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das ich -《antichrist》[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2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 时间: 2005/11/25 13:52:46 发布 | 2005/11/25 13:52:46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pigheadsan

精华资源: 83

全部资源: 8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antichrist
歌手das ich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2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第一次听到Das Ich时,自卑得简直想自杀,虽然先前工业音乐自认听了不少,而且小有收藏,但这几张Das Ich的CDR彻底改变了我对德国工业电子乐队的一贯看法,虽然Das Ich依然保留了机械沉重威严的“纳粹”作风,但他们体现出对于更加纯粹的阴暗乐派的关注和音乐整体表现出的超级娱乐效果的确让人觉得难以置信,更可怕的是这个乐队几乎没有因为流畅悦耳的舞蹈旋律而降低危险系数。事实是,你大可随着音乐起舞,而Das Ich则毫不客气地顺便给你洗了脑。还有什么能比这事更让人毛骨悚然?
  应该怎么看待Das Ich的音乐?Industrial-Goth?变异的EBM?还是更加难以表述的电子工业?或者像Das Ich 的Bruno Kramm说的“工业交响乐”?这很难说,估计摇滚学究们看法各异。无论如何,能够听到这样兼有歌特音乐和工业音乐——今天阴暗乐派的阴阳两面的音乐,而且是颇为动听的音乐实在是件快事。
  依我看来Das Ich可算作用德语演唱的最重要的电子工业团之一。当他们1991年的处女唱片《Die Propheten》(先知)发行时,没人知道这张唱片将成为此类黑暗音乐流派最成功的处女作,共卖出了超过3万张(这个数字形容“最成功”在主流音乐界似乎有点滑稽)。主唱Stefen Ackermann和电子乐手Bruno Kramm的现场演出奠定了其祭师般的地位,一种启示录式的刺激而感性的幻像被真实而邪恶地表现出来。
  我更愿意把Das Ich看作电子工业乐队,“电子工业”作为一种杂交音乐类型在电子和工业两方面从来都没有做到过极至的表达。首先,它不可能象池田亮司、Aube之类纯粹的电声极限实验家们对电声持有那么专一而持续钻研的喜好,更没有早期电子原音、具象运动中的严肃学院音乐家们在软/硬件层面的底层研发,它们多半还是很能激发人的舞蹈本能的节奏体,混杂以冰冷工业时代的种种隐喻:哀嚎的人声、敲击、重重的敲击、戏剧化的歌特舞台造型、黑暗气质的声光影混合物,工业方面也并没有早期的Z'Ev、SPK、Test Dept、TG、EN那般激烈与纯粹,更不会有更纯粹的噪音耳膜刺激,那些被Masonna、Mezbow、CCCC们祭典的杂响。个人觉得Das Ich的音乐还是颇动听的,他们那古典音乐般大段的键盘编排也是目前电子工业团的一大潮流,听他们的音乐你不会遇到什么生硬的听觉抵触。随着电子工业运动在全球范围内的深入开展,研究一下这样一支来自德国内陆很有代表性的团体对这种音乐名词的“理论研究”也许还是会有一定帮助作用的。smile.gif
  Bruno Kramm—生于慕尼黑的音乐世家。从小习钢琴,1986年就组过电子团Fahrenheit 451,作为乐队的核心成员,他负责了全部的作曲、合成器编排、采样及混音,甚至也包揽了制作唱片封面的活计,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除了自己的Das Ich,他经常还和德国同党Placebo Effect、Relatives Menschsein、Printed At Bismarcks Death、Alva Novalis、Cyan kills E.Coli、Collide、Dorsetshire、Atrocity们勾结往来,不过却没太多闲空理睬自己的另一个偏活Lava Novalis(也就是 Farenheit 451的残余),如此众多的社会/音乐活动也是他不得不停止经营自己的厂牌Danse Macabre之原因。他在自己的录音室中进行所有的工作,并将它们形容为“工业交响乐”。
  Stefan Ackermann—生于柏林,与Bruno在1989年的德国东南部城市拜罗伊特相遇,这两位是Das Ich最早的始创者。很早前他是个舞者,他的戏剧能力勿庸置疑地对他在台上让人印象深刻的表演起着重要的作用。抒情点说就是,他的灵感,帮他用舞蹈、小丑模仿及夸张手势等诸多手段将Das Ich用极端戏剧化的语言在台上表现出来。他负责Das Ich所有的词作,对人类与个人的异化持以关注,他的演唱是一种受着折磨的咆哮,然而他主要的激情还是来自戏剧表演。
  Daniel Galda—1974年生于东德Dessau,他是在Das Ich1993年的“Die Propheten”巡演时才加入演奏键盘的。原来是kAlte fArben的鼓手,这位全才器乐家让Bruno和Stefan认识到了他的价值,开始Daniel只是Bruno的Danse Macabre录音室的助手随后成为了“Die Propheten”巡演中的技术专家,连续叁年他都在Das Ich的巡演中演奏键盘,现在是乐队的全职乐手之一。与此同时,他还有自己的个人乐队Skorbut(德语,坏血病之意)。
  Jakob Lang—1980年生,也是Das Ich最晚的成员。在他的乐队Black Metal死亡之后,他被Das Ich雇佣作美国巡演的鼓手,随后成为乐队的成员,在《Egodram》唱片中担当鼓手,不过现在看来似乎Jakob Lang已经不是Das Ich的正式成员,他们有了个叫Dominik的新鼓手。



专辑曲目

01.Engel
02.Keimzeit
03.Grund der Seele
04.Vater
05.Krieg im Paradies
06.Tor zur Hölle
07.Garten Eden
08.Das dunkle Land
09.Sodom und Gomorra
10.Der achte Tag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该资源还没有任何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