未能与海军协调行动;而海军舰队的出击,也不与陆军的进攻相配合,也就发挥不出陆海军协同作战的威力。特别是在10月下旬的总攻中,陆军与美军地面部队相差无几,海军则占有几乎一倍的优势,如果陆海军密切配合,夺回机场不是没有可能,而实际上,陆军在岛上发动第二次总攻,海军则在海上组织圣克鲁斯海战,结果,由于力量分散,陆地上既未能夺回机场,海上也没有消灭美军的舰队。在整个瓜岛战役过程中,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陆海军之间的矛盾始终没有很好解决,因此说,日军没有统一的指挥,是瓜岛战役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四兵力使用上,日军麻痹轻敌,在战役之初,日军在南太平洋是攻占莫尔兹比港与夺回瓜岛双管齐下,甚至在最初的阶段,还将莫尔兹比港方向作为主要作战方向,以致于在瓜岛方向的日军缺乏足够的兵力、兵器与弹药,也就没有足够的力量突破美军的防线。

  而且对美军在瓜岛的兵力判断一直有误,最初认为美军人数不会超过2000人,实际上美军在瓜岛有1余万人,在附近的图拉吉岛有6000人,共16000人。因此日军认为夺回瓜岛易如反掌,第一次上岛仅一木支队的先头部队1000人,初战失利后,再增兵上岛,第二次上岛约1500人,再战失利之后,第三次增兵约3500人,形成逐次添兵的“加油”战术,以致兵力分散而攻击一再失利。到10月下旬,日军判断瓜岛美军约7500人,实际上美军高达23000人,虽然投入了第2师团主力2万人,但因兵力不占优势,火力则远远不及美军而失利。直到战役结束,日军仍未能正确查明美军的实力,这对日军的兵力使用有着极大的负面影响。

  反观美军一开始就投入了第1陆战师整师,共1.6万人,登陆一举奏效,并迅速占领机场,奠定了战役胜利的基础。随后又以优势海空军掩护组织了几次较大规模的增援,加强了瓜岛地面部队的实力,最高峰时达到6万人,又有重装备支援,充足的弹药与补给供应,既能守住至关重要的机场,又有足够的力量发动进攻。这与日军的兵力使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第五战术上,日军只重视对美军军事目标的攻击,对美军的后勤补给运输工具和物资几乎是不屑一顾。要知道,瓜岛战役是一场登陆战,而登陆战中运输船队对作战的胜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失去运输船队的支援,即使部队登上岛屿也会因后援不继而失败,日军对这一点近乎无知,只注重对美军飞机、军舰的打击,最说明问题的是8月8日的萨沃岛海战中,日军沉重打击了美军的运输船队的护航兵力,却对运输船只和海滩上堆积如山的物资视而不见,就扬长而去。使这场战役发展成为对日军极为不利的消耗战,双方飞机对飞机,军舰对军舰拼消耗,日军这是以自己的短处与美军的长处相比拼,美军的损失凭借其巨大的工业能力能够迅速弥补,而日军几乎没有能力来补充损失,不仅失去了瓜岛,还对以后的作战产生了深远影响。

  就以航母为例,战役开始时,美军在太平洋上有4艘航母,日军有6艘航母。在战役中美军损失了2艘航母,日军虽无航母被击沉,但有4艘受到重创,也只剩下2艘可以作战。但到了1943年底,美军在太平洋上已经有十多艘航母,而日军直到1944年3月才有一艘航母服役,从航母的此消彼长的变化中就可看出日军拼消耗的战术是多么愚蠢!

  随着瓜岛战役的失败,日军损失的不仅仅是瓜岛,舰艇和飞机的惨重损失,大大削弱了日军的战略防御力量,对战争的发展进程有着巨大的影响。正如山本在日记中写得:“我们最初的作战是何其辉煌!自中途岛以来我们的作战是多么糟糕!”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