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综艺纪录片

综艺资源事务区


《都灵"耶稣裹尸布"》(Shroud of Turin)7月15日增加《DISCOVERY耶稣在喜马拉雅山》[DVDRip]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5/12/13 19:13:16 发布 | 2005/12/13 19:13:16 更新
  • 分类: 综艺  纪录片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都灵"耶稣裹尸布"
英文名Shroud of Turin
资源格式DVDRip
版本7月15日增加《DISCOVERY耶稣在喜马拉雅山》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5-11-1
常在服务器:Razorback 2Editorial Reviews




在意大利西北部城市都灵,从公元16世纪起就有一件镇市之宝保存在约翰大教堂附属的小礼拜堂里,它世代受到基督教徒虔诚的顶礼膜拜,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和基督教珍贵的圣物,这就是着名的“都灵裹尸布”,又称“耶稣的裹尸布”。都灵裹尸布是人类史上备受科学家关注的谜团。相传这块布在耶稣死后用来包裹他的尸体,所以基督徒视其为“神物”、“圣物”。但以前许多科学家表示,都灵裹尸布不过是中世纪的艺术家精心炮制的赝品,并非什么“圣物”。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1月28日报道,最近对都灵裹尸布的研究又出现了新的结论,新的结论可能会让那些虔诚的基督教徒们欣喜若狂。研究结果表明,这张奇迹般印有耶稣像的裹尸布不是中世纪的产物,它出现的时间更接近于圣经上记载的时间。

  中世纪赝品说?

  1998年,英国剑桥大学、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和瑞士苏伊士联邦技术研究所分别对裹尸布采样进行了碳放射年代鉴定。3家独立的科研机构各自得出的结果都是:这块布不是耶稣时代的织物,而是中世纪约1261年至1390年之间的产物;因此,都灵裹尸布一度被认为是中世纪诡计多端的艺术家为了迎合基督教徒的喜好而精心设计出来的“圣物”。当时,甚至连都灵大主教也公开表示,这块裹尸布很有可能是赝品。

  但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雷蒙德·罗杰斯,近日对1998年碳放射年代鉴定法得出的结果提出质疑。罗杰斯是1978年开始的“都灵裹尸布研究计划”的最早参与者。他指出,在都灵裹尸布上没有找到化学物质香兰素。香兰素是亚麻等植物中一种叫做木质素的化合物加热分解后的产物。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留在亚麻布中的香兰素含量会逐渐减少,但如果都灵裹尸布是中世纪的产物,那么它还是会含有香兰素,而罗杰斯实验中的布料采样没有了香兰素。

  罗杰斯表示,通过化学动力学、分析化学学等实验表明,碳放射年代鉴定实验中的采样不是都灵裹尸布的原有部分,而是后来经过修补的部分。1532年,存放都灵裹尸布的教堂里发生了一次火灾,装着裹尸布的盒子上镶的银被烧熔滴在裹尸布的几个角上,烧出了几个小窟窿,修女对其进行了修复。

  罗杰斯称,他用于实验的32块采样完全取自于裹尸布的原有部分。通过对采样的纤维成分进行化学分析后,罗杰斯指出,都灵裹尸布应有1300年至3000年的历史。他的结论推翻了此前有关这块布是中世纪“假冒圣物”的说法。

都灵裹尸布的传奇

  据《圣经新约》上记载,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后,门徒逃的逃、散的散,尸首无人收殓。有一个名叫约瑟的人把耶稣的尸体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石头凿成的坟墓里。不久,耶稣从死中复活,墓穴洞开,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那块裹尸布。对于这块细麻布的下落,经文以后便没有再作交待。直到1355年,法国小城利里的人们争先恐后地意欲一睹这件旷世圣物——“耶稣的裹尸布”。这正是它1000多年以来第一次浮出水面。裹尸布的所有者是一个法国骑士,他声称这件“圣物”是十字军东征君士坦丁堡时得到的。1578年,都灵裹尸布被送到都灵,作为罗马天主教的圣物之一保存至今。

  都灵裹尸布长4.2米,宽1米,为亚麻质地,人们可以看见上面有一个人的影像。影像身高1.8米,长发垂肩,双手交叉放置于腹部,在头部、手部、肋部与脚部有清晰的红色血渍状色块,正与圣经上所记载的耶稣钉死时的状态相同。数个世纪以来,众多基督教信徒都坚信这就是那块圣经上记载的包裹耶稣圣体的尸布。

  进入20世纪后,随着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深入考察这块尸布的真实性问题,人们试图从历史、化学、绘画学等角度来探究都灵裹尸布。然而,神秘的都灵裹尸布究竟是来自古巴勒斯坦的耶稣遗物,还是中世纪的伪造者精心炮制的赝品?这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都灵裹尸布”困扰着科学界,很多科学家试图解开个中谜团。


  1988年,英国牛津、瑞士苏黎世和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市的3家着名实验室得出结论,都灵裹尸布不过是中世纪骗人的东西,因为它出现的时间大约介于公元1260到1390年之间,并非耶稣的裹尸布。


  但是,最近的科学实验推翻了上述结论。在使用“微化学法”重新对裹尸布进行了取样分析后,当代人又有了惊人发现:在1988年的实验中,三家实验室的化验样品只不过是“都灵裹尸布”的一块补丁,而新的鉴定认为,主体部分要比这块补丁早得多。


  用于证明“都灵裹尸布”不是“耶稣裹尸布”的着名实验结论最近又被推翻。


  1988年,“裹尸布”的一小部分被剪下做化验,包括美国亚利桑那大学、英国牛津大学考古学研究所及瑞士苏黎世联邦科技学院三个举世知名实验室的结果都指出,裹尸布只有约六七百年历史,属于中世纪的艺术品,大约出现在公元1260到1390年间,并非耶稣的裹尸布,误差不多于100年,显微镜下的结果则是1355年。


  然而,有关“裹尸布”的争论并没有因此终结,最近,有科学家指出,上述三家实验室在采用“碳-14断定法”时出现较大误差———问题不是出自断定法本身,而是在于裹尸布,裹尸布上的细菌及真菌———那些有接近百年历史的细菌及真菌所制造出来的单糖和多糖使断定法低估了裹尸布的历史。


  最新研究认为,1988年三大实验室的化验样品只是“都灵裹尸布”的一块补丁,当时的科学家浑然不觉。


  “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发生了,研究人员在1988年从裹尸布取化验样品的地方刚好是块重新织上去的补丁,但这块补丁制作得非常仔细,使用的纱线染过后,和裹尸布其他部分的纱线几乎完全一样,颜色非常接近。”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化学家雷蒙德·罗杰斯表示。罗杰斯现已退休,他是美国科学家都灵裹尸布研究计划小组的前成员,这个小组曾于1978年对裹尸布进行过研究。


  此间,有学者分析,研究人员在裹尸布上发现补丁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它自1357年首次现身法国以来,多次遭遇火灾,但依然保存下来,其中一次火灾发生在1532年的一座教堂里,裹尸布遭到严重损坏,修女们对被火烧出来的洞进行了缝补,将裹尸布缝到了一块亚麻布上,主要是防止它进一步破损。


  研究人员的“放射性碳样本”与“都灵裹尸布”主体部分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学特性,主体部分有更久远的历史。


  罗杰斯在他的研究中,对在“都灵裹尸布”找到的放射性碳样本以及其他地方取下的样本进行了分析和比较。


  “作为都灵裹尸布研究计划的一部分,我在1978年从裹尸布的各个区域收集了32个脐带样本,包括从一些补丁和亚麻布上取的样本,我还找到了用于放射性碳鉴定的可靠样本。”


  罗杰斯指出,这个放射性碳样本和裹尸布主要部分上取的样本相比具有完全不同的化学特性。他解释说:“放射性碳样本被染料染过,有棉花的成分,而裹尸布的主要部分则是由纯亚麻织成。补丁部分之所以被染,可能是为了和年代更早的裹尸布的黑色相匹配。给样本染色使用的技术最早出现在意大利,也就是出现在1291年马穆鲁克土耳其人攻下十字军最后一个堡垒的前后。这样推算,放射性碳样本存在的时间不会超过1290年,这个时间符合1988年通过碳-14鉴定的结果。但是,这块布事实上有更久远的历史。”


  研究人员鉴定放射性碳样本使用的是微化学检测法,这种方法只需要一点点样本就可以了,质量经常少于1毫克或1毫升。


  微化学检测实验最终显示,在放射性碳样本和漂白亚麻布里含有香兰素,但是,都灵裹尸布里并没有这种物质。


  木质素是植物纤维例如亚麻等的一种化学化合物,木质素经过热分解生成香兰素。随着时间的推移,香兰素在布料里的含量会越来越少,最后完全消失。科学家最先是在中世纪的亚麻制品里发现香兰素的,但是,更加古老的物品,例如“死海卷轴”的包装纸等里并不含有这种物质。

背景知识


  扑朔迷离的都灵裹尸布


  在意大利西北部的城市都灵,从公元16世纪起就有一件镇市之宝保存在约翰大教堂附属的小礼拜堂里,世代承受着基督教虔诚者的顶礼膜拜和欢喜赞叹,被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和基督教珍贵的圣物,这就是着名的“都灵裹尸布”,又称作“耶稣的裹尸布”。


  难道是《圣经》上所说的“细麻布”?


  据圣经新约上记载:耶稣在十字架上被钉死后,门徒逃的逃、散的散,剩下一乾妇女在那里哀哀哭泣,尸体无人收殓。幸好“有一个人名叫约瑟,是个议士,为人善良公义……这人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就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石头凿成的坟墓里。”不久,耶稣从死中复活,墓穴洞开,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的门徒彼得听闻此事,连忙“跑到坟墓前,低头往里看,见细麻布独在一处,就回去了,心里希奇所成的事。”


  公元1355年这件所谓的“旷世圣物”浮出水面


  对于这块细麻布的下落,《圣经》经文没有再作交待,直到1355年,法国小城Lirey突然被朝圣者的杂沓脚步和喧嚣所充满,人们争先恐后地意欲一睹一件旷世圣物———“耶稣的裹尸布”。这正是它一千多年以来第一次有史可稽的浮出水面。


  “都灵裹尸布”长4.2米,宽1米,为亚麻质地,稍微隔开一定距离,就可以清晰地在上面看到一个人的正面与背面的影像(两个头碰头的人形,如图)。


  影像身高1.8米,长发垂肩,双手交叉放置于腹部,在头部、手部、肋部与脚部有清晰的红色血渍状色块,正与圣经上所记载的耶稣钉死时的状态相同。


  “兵丁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他头上……”


  “于是兵丁……来到耶稣那里,见他已经死了……惟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


  碳放射年代鉴定认为这块布是伪造的


  经过梵蒂冈教庭的批准,三家独立的科研机构:英国牛津大学、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和瑞士联邦技术研究所分别对裹尸布采样进行了碳放射年代鉴定,各自得出的结果完全一致:这块布不是耶稣时代的织物,而是中世纪约1260~1390年之间的产品,正与前文所述裹尸布的第一次现世的时间相吻合。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既然布是到中世纪才做出来的东西,当然就绝无可能包裹过耶稣的圣体,上面的形象也肯定不会是公元29年就已经“升天”的耶稣基督。综观化学成分和年代鉴定这两大证据,以及其他旁证、否证,笼罩着“都灵裹尸布”的谜团和阴影至此已经基本驱散,当时科学家认为,这确实是不折不扣的中世纪赝品。

ii

IPB Image

六名天主教徒在不同的教堂里跟耶稣分享他们的想法和问题;而导演的摄影机则全程一直跟随着他们,客观地记录下他们与耶稣的对话。

获奖:2003年捷克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最佳记录片奖
2003年维也纳国际电影节维也纳奖

iii

IPB Image

世上所有伟大的宗教都来自于一个真理。如果只是信仰宗教,而不从事真理的追寻,就像瞎子在引导着盲人。属于上帝者普爱一切。爱是宇宙性的宗教,慈悲为怀的人超越了宗教的范畴,了悟到那不可分割、绝对真实的本体。

离开香卡阿查尔亚的职位,我回到师父的身旁与他相处了几日之后。我决定到克什米尔最高的神庙阿玛那特(Amarnath)云游一番。阿玛那特是一岩洞,终年为雪所覆盖。摘下的水结成冰柱看起来就像是希瓦灵根(Shiva lingam)——它是印度教徒所膜拜的象征,如同基督教徒的十字架和在犹太教徒的大卫星。在这次云游的行程里,一位博学的克什米尔兄弟充当我的向导。他开姑告诉我有关耶稣基督的故事,他认为耶稣曾在克什米尔做过灵性的修练。这位学者引用了目前收藏在海拔14000公尺高的喜马拉雅山修道院的藏文手稿,此手稿后来被一位俄国的作家翻译成俄文,其后又被译成英文并出版。就是有名的“耶稣失落的年代”(The Unknow Life of Jesus Christ)这本书。在喜马拉雅山的这一部份,许多人都相信这个故事,而你也很难不同意他。附近有一个很有名的小山丘,因为耶稣曾在这儿练习过静坐。我的向导向我提出三个理由来支持这个论点:第一:耶稣所穿的衣服是克什米尔传统的服饰;第二:他头发的形式也是克什米尔传统的样子;第三:他所表演过的奇迹,正是一般所知道的瑜伽神通。这位博学的兄弟他认为在耶稣十三岁到三十岁这一段不为世人所知的岁月里,他是住在克什米尔的山谷中。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去相信他,但是我的确不愿去抹煞这个观点。他对耶稣的爱是无限的。我不愿与他争辩。 <BR>在我们到阿玛那特的途中,他带我到离古马各(Gulmarg)森林七公里远的一个修道院去。古马各是一处引人入胜的地方,经常有很多外国游客至此参观。住在这里的和尚是一位克什米尔(Cshaivism)的学者。他大部份的时间都在做静坐。 <BR>克什米尔(Shaivism)有许多经典至今仍未被翻译和阐释过。在这些伟大经典里有许多尚未为一般世界所知晓的记载,只有少数走在这条道上的修行人,有幸能睹其一、二。没有开悟上师的指导,这些经典是无法被了解的。这派的哲学观点认为身、心灵和整个宇宙的各个层次的真实都是各为斯潘达(Spanda)的显现的——即是自然的波动而造成。这些经典的主题是夏克提·帕达(Shakti Pata)(注:即是指藉着上师的恩典来提升我们较高的意识。),和唤醒埋藏在吾人身内潜藏的神性力量。 <BR>这位和尚告诉我有位云游道人每年夏天都会到阿玛那特山洞的神庙里来参拜,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固定住所。从拉达克(Ladakh)来的人经常看到他如闲云野鹤般的徜徉于青山绿水之间。我此行不仅只是想造访一下这个岩洞神庙,更是想会见这位喜马拉雅山的云游道人。在我这一生所遇过的人中,有三个人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记忆,而这位云游道人就是其中之一。我在离神庙五十码处和他相处了七天。他每年都会到山上岩洞神庙来朝拜一次。外观约二十来岁,长得非常俊秀,脸颊上发出了如樱桃的光泽。他是一名苦行道人,只在腰下部围了块布,其他一无所有。他很能适应高山的生活,藉着瑜伽的修练,他能赤脚跋涉及生活在海拔10000—12000呎的高山上。他根本无惧于严寒的气候。与他相处给了我无比的启发。他甚为完美并充溢着瑜伽的智慧和平静。人们称颂这个年青的道人为巴·博伽梵——上苍化身的年青人。但是他对这些赞誉,根本置之脑后,仍然游于喜马拉雅山之间。他早就认识我的师父,亦曾住在我们岩洞的修道院里。他问了几位当时一起与我师父学习静坐的学生。他说话温和简洁,但是当我的向导开始向他顶礼,碰脚并显出很虔诚的样子时,我感觉到他并不喜欢这些。这位伟大的年青道人成为我日后的楷模。我没有看过一个人他能安静的坐着八到十个小时里眼睛不眨一下,但是这位云游道人却是非比寻常。在他静坐时身体飘浮在离开地面二呎半的空中。但是我要明白的是告诉各位,我不认为飞升是一种灵性的修练。它是一种高级的呼吸控制法加上宝瓶气修练的结果。一个人只要了解质和量间的关系时,经过长期的练习就可以飞升起来。不过这不是我所要追求的。 <BR>我请问他关于开悟状态下的问题,并念了一句奥义书里的咒语。他回答说:“当感觉被控制住,不再与外在世界的事物接触时,感官的知觉作用就不会再于心灵里制造出影像。心灵于是越来越集中。心灵在无意识层次理不起任何念头时,平衡的心灵便导向更高的意识状态,在意识悦性的状态下而达成的完美平静状态,就是最高的开悟状态。静坐和不执着是修练的两把利器,而坚定不移的信念是建立明确的生命哲学不可或缺的要素。聪明和盲目的情绪作用都会使人误入歧途。虽然这两者都是很强大的力量,但是灵修者应该知道,当它来袭时应先加以剖析,然后再将其导入直觉的源流。直觉是唯一真知的源头。在这个世界你所见到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因为他们都在永恒的变换着。而真理是隐藏在所有这些变换事物的后面。”他教我无惧的走在自己的修行道上。经过七天言、行的薰陶,向导和我向这位伟人的圣者道别。我回到史利那格(Sri Nagar)然后再回到喜马拉雅山的住所去迎接美好的秋天。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1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