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Olivier Vernet -《李斯特:管风琴作品集(6CD)》(Liszt: The Organ Works)Ligia Digital(更新完毕)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古典类型奏鸣曲
    发行时间2011年
  • 时间: 2014/01/01 18:08:22 发布 | 2014/02/14 22:30:31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chenyan43985

精华资源: 67

全部资源: 67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Liszt: The Organ Works
专辑中文名李斯特:管风琴作品集(6CD)
艺术家Olivier Vernet
古典类型奏鸣曲
版本Ligia Digital(更新完毕)
发行时间2011年
地区德国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虽然李斯特的管风琴曲不如钢琴作品那样有名,但它所涉猎的广泛的作品体裁中,却不乏真正的伟大作品。其中有两首篇幅很长的作品:“Ad nos,ad salutarem undam”主题变奏曲和以B-A-C-H为名的前奏与赋格,还有一首从钢琴作品改编而来的管风琴曲(“哭泣、抱怨、立誓、犹豫”主题变奏曲)。然而还有很多其他的作品;其中一些是原创的,尽管有点素净,反映出不同的面貌:有时是冥思性质的,几乎不需要华丽的技巧。他们似乎体现了作曲家自身的方济会精神,这种精神在他晚年时愈加体现出来。还有很多改编作品,通常是改编自作曲家自己的作品,但也有其他作曲家如巴赫、肖邦和瓦格纳的,通常有几个版本。所有这些后来的版本,改写和改编的作品都体现了作曲家对作品的态度的一种特征:用当代作曲家James Joyce的一个词,他有时会把酝酿作品的这个逐步的过程称为“尚未完工的作品”。几乎所有的管风琴曲都有不止一个版本。有趣的是,管风琴谱却常常是这一转变过程中的最终版本;它是创作过程的终点,可被称为复音音乐的提炼,将净化的气息和风格化的语言赋予这件乐器。

李斯特热心于罗马天主教,像他的路德教同行一样,他也作了一套众赞歌“Ein‘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这种题目的作品一般认为是典型的新教(改革宗)的众赞歌,在所有的德语区都十分有名。原因在于1849年早逝的年轻作曲家Otto Nicolai在一首作品(Kirchliche Festouvertüre über den Choral Ein ’feste Burg”(以“我们的主是坚强的堡垒”为主题的宗教节日序曲)中使用了这个著名的主题。可能是为了向这位极有才能的年轻人表示敬意,李斯特于1852年将这首作品改编成管风琴曲。

根据六首钢琴慰藉曲中的三首改编而成的管风琴曲(作于1849-1850年)于1850年出版,是题献给维克多•雨果的。其中的第五与第六慰藉,从另一方面说,似乎是李斯特自我的写照。尽管没有宗教背景,但这些作品中洋溢的十分甜美、动人的气息却与十九世纪中期相当平淡的宗教性相符,也许是当时的管风琴演奏中的连音风格和浪漫主义早期管风琴所具有的神秘音色所致。这两首作品不是随机选择的。第五慰藉“行板”可以唤起一座黑暗笼罩的教堂的神秘气氛,而第六慰藉(德文标题“Tröstung”意思是“慰藉”)更为激情;圣伯夫的诗“La Harpe éolienne”(伊奥利亚的竖琴)可能是这首作品的创作动机。

李斯特为管风琴所作的第一套玛利亚颂歌似乎写于1853年。它原本是作曲家1846年为合唱团而写的,他忠实的学生Gottschalg在Merseburg将它改编为器乐曲,李斯特的眼光异常敏锐,还为之附上了终曲。它是献给Carolyne von Sayn-Wittgenstein公主的,她曾在魏玛和李斯特一起生活。

其他一些改编曲的计划更为雄心勃勃,分配的篇幅更为慷慨,比如Orpheus,这是李斯特的十三首交响诗之一,1853-54年间作于魏玛,当时作曲家正准备上演格鲁克的歌剧“Orpheus”,起初是作为这部歌剧的一首前奏。从这部作品的前言来看,在简要地说明作曲家要在某一天指挥格鲁克的“Orpheus”之后,李斯特还提到,在排练期间,几乎是出于精神本性,他被格鲁克对古典神话的配曲的“简约而崇高”深深地吸引了。没有狂想式的叙事;反之,李斯特在一架钢琴上完成了一首四手联弹改编曲,后来又改成钢琴独奏曲。尽管这首交响诗开头的字面上的观点看起来完全是人文主义的,没有任何宗教内涵,但管风琴家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采纳它,因为这件乐器适于诠释这首曲子的飘渺、冥思的本质。

这样一个在欧洲文化传统方面颇有造诣的人,本应对“神曲”感兴趣,这丝毫不奇怪。在完成了第二套“朝圣之年”(意大利)套曲的最后一首曲子(标题为“在阅读了但丁以后”,副标题“类似幻想曲的奏鸣曲”,李斯特后来将注意力转向构造一座庞大的交响大厦,用以描述但丁的诗中的气氛:为但丁的“神曲”而作的交响曲,这首乐曲的双钢琴版本于同一年出版。这首管弦乐作品写于1855-56年,本打算包含三个乐章,分别代表但丁的三部曲:地狱、炼狱和天堂。这首作品是献给瓦格纳的,后者劝阻李斯特放弃第三乐章“天堂”的创作,理由是:没有人能够用音乐描绘天堂崇高的欢乐。最终李斯特被说服了,将本来的“天堂”乐章换成了以简单的调式风格写成的天使般的“尊主颂”,其中有大量的简单根位和弦,还有一个作者本人十分喜欢的平咏主题,代表着“十字架”。这个乐章以平静、空灵的“阿利路亚”结束。李斯特使用“炼狱篇”和“尊主颂”(尽管避免使用序曲和展开部)中的题材,扩展成了一首管风琴作品,名为“根据但丁‘神曲’交响曲创作的序曲、赋格与尊主颂”。由于乐谱在Gottschalg的手里,李斯特自己所加的许多注释使人认为它是这首作品的一个权威的、决定性的版本。

1860年预示着李斯特生活以及作为一名作曲家的一个决定性的转折点,随着从魏玛宫廷的辞职,他开启了最后一段漫长的舞台生涯。他的伙伴Carolyne von Sayn-Wittgenstein公主失宠,为了跟他结婚,她去罗马要求结束现时的婚姻。在1861年10月和公主在罗马相会之前,李斯特也离开了魏玛,先后去了柏林和巴黎,但最后教皇保留了他对目前婚姻的许可。失去两个孩子只是他的一系列个人困境的开始;他唯一的儿子Daniel,1859年末还只有20岁的时候死了,不久之后,他的长女Blandine于1862年死去,只有26岁。除此之外,以汉斯力克为首的音乐宗派在布拉姆斯的支持下,对他的现代化的音乐风格予以公开批评。李斯特退回罗马,与公主分开居住。他向罗马天主教会求援,很自然地就转向了管风琴和合唱音乐,甚至成为了正式的牧师。管风琴成为了所有神圣之物的同义词:从那时起,他的管风琴音乐开始与教会联系在一起,具有内省和冥想的特征。

在他的“罗马时代”的初期,当他在冥思圣典的时候,创作了一首“Evocation àla chapelle sixtine”(1862年)(西斯廷礼拜堂的追忆)。他认为这座教皇礼拜堂的音乐是罗马天主教音乐中的极致。在这座教堂中,仍然回响着帕莱斯特里纳的音乐,他的作品启发了两首著名作品的创作,至今仍是教堂合唱团的常备曲目。第一首是摹仿阿雷格里著名的”垂怜经”,其中正式地使用了阉人男高音。这首作品的内容是第51号圣诗(武加大译本作第50号),阿雷格里当时是西斯廷礼拜堂的一名歌手和牧师。它不久就成为歌手们最喜爱的作品之一,被认为是作曲家的私人财产,任何人都不允许看乐谱。1770年,14岁的莫扎特第一次造访意大利,据说也在西斯廷礼拜堂听了这首圣诗,虽然原手稿不能得到,但随后就以惊人的才华,单凭记忆就写出了这首作品。实际上,它不久之后得以出版。这部作品使李斯特感触颇深,他说“在‘垂怜经’中,我能听见人类所遭受的苦难”。对阿雷格里的圣诗套曲的主题演绎结合了莫扎特1791年所作的经文歌中的和声的相对忠实的抄写。这首作品易与李斯特1886年抄写的同一首经文歌相混淆,但后者更为直白一些。

1863年,李斯特为梵蒂冈的庆典写了一首教皇赞美诗,名为“Pio IX Hymnus”(虔敬赞美诗第4号)。4年以后,他在清唱剧“基督”中使用了这首作品的第一版,后来在一首名为“Tu es Petres”的管风琴曲中也使用了它。

在这个国家主义风起云涌的年代,1863年,为了庆祝圣济利禄和默多狄向斯拉夫人传道一千周年(这两位圣人还为后者发明了济利禄字母表),李斯特作了一首经文歌。使用”Slavimo Slavno Slaveni!”(让我们赞美斯拉夫人民的荣耀!)的标题,李斯特改编成了一首管风琴作品,并给赞美诗的唱词加了一个凯旋式的结尾,换掉了较为严肃冷静的标题“庄严的行板”。不容忽视的是,这个标题包含了一个双关语,即”slave”和“slava”(意为“荣耀”)。

Ora pro nobis(为我们祈祷)(副标题“安魂祭”)这首作品并不十分有名;它原来是1864年为管风琴而作,1年以后出版。这首相当短的曲子具有塞西利安运动传统中方济会的简洁的印记,但却揭示了李斯特所躬身奉行的传教圣人——圣方济所制定的教条,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他在罗马度过了几年后,准备加入方济会。有趣的是,这首冥想曲献给了Prince-Cardinal Gustav Adolf Hohenlohe-Schillingsfürst。李斯特在几年以前就曾遇到他;他反对李斯特与维特根斯坦公主的婚事,并鼓励作曲家内心里响应神谕的号召。他也是接受李斯特担任圣职,从而进入宗教生活的主教。这首曲子,及其重复的、宛如连祷的乐句,是以Catharina von Hohenzollern女伯爵在耶路撒冷写下的一个音乐主题为基础的。

正如标题所述,“Adagio aus der 4.Sonate für Violine und Cembalo”(为小提琴与大键琴而作的奏鸣曲,第四号,柔板),这首管风琴曲改编自巴赫为小提琴和大键琴所作的奏鸣曲第四号第一乐章。C小调——崇高的悲伤的流露,使我们不无想起“音乐的奉献”之三重奏鸣曲的第一乐章,使之很快地就改编为管风琴曲,在学生Gottschalg的帮助下,李斯特将这一工作付诸实践。它也是一首三重奏,宽广而深邃的旋律线条在以颤动的琶音为特征的低音的流动伴奏下,呈现出有表现力的阿拉伯风格。

“Regina coeli laetare”(天皇后喜乐经)作于1865年,改编自拉絮斯创作的一首同名的经文歌。这首作品遵守李斯特自己在改编玛利亚声乐曲方面的实践传统,被改变的对象包括“万福玛利亚”(阿卡代尔特)、“圣母颂”(莫扎特)以及“万福圣母”和很多“万福玛利亚”套曲。

“Weimars Volkslied”(魏玛民谣)也是一首改编曲,1865年改编自Peter Cornelius的清唱剧“Von der Wartburg”(来自瓦特堡)中的一段合唱。可能是自Cornelius成为作曲家在魏玛的私人秘书和管家之后,李斯特为了向一位相处融洽的学生表达敬意而作。这些不寻常的境况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这首曲子是仅有的几首(如果不是唯一的一首)充满了欢乐情绪的,而对于这件乐器而言,李斯特首先会将神圣与冥思赋予之。关于这首作品,他写了数个版本,包括有男声的版本。

1857年,李斯特开始着手草拟“圣伊丽莎白的传奇”,1862年完成。首演于1865年在佩斯特进行。对于这部作品,他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他在瓦特城堡的一间大屋里指挥演出,这里是圣伊丽莎白曾住过的地方,Moritz von Schwind曾在这里用壁画描绘她所行的神迹“鲜花的奇迹”。李斯特似乎于1866年从这首作品摘录了四段,分别改编成一首钢琴四手联弹作品,还有一首根据清唱剧“介绍圣伊丽莎白的传奇故事”的前奏部分改编成的管风琴曲。这个管风琴改编版包含一个极大扩展了的16世纪匈牙利轮唱“Quasi stella matutina”(宛如清晨的星),以纪念葡萄牙的圣伊丽莎白(反之清唱剧使人想起匈牙利的圣伊丽莎白的生平),同时这个轮唱主题也是清唱剧里的中心主题之一。这个主题是以stile antico(ancient style),即文艺复兴时期的复调传统方式处理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斯特对玛利亚的热情也与日俱增。这位往昔的花花公子无疑在她身上看到了完美的女性特征,不仅纯洁,而且有益于个人拯救。他已创作了其他一些玛利亚颂歌,包括几部”万福玛利亚”配曲,1868年,他使用一部声乐作品的两个前后相继的版本(分别为混声合唱团与管风琴,1865-66,为男声与管风琴,1869)改编成一首管风琴作品“Ave maris stella”(万福海星)。在将声乐或合唱作品改编为管风琴的过程中(他已经这样做了,而且将继续更频繁地做下去),李斯特抛弃了在他的观念中是为了帮助理解的唱词,继续追求他的高度精炼与简洁,这种方济会美学的特征主导着他余下的生命。旋律的调式特征为伴奏和声,逐渐变得愈加精细复杂。

1869年,李斯特写下了一首”万福玛利亚”配曲(第二首),为四声部复调形式。有很多人声和器乐的版本,包括一首钢琴版,不久变得很有名。管风琴改编版显得直率且有自信,没有任何的炫耀。

排在“La Notte”(“夜”,第二首葬礼颂歌,以米开朗基罗为对象)和“Le Triomphe funebre du Tasse”(“塔索葬礼的胜利”,塔索,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诗人)之后,Les Morts(“死者”)是写于1860年代初的三首葬礼颂歌中的第一首,一直等到1912年才首演。它源于拉蒙奈斯所写的一篇故事。原谱作于1860-1866年,是为管弦乐队和男声(可选)而作,但作曲家的习惯驱使他又做了几个改编版,分别是管风琴版、钢琴独奏和钢琴二重奏版。管风琴版要追溯到1870年,但直到作曲家逝世后的1890年才出版。一起出版的还有“Introitus”(入祭经,1884),标题为“Zwei Vortragsstucke”(两首为训诫而作的曲子)。

李斯特神父和他的宗教冥想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李斯特神父向神祗发愿,表明自己归属于第三品级(地位高于四个小等级,但止步于助祭),变得愈加内省,舍身侍奉上帝,冥思一切必要之事。他简化了演奏家炫技的音乐语言,旨在用绝对节俭的方式,践行苦行的生活方式。然而,语言的简单化和简约化并不标志着创造力的缺乏,相反地,它们代表了极致的浑然一体,以及逐渐到达方济会的精神财富的更高境界,摒弃了技巧性的最微不足道的暗示。

正是在这个舞台上,李斯特将目光转向他的祖先栖息之地——匈牙利,开始了著名的”vie trifurquee “(法语,他自己是如此称呼,意为“三重生活”),奔波于罗马、魏玛和布达佩斯之间。他不会讲匈牙利语,但却认为自己与祖国的同胞——革命英雄柯西特和裴多菲一样,作为音乐家与圣职者,希望能确认自己的先祖。1867年,匈牙利与奥地利之间签订了一项历史性的、极具政治重要性的协议,它代表了欧洲国家的一次进步,强调了匈牙利独立的开端。同一年,皇帝弗朗兹•约瑟夫在布达佩斯加冕为匈牙利国王,李斯特负责创作加冕弥撒;不消说,他借用了几个据说是源于马扎尔民族(即匈牙利民族)的乐曲动机。后来,他加了一首奉献经(Offertory),还改编成数个版本,其中一个是管风琴版(1871年),“Offertorium aus der Ungarischen Kronungsmesse”(“来自匈牙利加冕弥撒的奉献经“)。三年后,另一首献给匈牙利祖国的乐曲问世:“Magyarok Istene”(匈牙利人的上帝),德语标题“Ungarns Gott”。李斯特根据著名的十九世纪匈牙利诗人桑德尔•裴多菲的八节诗创作了这首宗教性的爱国颂歌“匈牙利人的上帝居于此处,用忠实的臂膀和父亲的手,保护着我们的土地!”

他人生中的这段爱国时期,应当理解为音乐家的“本根”的回归,一旦它结束了,他后来所有的曲子都是之前创作作品的改编曲,具有简约的特性,含有出世的思想。1875年,李斯特写下了又一首献给玛利亚的祈祷曲:“万福圣母”,试验了原创的调式轮替的和声化处理;这种风格刻意摹仿古代手法,尽管如此,它却没有退化成一首混杂曲。

原创的专辑“weinachtsbaum”(圣诞树)是由12首圣诞节钢琴小品组成的作品集,它们是以圣诞颂歌和传统圣诞歌曲为基础写成的,李斯特于1874-1876年为外孙女Daniela而作。在很长的时间里,前面的四首标着“为钢琴或脚踏风琴而作”,被归到李斯特的管风琴作品的清单中,被简单地称为“Weinachten”(圣诞)。这四首曲子的个性大不相同,而且钢琴谱的开头各有一个原创的标题:“耶稣降生,庄严的喜悦(颂歌)”,“圣诞夜的冥想气氛(啊,神圣之夜)”,“牧羊人的喜悦(马槽里的牧羊人)”,最后是“三贤王的行进(你们所有忠实的人)”。

“Angelus!”(“天使”,副标题“向守护天使祷告”)是一首为管风琴或脚踏风琴而作的曲子,“朝圣年”的第三卷也有一首曲子跟它同名。它是1877年作曲家在罗马附近的蒂沃利创作的,起初写给脚踏风琴,然后又改编为脚踏风琴与弦乐四重奏版和弦乐四重奏版(1880)。开始和结尾的部分使人想到召唤天使的钟声,而中间部分是向守护天使的虔诚祈祷。

1877年改编自威尔第《安魂曲》中的“羔羊经”,是李斯特改编的最后几首作品之一。它是安魂曲中冥思最深的时刻,李斯特决定用脚踏风琴来替代管风琴,无疑是为了与其简单和苦行的精神相一致。他被威尔第的音乐深深吸引,十分仰慕后者,他写道:“威尔第‘安魂曲’中的羔羊经与我的‘三位贤王的行进’中的‘焚香’主题是如此密切相关,就像近亲一样呢。”

大主教Hohenlohe在蒂沃利拥有一处漂亮的宅邸,即埃斯特别墅,他在那里为李斯特留出一块空地,专门供后者使用,“Resignazione”(听天由命)正是于1877年在这里问世的。这首曲子听起来似乎只是个初步的轮廓,确实像是未完成的作品,我们可以把它看做是一种对一位虔诚、超脱于世的老人内心情绪的即兴素描。它只有三十小节,几乎所有的音都是二分音符和四分音符,时间似乎在其中静止了。

Gebet(祈祷)时李斯特敬奉玛利亚的更深层次的表现。它作于1879年,而在1845年和1853年已先后有两个早期的、写给混声合唱团(可选管风琴)的版本。同时李斯特自由地选择了其中第一首改编为“万福圣母”,构成作品集“宗教和诗的和谐”中的第二首曲子。第二个版本则由Gottschalg改编为管风琴版,李斯特审定,成为这首“祈祷”。1879年,他还用十五年前构思的框架写成了“玫瑰经”(为管风琴或脚踏风琴而作),同年他又改编为混声合唱团与管风琴版。这首以“万福玛利亚”为基础改编而来的作品,阐释了玫瑰经的欢乐、悲伤和光荣的隐秘。这首曲子是李斯特晚年专心致志的一个典例;凭借对信仰的迅速的内在感知,它蔑视唱词的使用。李斯特在一封信中曾提到:“它可当做一首用管风琴或脚踏风琴伴奏的圣诗,但管风琴或脚踏风琴的版本也同样有说服力,仅仅使用的是心灵之声。”

同年写作的另一首曲子是从1848年创作的写给男声和管风琴的“小弥撒曲”改写成的管风琴独奏版。这架管风琴是做诵经弥撒时使用的,献给了Carolyne公主。这首“管风琴弥撒”包含几个短乐章,都是以十分简单的方式写成的。除了弥撒曲传统的五个部分之外,李斯特还提供了两个可选的乐章,标示着“ad libitum”(即兴):前面提到的Gebet(祈祷)加以重写,成为“Gradual”(升阶曲),它的位置通常在“荣耀经”之后,另外还有一首“Offertory”(奉献经)(“万福玛利亚”的一个新的改编版本),通常在“信经”和“圣哉经”之间。这首管风琴弥撒具有一些较为原始的特征:平咏(在“荣耀经”和“信经”中均有引用)的引用暗示了文艺复兴复调的风格,尽管如此,和声本身、旋律线条和动态对比仍是十九世纪晚期的典型风格。

“San Francesco”(圣者方济,写给管风琴)是经历了多次转变的作品中的范例。它写于1862年,实质上是写给男中音、男声合唱团、管风琴和乐队的一首作品,李斯特名之“Cantico del sol di S Francesco d’Assisi(阿西西圣诗中的圣者方济:太阳颂歌)。他后来在罗马加以修改(1880-1881年间),同时改编为钢琴独奏版。然而,1862年他已经写成了一个长号独奏版“Hosannah”(和撒那),当修改“圣者方济”的时候,他将前奏曲改编为管风琴版。我们也不应忽略他写给钢琴的两首传奇曲(légende)中的第一首:“St français d’Assise- la prédication aux oiseaux”(阿西西的圣方济:布道的鸟),以献身帕弗内罗中心(Poverello,致力于保障无家可归的穷人的健康,提高他们的生活待遇)。

圣母领报日(纪念天使向圣母传报)是3月25日,李斯特选择1881年的这一天创作了一首崭新而神圣的圣母玛利亚套曲,此处的标题是“Ave Maria IV”,而且也像通常那样,它的声乐版本有几个,还有钢琴版、脚踏风琴版和管风琴版。两年后,李斯特创作了另一首“Ave Maria”(Ave Maria III),这次是为管风琴或脚踏风琴与一个齐唱女高音声部而作的。

李斯特与其同时代的瓦格纳是挚友,而且非常崇拜他。后者与李斯特的女儿Cosima结婚,成为了李斯特的女婿。因此李斯特于1883年2月听闻他的突然长逝而感到十分沮丧,这是很正常的。当他于次年夏天结束朝圣之旅赶回拜罗伊特时,李斯特到其女婿的墓前停下追思,随后创作了一首墓前追忆曲“Am Grabe Richard Wagners”(在理查•瓦格纳的墓前)。我们可以毫不奇怪地认识到,李斯特在本曲中使用了自己的清唱剧“斯特拉斯堡大教堂的钟声”(1875年出版)的前奏“更高!”的一个主题,特别之处在于,瓦格纳的最后一首作品“帕西法尔”已于前一年在拜罗伊特首演,其中已引用了来自这首男声合唱的前奏曲的主题。

在李斯特生命的最后时光里从自己创作的宗教作品改编而来的许多乐曲中,有一首1883年改编的管风琴曲(实际上是一首新作品),比原版(十五年前,即1867-68年间创作的安魂曲,写给两位男高音,两位男低音,男声合唱团和管风琴,铜管可选)更短,更紧凑。这首作品使李斯特在追求抽象、简单质朴和美学视野的过程中更进一步,这些特点在他的晚年愈发表现出来。

1883年,他受托为里加大教堂的新管风琴落成演奏会创作了一首作品。圣咏“Nun danket alle Gott”(此时感谢全能的上帝)是根据Johann Gottfried Herder到里加布道的时候写的一首诗而作成的一首简短的感恩节赞美诗。然而,这首曲子没有满足作曲家欲使这件乐器发出“打雷般的轰鸣,低吟与叹息的效果”的要求。

这一年的晚些时候,李斯特在同样冥思祈祷的心境下,创作了另一首曲子,也是他最后的一首“Ave Maria”(Ave Maria III),为管风琴或脚踏风琴而作,女声可选。这首曲子的德语标题“Zur Trauung”(为一次婚礼庆典而作)不会遮蔽它是“Sposalizio”(婚礼)的一首改编曲的事实,“Sposalizio”是“朝圣之年”第二部的第一首作品,大约写于45年前,即1838-39年。“Angelus:Prayer tothe Guardian Angels”(“奉告祈祷:向守护天使的祈祷”,改编自“朝圣之年”第三册)则提供了一个类似的对比。李斯特有感于拉斐尔“圣母的婚礼”,拉斐尔的油画中所展现的柔和色调和令人满意的平衡在亲切的气氛中,伴随着婚礼铃声、婚礼中神圣的新娘新郎仪式问答的特征化的表现,以音乐的形式被捕捉到了。

“O sacrum convivium”(神圣的节日)写于1883-84年,是根据一首原本写给女低音和管风琴的作品而作,后者含有大胆的转调与和弦的写作。1884年,李斯特创作了一首管风琴前奏曲“In Domum Domini ibimus”(我们将进入耶和华的殿内),较为忠实地改编了同名的一首写给混声合唱团、铜管、管风琴与低音鼓的经文歌(1880年)。一首名为“Introitus”(入祭经)的庄严进行曲也写于那一年,作为牧师进入教堂队列的伴奏曲。需要再次指出,李斯特独有的简洁质朴的风格特征,摒弃了不协和音。跨度极大的音调和最终的一长串持续转位的和弦贯穿长达二十六小节的主持续音首尾。

对莫扎特的“Ave Verum”(圣体颂)的严谨而忠实的改编要追溯到1886年(不要与“西斯廷礼拜堂的追忆”第二部分中自由得多的改编相混淆)。莫扎特的这首简短的经文歌也写于他生命的最后一年,似乎并不是巧合。这里似乎没有必要引用李斯特已经观察到的:“‘圣体颂’中主的无边仁慈与恩典,通过咏唱来传达。最伟大的秘密因此被知晓,向我们揭示出一种爱,它战胜了死亡。”

——根据英文版译出

交响诗第3、4、5、6号
“前奏、奥菲斯、普罗米修斯、马捷帕”


作者:Olivier Vernet

大约10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一张由弗朗茨•李斯特的管弦乐队作品改编成的钢琴与管风琴作品的录音。在好奇心驱使下,我买下了这张专辑,回到家里就开始聆听。我被震撼了!声音如此饱满,如此辉煌!Jean-François Vaucher和Christian Favre用一种十分有趣的方式,铺平了通向未知领域的道路。我想追寻他们的足迹,如果可能的话,将考虑更进一步。

李斯特将生命中的大量时间花费在改编以及改写各种类型的音乐里,改编对象不仅有他自己的,还有别人的,不仅包括他所仰慕的音乐天才——贝多芬,柏辽兹,舒伯特与瓦格纳,还有贝里尼、古诺、迈耶贝尔、威尔第和其他几位。这些改编曲并不仅仅是单纯的炫技曲,也就意味着,它们并不是用以最大程度地展现这位当时被认为是最伟大的钢琴家的高超技巧,这是因为,在音乐线条之外,李斯特还领悟到了弥撒形式与音乐色彩,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还有遗失的经文和人声部。尽管当时流行的简化做法是为了便于在私人家中研究、演奏复调音乐,但李斯特将这种限于家庭与私人的音乐形式发展到如此的高度,使之在音乐厅里占据一席之地。

这样,我们手头拥有他所有交响诗的改编曲(交响诗“马捷帕“本身已经是改编了,是他的超技练习曲第四号的拓展),它们是为两架钢琴而作。我与Laurent Cabasso先生一起,重新考虑了李斯特原本划分乐谱的方式,保留那些明显带有钢琴特征的段落,而管弦乐的乐段则由管风琴担纲。我们不试着去摹仿交响乐团,而是时刻注意配器法的应用,对将主题与动机由一件乐器换成另一件乐器演奏丝毫不犹豫——总是想着原谱——我们尽最大努力来调整音色与力度变化。

录音的条件相当有限,我们两人的距离约有15米:管风琴位于顶棚附近的楼厢(这件乐器位于安格斯大教堂,由壮观的男像柱支撑,令人心生敬畏)。钢琴安置于管风琴下方搭建的指挥台上,因此我们俩互相看不见对方!多亏了声音和视频转播,一切得以顺利实施。为了使一些快速乐段所需要的恼人的精确度与行板中的迷人与诗意的气息顺利衔接起来,这是唯一准备充分的手段了。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朋友,钢琴家Laurent Martin,他为我找到了乐谱,这些谱子目前已经非常难以寻觅了;Jean-Louis Haguenauer,我与他配合着完成了第一次的改编工作;Laurent Cabasso,自去年在安格斯的那场音乐会之后,他热情地接受了这次大胆的录制计划。我还要感谢Bruno Maurel,作为“曼恩-卢瓦尔省管风琴知识、维护与改进协会”的主席,没有他的襄力协助,这张专辑是不可能面世的;Fred Gramann及位于巴黎的美国教堂牧区接待了我们,使我们在极佳的条件下排练;Yves Sévere成功地改进了安格斯大教堂的柯维耶-科尔管风琴。最后,我要衷心地感谢我耐心的助手们,他们在1998年6月间的四个漫漫长夜里耐心地调整音栓,他们是:Laurent Boré,Philippe Joussain和Fabrice Lachassagne,没有他们的努力,安格斯的柯维耶-科尔管风琴(Beuchet-Debierre制造)在这张专辑的时限内是不可能转变成一支交响乐团的……



专辑曲目

CD1:

01 Frederic Chopin:Prelude op.28/9
02 Frederic Chopin:Prelude op.28/4
03-05 Fantasie und Fuge uber den Choral“Ad nos, ad salutarem undam”

03 Moderato(mes.1/242)
04 Adagio(mes.243/446)
05 Allegro deciso(mes.447/763)
06 Adagio(Consolation IV)-Cantabile con divozione D Flat major
07 Consolation V-Andante E major
08 Trostung(Consolation VI)-Allegretto E major
09 Kirchliche Fest-ouverture uber den Choral“Ein ’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
10 Ave Maria
11 Orpheus-Symphonische Dichtung-Andante moderato

CD2:

01 Praludium und Fuge uber B-A-C-H/Praludium
02 Fuge
03 Einleitung,Fuge und Magnificat aus der Symphonie zu Dante's Divina Commedia/Einleitung-Adagio,Andante,Un poco meno mosso
04 Fuga-Lamentoso
05 Magnificat-Piu mosso ma non troppo,Un poco lento,Alla breve Takt.,Piu mosso
06 Andante religioso-Quasi adagio molto sostenuto
07 J.S.Bach:Aus tiefer Not schrei ich zu dir-Andante
08 J.S.Bach:Einleitung und Fugue aus der Kantate“Ich hatte viel Bekummernis”BWV 21
09 R.Wagner:Pilgerchor aus“Tannhauser”-Andantino dolcissimo
10 Ave Maria von Arcadelt-Andantino dolcissimo
11 Weinen,Klagen,Sorgen,Zagen-Variationen

CD3:

01 Evocation a la Chapelle Sixtine
02 Der Papst-Hymnus
-Lento solenne
03 Slavimo slavno slaveni!-Andante maestoso
04 Ora pro nobis-Litanei-Molto lento e pietoso
05 J.S.Bach:Adagio aus der 4.Sonate fur Violine und Cembalo/c minor
06 Orlando di Lasso:Regina coeli loetare-Allegro moderato
07 Weimar's Volkslied-Frish und kraftig
08 Einleitung zur Legende der heiligen Elisabeth-Andante moderato
09 ‘Tu es Petrus’aus dem Oratorium‘Christus'-Andante maestoso
10 Ave maris stella(2nd version)-Andante sostenuto(piuttosto lento)
11 Ave Maria II-Andante pietoso
12 Les Morts-Oraison/Die Toten-Oration-Sehr langsam

CD4:

01 Offertorium aus der‘Ungarischen Kronungsmesse'-Lento
02 A magyarok Istene-Andante maestoso
03 Salve Regina-Lento assai

Weihnachtsbaum
04 I.Psallite-Altes Weihnachtslied-Allegro non troppo
05 II.O heilige Nacht-Weihnachtslied nach einer alten Weise-Lento
06 III.Die Hirten an der Krippe(In dulci jubilo)-Allegretto pastorale
07 IV.Adeste fideles-Gleichsam als March der Heiligen drei Konige-Tempo di marcia moderato

08 Angelus!Priere aux anges gardiens-Andante pietoso
09 G.Verdi:Agnus Dei aus der‘Messa da Requiem'-Andante
10 Resignazione
11 Gebet-Andante
12 Rosario
I.Mysteria gaudiosa-Andante,un poco mosso
II.Mysteria dolorosa-Andante,un poco lento
III.Mysteria gloriosa-Andante,un poco animato

Missa pro organo
13 Kyrie-Andante moderato
14 Gloria-Allegro
15 Graduale(ad libitum)-Andante pietoso
16 Credo-Andante maestoso
17 Offertorium-Ave Maria(ad libitum)-Andante
18 Sanctus-Maestoso
19 Benedictus-Molto lento
20 Agnus Dei-Lento assai

CD5:

01 San Francesco-Grave
02 Ave Maria IV-Andante quieto
03 Am Grabe Richard Wagners-Sehr langsam

Requiem
04 Requiem-Adagio sostenuto
05 Dies Irae-Alla breve,molto mosso
06 Recordare Pie Jesu!-Lento assai
07 Sanctus-Maestoso assai
08 Benedictus-Lento
09 Agnus Dei-Lento
10 Postludium-Lento
11 Choral“Num danket alle Gott”fur Orgel-Massig.feierlich
12 “Sposalizio”nach dem gleichnamigen Blide Raffaels(Ave Maria III)
13 O sacrum convivium-Andante con divozione
14 “In donum Domini ibimus”.Praludium fur Orgel-Lento assai
15 Introitus-Lento
16 W.A.Mozart:“Ave verum corpus”K.618

CD6:

01 Mazeppa
02 Les Preludes
03 Orphee(Orpheus)
04 Promethee(Prometheus)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74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