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Nico -《Desertshore》[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地区德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5/05/06 00:45:38 发布 | 2005/05/06 00:45:38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软骨

精华资源: 10

全部资源: 11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Desertshore
歌手Nico
资源格式MP3
地区德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死去的人总是这样迷人,比如Nico。
  如你所知,天堂是人死不能复生的境地,没有洁白的天使、鲜花或阳光,应该阴寒,有光也当是幽昧且不会如旭日出生那般盈盈。无法相信天堂的美好,毕竟,期待永恒的人只有在死亡之中才可获得唯一的永恒。
  但是Nico令人诧异错愕,她高亢似锦帛撕裂般延长的歌声,在瞬间里让我想到自天堂洒下的阳光,太高不对,太低也不对,太强不对,太柔也不对,晴冷晴冷,像伤寒。就是这样一个从六十年代至今最神秘最令人迷醉的女人,住在阳光无法到达的地方的女人,让我恍然醒悟到阳光倾泄,力度同空山融雪。
  生命原本是一件绝望的事。并且还寂寞。
  Nico的一生不算太长,五十年,也不算短,看上去情节起伏,或多或少有些传奇性。 1938年,Nico出生在纳粹控制的的国,原名Christa Pa fgen,与母亲及外祖父一起生活,父亲死在集中营里。1951年Nico13岁,离开学校,第一份工作是出售内衣。1952年,Nico开始做模特。1953年,她被派往Ibiza岛,在那里遇到一名摄影师,是他给了他Nico这个名字,Nico一生与Ibiza岛结下不解之缘。1959年,Nico在罗马一个朋友的别墅里度假,费里尼发西那了她并在电影里给了她一个有相当分量的角色。Nico的模特生涯在巴黎达到鼎盛,照片出现在各种杂志及商业广告中。1960年Nico到了纽约,在Lee Strassberg’s Method学校学习。1962年,11月,Nico在一部名为Strip-Tease的法国电影中出演重要角色。
  1964年,Nico结识Brian Jones,并通过他认识了滚石的经纪人Andrew Loog Oldham ,随后录制她第一张正式唱片,“I’m Not Saying ” ,由Jimmy Page担纲制作。同年,在意大利,Nico邂逅阿兰德隆,并且两人有一个孩子,Nico为孩子取名Ari。1964年Nico返回纽约,重又从事模特工作,同时在第五十五大道上的Blue Agel Lounge驻唱。不久,Nico与Bob Dylan在巴黎相识,Dylan为她作的歌I’ll Keep It With Me 后来出现在Nico著名的Chelsea Girl中。Dylan把Nico引见给Andy Warhol,Andy让Nico来主演他和Paul Morrisey 的实验电影。Nico告诉Andy:“我想唱歌。”于是便有了Nico&The Velvet Underground。Nico停止模特职业,随乐队巡演一年。在Lou Reed的Femme Fatale, All Tomorrow’s Parties和 I’ll Be Your Mirror中都有Nico的歌声。
  早在经典的黄香蕉唱片之前,Nico已开始走另一条路,她自己的路。Lou Reed和John Cale因为她而互相嫉妒,Nico则已在传奇性的Dom Club唱歌,彼时与她在一起的人曾有Tim Hardin,Tim Buckley,Ramblin Jack Elliot,甚至包括The Velvets的三位成员,以及16岁的Jackson Browone。Nico的基调已确定,长长的催眠般单调的嗓音,以及,被称为“Nico From the Grave Look”的低声呻吟、高颧骨、浓妆。John Cale为她制作了三张唱片。
  1969年,Nico在意大利认识了导演Philippe Garrel,接下来的五年里,她与这位导演合作了十部影片。七十年代末,Nico失去了她的经纪人兼朋友Lutz Ulbrich。1981年,Nico迁至伦敦,录制了唱片The Drama of Exile。接下来的一段时期里,Nico嗜烟嗜酒,并常显得紧张脆弱。1985年,Nico出版唱片Camera Obsura,仍由John Cale制作,一些年轻的听众视她为回归的朋克女皇。1988年7月18日,Nico前往Ibiza骑车旅行,有人发现她连车倒带路边不省人事,随即送她到Cannes Nisto医院,晚上8点,Nico死于脑部大量出血。Nico的骨灰埋在柏林的Grunewald Forest,与她的母亲相邻。骨灰入土那天,几个朋友在墓碑前用录音机放了Dseertshore中的一首歌。
  六十年代多媒革命中夺目的一颗星,从此长眠。
  听Nico歌唱,算不得是很愉快的事,她径直地嘶鸣,仿佛孤伶伶站在雪山一角,一生中大大小小的喜怒哀乐都不能让她在脸上显露痕迹。不着痕迹的脸,本身便是固执与孤寂。
  我只听过“Chelsea Girl”与“Desertshore”。初听时便惊讶,Nico那高调的寒冷,那毫不动容的漠然态度,她大理石一样丧失温度的脸部线条,都让我感受到一种明亮,去到遥远的天空,一片茫茫的白。,但是清冽冰凉的阳光,依然是阳光。
  无疑“Chelsea Girl”被很多人奉为经典,但我偏爱“Desertshore”,John Cale为她制作的唱片之一。封面上一片绵延的沙漠,身着白色衣裤的小男孩牵了一匹白马,马上侧身坐了一个同样白衣的女人,天空的蓝色淡得几乎看不出。并不懂她在唱什么,人内心的独白、私语与幻想永不可测。只是在Nico的歌声中,如果仰起头,闭上眼,总觉得有光笼罩在脸上,没有刺目的热量,仅仅是一片光。
  8首歌,28分51秒,时间很短,然而足以在时光中刻下一道深深的纹印,似山岩在暴风中张开的裂缝。
  弦乐回肠荡气,或许正是Nico离我那么遥远,她的气息才得以从一片薄薄的CD中向我袭来,如同在浩淼大海上一个小岛,有人举办了一次冷场然而精彩的时装秀,时空相隔的观众只能通过记录去揣测。“The Falconer”的前奏乍一听象The Beatles ,但又不象的,Nico的腔调深沉而不多变,钢琴的插入让曲风轻松了一些,她在唱什么,夜晚教堂的烛光与风笛,还是死亡进行中天使翅膀振动的音波。
  意外地Nico会在歌里唱起一个孩子,她的only child 。独唱,高音伴唱,一个个音节拖延。也许是她的回忆,也许是她添加的幻想,但她的角色依然不像一位母亲,而只是一个女人。
  整张唱片的亮点,是1分9秒的“Le Petit Chevalier”,幼童的喃喃言语,出现在“My Only Child”之后。孩子的柔软和坦然简直要融化人们在尘世备受磨练的心脏。
  “Afraid”,舒畅的钢琴近乎摇篮曲,Nico的嗓音变得柔和了,她并不害怕,她只是在担心,担心良辰美景的消逝,担心走到尽头时形只影单,风中却依然有花香。“Mutterlein”则像一场灾难,让人心慌意乱,张望四周却已无处可逃。
  这样一个女人,她不是斗士,也非千娇百媚,但是她始终倔强,她表达的不是拒绝也不是接纳,死与生这两个端点在她的眼中没有什么异样。照片中的她,一向神色平静,一双不会说话的眼睛睁得很大。我想这不是一个能用暴戾或天真来形容的女人,她没有猜疑的心,但也不要指望她会习惯解释。
  音乐无处不在。在每个已结束的和尚未到来的年代里,总会有人,在爱与不爱之间,在舍弃与获取之间,烙下一些那个年代的印章。他们孤独而骄傲,脆弱而不拒绝毁灭。高处璀璨的灯火寒冷阑珊,有的人来,有的人走,后来的芸芸众生便隔岸观望。Nico的脸不会变得更清晰了,她的悲伤和极乐已经终结。倾听的人都在倾听,即便那是徒劳。

作者: 张潍



专辑曲目

01.Janitor of Lunacy
02.The Falconer
03.My Only Child
04.Le Petit Chevalier
05.Abscheid
06.Afraid
07.Mutterlein
08.All That Is My Own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6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