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资料有声读物

资料资源事务区


《有声书:宇宙的材质》(The Fabric of the Cosmos)[PDF][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5/11/29 21:56:41 发布 | 2005/11/29 21:56:41 更新
  • 分类: 资料  有声读物 

FIFA2008

精华资源: 185

全部资源: 222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有声书:宇宙的材质
英文名The Fabric of the Cosmos
资源格式MP3
版本[PDF]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常连R2和www.ourrc.com eMule server (219.149.195.134:4232)
上行带宽50KB,一般下午开机,
保证有源,望耐心等待,希望各位帮忙分源!


================================================
语言 : English
作者 : Brian Greene
格式 : MP3 32K/PDF
================================================

介绍:
年青的哥伦比亚大学物理教授葛林出版了畅销的《优雅的宇宙》,对大众宣扬迷人的弦论,一时洛阳纸贵。不久前葛林乘胜追击,又发表了《宇宙的材质(The Fabric of Cosmos)》。这本书有五百多页,内容相当扎实。葛林一开始就从「牛顿的水桶」讲起,这是颇大胆的做法──他显然不愿低估读者的智慧,决定带他们深入物理上微妙的争论,葛林对于自己「艺高」的信心也可见一斑。
================================================
玄之又玄话弦论:SA专访弦论明星格林恩(Brian Greene)

弦论明星,为你现身说「弦」。
撰文 马瑟(George Musser),SA编辑
翻译/高涌泉,台大物理系教授


过去一谈到弦论,就让人们脑筋打结,即使是弦论专家也会为它的复杂感到苦恼;至于其他物理学家,就在一旁嘲笑弦论拿不出任何实验上的预测;而一般人则大致上对弦论一无所知。科学家无法传达究竟为什么弦论那么刺激:它为什么可以实现爱因斯坦追求最终统一理论的梦想?对于「宇宙为什么存在」这类深奥的问题,它又是如何帮助我们理解的?但是到了1990年代中期,理论开始在观念上统合在一起,而且一些可以检验、却还不精确的预测也出现了。弦论开始引起外界的注意,今年6月,就连伍迪埃伦也在《纽约客》周刊的专栏以弦论为讽刺题材──也许这是头一回有人用「卡拉比 丘(成桐)空间」来谈论办公室恋情。

 
谈起掀开弦论神秘面纱的功劳,很少人能比得上格林恩;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物理教授,同时也是弦论大将之一。格林恩在1999年出版的《优雅的宇宙》,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曾位居第四,而且也是普立兹奖入围作品。他是美国公共电视网Nova系列专辑的主持人,也刚完成一本关于时间与空间本质的书。Scientific American编辑马瑟最近和格林恩边吃细弦般的意大利面边聊弦论。以下是这次「餐访」的节录版:

SA: 有时候当我们的读者一听到「弦论」或是「宇宙论」时,他们会双手一摊,说:「我永远也搞不懂这些东西。」

格林恩: 我的确知道人们在一开始接触弦论或宇宙论时会感受到一些压力。我和很多人谈过,但我发现他们对于这些概念的基本兴趣是那么广泛与深刻,因此,比起其他更容易的题材,人们在这上面会愿意多用一点心。

SA: 在《优雅的宇宙》中,我注意到你在许多地方会先扼要地描述物理观念,然后才谈论细节。

格林恩: 我发现那是很有用的方法,特别是在比较困难的部份。如此一来,读者就可以选择:如果你只需要简要的说明,那这样就够了,你可以跳过底下比较难的部份;如果你还不满意,就读下去。我喜欢用一种以上的方式来说明事情,因为我认为,当你碰到抽象的观念时,你需要更多方式来了解它们。从科学观点来看,如果你只追随一种方法,我想你在研究上突破的能力便会受到影响。我认为那正是突破的要点。大家都用一种方法看问题,而你则从后面看过来。不同的方法会揭露出其他进路所看不到的东西。

SA: 能不能给我们一些「走后门」的例子?

格林恩: 嗯,最重要的例子也许是维顿(Edward Witten)的突破。维顿只是走上山往下看,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关联,因而统一了五种先前被认为是完全不同的弦论。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有了,他只是采用了不同的观点,然后「砰」,把一切都兜在一起,那就是天才。

对我而言,这意味着一个基本的发现。从某个观点,宇宙带领我们前往真理,因为正是那些真理在控制我们所能看到的东西。如果我们全部受控于我们所见,就会被引导至同一个方向。所以,究竟能不能达成突破,关键经常只在于一点点洞察力(无论是真的洞察力或数学洞察力),看是否能够将东西以不同的方式结合起来。

SA: 如果没有天才介入,你认为还会有这些发现吗?

格林恩: 嗯,这很难讲。以弦论来说,我认为是会的。因为里头的谜正一点一滴越变越清楚。也许会晚五年或十年,但是我认为这些结果还是会出现。不过如果谈到广义相对论,我就不知道了。广义相对论这一跳实在太远,是对于空间、时间与重力重新省思的里程碑,所以如果没有爱因斯坦,我不确定广义相对论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出现。

SA: 你认为弦论中有没有类似的大跃进?

格林恩: 我想我们还在等待那种大跃进。弦论是奠基在众多的小点子上面,这些小点子来自很多人,它们正慢慢连接成非常可观的理论结构。但是坐在结构顶端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概念,我们实在还不清楚。一但我们搞清楚了,它应该会像个闪亮的灯塔,照亮整个结构,而且我相信还会解答目前仍旧无解的关键问题。

SA: 让我们谈一下环圈量子重力论(loop quantum gravity)与其他理论。你一向说弦论是唯一的量子重力论。你还这么想吗?

格林恩: 嗯,我想弦论是目前最好玩有趣的理论!持平而论,环圈量子重力论阵营已经获得很大的进展。不过,我认为还有很多非常基本的问题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但是它的确是个可能成功的理论,而且很多极端聪明的人都在从事环圈量子重力的研究,这是很好的事。我希望,终究我们是在发展同一套理论,只是所采用的角度不一样而已,而这也是斯默林(加拿大滑铁卢圆周研究院的物理学者)所鼓吹的。或许在往量子重力论的路上,我们走我们的,他们走他们的路,而两条路终会在某个地方相会。因为他们的很多长处恰是我们的短处,而我们的很多长处也恰是他们的短处。

弦论的缺点之一是所谓的「背景相依」(background-dependent)。我们必须假设一个存在的时空,弦就在这时空中运动。然而你会希望,在一个真正的量子重力论中,时空会从基本方程序中出现。他们(环圈量子重力的研究者)的理论中的确有一个「背景独立」的数学结构,其中的时空的确是以更基本的方式从理论本身出现。从另一方面讲,我们(弦论)可以在大尺度的结构下,和爱因斯坦方程序直接连上关系。我们可以从方程序看到这一点,而他们的理论不容易和平常的重力连接起来。所以,或许我们可以结合两边的长处。

SA: 有没有人在这么做?

格林恩: 很缓慢。真正精通两边理论的人很少。两个体系都太庞大,你可以单在你的理论花上一辈子时间,竭尽你工作的每一分每一秒,却还无法知道这个体系的所有进展。但是很多人正朝着这个方向走,开始思考这方面的问题,相互间的讨论也已经开始。

SA: 如果你有「背景相依」,那么要如何才能真正深刻地了解什么是空间与时间?

格林恩: 唔,你可以一步一步来。例如,即使有「背景相依」,我们也学到了像「镜对称」这样的东西,也就是说两种时空可以有相同的物理。我们也学到时空的拓朴可以改变:空间以传统上不可置信的方式演化。我们学到了主宰微观世界的是「不可交换几何」,其中的座标不是实数,因此相乘的结果和相乘的顺序有关。所以(关于时空)你会得到一些暗示。你会隐约在这里看见一点,哪里看见一点,还有它们底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认为,如果没有「背景独立」的数学结构,将很难把这些点点滴滴凑在一起。

SA: 你现在对于「人本原理」以及多重宇宙的看法是什么?在《优雅的宇宙》中,你在讨论弦论的解说能力是否受到某种限制时,曾提到这些问题。

格林恩: 我和其他很多人从来就不太喜欢任何这种「人本」的想法,主要是因为我觉得在科学史上,你在任何时刻都可以说:「好,就到此为止了,不可能再往前进了。每一个未解问题的最终答案都是『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原因是:如果不是这样子,我们就不会在这里问这个问题』。」所以这好像在躲避问题。也许这样讲不太好,这不必然在逃避问题,但我觉得这样有点危险,因为你只须再多努力五年就可以回答那些还未解的问题,而不必只是记下「它们就是这样了」。所以我的顾虑是:人们因为有这个退路而不再努力。

不过「人本」的想法的确是比过去更进步了,现在已有一些具体的点子,里头牵涉到多重宇宙,其中每个宇宙都可能有不同的性质。我们之所以在这个宇宙之中,很可能是因为这个宇宙的性质适合我们存在,而我们之所以不在别的宇宙里,是因为我们无法生存在那样的宇宙里。这样的讲法比较不那么唯心。

SA: 弦论以及一般的现代物理,似乎逼近一个非如此不可的逻辑结构;理论是这个样子,因为没有别的可能形式。一方面,这和「人本」的方向相反,但是另一方面,理论还是有弹性可以引导你到「人本」的方向。

格林恩: 这个弹性也许在哪里,也许不在。它可能只是我们欠缺全面理解所造成的假像。不过以我们今天所了解的去推断,弦论的确可以导出很多不同的世界。我们的世界可能只是其中之一,而且还不是非常特别的一个。所以,是的,这和追求一个绝对、没有商量余地的目标是互相矛盾的。

SA: 如果有研究生还在摸索,你怎么指引他们方向?

格林恩: 嗯,我想大的问题前面我们已经谈过了。例如,我们能不能了解空间和时间来自何处?我们能不能弄懂弦论或「M理论」的基本概念?我们能不能证明这个基本想法可以导致一个独特的理论,这个独特理论有独特解,也就是我们所知的这个世界?有没有可能藉由天文观测或是加速器实验来检验这些想法?

甚至,我们能不能回头了解,为什么量子力学必得是我们所知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任何可能成功的理论在其深层都得依赖一些东西,例如:空间、时间、量子力学,其中有哪些是真正关键的?有哪些可以省略掉而仍可能得到和我们类似的世界?

物理有没有可能走上另外一条路─虽然面貌完全不同,但是仍能成功解释所有的实验?我不知道,但是我想这是个真正有趣的问题。从数据与数学逻辑出发,有多少我们认为真正基本的东西是唯一可能的结论?又有多少是可以有其他可能性,而我们只是刚好走上其中一条恰好被我们发现的路而已?另一个行星上的生物会不会有完全不同于我们的定律,而那些定律又和我们的定律一样成功?

【意犹未尽吗?欲阅读完整全文,请参阅2003年12月号「弦论往哪里去」一文。】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9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