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演唱会

音乐资源事务区


Nofx -《97年演唱会》(Live Doctor music Festival)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1997年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5/06/08 07:52:28 发布 | 2005/06/08 07:52:28 更新
  • 分类: 音乐  演唱会 

爱琴如海

精华资源: 73

全部资源: 7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97年演唱会
专辑英文名Live Doctor music Festival
歌手Nofx
发行时间1997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http://scramlings.de/~scram623/nofx.jpg

简介:

“NOFX是一支乐队,而不是他妈的你们的商品!我们不愿象Green Day那样入彀在MTV上一点一点腐烂直至灭亡!”---NOFX从1984年在Los Angeles的Berkley正式组队到2000年Pump up the valuum的发行,NOFX这支教父级的朋克乐队无疑是最有资格对人们大叫“朋克不是昙花一现!”的,虽然他们拒绝商业电台商业机构的鼓吹,拒绝在MTV上露脸,拒绝在商业炒作的极限运动现场为人伴奏,这几个朋克中坚依然从上个世纪活跃到了现在,依然有青少年在自己家的车库里不厌其烦地排练他们的歌,NOFX的几个小伙象不老的长青藤一样,死死裹住朋克的大旗,久久不放,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让朋克永不消逝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NOFX再一次证明了自己是死硬朋克的绝妙典范,他们想在什么时候目空一切就在什么时候目空一切。

关于历史

NOFX有一个还算庞大的家谱,刚开始时有一个整天听Misfits和Bad religion并且在一只未命名的乐队里弹吉他的乳臭小子Eric不满意所在乐队的现状,因为没有自己写的歌,没有自己的歌就意味着不可能出版自己的音乐,而Eric是多么期望能唱自己的歌,他每天放学回家都要释放一下荷尔蒙,幻想着为姑娘们唱歌的情景,那该是多么酷多么奇妙啊,另外Eric也想通过音乐来"拯救地球",在他的高中里什么样的种族歧视,男子至上主义啊,都有,Eric的小脑袋里都是些自己如何用吉他扫出的音符把它们击败的情景,Eric想解决掉他们。于是在这种纯实的初衷下一个伟大的方案诞生了,结果是他找来同校同学Dillon,一起商议了组支乐队的计划,可唯一缺少的是一个贝司手。那时侯在Los Angeles附近经常有些不知名的朋克乐队搞短期表演,一次很偶然的机会Eric和Dillon遇到了False Alarm的贝司手Mike(Mike也非常喜欢Misfits,可以很容易看出来,因为Mike也象Misfits的成员那样把头发很长地留在前额,遮住双眼),Mike正好有几首歌他的乐队不愿意排练,他为此感到异常恼火。于是很容易地经过一段时间的交谈,Eric,Dillon,Mike这三个雄心勃勃的小子都很高兴遇到彼此,为彼此脸上都有粉刺而兴奋,象情人间的预定一样,三人决定几天后搞一次小小的排练。这样NOFX的雏形就现行了,Eric吉他,Mike贝司加主唱(他的嗓音很可爱),Dillon打鼓。

但是第一次排练后Dillon就不知道为什么而离开了乐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Dillon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已经死了),不过Mike知道一个叫Erik Sandin的鼓手,他们是在hollywood附近玩滑板时认识的,Erik Sandin很喜欢Mike那块独一无二的Black Flag板,他很乐意地加入了乐队,因为可以每天玩到那块Black Flag的板了,Erik也只是抱着一种可以玩板的心情加入的乐队,没想到后来乐队做音乐做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最后Erik固定了下来,他们在1985年出了Demo“Eric Quacks Like a Duck(闲聊时的Eric就象一只鸭子一样嘎嘎嘎)”,不久后又由Mystic Records发行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Maximum Rock 'N'Roll(最大极限的摇滚)”,里面是乐队早期的车库朋克,还有些old-school朋克。这之后为了歌曲的圆润与更和谐,吉他手Dave应邀加入乐队,这样乐队就有了两把吉他。Epitaph在1987年发行了NOFX的第二张专辑“Liberal animation(动物的自由)”,Dave在“Liberal animation”里有上佳表现,与Eirc的吉他一进一出,听者的头剧烈地前后摆动都不足以满足旋律的完美,不过由于他经常外出喝酒酩酊而归令乐队不能正常排练演出,乐队的其他成员决定让他离开。1989年Steve加入NOFX替代Dave的位置,在Epitaph1989年为乐队发行的“S&M Airlines(虐待与施虐航班)”和1991年的Hardcore专辑“Ribbed (one Latex Condom)”(有棱纹的橡皮套)里演奏吉他。不知道是不是验证了那句古语“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以,必先劳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Ribbed刚发行完不久Steve就主动提出退出乐队,他认为Mike创作了乐队里的几乎所有歌,NOFX就象Mike一个人的私人乐队一样,他希望做自己的音乐,不愿再继续被笼罩在Mike的阴影下。Mike则很高兴地在同年为自己的唱片公司Fat Wreck Chords正式剪了彩,并由它为乐队在1992年发行了“The Longest Line(最长线路)”。这之后NOFX希望尝试做一些SKA而缺少一个号手,Eric刚好认识一家俱乐部爵士乐队的小号手兼吉他手Aaron,Aaron也应征入伍了,Eric说毋庸置疑,Aaron将成为NOFX的重要一部分。

NOFX的成员最终固定下来直至现在:Mike Burkett(Fat Mike)-主唱&贝中必不可少的乐器),Eric Melvin-吉他,Erik Sandin-打击乐器。

乐队在1992年除了“the longest line”还由Epitaph发行了张调子比较美妙并且对NOFX过去专辑进行了否定的“White Trash,Two Heebs and a Bean(穷苦的白人)”,他们在里面加入了诸如小号等的新音乐元素,并因此张唱片的大获成功而成为当时美国朋克的主流。不过即使“White Trash,Two Heebs and a Bean”很棒,我想说由Epitaph在1994发行“Punk In drublic(公共场合醉酒)”更棒!这是NOFX最流行取得最大成功的一张专辑,脱离商业的NOFX创造的又一个奇迹,它把NOFX带到当时美国朋克乐队中尖锐部队的位置,如果那些另外的乐队要比,都是用这张专辑来做标本,我想这也是大多数喜欢NOFX的小伙认为的NOFX最好的专辑。1995年,乐队成员中断了继续写着的新歌中断了原先预定要出的新专辑,因为那时乐队没有任何一张现场,成员们决定发行一张来填补这个空缺,好的,“I heard they suck live(我听说他们的现场很龌龊)”在Mike的公司下发行了,NOFX发行最快的专辑。然后在1996年,乐队可能是到了最高峰的时候,需求量最大,在欧洲一些小国家也卖得精光,同时也是最有问题的“Heavy Petting Zoo(爱抚动物)”出来了(Epitaph),这张专辑不象“Punk in drublic”那样流行,但是它依然重创了其他朋克乐队,封面上画有一个正在抚摩绵羊的男人,LP的封面更有问题也更直接,看起来象那个男人就是在那里F***那只母羊了。“Heavy Petting Zoo”在法国遭到严重拒绝,入境的时候EP被海关查处,一些商店因为张贴了宣传画而倒闭有的甚至被控诉,我想NOFX只是在向世人展示他们能得到一切自由,“Heavy Petting Zoo”也一定是在“Ribbed (one Latex Condom)”那时就预谋过的了,“Ribbed ”里面有一首歌就叫“FOOD,SEX AND EWE(食品,性和母羊)”。1997年乐队发行了“So long…and thanks for all the shoes”,这张专辑在法国没有再遇上什么状况,并且很有趣的是,因为NOFX演出时经常有人仍鞋子去打他们。所以,看看专辑名称就知道,“再见了,还有谢谢你们的那些鞋子”,看来象“Heavy Petting Zoo”这样的尝试NOFX只会试一次。1999年,乐队的“The Decline(下坠)”在Fat Wreck Chords下发行,专辑延续了“So long…and thanks for all the shoes”的风格,依然是一张令人很想一直听下去的东西,不过出乎世人预料的是,整张专辑就只有一首18分钟多长的“The Decline”,吟唱着“我真的不知道那些愚蠢的人从哪里来他们又是如何变得这样白痴(时尚一族?)!”接下去NOFX带着他们的“Pump up the valuum(安定)”进入了2000年,专辑里没有了小号,因为在“So long…and thanks for all the shoes”里Mike唱到过一首“We don't play SKA anymore(我们不会再唱SKA了)”,不过这无关痛痒,因为至少NOFX已经尝试过了SKA,而且可能是作为补充,专辑里出现另外两种奇怪的声音,其实NOFX总是这样,象the Jesus and mary chain,让人摸不透他们究竟在想什么,下一张专辑又会怎样。

关于主张

虽然NOFX的歌都是在象同人们开玩笑,NOFX不愿意人们认真地对待他们,我想还是有必要提及一下这几个人都声言些什么。通常他们都是口无遮拦地公然把美国的社会问题提出来讲,“Liza and Louise”就是一首NOFX对同性恋问题所发表的很有针对性的歌,在美国国内同性恋是被上流社会所瞧不起的,而这首歌里边却有很露骨的细节描写(想想,听朋克的大多是些青少年),Mike说过他很喜欢女同性恋而讨厌另外一切有关男性的东西,同性恋也是人,也有权利站出来大声说话,只不过在性的取向上有异于别人罢了,既然大家都是人,还谈什么等级呢?这正好符合riot girl的态度,“既然身体是我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可能由于这首歌的缘故,当时在美国一些高中女同性恋悄悄流行起来,大家都以自己的同性恋而骄傲,“这很酷!”一个女高中生如是说,同性恋是NOFX几乎所有专辑都在谈论的搁不下的话题。在政治上,NOFX极力反对千篇一律的同一种社会体制,在“Screaming For Change(为革命而叫喊)”里,乐队表面上是在谈货币的改版,其实歌词的更深处埋藏着对现行体制的厌倦,需要一次或大或小的革命,这与其他的无政府主义朋克大相径庭,我想无政府在NOFX眼里也只不过是革命中的一部分而已,永久不下去的。还有一点同其他朋克不同的是,NOFX似乎有点种族主义(与Eric的初衷相悖),“Stupid Canadian(愚蠢的加拿大人)”的创作灵感即源于此,还有“Kill All The White Man(杀掉所有白人)”也是其极端的集中体现,歌里描写了白人如何冠以自己“文明人”的称号后又怎样把一个小镇弄得生灵涂炭,这里当然惟妙惟肖地刻画了一个个伪善者行动的过程。另外“The Death Of John Smith(John Smith之死)”里NOFX极力批判了宁愿自己被体制所吞吃而不吭一声的人,他们盲目地跟随着体制下的规则体制下的标准,而不在意体制到底是不是真正适合自己,这些人仅仅是为了利益而存在,每天生活在同一副画面中,根本没为自己的妥协而羞愧。这首歌把美国历史上比较喜欢自夸的英雄John Smith摆了出来,John Smith已经死了,NOFX说那些人迟早也是会变疯的。更不可忽略的是,Mike同那个电子鬼才Moby一样也是个素食者,“Heavy Petting Zoo”里其实谈到了素食这个问题,不过人们大多都把注意力转集中了,“我很喜欢小羊,我怎么忍心去吃她呢?”,“滚开!这里没有你要的杂烩汤,要知道青蛙也是有感情的!”,“当你吃肉的时候想想你养的那只小狗,只消稍微想想就行”,如果不是想到除了吃肉外我几乎没什么食品可以用来供给脂肪,我猜可能我也要素食的。此外乐队同其他朋克一样,都在谈论我们该怎样摧毁这无聊的生活,该如何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受媒体的蛊惑永远作个有主张的人,该怎样勇敢地去把刚才在心里预言过的话说给你喜欢的姑娘听…….

关于Fat Wreck Chords及其他Fat Wreck Chords唱片公司由Fat Mike个人占有,在1987年开始试营业可直到1991年才正式开工,不久后Fat Mike就结婚了,他也是目前为止乐队里唯一一位有家室的成员,旗下各种杂色朋克乐队(emo,ska,hardcore等等)大大小小共25支,象face to face/Hi-Standard/Lagwagon/Good Riddance/Less Than Jake/Me First And The Gimme Gimmes…Fat Mike还在Me First And The Gimme Gimmes客串贝司,Erik Ghint在Strung Out和Pully两支乐队里客串过鼓,公司内部有几辆大巴士,每次就是开着那些巴士在美国国内到处巡演,因此NOFX还被叫做“road band(公路上的乐队)”,NOFX的足迹遍及欧洲,日本,新西兰等等等,他们没有商业,所有一切都DIY,这正乃精神之所在。另外Eric Melvin还在洛城开有一家名叫“Spud Melvins”的咖啡馆,El Hefe在加州也有家夜总会叫“Hefe's in Eureka”。乐队共自己出钱拍过九首歌的录象,另外EP,LP等等也发行了不少。

关于名字

80年代的美国朋克乐队似乎很流行取些让人糊涂的名字来娱乐大众,NOFX的名字也很是另人一头雾水,所以在私底下“NOFX”这几个字母是被朋克们谈到颇多的,核心人物Mike在一次采访中已经对记者说NOFX代表的是“世界上并不存在SXE(SXE是朋克的一个支系哲学,指那些不抽大麻不吸烟不喝酒不性乱“健康+干洁”的纯净水朋克,由Minor Threat首先在80年代提出)”并且声称他极度讨厌这个名字,但是前任的吉他手Steve则相悖而行,他说“并没有什么人真正知道NOFX到底是指什么,你不知道,我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当然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对NOFX有自己的理解,你可以认为它是指‘我们不需要外汇!’也可以认为它们就是孤立的几个字母,并没有什么既定的规律,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在表达我们自己的同时让大家高兴。”

关于双关语

这是一支喜欢创造新东西的乐队,从他们的语言风格里就能窥出端倪,双关语可以说是他们一大特色,隐讳中不透明地渗着聪睿的灵敏,94年那张“Punk in drublic”其实就是drunk in public(在公共场合醉酒)的双关,还有“Liberal animation”意思是Animal Liberation(释放动物),其他象“Soul Doubt(I hear they suck live里的一首歌)”等于Sold out(脱销,在美国极端一点的朋克眼里sold out就意味着这是支另人讨厌的乐队,因为他们的歌被大多数人接受而他们的灵魂需要的是异类一点的音乐),Freedumb=freedom,用Dumb这个贬义词消遣了“自由”,等等。

好了,这基本上就是NOFX了,别指望时间能为你停止,别沉溺于现在,如果你已经为自己凑足了上街的理由,别忘了去店里看看有没有新到的NOFX的打口,如果你正在暗恋一个姑娘的话,听完NOFX的歌你就会冲出家门直奔她家去了,祝你成功。全国各地的朋克们,团结起来,让我们汇成一股力量,和平第一!



专辑曲目

01.Hobophobic
02.Philthy Phil Philanthropist
03.Freedom Lika Shopping Cart
04.and more....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4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