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Burzum -《DRAUGEN-RARITIES》[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挪威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5/11/24 16:52:36 发布 | 2005/11/24 16:52:36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pigheadsan

精华资源: 83

全部资源: 8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DRAUGEN-RARITIES
歌手Burzum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挪威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这张专辑不是burzum的新专辑,里面没有新歌,却可能是burzum黑金属时代的终结!
varg vikernes于1973年2月11日21点58分生于挪威的bergen。但一些人认为这一刻就是第六个月的第六天六点钟(666代表恶魔),但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个传奇故事的开始。黑暗的和艺术的气息始终伴随着scandinavian black metal乐队burzum,但人们真正感兴趣的却是乐队的成员varg本人,因此甚至忽略了burzum本身音乐的价值。burzum的音乐是他们对凡人痛苦的阐述,乐队在黑暗中思考,以至于在众多的blackmetal乐队中,burzum是的在思想深度上和音乐的概念上走的最远的乐队,乐队在哲学上的理论和在历史问题上的观点吸引了大批的追随者,然而,他们在亦在古典音乐和死亡金属的融合上创造了新的概念。于是,他们一次次大创造出了充满黑暗思想的音乐旋律,而你必须从他们大角度才能理解这些黑暗的音乐中的感情之所在。
当grishnack(varg)的将他的思想以及残酷的行为暴露在大众面前时,无疑变成为了公众讨论的焦点,而人们在接触到他的艺术时却不得不感叹于 varg的音乐才能。我们关于varg的故事开始于christian vikernes决定放火焚烧一座教堂,是因为一段没有结果的爱情,而最终以杀戮作为故事的结尾。
清澈的河水穿过一片碧绿的草地,而天空一片湛蓝仿佛这片大地上什么都不存在,之所以还有这样一块美丽的土地也许是因为人类还没有完全的控制它——这片天国似的土地位于挪威的西部,挪威人称这片靠近bergen的地方为“the gate to the fjords”,它距离north cape只有几公里的路程,而如果你越向北走,你便离人类的文明越远,当你穿过一座山的时候,你就会看到从人类文明到天堂的最后一个出口,那里有一座房子,他看起来好象一座幼儿园,白色的房子红色的屋顶,房子建的很矮,所以它不会吸引很多人的注意。
一个年轻人穿过栅栏向我走来,看起来非常平静,他非常友好的与我握手——christian vikernes,21岁,挪威的摇滚乐手和诗人,他的头发剪的很短,身穿一件长袖t-shirt,下身穿了一条军裤和军靴。vikernes透过窗户向外眺望,穿过外面的树他可以看到高高的围墙和了望塔上的探照灯。在这所监狱中,vikernes从来没有暴力的举动和违反监狱条例的行为,但他却不承认他所犯下的罪行,“谋杀!我所杀的人是我的敌人。”vikernes说道。“对待他我又能怎么办呢?”“敌人就是应该互相战斗”他想,他非常理智的坐在椅子上,他说话时的语气非常冷,没有一丝感情色彩,就好象在放一盘录音带一样。“大多数人都是愚蠢的,他们没有发言的权利”他讲道。“应该让我成为 scandinavia的指路人。”现在他的脸色很柔和,对于他来说,下一个20年将在监狱中度过。
vikernes被大多数挪威人视为恶魔,那么他又是一个如何的人呢?事情应该从73年的春天开始,那时他生在挪威的bergen,他的妈妈 lene给人当秘书,爸爸lars是一位电子工程师,一个象所有家庭一样普通的家庭,但在他童年是爸爸经常殴打他的妈妈和他,所以他不得不时常躲避他的爸爸,在学校他很孤独,在家时也只在他自己的屋子里摆弄他的玩具士兵让他们互相打仗。后来他开始沉迷于电子游戏,当他对此感到厌倦时,他便开始阅读lord of rings这本书,所有的生物都出现在tolkien的这本书中,而他最喜欢的就是orcs,因为他的最邪恶的一个。
当vikernes十四岁的时候,他妈妈终于不堪忍受和他的爸爸离了婚,从那时起,她便把爱全部给了他的儿子,她为他买了一把吉它作为礼物, vikernes开始练琴,有时一天几个小时,有时是练一整天,而越练越着迷。他组建了他的第一支乐队uruk-hai,他以lord of rings中恶魔大名字命名这支乐队,不久他离开学校因为这样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他的音乐中,而uruk-hai也始终是他一个人的乐队,因为在 bergen这样的一个小城市里很难在找到一个人象他一样喜欢摇滚乐,至少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他创作的音乐。不久,他的妈妈又一次结婚,他的继父希望他能放弃音乐去找一份工作,这对vikenes来说简直是恶梦,那时音乐已经成为vikernes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89年,vikernes遇到了一位来自奥斯路的年轻人oystein aaseth,但他不想大家叫他的名字,大家都叫他euronymous,vikernes发现euronymous是取自希腊神话中prince of death的名字。aarsteth比vikernes大四岁,在奥斯路开了一家唱片商店helvete(hell)和一个小的唱片公司 deathlike silence。aarseth说他只出版那些纯粹邪恶的乐队的唱片,他也拥有自己的乐队mayhem,他们想让乐队象他们的偶像venom一样邪恶,从 aaseth那里,vikernes被灌输了大量的邪恶的思想和纳粹主义思想,这时,vikernes意识到自己的名字应该改一改了,于是他改名为 varg(wolf),他一次又一次的跑到奥斯路去到aareth的唱片店找他,出入唱片店的人很少,但经常有一些挪威blackmetal乐队的乐手出入唱片店,他们长时间的聊天,喝啤酒。晚上,他们经常到挪威唯一的一家blackmetal酒吧lusa lotte pub中聚会,而每当大家为某个问题开始争论的时候,最后站出来说话的总是aarseth,他是领导人。
aarseth认为vikernes是一个很不错的追随者,也许太年轻了,但aarseth很高兴vikernes完全被他所控制了,他非常羡慕 aarseth,他愿意和他一起乾任何事,不久,vikernes在bergen找到了两个不错的blackmetal乐手并且组建了old funeral,他们不断的排练,当他们认为有一定进展的时候就进行一次演出,但vikernes并不喜欢这些演出,但他看到那些喝醉的人在台前愚蠢的晃着脑袋的时候就感到恶心,一段时间后,他离开了old funeral,他想创作出自己的音乐。18岁时,他一个人搬进了一所由他妈妈付房租的屋子里,于是他开始一边练琴一边阅读挪威历史,并为他新的个人乐队取名为burzum,自己改名为count grishnakh,vikernes对自己祖先(viking)的历史非常感兴趣,他崇拜奥丁(战神),在基督统治scandinavia之前的主宰。他开始收集古老的武器并用他们装饰自己的住宅。战争对于vikernes来说很重要,因为只有战争才能使挪威人摆脱基督的统治。
1991年,aarseth开始考虑采取一些行动,它成立的组织satanic circle已经准备作战,他将组织成员分为inner circle和outer circle,inner circle由十二个人组成,其中包括vikernes,他们负责为其他人制定计划。第一宗挪威blackmetal音乐圈中的死亡事件发生在当年的春天,mayhem乐队的主唱dead用枪将自己的脑袋轰掉了一半,乐队的其他成员在dead的床上发现了他的尸体,aarseth决定为尸体拍照,照片冲洗出来很快在satanic circle中发表。“我们并不畏惧死亡,哪怕它就在我们身边发生。”aarseth说到。“dead是一为很出色的歌手,他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
几星期后,satanic circle掀起了一场小规模的战争来反对英国杂志和乐手,英国人经常取笑挪威人因为他们试图追求邪恶并认为venom是一支非常出色的乐队。英国人认为挪威乐队宁可在录音室中录制专辑而很少演出一场真正的摇滚现场。这对于他们来说显得很愚蠢,aarseth被击怒了并给予了英国在挪威演出的乐队以死亡的威胁,当英国的paradise lost乐队在挪威进行巡回演出时,乐队乘坐的车辆遇到了一群blackmetal乐迷的袭击。主唱nick holmes回忆到:“突然一群十至十二岁的年轻人向我们乘坐的车透掷石块,他们就象疯了一样。”satanic circle不仅反对英国乐队,对那些不够邪恶的瑞典乐队和芬兰乐队也采取行动。瑞典乐队therion的主唱christopher johanssen一天早上被一声巨响惊醒,并发现大门起火,一张burzum的专辑照贴画被一支匕首钉在门上,上面写到:“count grishnachk was here and will return”。四天后,johanssen收到一封信信上写到:“hello victim,i just came back from sweden,i think i lost an ablum sleeve and a match here。i shall return。”
警察逮捕了一名十八岁的女孩suvi prurunen,她涉嫌纵火,当警察搜查她的住所时发现了她的日记,日记中提到她本人是satanic circle的成员并受命与vikernes,但vikernes被调查是否认认识prurunen,因此他被释放,prurunen在精神病医院接受了一年的治疗。
vikernes当时已经成为satanic circle的第二领导人,除了aarseth以外,所有人都可以听他指挥,人们被他所讲的odin神的传奇故事所吸引,但当他不断的诅咒外国人和鼓吹希特勒和斯大林却感到不安,但他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将他的思想付诸于行动。92年六月六日的晚上,一座离bergen附近不远处的fantoft的教堂被烧毁,这是第一座被烧毁的教堂,次日黎明,教堂只剩下一堆废墟。不久以后burzum发表了一张小专辑《aske》,专辑的封面就是那座正在燃烧的教堂。在此之后,一座又一座的教堂接连被烧毁,在holmenkollen,bergen都有类似事件发生。vikernes为他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他对一些好友详细的叙述了他的所做所为,但此时警察也开始注意到他了,他被警察局传训,但由于证据不足终将其释放。aarseth当众赞扬了burzum的专辑,但他的朋友都知道aarseth说的不是真心话。他认为vikernes已经变成了一个难以控制的疯子。此时的vikernes正在准备为权利而战斗,他觉得aarseth只不过是一个说大话的人,他并没有将他说的付诸实施。他的时代过去了。 vikernes将取代他的位置来领导挪威的blackmetal。初次以外,还有两件事使他对aarseth不满,他从vikernes身边抢走了一个十六岁的女孩ilsa,而且aarseth还没有出版发行burzum的专辑。虽然vikernes已经给了他4000元钱。那是他从他妈妈那里借来的。
93年八月九日晚,vikernes带上了volkswagen高尔夫球竿和他的两个好朋友andreas nagelsett,snor一起离开家。他让nagelsett去他的住所并整晚开着录音机。给他的邻居制造噪音听。他本人和snor则开车前往奥斯露。午夜时,他们到达了一个名叫tuen的小城,aarseth几个月前刚刚搬到了那里。他收到了许多来自瑞典乐队和芬兰乐队的恐吓信。他有一个秘密的电话号码,因为他不想被别人打扰。只有几个亲密的朋友知道着一切。vikernes知道aarseth不会为他开门。所以他让snor留在前门一直按门铃,而他自己则爬上了四楼。当时aarseth正穿着睡衣,他非常吃惊的看着从天而降的vikernes,vikernes正冲他挥舞着一张出版唱片的合同。他们开始为出唱片的事和ilsa以及satanic circle争吵起来,aarseth走进厨房,vikernes跟了进来,他抓起一把刀向aarseth的后背猛刺,他摔向厨房的门框上,并试图与 vikernes说话,但vikernes已无法停止,他又刺了aarseth一刀,aarseth推开他冲向大门最终摔倒在台阶上,vikernes继续跟上来对aarseth猛刺。。。。。。
第二天早上,邻居们发现aarseth死在了自家大门前的台阶上,验尸官报告上证明aarseth被刺中了23刀,有16刀刺在后背上,其余的分别在头部和颈部。vikernes和snor早已离去,途中他们抛掉匕首,随后回到vikernes的公寓。这时的vikernes得意非凡,他打电话给英国唱片公司candlelight,当时公司代理aarseth在英国的业务。公司主管lee barrett接通电话。“是我!”vikernes说道。“euronymous已经死了,”
在警察调查案件的过程中,找到了aarseth的女友ilsa,“我知道是谁杀了aarseth,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们,那样我会送命的。”她说到。警察又调查到了snor,他对vikernes非常惧怕,但他交代了九日晚与vikernes一起架车前往奥斯露。20日,警察逮捕了 vikernes,并从他的家中搜出了150公斤的炸药,他准备用它炸毁nidarodomen教堂,一座十一世纪的古建筑。警察还在几星期内逮捕了十二名14岁到22岁的少年。他们均涉嫌盗墓、绑架、强奸和非法集会。就94年夏天中就有13座教堂被烧毁。警方还发现了在satanic circle中隐藏的犯罪集团。 vikernes在奥斯露被关押了九个月,在狱中他依然向往着中世纪。当一名医生准备抽取他的血样时被他拒绝了,他作为一个海盗应该用匕首划破自己。两个精神病专家认为他患有精神病。一年多的时间里vikernes并没有对他所做的一切感到后悔,虽然他感到很失落但他依然保持沉默。但当他得知自己将被禁止阅读一切书籍时他才开始愤怒。当他被从奥斯露转移到bergen时,他终于失去了自信。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事实上,什么事情都无法影响他。
他不得不在监狱中度过余下的21年,在挪威,这是杀人罪被判的最大期限。当他透过监狱的栏杆向外望时,一个女孩手中挥舞着印有他的照片的海报,在那个晚上又有两座教堂被烧,无个星期后,另一座也开始燃烧。 看来奥丁神是永远不会屈服的。
来自Vampire Magazine金属杂志网的一篇评论:
No, this is NOT a new Burzum album. Instead this is an official compilation album including rare tracks, well known tracks, previously unreleased tracks as well as a DVD. Actually "Draugen" was already released as a very good looking digipack bootleg earlier this year. But Back on Black/Plastic Head decided to make an official release out of it.
On the audio side we find the original "Aske" ep (track 1-3), recorded during 1992, the very first Burzum demo from 1991 (track 4-7), the "Svarte dauen" rehearsal from 1993 which is never been released (track 8-10), "My journey to the stars" taken from the debut album "Burzum" from 1992, "Lost wisdom" taken from the second full-length "Det som engang var" and finally "Dunkelheit" taken from the "Filosofem" album. On the other side of this disc (yes, it can be played on both sides, just like old-fashioned vinyl) there is the "Dunkelheit" video, which was released as a VHS video-tape in 1996.
I think it was a good initiative from Back on Black to release this compilation album because Burzum still attracts new fans every day and for those who can't find the older and rare tracks this compilation album is an easy way to become familiar with the lesser known side of Burzum. But I have some complains about this release. For my opinion Back on Black didn't put any time into this release to make a good looking compilation out of it. Instead you'll get a plane black booklet with only very briefly printed information about the presented songs. And besides this poorly looking cover the complete setlist is taken directly from the aforementioned "Draugen" bootleg. This in the contrary was packed in a very good looking digipack including lots of pictures and covers and rare artwork. Furthermore, as said, the audio and DVD sides are printed on one disc only (it can be played at both sides yes) and lots of cd-players are not able to play these kind of discs in a proper way so lots of annoying interruptions can be noticed during the songs.
But besides my complaining I do have to say that the idea of presenting some rare and previously unreleased tracks along some well known tracks was a good idea...especially for those only familiar with the regular full-length albums. The same goes for the "Dunkelheit" video, which was released in a limited quantity only back in 1996 so still many fans weren't able to see this video in a proper way.
As you can see it was a good idea to release this compilation. The only negative aspect is the way it is released and to me it looks like the label wanted to make some easy money on this release by not giving much attention to the cover and booklet lay-out and that really is a pity.



专辑曲目

01. A lost forgotten sad spirit
02. Stemmen fra tårnet
03. Dominuus Sathanas
04. Lost wisdom
05. Spell of destruction
06. Channelling the power of souls into a new god
07. Outro
08. Et hvitt lys over skogen
09. Once emperor
10. Seven harmonies of the unknown truth
11. My journey to the stars
12. Lost wisdom
13. Dunkelheit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