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Vladimir Ashkenazy -《史克里亚宾:十首钢琴奏鸣曲》(Scriabin- The Piano Sonatas )[2 CD][FLAC]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古典类型奏鸣曲
    发行时间1997年10月07日
  • 时间: 2013/08/24 00:18:11 发布 | 2013/08/24 13:57:22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alanfish

精华资源: 2006

全部资源: 2007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Scriabin- The Piano Sonatas
专辑中文名史克里亚宾:十首钢琴奏鸣曲
艺术家Vladimir Ashkenazy
古典类型奏鸣曲
资源格式FLAC
版本[2 CD]
发行时间1997年10月07日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史克里亚宾如同期的俄国作曲家一样,自己是技巧精湛的钢琴家,作品具很高的挑战性。音乐上他继承了贝多芬的气势和萧邦的诗意,又更融入俄国独特的色彩与忧鬱,以及他对神祕主义的信仰(他相信他的音乐可以催动极乐新世界的到来),这数种不同特质相互间的平衡,是釵h演奏者对他的作品敬而远之的原因。或鱼t自同样的俄国血统,阿胥肯纳吉却与这些作品意气相通,将这些曲子发挥得光亮鲜明。他对史克里亚宾音乐中较奇幻阴暗的个性,也毫不保留的呈现,令听者极易领受所有的强烈对比。少为人录制的曲目,加上Decca的绝佳录音,是不可多得之作。

史克里亚宾:十首钢琴奏鸣曲 (笛卡1送1) / 阿胥肯纳吉(钢琴)
Scriabin: The Piano Sonatas / Vladimir Ashkenazy (Piano)

制作发行:福茂
唱片编号:DD153
音乐类型:CD古典器乐演奏
发行日期:1997年10月07日
内容物:2片装

Release Date 1989
Duration 02:10:24
Genre Classical
Styles Keyboard

Review by Blair Sanderson [-]

Scriabin's Piano Sonatas (10) chart his career from Romantic piano virtuoso to mystical voyant more clearly than any of his other works. Yet hearing them in order also reveals that their increasing complexities and stylistic advances developed on a continuum, and that they are actually quite unified, despite their dramatic changes of forms, harmonies, rhythms, and tonality. Some pianists perceive a split between Sonata No. 4 and No. 5, as if that is where the seeds of Scriabin's messianic madness first took root; as a result, the cycle is frequently divided between vaguely Chopin-esque, parlor interpretations for the earlier works, and crazy, excessive readings for the remaining pieces. However, Vladimir Ashkenazy deserves credit for comprehending the progression of the Sonatas, and for taking a consistent interpretive stance from first to last. He is remarkably thoughtful and coherent, and from the outset presents Scriabin's work as a search for greater musical freedoms, not as a gradual slide into madness. Ashkenazy may be faulted for rushing, and for more than a little explosiveness, but he must be accorded honors for producing one of the truly great Scriabin sets, both passionate and reasoned. The mix of ADD and DDD recordings may disappoint some, but the excellence of the music makes the slightly variable sound quality a minor issue.

引用
俄国钢琴家 Vladimir Ashkenazy 谈他的钢琴观 E-mail 此主题给朋友
[隐藏]
我在弹琴之外唯一所做的事就是阅读,我没有时间做别的事情。我相信,如果一个人要在自己的专业上成功,就要很努力。当然我们也不能将辛勤工作与成功做等号连结,因为有太多的例子证明辛勤工作也没有成功的事业;但是我相信,在我有成功的演奏会的时候,相配合的一定包括了辛勤练习。当我在夏天的时候或是演奏会间的间隔,我每天仍然练习五到七个小时,有时是早上,有时是下午。而当我彩排、旅行、在旅行演奏时寻找练习场地时,排定的练习时间的变化就很大了。不管怎么说,每个令人期待的演奏会钢琴家都该发展出自己的工作态度与工作习惯。我想你常会听说某些钢琴家会成功是因为参加比赛或是有伯乐赏识,我不否认这偶然会出现几个,但是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辛勤练习,你可能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就算竞赛没那么重要,一个演奏者也不该停止练习,因为还有别条路在等著他去开拓。
  
  我与其他钢琴家一样都是很早开始学音乐。我父亲是钢琴手,我也记得六岁的时候听到他练琴与听唱片,他一直不是演奏古典钢琴,他常常为流行音乐当伴奏,而这也是他主要的工作。但是这样仍然吸引了我,我到现在还是觉得这些东西充满了吸引力,有些也不错。我
也常常哼著他弹的旋律,而我妈妈认为我有些音乐天份,她不是音乐家。她在我小时候问我愿不愿意学个乐器?我说好,而我父亲又是弹琴的,所以这看起来应该是、也很自然的,我就是该弹琴了。

閒话少说。我父亲一点也没有参与我的音乐啟蒙,即使他很想也因为他繁忙的旅行而无法一直教下来。事实上,他根本没有教我一堂课的份量,也没有帮我找老师;是我母亲带我去找第一个钢琴老师。在俄国音乐训练的过程是不同於西方的。音乐院所收的学生都是要17 18岁的,在此之前的音乐学校的训练大概是十年左右。以我自己为例,我6岁开始啟蒙接受音乐训练,8岁到莫斯科中央音乐学校去十年。我现在想得起来早期教我的老师是Anaida Sumbatian,一个好老师,从头开始教我,从最基本的音阶、琶音以及其他手指的技巧等等。我
记得她有时会要求我用有力的手指演奏,而有时又不要用那么有力的手指演奏。而我小的时候又不太专心去累积记忆,现在只能一团混乱的去回想。在我14岁以前,我只是跟著学校规定的做,我也弹一些不一样的音乐,而她对那个的反应也不错。

所以,在苏俄这个政体内,纵然因为技巧与艺术性是生来的,与环境形塑,为了追求一致性而形成的巨大压力,他们仍然会越过那些窠臼,而可发展艺术家的自我特色。当然有些技巧是可以从头开始的,即使是比较笨的也可以拥有一些技巧,但是只有天生的钢琴家会拥有几乎是第二天性的技巧。即使当我在弹琴的时候,我也会想我拥有在键盘上的灵敏性。这是天生协调性的事情,大脑的行动与神经针对大脑刺激所做的反应。你要嘛天生就可以如此要嘛就没有。但是身体也必须要有相当的形态配合,不然刺激就不能以迅速的,或是尽可能达到音乐所需要强有力的移动来带动手臂、手腕与手指的神经。我从小就被指导说要以强有力的手指演奏以使他们发展到接受大脑的命令。

  通常来说,俄国的技巧对观眾反应来说相当好,因为一般人想要享受既刺激又娱乐的夜晚。有大概95%的观眾想要轻易的看到快感、有吸引力的、有诉求性的表演。他们并不太需要那些要耗费时间与心力去感受到超越平凡的精神性展现。观眾必须愿意去思考也愿意去感受到音乐的深度与因为真正的艺术性所引发的印象。但是快速的刺激是俄国钢琴家所提供的,而这也获得相当的回应。

  我认为这不只是艺术是什么性质或是音乐到底如何的问题。音乐的目的应该是比仅仅提供物质层面的娱乐刺激更为崇高,但是我相信几乎不可能去界定清楚真正的艺术为何的问题。如果你试图去以文字说明音乐想要表达什么的话,那你所有的只是文字而非音乐,而这就
是我为何演奏音乐的原因,有些意念是我相信的,我也想要表达出来,但是我不能诉诸於文字。我演奏就是要把不能够以文字表达的东西给表达出来。很自然的在自由的世界中,这种表达的过程更为宽广。当我发现在西方世界有这种表达意见的自由后,这就是驱使我离开俄国的第一个原因。在你还没有发现相反的经验之前,你不会完全的感觉到这对你自己的专精会有多么的重要。心灵的平静是第一个,是对一个人的生活最有益的,而在俄国这也是要花很大的代价才能得到,为了心灵的平静你可能会惹起拒绝妥协的后遗症,而这在俄国是需要难以相信的勇气才能做到。

第二,对一个成长的艺术家而言,他需要自由。他必须试验,他也必须扩展自己的曲目范围,他也必须要运用自己的自发性的力量。这几项条件使音乐成为音乐,而在独裁的国家这不会存在,至少在最大的程度下不会。我常常会记得我曾在俄国非常的成功,但是成功并非一切,拥有尝试去形塑一个人的命运的自由是更为根本的问题。

  在我离开俄国之后,我不只是要改变成另一个人,因为我已经离开了我出生、成长与训练的国家;我也要改变我的生活方式与我的艺术观。我们搬到伦敦去是因为我太太虽是冰岛人,她却已经住在英国至少15年。而为了享有更多的隐私与不希望拥挤,我们决定住在冰岛以享有更多的平静与孤独。我们待在那儿有十年,在那段时间我们感觉到冰岛在地理上相当是远离常轨的,当我的演奏邀约增多、尤其是我又想利用演奏会的空档回家探望时,就会发现要飞近飞出冰岛是逐渐的变得困难,住在冰岛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因为那儿只有一班下午到得很晚的飞机,而只有一班早上6 点飞出的班机,如此使我不能够真正的享受我的休閒日子。所以我们搬到瑞士的卢森(Lucerne) ,那边比较方便。我现在的每年行程大约是1年130场演奏会,而我到卢森也比我到冰岛方便得多,因此我现在能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妻子与5 个孩子)相聚,我或许还比大部分生意人还更常与家人在一起,特别是他们要旅行作生意的时候。当我在家时,我练习蛮久的,但在孩子们放学后,我剩下的时间就给他们了。当我们旅行时,我们会带学前玩具玩。如果我要出去的时候是他们的假期,我就带著家人们也一块去。夏天时,我们会花两个月的时间出外度假,而且待在我们在希腊有的房子,在那边我有架钢琴,所以我还是可以练习一天5到6小时,剩下的时间就属於家人。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自然的,我在音乐上也有改变。因为国家的态度是只有在个人对国家有正面贡献的时候个人才有价值,在苏俄每个人的生活是儘可能的被控制著。因此个人的活动是被国家控制著,如此他才能够在国家要求个人该作什么的时候发挥力量服务国家。要承认,在那边国家认
为音乐专业是一个相对自由的专业,因为他没有固定上班的地方,没有固定工作要作。但是不要忽略了,国家是努力的规定我们可不可以演奏哪些作曲家的作品。举例来说,25年前或是之后几年,没有钢琴家会想到能演奏Schoenberg、Webern或Berg的作品,在1951年我记得一场交响乐演奏会演奏了Debussy的夜曲Nocturnes,我也知道指挥与乐团必须获得特许才能演奏这些作品。我愿意相信这种说法,因为在那演奏会之前,我没有听过Debussy或Ravel或是其他作曲家的作品,而整个苏俄音乐界那天也全员到齐,因为他们也从来没听过那样的音乐。

在俄国,每件事都被政党意识形态所控制。举个例子,在20年代是禁止演奏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因为党认为柴氏是布尔乔亚的颓废文人。但是突然党又改变了,那是有人指出这种禁令是可笑的,因为柴氏是俄国人而且把他从音乐曲目删除,那国家就失去了自身继承遗产的一部分。所以当你听见俄国对柴氏音乐所作的,也就不会怀疑他们为何会对Debussy 有那样的禁令,因为他不合社会的现实主义(Socialistic Realism)。印象主义,如以Debussy、Ravel与其他人为代表的话,在俄国一度是禁忌,因为那不合於政党意识形态。逐渐的这些拘束对其他作曲家也逐渐放鬆,因为党知道音乐并不是那么的具有政治敏感性。然而,音乐在苏俄仍然没有应该有的自由,对音乐家也是一样。没有艺术家喜欢被指示说哪些可以哪些不行。我仍然喜欢曲选择我自己的曲目,而我简单的作。我弹我喜欢演奏的-Mozart、Beethoven、Schumann、Schubert、Chopin,当然也有俄国作曲家了。我试著去排曲目,而让它能具有多样性,但这种多样性是具有和谐性的。选项是分歧的,但是结果是统一的。在任何情形下,我一定要自己作选择。如果我要弹Rachmaninoff第三号我就弹,对Lizst 的超技练习曲亦然,虽然现在我现在对它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而从曲目中删除,另外我的手不够大也是让我在弹Liszt 时要面对的一大挣扎。我仍然想学一些Schubert的曲子,另外也有一些Schumann的作品还有Mozart的协奏
曲,Strauss 的作品也是目标。这一季我加了Bartok的第二号钢琴协奏曲在节目单内,我也正在进行32首Beethoven 钢琴奏鸣曲的录音,有些是我从未作过的。我也随时试著要去学新的东西,不是因为它是新的,而是因为我能从音乐与作曲家中学到更多。另一方面,我也没有演奏过任何前卫艺术作品,而我也无意去作;我对它一点也不感兴趣。但这有可能继续,也许不会,我也不知道将来如何,我愿意留下更多的预测空间。

  然而我并不反对回到过去,如果我有机会的话,而有机会遇见一些古典音乐作曲家,例如Beethoven、Rachmaninoff或是Chopin、Mozart等人。我不确知我在音乐上会从与这些人见面而受益多少,我想你要了解一个人的音乐的话,你必须要研究音乐,虽然了解作曲家会有些用处,但重点不在人。不过我认为我们会对我们所知道的这个作曲家的人格非常有兴趣,如果从想要验证我们所听说的角度而言。我也很想把传说与事实做一釐清,Beethoven 真的是像传说所言是性格古怪、脾气暴燥、神经质的人?Rachmaninoff是否就如同外表与态度上看来是一个忧鬱性格的人?他是我最喜欢的作曲家之一,同时他也是一位很棒的钢琴家,他会是第一手观察的好对象。我想像Chopin是个世故的、优雅的、自我约束的人,虽然终身病痛不断,但是却是天才;我也很想就近观察天才的不同面。Mozart就具有争议性了。有人说他困於赌债与损失财产,不过也有其他的记载不同意此说。很显然,他是个混乱的人,特别是在他自己私人事务上,这当然没有显现在他的作品中。不管如何,我很好奇他们的行为模式,我也愿意满足我的好奇心。

除了与作曲家本人碰面以外,我也有些想要去表演与参观的地方。我特别喜欢英格兰、美国、澳洲与北欧斯堪地那维亚国家。我认为我将来不会在苏联演奏,不过这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你不能够预测未来在俄国会发生什么事,他们有可能改变他们的美学政策或是政治
理由,同时也原谅叛变者让他们回国演奏,但是这并不意味著如此就会改变它的政治外观。万一这种世界局势再延续一百年,俄国也不会改变,因为政府喜欢政上对人民的专制统治,而在那边改变也是缓慢的进行,如同一隻走路笨重的熊,任何微小的改变都会是突出的而也不会改变政府的根本原则。但是预测是危险的,而这也只是我目前基於所知所产生的感觉而已。

  同时,我也有很多事要做。我曾提到仍然有很多音乐是我还没加进来我的储藏室,时间是一个因素。我可以在几小时内至多两天学些较短的曲子,就像一些Chopin的东西。但是Beethoven 的奏鸣曲就要花一星期或是两星期。我也许已经在脑中与耳朵中知道曲子了,但是我必须把它整合成我的整体,它必须成为我的一部份,如此我不必专心在下个音符该怎么弹、指法又如何。我也没有在钢琴键盘做所有的工作,不管我搭乘飞机、火车或是休息的时候时,我试著让作品在我的脑中流动,因为我不必去钉牢每一个音符,我不必紧盯著看著乐谱猛看,我试著去了解乐曲结构的关係而缓缓的想完一首曲子,特别是那些比较难的曲子。然后在钢琴前,我就弹它。我试著去表达作曲家的记谱重点,强音弱音就是强音弱音,但是在那么多演奏的方式中,我必须找出那个令我信服、让我演奏的方式。有时而非经常,我会从作曲者的标示中全然的脱离,因为我不认为那一段表示是够清楚的或是充分的令我信服,而我相信我想的是把它合理化。问题之一就是乐谱印刷上的错误,另外的问题就是某些作曲者一些作品的精确与否。在这种情形下,艺术家就必须要自力更生了,他必须以适合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它。然而不论作品的问题,我尊重所有音乐的困难的产生,否则我们也不必那样的练习了。我想确定我能够让音乐是源自音乐本身,辛勤的练习是我所知最好防止演奏前的神经紧张的方法,它当然不能完全的消减紧张,但是可以说服自己,让我相信我已经做了所有为了表演必备的工作,而且每一件事都会顺利的完成。

  演奏会的钢琴家必须付出他所有的生命与时间在音乐上头。风格、技巧、意义与表达都不是意外的在某个时间发生在某地的要素;他们是练习与专心的结果,而这只有经由辛勤的练习才会达到。这是我所知道获得所谓「成功」的最好的方法。


引用
1937 年 7 月 6 日,阿胥肯纳吉出生於俄国高尔基,父亲是位杂耍钢琴师,具有极优秀的即兴演奏能力。母亲则对他宠爱有加,觉得他颇具音乐天赋,在他四岁时便延请老师为其啟蒙。 7 岁时他已经可以上台演奏海顿的钢琴协奏曲。二次大战爆发时,他们被迫过著颠沛流离的生活,虽然受限於整个大环境的不利因素,但母亲总是设法维持他的音乐学习。儿时受到父母无限的关爱与自己的苦学,奠定了他日后发展的雄厚根基。

他曾获 1955 年的第五届「萧邦钢琴大赛」第 2 名、 1956 年的「伊莉莎白皇后大赛」首奖及 1962 年的「柴可夫斯基大赛」冠军。目前他则身兼柏林电台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伦敦皇家管弦乐团音乐总监与克利夫兰主要客席指挥。身为一位杰出的钢琴家与世界知名乐团的指挥,阿胥肯纳吉的音乐总是能迅速掳获人心,带给聆赏者极大的震撼。

他所灌录的的曲目极多,在钢琴作品方面他已完成了巴托克、贝多芬、莫札特、普罗可菲夫及拉赫曼尼诺夫的钢琴协奏曲全集、全套的萧邦钢琴独奏作品及舒曼的大部份作品。指挥的作品更是广泛,从贝多芬到二十世纪的作品均有涉猎。

他与 DECCA 唱片公司自 1963 年合作至今,多方面的艺术才华以及眾多的录音作品成就了阿胥肯纳吉今日的大师地位。他不但是笛卡唱片公司的重要瑰宝,更是全球乐迷最钟爱的音乐宝库。


IPB Image



专辑曲目

CD1

01. Piano Sonata No.1 - 1. Allegro con fuoco 6:36
02. Piano Sonata No.1 - 2. Adagio 4:50
03. Piano Sonata No.1 - 3. Presto 3:20
04. Piano Sonata No.1 - 4. Funebre 6:14
05. Piano Sonata No.2 - 1. Andante 8:22
06. Piano Sonata No.2 - 2. Presto 3:59
07. Piano Sonata No.3 - 1. Drammatico 6:23
08. Piano Sonata No.3 - 2. Allegretto 2:21
09. Piano Sonata No.3 - 3. Andante 5:03
10. Piano Sonata No.3 - 4. Presto con fuoco 5:58
11. Piano Sonata No.4 - 1. Andante 3:08
12. Piano Sonata No.4 - 2. Prestissimo volando 5:10
13. Quatre Morceaux op.56 5:07
14. Deux Dances op.73 5:16
15. Deux Poemes op.32 4:49

CD2

01. Piano Sonata No.5 op.53 12:03
02. Piano Sonata No.6 op.62 11:38
03. Piano Sonata No.7 op.64 10:56
04. Piano Sonata No.8 op.66 13:26
05. Piano Sonata No.9 op.68 8:10
06. Piano Sonata No.10 op.70 12:20
07. Quatre Morceaux op.51 6:54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29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