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图书其它图书

图书资源事务区


《日本海军军舰图史》(Japanese Naval Vessels)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 时间: 2006/09/23 11:41:53 发布 | 2006/09/23 11:41:53 更新
  • 分类: 图书  其它图书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日本海军军舰图史
原名Japanese Naval Vessels
地区美国
简介

IPB Image



岛国日本,象岛国英国一样早就是大陆势力扩张的目标。在1274年和1281年,忽必烈汗两次率强大的远征军企图入侵日本。在蒙古人的威胁下,日本人暂时停止了内战,团结起来控制敌人的登陆场。他们成功了,某种程度上,由于神助的台风,使得大多数入侵舰船溃散和沉没。于是“神风”成为日本人爱国传统的一部分。
  在丰臣秀吉将军的强硬统治下,日本人再一次团结起来,在1592年和1597年他们曾两度以朝鲜为跳板入侵大陆。两次日本人都曾占领了朝鲜半岛的一部分。但最终都被协同作战的中国陆军和朝鲜海军所击败。
  象同时代的勒班陀海战中的基督教徒和穆斯林双方的舰队一样,远东人的舰队大多数也是由单层甲板大帆船组成,装备轻型火炮。如在地中海一样,远东海军基本上也是靠跳帮登船战斗来取胜的。但是1592年朝鲜人在“东方纳尔逊”李舜臣的领导下,依靠特殊的单层甲板大帆船攻破了日本人的防线。这种大帆船装上了龟背似的铁装甲,有向前的炮眼。这种新式武器使日本人张皇失措,他们的跳帮组在朝鲜大帆船火炮、火枪和火箭的射击下无法登上朝鲜战舰。
  使日本更丢脸的是1597年他们的侵略结束时,李舜臣在亚洲的“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中。勇敢地攻击了在数量上占优势的海上侵略者,将敌人打得溃不成军。而李舜臣也在海战中壮烈牺牲。日本舰队再一次冒险进入朝鲜海域,那已是三个世纪以后的事了。
  丰臣秀吉死后,整个日本群岛的强烈的民族主义转向内部。作为贸易大国的日本有着类似英国的优越地理条件,本来可能成为东方大不列颠。然而幕府将军采取了一条削弱贸易、拒绝接受一切外来影响的道路。日本有意地把自己与世界其它国家割裂了250年。


一、日本重新开放
   1830年以后,美国的捕鲸船队逐渐地把它的作业中心从赤道边移到接近北海道的北太平洋水域。于是日本人的态度逐渐地成为美国政府所关心的问题。加利福尼亚州的并入和俄勒冈州领土的开发使美国成了太平洋大国。预想中的越洋航行需要在日本获得港口特权,因为日本正好位于美国至上海的大圆航线上。美国与日本建立外交关系的企图的失败,最终使菲尔莫尔总统相信,显示武力是需要的。
  总统托美国东印度分舰队司令马修·卡尔布雷恩·佩里准将,给日本天皇捎去一封私人信件。总统指示佩里与日本谈判有关为在日本的美国侨民和财产承担保护、允许自由进入一个或多个日本港口以补给和贸易的协定。他可以在必要时使用武力,但这仅仅是最后的手段。
  仔细研究有关日本的材料以后,佩里认识到他最好的办法是,要求得到在每个国家都享有的礼节,而且只与最高官员会晤。他向海军部长报告,就他所知傲慢、专横的态度能从“这些讲形式重礼仪的民族”中获得更多的尊重。就这样一个如此行事的使命,佩里是特别的合适。能给人深刻印象,有能力,还有点自负,他正是这样一个能以威严的举止与威严的东方专家较量的人。
  准备期一再拖延,佩里积聚一大批礼品——典型的美国机器和其它工业产品——最后,远征船队在1853年初启程了。佩里率领去日本的分舰队是由划桨快速帆船“沙士魁海纳”号、“密西西比”号和多帆单桅小战船“普利茅斯”号、“萨拉托加”号组成。7月,停泊在东京湾后,佩里在仪仗队的迎接中上岸,庄重地把装在镶金黄檀盒子里的、写在精制犊皮纸上的总统信件,交给日本天皇的代表——两位皇太子。

他宣布,明年春天他将回来听取帝国的答复。回到旗舰后,他不顾日本当局的反对,把他的分舰队开到距东京6海里以内的地方。这个城市的200万居民都看见了他的舰船之后,佩里的分舰队驶向中国。佩里启程时间的选择最好地显示了他作为谈判者的才华。他知道最好不要压迫日本人做出结论,他们会以没有讨论为由拒绝他的要求。
  当他的分舰队在中国过冬时,又有一艘划桨快速帆船和两艘多帆单桅小战船加强了他的实力。一支俄国分舰队在上海的出现,迫使佩里提前第二次访问日本。为避免俄国坐享其成,他很快在仲冬回到东京。
  在接着的会谈中,佩里和固执的日本人正是对手。内阁知道日本军事力量弱小,最终屈服是不可避免的事情。1854年3月底签订的神奈川协定,协定规定日本要保障美国侨民的安全,向美国货船开放横须贺和函馆两港口,但没有贸易特许权。
  佩里强硬但明智的压力取得了当时情况下能取得的最好效果。两年以后,汤森·哈里斯得到了更慷慨的条款,但那时幕府将军已经认识到,要保证日本的安全与独立必须进行技术革命和工业革命,而对外贸易是促进工业革命和技术革命的手段。
  这些协定及履行这些协定的外国人的到来,激怒了一些日本氏族领袖,他们到处插手。当萨摩氏族对一些英国人施用暴力时,6艘英国军舰用火炮轰击和烧毁了他们在鹿儿岛的堡垒。乔苏氏族的首领莫里开始向使用下关海峡的外国军舰开火。3个国家的4支兵力不断增加的远征军在1863年至1864年间打开了这一通道,才使顽固的头领坐下来签约。
  这些惩罚性措施打开了氏族头领的眼界,他们开始尊重海上大国。他们放弃了对外国人的仇视,欢迎与其它国家交往,至少愿意接受西方的军事技术。现在,他们把他们的好战的精力转向反对幕府政治。两年内战,他们推翻了幕府还政于天皇。在“明治维新”中,日本以使外国人吃惊的速度西方化了,并且最先接受改革的是陆军和海军。
  甚至在幕府政治倒台之前,海军就着手进行现代化了。横滨海军造船厂的第一批海军船坞和滑台是1865年建成的。军官和军官学校学员被派往国外,主要是英国和美国,进入各级海军学校学习。 [ 原作者注:美国海军学校于1869年接受第一批日本学生,1906年接受最后一批,共16名日本人进入美国海军学校学习,其中7人毕业。 ]
  从1874年开始,日本政府委托外国厂家生产军舰,同时在国内竭尽全力生产改进的仿造品。到19世纪的最后10年,他们下水的巡洋舰与欧洲建造的一样好。
   1870年以后,日本面临的战略问题,在许多方面与英国相似。两者都是远离大陆的岛国,容易受到一个或数个联合起来的有力的内陆大国的统治,日本不得不担心的是中国作为海上强国的出现和俄国向不冻港的进军。在战略上,由于日本的地理位置。它的实力比较集中,比它的两个对手也较优越。日本在数量上比它的两个假想敌人弱小,但只要它在海上保持不败,任何一个敌人都不能动用全部力量进攻它。
  然而,日本为加强它的地位,追求这样的政策:建立亚洲东海岸的防御屏障,然后对防御屏障包围起来的领土施加政治上的控制。1876年它以吞并小笠原群岛开始实施这一政策,三年后,又吞并了琉球。
  台湾和澎湖群岛属于中国,中央走廊朝鲜名义上是中国的附庸国。北翼库页岛是俄国的。为完成它预计的屏障,日本将不得不全部占领这些领土,而得到它们便意味着同中国和俄国开战。日本领导人接受这一必然性,在1894年,他们向两个国家中的较弱的一个——中国发动了进攻。


二、中日甲午海战(1894-1895)
  日本在朝鲜首都汉城煽动叛乱,以此为战争提供借口。中国派出部队平定叛乱。于是,日本抓住协定的技术细节在仁川登陆。到达汉城后,日本人树了个傀儡“摄政”取代朝鲜国王,并要求中国人撤出朝鲜半岛。中国没有屈从这个要求,急忙从海上向朝鲜派遣部队。4艘巡洋舰从日本海军基地佐世保出动,没有正式宣战就向中国的护航部队发起攻击,打烂一艘巡洋舰,击毁一艘炮舰,俘获一艘炮艇并击沉一艘满载的运输船。日本开创了在后来的战争中所常用的惯例——进攻在前,宣战在后,1894年8月1日双方宣战。
  当日本人从海上向朝鲜急运部队和给养时,中国在一段时间里使用缓慢的绕道的陆地运输。但是,快速的日本先头部队迫使中国人在9月中旬再次采用海上运输。第一支护航舰队是丁汝昌率领的10艘军舰。这支舰队的主力是2艘德国造的7400吨装甲战列舰“定远”号和“镇远”号 [ 原作者注:“镇远”号的代理值行官是美国人菲洛·麦克基芬,他是美国海军学校的毕业生。 ] ,4门12英寸火炮梯次配备在横梁上的两座炮塔上。除了这些大型火炮以外,中国舰艇还装备了一些使人迷惑不解的小口径炮,包括仅有的3门速射炮,口径全部是4.7英寸。与运兵船在鸭绿江口分离后,丁汝昌的战斗舰艇在锚地警戒。
  第二天,9月17日上午10点,当观察哨报告在西南方向有浓烟时,中国水兵还在作战斗操练。显然,日本舰队正在逼近。为了能在海上机动区进行机动,丁汝昌立即命令他的舰船点火并准备向前迎击敌人。上午11点,战船启航,纵队变成横队,形成标准的接敌队形。
  由舰队司令伊东佑亨中将率领的日本舰队,它的主要装备是67门4.7和6英寸的速射炮,这是那个时期最有效的海军炮,以后瞄准技术的改进才使远射程重型火炮得到优先发展。他的舰队区分为半独立的两个分舰队。由坪井少将指挥的先头分舰队由4艘航速达17节的巡洋舰组成;主力分舰队由伊东佑亨直接指挥,由另外4艘快速巡洋舰组成,后面还跟着2艘快要报废的在队形变换时只有切角才跟得上队的铁甲舰。伊东佑亨的舰船没有一艘有重装甲。

双方舰队均由10艘舰船组成,上午11点40分,双方接近到视距以内,在中国一方的中央是2艘战列舰“定远”号和“镇远”号,两侧是5艘巡洋舰和3艘炮舰。 [ 原作者注:19世纪末的炮舰是20世纪驱逐舰的前身,也就是在装备和吨位上仅次于巡洋舰的舰艇,没有装甲,排水量在2000吨以下,最初不装鱼雷的舰船叫炮舰。 ] 丁汝昌的侧翼有致命的弱点,最右面是2艘炮舰,最左面是1艘轻巡洋舰和1艘炮舰。伊东佑亨以纵队从左边用两倍于丁汝昌的航速向他接近,以斜线穿过中国人的前方,想首先攻击丁汝昌的弱小的右翼,甚至冒丢掉他的掉队舰船的危险。中国人在相距6000码时开炮。坪井冒着中国人的无效炮火,直到有效地使用他的速射炮时才开火。最终,在他穿过中国人的舰首并绕过其侧翼时,给丁汝昌的右翼2艘炮舰以致命的打击。
  伊东佑亨曾想在绕过中国人的侧翼之后,横穿其尾部。他的主力分舰队做到了,从中方左翼穿了出来。但是坪井的先头分舰队首先向北,赶走从鸭绿江来增援的4艘中国舰船,然后,向南支援脆弱的日本尾翼。此时它已在中国的猛烈炮火之下。结果,丁汝昌的队形遭到前后夹击,很快瓦解。中国人右翼2艘已起火的炮舰1艘沉没,另1艘在附近的岛上搁浅。中国人左翼的2艘舰受重创,逃向旅顺港。2艘中国巡洋舰与战列舰隔开,坪井的分舰队在广阔的海区里寻找掉队和失去战斗力的舰只时,击沉了它们。
  伊东佑亨集中火力攻击未逃走或未被击沉的中国舰艇“定远”号、“镇远”号和2艘巡洋舰。在2500码的距离上迂回,他保持迅速和稳定的火力,把2艘战列舰作为主要目标。重型炮弹把他们的上层结构打得布满窟窿。速射炮一再扫过他们的甲板,杀伤暴露的炮手。然而这些舰船的要害部位为14英寸的装甲保护着仍没受损害。舰首转向攻击者,他们继续缓慢地射击着。虽然腐败的政府向他们提供了不合格的弹药——包括用锯屑或沙子装填的炮弹——但是他们打得很出色。3点30分,他们的一枚12英寸炮弹打爆了伊东佑亨旗舰上的弹药,100多人伤亡,使该舰失去战斗力。
  伊东佑亨最终断定,他所带的炮弹不能摧毁对方的战列舰。5点30分,担心旅顺港出来的鱼雷艇对他进行夜间攻击,他停止了行动。那时“镇远”号上只剩炮膛里还有用作最后齐射的3发12英寸炮弹。“定远”号的情况几乎同样糟糕。敌对的双方互相对峙着,直到天黑才脱离了接触。第二天清早,幸存的4艘中国军舰到达旅顺港。
  因为日本人显然击败了中国人取得了胜利,海军理论家考察了他们的战术以吸取有益的教训。这个分析得出了某些东西。鸭绿江口海战的局面与利萨海战相类似——纵队舷侧攻击对舰首攻击。这样对这两次海战的战术分析似乎互相否定,只有一点除外——在利萨、在鸭绿江口和很久以前在特拉法尔加角——获胜的舰队均是采用分开的分队进行战斗的。通过划分兵力把战术上的机动性和获得胜利的可能性结合起来的战术得到各地海军军官热心的研究。
  由于日本的重炮实际上没有打坏中国的装甲,于是强调火炮和装甲的激烈辩论依然没有结果。日本人取得胜利主要是因为掌握了压倒优势的速射炮。
  日军在朝鲜取得胜利后,渡过鸭绿江入侵满洲,伊东佑亨的舰队从日本护送大批陆军到辽东半岛,目的在于孤立和包围旅顺口。当伊东佑亨采取上述行动时,丁汝昌的舰艇驶出旅顺口逃往威海卫。
   11月中旬,伊东佑亨在攻城炮掩护下于大连湾登陆,刚登陆的日军向前挺进。3天以后,日军向旅顺口的防线进攻。使全世界吃惊的是,要塞炮台6小时即被占领。
  中国在威海卫的舰队非被摧毁不可,因为它对预定进攻北京的日本人的侧翼是一个威胁。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消灭这些舰船需要更多的联合行动。一支3.2万人的日军在威海卫西丁汝昌的翼侧登陆,向基地进攻并很快占领了要塞炮台和港口滩头。在外面封锁的伊东佑亨的海军趁夜间频频派出鱼雷艇进行攻击,“定远”号和1艘巡洋舰被击沉。丁提督命令幸存舰船自行突围,但只有3艘到达安全地带,其余13艘或被俘或撞向礁石。
  丁汝昌面对毫无希望的局面,2月12日安排完缴械事宜后,喝了致命剂量的鸦片。两周以后,中国满洲部队在辽阳被彻底击败。于是,中国的总督开始议和。
   1895年4月17日签署的结束中日战争的马关条约,是由胜利者支配的。除了赔偿全部战争损失外,中国人从朝鲜撤退并割让台湾、澎湖列岛和旅顺口。


三、日俄战争的导火索
  紧盯旅顺口这个潜在不冻港的沙俄立即作出了反应。圣彼得堡促成法国和德国政府联合行动,警告日本他占领中国大陆的任何部分都将“永久地妨碍远东的和平”。日本屈服于“他人的支配”作出了让步,但立即着手把他们的陆军增加一倍,把海军增加两倍。
  当日本被迫从朝鲜撤退并放弃占领旅顺口时,沙俄正把它横穿西伯利亚的铁路修过亚洲北部。在1896年,为报答其联盟协议和提供向日本偿还战争赔款的贷款,中国同意让俄国的铁路通过满洲,以最直路线直至海参威。第二年,俄国租借到旅顺口并获准将满洲的铁路与旅顺相接。两年以后,俄国厚颜无耻地全部占用旅顺口并把它的控制扩展到整个满洲。然后它又阴谋在朝鲜获得统治地位。
  被迫站在一边看着沙俄坐享其成的日本,坚韧不拔地进行着战争准备。当它的6艘战列舰和6艘重巡洋舰正在欧洲建造的时候,它就开始外交活动,以求战争一旦爆发,各集团能在远东保持中立。1902年他们缔结英日联盟,如果中国或朝鲜的敌人牵涉到英日,任何一方都将相互支援。然后日本要求俄国从满洲撤军。撤军一再推迟,谈判一直拖到1904年2月。2月6日,日本断绝了与俄国的外交关系。
  日本参战时明显处于劣势,他们不得不采用两栖攻击的方式获得敌人占领的领土。他们的兵力不到俄国的一半,舰队在舰艇数量上比俄国弱:现代战列舰有6艘,而俄国有15艘;驱逐舰有21艘,而俄国有38艘;尽管日本还有39艘适于远航的鱼雷艇和25艘巡洋舰而俄国只有19艘。俄国经济上的自给力比较强,且与欧洲大陆最大的债权国法国结盟。
  但是俄国在数量和财政上的优势远被日本能将军事力量集中于战略重心的优势所抵销。大多数俄国部队在横穿西伯利亚铁路的另一头,其海军的实力相近的三个舰队分在波罗的海、黑海和东亚。英国直到战争爆发以后仍持含糊态度,这在欧洲诸有利条件中是第一重要的。其次是1870年的伦敦协定,它禁止外国军舰通过达达尼尔海峡,这样就将俄国黑海舰队封闭在黑海出不来。俄国远东舰队的舰艇大多在旅顺口,只有4艘重巡洋舰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威),1艘巡洋舰和1艘炮艇在朝鲜的仁川。
  俄国人在远东没有第一流的海军基地,而且最好的修理厂是在离旅顺20英里的不设防的商业港口大连。而日本人在本土有4个主要海军基地,11个大型商用船坞修船厂。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战略明显是先发制人和速战速决。而俄国的战略则是拖延——避免在陆地和海上进行决战,赢得时间以便增强远东的军事实力。


四、旅顺口地区的行动
  象对中国作战一样,日本人未经正式宣战就向敌人舰队发起了攻击。1904年2月8日晚,海军中将东乡平八郎率日本联合舰队的主力到达旅顺口外,并派10艘驱逐舰对锚泊在港口外毫无防范的、灯火通明的战列舰-巡洋舰编队进行夜间鱼雷攻击。2艘战列舰和1艘巡洋舰被击中。第二天,一支日本巡洋舰和驱逐舰编队对在仁川的俄国巡洋舰实施攻击并使它丧失了战斗力,迫使它和另一艘随航炮艇匆忙撤退,以免被俘。
  一周以后正式宣战,日军第一军在东乡平八郎的战列舰的掩护下在仁川登陆。在旅顺口的俄国分舰队没有任何举动。
   3月初,随着新上任的俄国东亚海军司令斯捷潘·奥西波维奇·马卡罗夫中将来到旅顺口,这些消极主义的做法一时烟消云散。马卡罗夫立即着手恢复士气,培育进取精神,并为物质准备和履行职责制定了高标准。他到来后的次日,他的驱逐舰与日本的巡逻队交火,使敌人遭到重大损失。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很快认识到他的对手至少已经放弃了不冒险的政策。
  不幸的是,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并没有把笼罩在旅顺口的失败主义情绪和无能全部烧掉。马卡罗夫到达一个月后,在追击日本布雷部队时,他的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触雷沉没,这位新司令和600名官兵一起葬身大海。马卡罗夫的死对俄国人是无可挽回的损失。一位驱逐舰舰长写道:“赋与这支舰队能力的全部希望和他一起被埋葬了。”
  接任马卡罗夫的海军少将B·K·维特格夫特立即恢复了防御态势。不久,圣彼得堡来了通知,波罗的海分舰队将于7月底离开波罗的海,4到5个月后将抵达黄海。这个消息仅仅促使维特格夫特决定等待,保持他的力量直到波罗的海舰队增援部队的到来。
  另一方面,日本开始加快实现他们的决心。5月初,他们的第一军渡过鸭绿江,其左翼正向旅顺扩展。他们的第二军在东乡平八郎的舰队的掩护下,在辽东半岛登陆直捣通往俄国基地的狭窄地带。此时,维特格夫特正在锚地,坐失一次出奇制胜,用海军炮火扫射进攻舰队的侧翼的机会。
   5月中旬,命运又给了维特格夫特另一个机会。几小时之内,俄国的水雷击沉2艘东乡平八郎的战列舰。虽然此时维特格夫特是6艘战列舰对东乡平八郎的4艘,但他仍没有行动。
  只要旅顺口保住了,维特格夫特的消极不动也并非完全不合逻辑。因为波罗的海分舰队正在途中,日本人面临的集中的海军力量,在数量上将是它的两倍。但是1904年8月初,当旅顺口在日本人炮火的攻击下即将陷落时,俄国舰队明显地需要作出某种反应。维特格夫特本来应该毫无疑问地用他的舰队向东乡平八郎攻击,尽可能地重创敌人。即使他失败了,这也是一个削弱日本舰队的机会,就能使即将到来的波罗的海舰队很轻松地击败它。相反,从上面来的命令强迫他们撤退。沙皇断然命令:“全部撤退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威)。”
   72小时后,在8月10日黎明,旅顺口分舰队——6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突围逃命。日本的侦察人员很快发现了逃跑的俄舰,并报告东乡平八郎。当东乡平八郎在中午看到俄国人时,他身边有6艘装甲舰和9艘巡洋舰。维特格夫特企图摆脱日本舰队全速驶向朝鲜海峡。整个下午双方好象是在进行一场烧锅炉的战斗,也好象在与太阳赛跑。太阳下山时分,日本人最终与维特格夫特的逃亡舰队追成正横,向他们开火。
  由于害怕遭到鱼雷攻击并注意到他必须保护他的舰队以迎击即将来到的波罗的海舰队,东乡平八郎只远远地跟着。然而巧得很,两枚12英寸的炮弹击中了俄国旗舰“皇太子”号,维特格夫特被击毙,它的舵机也发生了故障,军舰向左摆,离开了敌人,并继续转圈似乎要撞上自己的舰队。“皇太子”号极古怪的行动使失去指挥的沙俄舰队陷入一片混乱。
  东乡平八郎接近到4000码想击毁它,但黑暗中他发现俄国的驱逐舰正在接近,似乎要进行鱼雷攻击,所以就停止了行动。在这天晚上,俄国舰队溃散了。5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逃回旅顺口。其余俄国舰船跑到中立港隐蔽起来,退出战斗。
   3艘俄国巡洋舰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威)出发接应旅顺口分舰队撤退。由于不知道维特格夫特的失败,他们于8月14日来到朝鲜海峡的对马岛。在这里,他们与上村海军中将率领的4艘日本巡洋舰遭遇,日本人立即开始射击,占有优势的日本火炮很快就把1艘最慢的俄国巡洋舰逐出战斗。这艘舰被打得很惨,舰员只好弃船。其它2艘遭受严重损坏,突围回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在这儿与一艘未出港的巡洋舰会合后,他们的力量还是很难对付的。但是有关旅顺口舰队命运的消息击垮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军的士气,以致他们在战争中没有发挥多大作用。
  俄国波罗的海海军前来增援的消息,使得日本人加紧了对旅顺口的进攻。日本人放弃了传统的包围战术,发起总攻击。组织“敢死队”进攻和使用人操鱼雷炸开有刺的铁丝网,但是俄国的抵抗也是不顾一切的。日本人于12月攻上了俯视基地的高地,损失了6万人。
  到这时,旅顺口分舰队早已名存实亡。其舰上的副炮和大部分水兵被安置在陆地防御。现在,这支分舰队蒙受了一支海军部队的最后的羞辱,岸上日军的火炮开始将俄舰炸成碎片。1905年1月2日,俄国的舰船全部被击沉或自己凿沉之后,旅顺口陷落。俄国迫不得已使用波罗的海分舰队来做战争中它的整个舰队早该做的事情。


五、波罗的海舰队的航行
   1904年10月14日,在屡次令人灰心的推延之后,波罗的海舰队的7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7艘驱逐舰和一支9艘补给船的船队驶离波罗的海利耶帕亚港,开始向符拉迪沃斯托克进行1.8万海里的航行。指挥官是济诺维·彼得罗维奇·罗热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他坚持不懈的热情和火爆脾气也不足以使舰队按时准备就绪。
  航行刚刚开始,非常清楚英日联盟的俄国人就卷进了一桩国际事件,英国人差点与他们打起来。10月21日晚,当舰队通过北海时,把英国的拖网渔船当做前来攻击的驱逐舰而开火射击。在这简短但猛烈的连续射击中,其中一艘渔船被击沉,有些俄国舰船甚至互射起来。
  分舰队继续前进,没有营救幸存者,但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巡洋舰支队追踪并监视俄国舰队,一直到直布罗陀,当沙皇政府同意提交国际仲裁后才停止追踪。
  在到达丹吉尔时,罗热斯特文斯基把他的轻型舰船分开由福克萨姆少将指挥,取道苏伊士运河。自己指挥可能在运河中触底的重型舰船向南绕道非洲。途中,他的舰队在好几个法国和德国的港口由德国煤船加了燃料。1905年1月9日,两支舰队在马达加斯加附近的贝岛会合。在那里他们很快得到从俄国来的5艘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的增援,此时他们得知旅顺口刚刚陷落。
  沙俄政府本可以传回罗热斯特文斯基,等待一支业已批准了的真正强大的舰队的建立。但是,头等要紧的是他应无论以什么代价立即率领分舰队赶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因为跨西伯利亚铁路已经证明无力承运流向满洲的人力和物资。除非沙俄海军赶往阻击从日本源源不断的运往大陆的部队和给养,沙俄军队就面临灭顶之灾。海军部命令罗热斯特文斯基奋力向前,另外通知他,由涅博加托夫少将率领的1艘旧的慢速战列舰,1艘巡洋舰和3艘旧式海岸防御铁甲舰将与它会合,都是些罗热斯特文斯基宁愿不要的“多余的累赘”。
  波罗的海分舰队司令很想马上离开马达加斯加,但是为等待与德国重签煤炭合同而在欧洲举行的为期两个月的谈判只能滞留在那里。但是,热带地区的炎热削弱了舰船和舰员战斗力。最后舰队到达了法属印度支那,在那儿又等了两个月后,涅博加托夫领着他的水手们厌恶地称为“自沉级”的破船赶到了。
   5月14日,会合的俄国舰队共53艘离开法属印度支那踏上赴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最后征程。为了到达目的地,罗热斯特文斯基不得不通过日本海。有三条航道可选择:穿过朝鲜海峡、津轻海峡和宗谷海峡。从战略上看,他作出哪种选择都没有多大区别,因为东乡大将占据内线位置,将首先赶到三处中的任一处。所以罗热斯特文斯基选取了最近的路线——朝鲜海峡南面的对马海峡,尽管罗热斯特文斯基怀疑东乡会在这儿伏击他。
   5月23日,在吐噶喇列岛附近,煤船最后一次靠上俄国分舰队。每条舰都得到命令只带足够的煤,而且要保证能在27日——预计与敌舰队接触的日子——使舰船保持良好的战斗平衡。不久,罗热斯特文斯基转向东北方向列队驶向对马海峡。途中福克萨姆少将死于心脏病,但他病亡的消息没有向舰队宣布,也没告诉现在自然成为第二司令的涅博加托夫,福克萨姆的军旗还在“奥斯利亚比亚”号上飘扬,该舰舰长受命指挥分舰队。
  应该指出的是罗热斯特文斯基碰到了一个几乎无法解决的问题。最早的战争原则要求指挥官在一段时间内达成一个主要目的。而罗热斯特文斯基面临的目标却有三个:1.迎战日本舰队;2.率领自己的舰队到海参威;3.由于跨西伯利亚铁路的故障已造成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匮乏,须带着自己的后勤船队。所以他要同时解决战斗、航行和护航问题。相反,他的对手只要专注于打垮俄国舰队。
  担心夜间遭到鱼雷袭击,罗热斯特文斯基计算了航行时间,以便白天通过对马海峡。他的战斗编队——3个各由4舰组成的分队——包括8艘航速火力各异的战列舰。它的航速因为补给船和后卫分队涅博加托夫破船的拖累只有10节。编队以纵队作战,巡洋舰将支援作战编队或根据指示掩护护航队。纯防御任务白天由驱逐舰担负,夜间由重型舰担负。5月27日中午,舰队进入海峡时,罗热斯特文斯基的旗舰“苏沃洛夫”号的旗绳上挂出了信号:“航向北偏东23度”——航向符拉迪沃斯托克。“苏沃洛夫”号沉没前,信号旗一直飘着。


六、对马海战(1905.5.27-28)
  正如罗热斯特文斯基所料,东乡带着4艘战列舰和8艘重型巡洋舰正在靠近朝鲜的对马海峡西侧等着他。27日拂晓,东乡的一个哨兵用无线电报告:俄国人正向对马海峡驶来。太阳升起时,东乡在“三笠”号上带着第一分队向东阻击,上村带着第二分队紧跟在后。东乡计划让编队形成一个联接的屏障在俄国人的舰队前来往穿插,逼迫他们掉头。他的轻型巡洋舰攻击俄国巡洋舰和补给船。夜幕降临时,所有使用炮火作战的舰船停止战斗,把敌人交给驱逐舰纵队,然后退向北方为他们腾出战场。第二天清早,日舰编队向南再次攻击。这种方式将反复多次直至俄国舰队覆没。

东乡快速驶向对马海峡北部水域。下午1点左右从西向东穿过预计中的俄舰前进队形,接着掉头向南,以便从东面攻击敌人。在这个航向上他才发现敌人还有8海里远,以23度航向驶向符拉迪沃斯托克,俄舰的航向比得到的最后报告更偏北。这一新的前进航线需要从其左翼进攻才能使他们掉向。于是,下午1时30分稍过一点,东乡改成西北航向,领着编队从临近的敌人的前头15,000码处穿过,并连续向左拐弯,与俄国人成相对航向攻击其左舷。就在这时,“三笠”号的舰桥上升起了信号旗:“帝国兴亡在此一战。各员奋励努力。”
  为了不让俄国人从面前溜过去,东乡命令:“跟着我,”领着他的分队向左转向相反的航向。上村跟着仿效。东乡领着他的舰船相继转向以保持他前锋的位置。这是一个危险的机动,因为前头的舰船挡住了后面舰船的炮火,而且所有舰船在同一水域掉向为敌人提供了转弯水波处的固定目标。然而,如同东乡已经注意到的,俄舰非常慌乱,不可能充分利用这一机会。笨拙地试图排成单一纵队,俄国人陷入了混乱——挡住了自己一些舰船的火力,战列舰“奥斯利比亚”号被迫退出航线。日本人结束了易受攻击的16分钟反方向行进,只受到些轻微损伤。罗热斯特文斯基逃跑或获胜的机会现在都已失去。
  日本人向俄舰先头部队压了过去,发射了一阵炮弹,很快确定了射程。航速14节,东乡和上村冲在最前头,渐次采用抢占T字横头的战术穿过俄国舰队。 [ 原作者注:抢占T字横头的战术就是进攻纵队以约90度角从敌方前进队列前方穿过。这样进攻者能利用舷炮齐射压制敌纵队首部,而敌人的后炮,如可能的话,也只能在较远距离上攻击进攻纵队的末端。 ] 罗热斯特文斯基向右转弯进行对抗,但快速的日本舰队跑到了前头,一齐向俄国先头舰船攻击,包括退出航线偏向左舷的“奥斯利比亚”号。此时,俄国人集中火力攻击东乡的后卫舰船,迫使其中一艘失去操纵而退出战斗。
  到下午3点,在俄国舰队首部的“苏沃洛夫”号在密集炮火下失去控制向右偏航。一个烟囱和一根桅杆打飞了,上层结构被打得烂糟。它兜了一个圈子后摇摇晃晃地朝东北方向开去,带着受伤不省人事的罗热斯特文斯基退出了战场。同时,炮弹在“奥斯利比亚”号舰首水线以上部位撕开了大口子,涌进来的海水带沉了舰首,炮眼淹没了,海水从炮眼急速涌进,船翻了,龙骨朝上呆了几分钟,最后带着800名舰员中的600名栽到了海底。
  因为涅博加托夫还不知道现在该他指挥了,俄国舰队群龙无首。只能努力服从罗热斯特文斯基的最后命令:航向23度驶向符拉迪沃斯托克。俄舰一再地努力这样做,但每次都被日本舰队破坏了。日本舰队利用其速度上的优势,从他的前方往返穿过。俄国人为了躲避日舰抢占T字横头和恢复北航向,按顺时针方向绕了两圈。
   4点35分,在7000码距离上交火了半小时后,东乡停止了攻击,命令驱逐舰发射鱼雷。20分钟后,东乡和上村得知驱逐舰不能完成这一任务,就朝南向闪着炮火的地平线赶去。日本舰队丢失了在浓烟中西去的俄舰队主力,但很快发现自己驶进了轻型巡洋舰战场,从中午始,这一战场一直不分胜负。上村留下支援这一地区,东乡驶向西北方向寻找俄舰主力。
  这场海战的第三阶段于下午5点55分开始,当时向北航行的日舰第一分队再次发现在左舷舰首方向俄国战列舰正朝西北方向驶去。东乡把方位调了四个罗经点以便在天黑前赶快缩短距离。但是俄国人战斗力还很强,东乡发现自己碰到了重火力,对手占据所有的有利条件。因为西沉的太阳正好直照着瞄准手的眼睛,而自己的6艘舰正对抗着10艘俄舰。一个急速右转使距离又增加了2000码。东乡采取了与敌平行的航向。随着阳光渐渐移开而对日本人有利,太阳余辉显出了俄舰的轮廓,东乡舰船的致命的炮火准确地落在俄舰队的先头舰“亚历山大三世”号上,15分钟后,“亚历山大三世”号熊熊燃烧,舰首差点被炸掉,偏航、倾斜,然后沉没。日本人把火力转向新的先头舰“博罗季诺”号。在夜幕降临时,它起火了,于是很容易地使日本测距手找到了目标。7点20分,“博罗季诺”号的两个弹药舱爆炸,倾覆后底朝上,几分钟后沉没。
   “博罗季诺”号的沉没打散了俄舰纵队。“尼古拉一世”号上的涅博加托夫终于得到通知,他是舰队指挥。他命令“跟着我”,带着一批没组织的舰船朝西南方驶去。日本战列舰和巡洋舰根据计划离开这一地区朝北向着靠近郁陵岛的清晨集结地驶去。随着他们的离去,海战进入第四阶段:一系列散乱的、激烈对抗的夜间鱼雷攻击。
  日本驱逐舰已经击沉被打烂的“苏沃洛夫”号。但在这之前,一艘俄驱逐舰到达并转移了头部受伤依然失去知觉的罗热斯特文斯基。夜幕下,日本的鱼雷舰艇——21艘驱逐舰和37艘鱼雷艇从各个方向袭击了晕头转向的俄国舰队。击沉2艘战列舰,另2艘巡洋舰破损惨重,只得打开通海阀使其沉没,免遭被俘。
   5月28早日凌晨,离前一日战区140海里的地方,东乡的参谋人员的望远镜正从空旷的地平线上扫过,突然南方60海里处的轻型巡洋舰分队报告发现俄舰。日本战斗分队朝接触区驶去。9点30分看见了战列舰“奥列尔”号和“尼古拉一世”号、2艘近岸防御铁甲舰和1艘巡洋舰。越过俄舰的炮弹没有引起反应,他们仅在“尼古拉一世”号上挂了一块桌布。这是根据涅博加托夫的命令用它代替白旗,而那艘俄国巡洋舰全速逃走了。
  在被分隔开的俄国舰船中,战斗编队里的1艘岸防铁甲舰遭重创沉没;2艘巡洋舰搁浅;4艘驱逐舰和4艘补给船被击沉;2艘驱逐舰——包括罗热斯特文斯基所在的那艘——被俘;3艘巡洋舰、3艘补给船和1艘驱逐舰跑到中立港遭扣留。在海战中,12艘俄国装甲舰中的8艘,其中包括5艘战列舰被击沉。离开波罗的海的53艘舰船中,只有1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
  对马海战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决定性的。沙俄再也不能指望陆上的胜利,因为国内的起义使得它不能再向远东的陆军增援。当海上的失败击碎了最后的希望,它欢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调停。在新罕布什尔州朴次茅斯的和平会议上,它的代表表现不坏。他们为沙俄赢得了广泛需要的和平条约,代价是把旅顺口和库页岛南部割让给日本。调停者拒绝了日本战争赔款的要求,理由是在陆地上俄国军队虽然战败了,但退却时未受损失,且依然留在战场。
  假如东乡输了这场海战,在满洲的日本陆军将因供应困难而被孤立。沙俄无疑将提出苛刻条件,使自己成为远东霸主。
  俄国的失败更加动摇了俄国人民早已动摇了的对其领导人的信心。然而,涅博加托夫和他的几个舰长的屈膝投降尤其引起各阶层的怨恨。战后他们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这种惩处以前从没有过。实际上被枪毙的是那种舰长或舰队司令在经过勇敢但无望的战斗后可以体面地降下军旗的传统。对马海战的先例及以后的相同情况促使建立了一个新的更加不宽容的传统:战舰或舰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投降。
  对马海战显示了重装甲的价值及对重炮的需要。日本人由于在第一线的都是战术性能一致的快速战舰,因而占很大的优势。东乡娴熟的战术之所以成功主要是由于俄国人缺少指挥。上村像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中的科林伍德一样享有很大的主动权并有效地运用了这种权力。他对胜利的贡献使许多军官,尤其日本海军军官,更加确信他们的理论——以半独立的分队作战大多是能取胜的。
  至于这场海战的战略经验,罗斯福总统在应马汉的紧急吁请而于1909年3月3日写给他的继任威廉·霍华德·塔夫脱的信中作了最精辟的总结:
  亲爱的威尔:再写最后一封信。无论如何都不要在巴拿马运河建成之前把主力舰队分散到大西洋和太平洋去。……日俄战争结束快四年了,俄国失败有各种因素,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它的舰队分成三个完全不均等的分队。日本人总是使用他们的全部力量击溃俄国人的某个部分。



七、小结
  二十世纪初,在公认的和新兴的海上强国中,日本是独特的,它完全越过了帆船时代。十六世纪末丰臣秀吉被击败的舰队主要由单层甲板大帆船组成,而在1894年鸭绿江海战获胜的伊东佑亨舰队和在1905年对马海战中获胜的东乡舰队已由设计最先进的舰船组成。
  美国海军的佩里准将曾迫使日本开放港口重返工业化世界。1853年他带领2艘划桨快速帆船和2艘多帆单桅小战船开进东京湾去逼迫日本人,事实证明日本军事上是软弱的。
  佩里的示威及以往的海军对鹿儿岛和马关海峡的炮轰使得日本领导人相信,为了生存他们将不得不与其它国家打交道,至少要获得西方的军事技术。极其精明的日本人不仅吸取了西方三个世纪的海战教训,而且实际上在海军武器和战略战术观念上超过了西方许多创新者。
  日本领导人得出结论,为了保护他们的国家不受大陆邻国的侵扰,他们将不得不占领台湾、朝鲜和库页岛。这就预示着必然要相继与中国和俄国交战。
  为与中国交战,日本人未经宣战就袭击了一支中国护航队。在接着的中日战争(1894-1895)中,日本人在陆上和海上都取得了胜利。伊东佑亨率领的日本舰队先是在鸭绿江海战中击败了丁汝昌的中国舰队,继而配合陆军攻占旅顺口、在威海卫击溃丁汝昌的余部。和约要求中国从朝鲜撤军,并割让了台湾、澎湖列岛和旅顺口给日本。
  为与俄国交战,日本人在宣战之前袭击了旅顺口的俄国舰队。在接着的日俄战争(1904-1905)中,日军攻占了旅顺口;日本海军利用其内线位置相继消灭了俄国远东舰队在旅顺口、仁川和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舰船。接着,保存好舰船,不断地进行射击和机动演练,使用同一海军力量在俄国波罗的海舰队到达时将其击溃。
  在战术上,日本人早就意识到纵阵和舷侧火力的极大价值。他们通常依靠速度和机动成功地打散敌编队,然后集中火力各个击破。依照纳尔逊在特拉法尔加角海战中成功地证明了的原则,他们以半独立的分队行动以求在战斗中保证很大的机动性和允许舰队的一部分随时可能以最短的距离到达最需要的地点。
  由于战胜中国和俄国,日本在二十世纪初以一流海上大国出现了,公认的海上霸主毫无犹豫地与其结盟。但是,日本认为西方掠夺了她的胜利果实,因此继续加强其海军力量以备有朝一日能在远东建立霸权。

read mor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6-1
常在服务器:DonkeyServer No1
在线时间:7x24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3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