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综艺纪录片

综艺资源事务区


《A&E死海古卷之谜》(Ancient Mysteries: Dead Sea Scrolls )[DVDRip]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1998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5/12/12 11:45:17 发布 | 2005/12/12 11:45:17 更新
  • 分类: 综艺  纪录片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A&E死海古卷之谜
英文名Ancient Mysteries: Dead Sea Scrolls
资源格式DVDRip
发行时间1998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5-11-1
常在服务器:Razorback 2Editorial Reviews





死海古卷(或称死海经卷或死海书卷),是为目前最古老的希伯来文圣经抄本,内部包含除了《圣经》《以斯帖记》以外的《旧约全书》和一些今天被认为是外典(包括次经及伪经)的经卷。当中也有不是《圣经》的文献。

此古卷出土于公元1947年的死海附近的昆兰(Khirbet Qumran),故名为死海古卷。古卷主要是羊皮纸,部分是纸莎草纸。抄写的文字以希伯来文为主,当中也有少数由希腊文、阿拉米文、纳巴提文和拉丁文写成。

发现
死海经卷的被发现于在公元1947年。有个少年牧羊人的一头羊进入了死海附近的洞穴里,为了叫那头羊出来,牧童因而对洞里投掷石头,结果打破洞穴里的瓦罐,因而发现这些古经卷。撒母耳主教收购的死海山洞里的古经卷,直到1948年2月才送到美国东方研究学院和耶鲁大学,被近东语言研究院院长Burrows博士进行查核。其后的十年间,在11座洞穴挖掘出了装有古卷的瓦罐,共找到约四万个书卷或书卷残篇。

学者从希伯来古文字体的对照上,鉴定死海古卷的年代约于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一世纪(公元前250年至公元68年)。由于抄成年代距今巳有二千多年,故出土时已残破不堪。出土的死海古卷中,最长的有8.148米。若包括头尾部分,推测至少有8.75米长。

目前,主要的八部经卷都存放在以色列博物馆;其余的则保存在耶路撒冷的洛克斐勒博物馆(Rockefeller Museum)。

内容
死海古卷包含了(除《以斯帖记》以外)的旧约全书,以及一些今天被认为是外典(包括次经及伪经)的经卷。经考古学家五十多年的修复拼凑,近五百卷书卷部分或全部复原,其中保存最完整的是《以赛亚书》。

死海古卷的内容主要分三大类。

近一百卷的书卷,是旧约圣经经卷。
古卷包括了许多圣经注释、圣经评论、解经书、次经和伪经。
非《圣经》文献。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书,以及上帝毁灭邪恶势力,弥赛亚再来时的着述。

校勘现存圣经抄本
抄写准确。Josh McDowell的《铁证待判》统计:“在《以赛亚书》53章的166个单词中,只有17个字母有问题。其中10个字母是因为拼写的演变;还有4个字母是由于连接词的样式的变动,不影响意思;最后3个字母组成了‘光’这个词,在第十一节加入,但对整句话的意义影响不大,并且,这个词在七十士译本和另一个洞穴中发现的《以赛亚书》古卷相印证。总的来说,在近一千年的抄写中,在共有166个单词的一章文卷中,只有一个词(3个字母)有争议,但这个词不影响句子的意义。”
现存圣经抄本遗漏。死海古卷中的《撒母耳记》,有这样一段记载:拿辖,亚扪人的王,极度欺压迦得人和吕便人(和合本译流便)。他把(流便人)他们所有(男)人的右眼挖出,给犹太人带来恐慌和惧怕。除了从阿而门逃出,进入基列雅比的七千以色列人,在约但河外的以色列人没有一个右眼不被挖出来的。
解决《圣经》原文的争议。《诗篇》22章16节中,大部分圣经译者采用七十士译本的翻译,“他们扎了我的手和脚”。但马所拉抄本的直译为,“我的手和脚像狮子一样”。在1999年7月,福林特博士证实“扎了”的翻译的确更接近原文。

影响
《圣经》的真确性。死海古卷发现的时代,正值《圣经》的真确性受到质疑。在基督宗教的各教派内,对于旧约的真实性都存在很大分歧。毕竟现存旧约马所拉文本当中,最早的都不过是公元九世纪的抄本,而不是原始版本。直到死海古卷的发现和较勘工作的展开,旧约圣经的准确性巳被肯定了。
考古学研究。死海古卷让考古学家知道公元一世纪的前后,犹太教内部已出现改革的形势。一些犹太教的苦行僧避居死海旁的荒山野地苦修和抄写《圣经》。
动画的引用。死海书卷给日本的动画创作者庵野秀明很大的启示,故贯穿了新世纪福音战士全篇。

死海古卷圣经神奇的发现

 这本古卷远在第一世纪以前大约一百年的时候就被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中。因为这个地方离开耶路撒冷大约只有十五、六哩的路,所以就称这本古卷叫死海古卷。

 它是在1947年才被发现的。古本是抄在羊皮上面,距离今天大约有二千年以上的时间。在这以前世界上最古老的旧约圣经抄本也不过是九百至一千年以前的抄本,名叫马素列古卷( Masoletic)。但是圣经最前面的摩西五经是在3500年以前写的,那么我们怎么能知道,经过了2500年以后多次地转抄又转抄,竞没有把错误加到圣经里去呢?尤其在十九世纪时代兴起了神学批评家来,再加上进化论的学说一同兴起攻击圣经。

 他们指责今天的圣经和3500年以前的原着圣经相差很大距离,所以它是最靠不住,最败坏,最不可信的。甚至不信派的传教士们和教会中的主教们,也有附和和响应他们的。到了这时候,护卫圣经的人只好嘆一口气说:“我们实在没有发现一本比这本一千年的希伯来文古本圣经更古的抄本,可以用来証明现在圣经的正确性。”感谢主,就在1947年春,一个牧童在死海山上追踪一只迷路的山羊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个山洞,在山洞里他寻到一些高瓶,里面装有古卷圣经,后来它被撒母耳主教买去。因为他知道只有在公元前100年的时候,曾有修士们在这里住过,以里遭遇兵乱,便没有人住了。

 按照历史记载,那时候曾有一些修士,离开耶路撒冷一带的罪恶城市,躲住在死海荒山洞穴里,专门苦修学道,并且抄写圣经,后来那里逐渐成为社区,再后又遭遇战乱,他们便把抄本圣经藏在洞里逃跑了。古修士们在第一世纪以前所抄的圣经,后来又在十一个洞穴中被发现,撒母耳主教收购的死海山洞里的古本,一直拖到1948年二月才送到美国东方研究学院和耶鲁大学,被近东语言研究院院长Burrows博士谨慎查核。他们从希伯来古文字体的对照上,鉴定认出它确实是公元前一、二百年时的抄本,从这里可以証明二千年前的抄本圣经和我们现在所用的圣经在内容上是完全相同的。

 这样便堵住了攻击者的攻击,并且确証今天所用的圣经和原始圣经内容完全相同,内中并没有一点错误的搀杂,在这一切古卷中,以以赛亚书的全卷最为完整(只有两个地方稍有缺漏。)全卷和我们现在所用的以赛亚书字字句句相同。这本书被抄在宽一尺,长二十四尺的羊皮卷上,藏在瓦质的瓶中,并用麻布包裹,外面还浇上沥青。现在被保存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图书馆里。

(二)叙利亚泥版

 根据洛杉磯时报和费城寻报的报导,知道罗马大学的两位教授──保罗马太及格尼巴蟠第拿多在叙利亚北方的提勒、马迪克城的古时伊布拉皇宫里(公元前2300至2500年)发掘了一万七千片古代图书泥版,这些泥版上面分别记载公元前2000至2900年的历史事实;里面有创世记11章14至17节所记载信心的先祖亚伯拉罕的六代祖宗希伯的事,旧约洪水泛滥的事,挪亚造方舟,和所多玛、蛾摩拉两个城市被毁灭的问题,另外还有提到耶路撒冷,加萨,米吉多,夏琐等城市,和当时的假神巴力,以斯他和基抹。(士师记11章24节)

 这一件伟大的考古发现已经不知不觉地打倒了新神学派──就是不信圣经为神话语的高等批评学者──的谬论,他们一直盲目地认为创世记不过是一篇神话罢了。然而这些泥版的事实却証明了圣经实在都是神所默示的话语,它是经得起考验并且有事实为証明,叫相信的人可以得着益处和亮光。美国密西根大学圣经考古专家大卫挪尔甫利门博士表示近东历史新的一页已经开始了。这是对旧约圣经研究的最伟大贡献。

(三)尼尼微古城图书馆

 尼尼微城是最古老的八个城市中的一个,是亚述王国的首都。它在战争中被毁坏之后,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一直被埋藏在沙土里,直到近世记中,才被法国考古家包特氏、英国考古家里约氏和其他考古家,经过了七、八十年时间才把它挖掘出来,这不单証明了圣经上所说的尼尼微城是确实有的,而且还堵住了批评者的话说圣经是神话的谬论。

 而且在这个城市中,还掘出了这个城市的王,就是亚述王的图书馆,其中藏书大约有十万块楔形文字的泥砖。这些书籍里面有历史、字典、诗歌、祭礼、合约、信札、又有许多药方。另外还有描写洪水的故事,它和圣经创世记没有出入,并且还提到圣经所记的旧约人物象亚哈、西拿基立、西耳根等人,而这些都是历史中所没有记过的着名人物。从这点也可以明确地証明圣经所记的人和事,并不是捏造或神话,而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非常真实的。

死海古卷的軼事

在1947年的春天,有两个牧羊少年人在死海旁康隆的一个山崖脚下牧羊,因为羊走失,去找羊的时候,年轻人无聊便随意丢了一个石子到崖上的一个小洞里。原本他以为会听到石子打到岩洞里石块的响声,没想到听到哗啦的物体破碎声,他便吓得跑回家。后来他开始想或许那个洞不是什么野狼狐狸洞,而是黄金财宝洞。於是他与他的伙伴回去,便发现那的洞里有很多细长的瓶子。其中还有一个里头有很多皮革。这些腐蚀的皮革就是有名的「死海卷轴」....

这些卷轴有些就直接被拿到伯利恒出售,落入古董商人的手里。有些则落到耶路撒冷叙利亚东正教大主教手中。另一批则传到希伯来大学的苏堪尼Sukenik手中。

1948年.2月流落到美国东方学研究院,马上就被研究员发现其价值不凡。1948.4.11便将这些手抄本公诸於世。而两星期后1948.4.26希伯来大学的苏堪尼教授才跟着宣佈希伯来大学也有这些抄本的收藏!

苏堪尼教授真聪明!因为他就是怕大家知道这些抄本价值不凡,所以他迟迟不肯发表这些学术新发现。没想到美国的年轻研究员年少无知,太高兴於学术新发现,於是抢先公佈这个消息。而果然当消息一被公佈,风声马上传开,这些抄本马上身价就大涨....1948年仅仅卖数百圆的卷轴,到了1954年以二十五万元才买得到。并且还造成大家都去抢挖,造成不少东西被破坏....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0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