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Johnny Marr -《The Messenger》[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音乐风格摇滚
    发行时间2013年2月25日
    地区英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13/05/06 00:03:20 发布 | 2013/05/06 00:35:37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alliangzhang

精华资源: 1107

全部资源: 111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The Messenger
歌手Johnny Marr
音乐风格摇滚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13年2月25日
地区英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比率:256kbps

专辑介绍

摇滚乐坛首席吉他天神首张个人专辑,展现个人绝绝佳演唱实力
黄金时代华丽英伦摇滚再现乐坛,难以抗拒浓浓英伦风情

摇滚音乐史上的“吉他天神“Johnny Marr近日发行了个人首张独唱专辑,这也是Johnny Marr历史首张不以各种组合成员的角色,完完全全就以个人名义发行的专辑。相比这是Johnny Marr多年的心愿,也同样是Johnny Marr歌迷多年的期待。而首张个人专辑就以这样完全传统英式摇滚风面世,可谓让歌迷过足耳瘾。同样49岁的Johnny Marr再次展现了绝佳的创作和演唱状态,让人感叹不愧是天王级别的人物,永远是那么充满激情,让歌迷有着立马被其吸引的魔力。

新专辑Johnny Marr完全以最传统的英伦摇滚风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和见解,让人立马有回到黄金年代的感觉。不愧是摇滚黄金年代的人物,新专辑也如此学院派。Johnny Marr再次以最为华丽的配乐和最具英伦气息的谱曲和最尖锐和独到的歌词再次俘获所有喜爱他的全球歌迷。非常好听的专辑,所有歌曲都非常优质,而专辑节奏非常快,从头到尾一气呵成,畅快淋漓,让人觉得耳瘾都没有过够就完了!一张精彩连连,让人意犹未尽,十足带劲儿,非常正统和学院派的英伦专辑,喜爱英伦摇滚的歌迷可谓有耳福了,今年不得错过的摇滚大碟,喜爱英伦摇滚的乐迷不可错过。


IPB Image


歌手介绍

我想我个人靠几个字是写不完Johnny Marr一生传奇的生涯的,那么我就搬运今年2月份,在这张专辑发行的时候,NME对Johnny Marr的专访吧!

——————————————————————————————

HEAVEN KNOWS HE'S GODLIKE NOW


从创建史密斯乐队开始,Johnny Marr就处于独立摇滚的风口浪尖,为独立摇滚在英国的发展定下了框架。正因如此,NME将在2月27号向他献上“神一样的天才”这顶冠冕。Barry Mcolson带你追寻天才成长的足迹,外加一点来自Morrissey的邮件…

看到这把83年版Rickenbacker 330了吗?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Rickenbacker 330,史上最著名的处女作专辑之一,正是使用它来创作和录制的。在它旁边是一把59年版Gibson 355,Heaven Knows I’m Miserable Now就是从它的琴弦中诞生。它曾经上过1984年的The Tube,吸引了电视机前的本尼和有缸,让这两位未来的乐手买了自己的吉他。



1984年的The Tube


很多人的人生从此改变。这两把吉他也成了流行音乐史上立下大功的重要文物。而它们现在正颤巍巍的斜倚在Salford一间录音室的墙上。室内陈设简陋,光秃秃的墙露着砖头。关门的时候力道稍重,几把吉他就发出叮呤当啷的响声,让人捏一把汗。

吉他的主人看我们像日本忍者一样踮着脚尖大步也不敢迈,便告诉我们不用担心:“我从来不用吉他支架,我就把它们立在那儿,它们貌似也从没倒过。”

我们开始有点明白了:传统物理学定律在这些乐器身上已经不适用了。它们就静静的站在那儿等着,不焦不躁,像一群驯服的孩子,直等到主人再把它们抱起来为止。

主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吉他手,他是Johnny Marr。

要怎样才算是“神一样的天才”,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明白的。在马叔身上,这天才可以表现为一种直觉。不管是在吉他演奏方面,还是对于命运神秘莫测的安排。什么时候该去那里,马叔总能先知先觉。

1982年的某个下午,他敲响了国王路384号的门,对开门的那个全然陌生的家伙说,你想组个乐队吗?十几年后,他听到了汉斯•季默为《细细的红线》所做的原声,感受到一种奇特的吸引力。后来,对此毫不知情的汉斯•季默给他打了电话,请他合作《盗梦空间》的原声。



是什么神奇力量从中指引呢?



马叔说他不愿意想太深,不过也不得不承认:“我的生活有时候确实挺灵异的。”

我们的访问在录音室里进行,马叔在这里录制了新专辑“The Messenger”的大部分。

打量一下面前的马叔:漆黑的头发漆黑的衣服漆黑的鞋子,双腿细瘦,身材单薄,跟年轻时毫无二致。

他不喝酒,不嗑药,素食,生活井然有序,一周跑50英里。——尽管我们很难想象马叔穿一双朴素的跑鞋会是什么样子。

新专辑听起来正如他的写照:精干,时髦,能量十足,精力充沛。歌曲的风格使人回想起70年代末80年代初流行的音乐。那时史密斯还未存在,尚处于青春期的小马叔窝在卧室里,一遍遍听着新浪潮和后朋克,那持续而稳定的节奏仿佛可以播到天荒地老。

“人们做个人专辑的时候,一般都会加些管弦乐或电子琴什么的。当我开始构思这张专辑
时,直觉告诉我它应该是那种感觉;就是我刚出校门那会儿喜欢的音乐,那种旋律上口、节奏欢快的快歌。

去年我们试听了里面的几首歌,其中几首有很重的80年代电子音乐氛围,咚咚咚咚。Sun & Moon有大段大段的合成器,听起来像是The Human League;Say Demesne又超级像Kraftwerk。等到专辑全部录完之后,我意识到,大家肯定更想听我弹吉他吧。要是加些吉他效果更好的话,那也未尝不可。

这要搁在十年前,我肯定是‘我就要把它弄成Kraftwerk 范儿!’一有人跟我扯吉他,我就说‘闭嘴吧!我早就玩够了!我才不要被限制在一个框框里呢。’

不过那是个好的‘框框’,很受人待见的‘框框’。要是用吉他演奏会更好,那就弹点吉他吧。

——这算是我从新专辑里学到的重要一课。”


+++++++++++++++


作为同代人中最具代表性的吉他演奏者,这样的“一课”听起来着实有点古怪。打从记事起,马叔就想当个吉他手。还是二十岁不到的小青年的时候,他就发展出了一套富有旋律性的琶音奏法。这种奏法被有缸称为“不可能模仿”,“谁都弹不出他弹的那些东西。”而在那美妙的琶音之前,他就已经是曼城朋克圈里的小神童,跟着城里新组的乐队到处演出,俨然穿着窄脚裤的莫扎特。由于看起来像“穿着球衣的Johnny Thunders ”,15岁的小马叔放弃了足球理想,专注于音乐。他加入了当地一支叫Sister Ray的乐队。


“那些人很可怕,”马叔回忆道,“都是些小混混;嗑药,飙车,名声很坏,超级吓人。我父母不愿意我跟他们混在一起,后来更把我赶出了家门。那是我的学徒时期。乐队成员都当我是小盆友,我却照样能跟他们合得来。从那时候起,Johnny Marr这个人开始形成了。我是个乐队动物。”



他一直都是,直到现在。



谈到乐队,有一个名字是不可能绕过的。

提起这个名字,马叔显得有些迟疑,小心谨慎的斟酌着词语。在我们90分钟顺畅的访谈中,这是唯一的一次。

他早就有经验了:只要涉及这个话题,不管他说了什么,从单词到标点符号都能被过度诠释、疯狂夸大、断章取义、终致离题万里。

尽管如此,对于人们对史密斯旷日持久的迷恋,他还是完全理解的。——他怎会不懂呢?

对许多乐队来说,要能有一项真正拿得出手的才能,他们就该感谢老天爷了。而史密斯却拥有两项惊世才能:Morrissey压倒一切的伟大作词技能,和Johnny Marr永远都能与之相配的吉他声。他二人合写的70首余歌曲定义了当代独立音乐的发展方向。没有他们,近三十年来几乎所有重要的英伦吉他摇滚乐队,从石玫瑰卜勒收音机头绿洲到北极猴,都不可能成为现在的样子。

在很多人眼里,史密斯是一群“要死不活软弱无力的书呆子”,马叔对此很不赞同。“错误解读持续了好多年。人们总是瞎猜:这帮无精打采的怪人忧郁得连音响都打不开呢。事实是,史密斯不是什么要死不活的怪胎,我们的音乐情感充沛而又充满力量。我们很摇滚。”


++++++++++++++


爱花的少年



NME:你觉得史密斯为后世留下了什么呢?

马叔:可以说是乐队的统一性吧。我们的音乐和我们的生活没有区别。我们就像歌里写的那样活着。音乐里和生活中都有某种坚持。我和莫叔就是那样过生活的,现在还是一样。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人们都需要拥有一些自己信得过的人。也不是说所有人都需要啦,不过要是你需要的话,史密斯就在这里。


NME:莫叔/马叔是了不起的创作组合,就像贾格/理查兹和列侬/麦卡一样。你们的工作关系也有同样强烈的气场吗?

马叔:说“关系”就够了,我的意思是,前面不用加上“工作”两个字。我俩就是为了工作才聚在一起的。在这方面我们非常协调,完全在一个频道上。你见不到比我俩还有共识的人了。
人们总爱强调我跟他是多么不同的人。我们确实是。但我们在大方向上是完全一致的。关于音乐可以做成什么样子,关于音乐在生活里的位置。我俩是注定一起做音乐的人。效果很棒。


NME:那现在你俩关系如何呢?

马叔:我们在工作之外几乎没有来往,我跟好多一起工作过的人都没有工作之外的来往。大家都忙着各干各的。我知道你们又要过度解读了哈…不过对我来说,跟你过去的工作伙伴出去玩什么的,感觉怪怪的。我不是不愿意跟人去公园散步啦…人生苦短,我有独属于我自己的使命。


NME:你还记得上次跟他通话是什么时候吗?

马叔:额,记得,嗯。


NME: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呢?

马叔:如果我告诉你呢,人们就不会注意咱们谈的其他内容了。就是一些邮件。挺傻的,没什么意思。


NME:石玫瑰不计前嫌的重组了,史密斯会么?

马叔:不会,重组了还是会散伙。我认识石玫瑰那些人,他们把历史遗留问题都解决了,我很替他们高兴。石玫瑰重组让很多人都很开心,包括他们自己,很神奇哈。史密斯跟他们没有可比性,情况不同。


NME:你是“反对重组派”那一派的人吗?

马叔:当然不是,我一点都不反对。但要是具体到史密斯的话….我总是觉得人还是要往前看的,算是一种病态的坚持吧。而且目前我手头还有一大堆工作要做。


接下来,如果你不是大卫卡梅伦的话,你就不用紧张了。如果你是的话,那就调整好呼吸准备承受打击吧。


回顾至2010年,马叔公开宣布禁止卡梅伦喜欢史密斯,这一表态随后得到莫叔的支持。(俩人在神秘邮件里事先讨论过也说不定。)从那之后,马叔对zf的敌对情绪越来越强烈。

“现在的zf对文化一点都不尊重,”马叔叹息道。“卡梅伦尽力给自己塑造一个工作之外兴趣广泛的形象,真是太讽刺了。他看起来根本不是会看电影、听乐队的那种人,哪怕是大街上放的流行歌他都不会听。他一看就是那种瞧不起音乐的人。

不过你要是问我对政治热不热衷?我一点都不热。我对政客一点好感都没有。这些年来我也跟几个政客打过交道。他们对‘出名’这件事的享受程度令我叹为观止。他们渴望把每个人的每一丁点注意力都集中到自己身上,意念之强令人吃惊。他们强烈要求被关注,好拿去跟大学橄榄球队友面前显摆:看呀我成功了!我是整个国家的‘学生会主席’了!。”


+++++++++++++++++++++++


令史密斯爱好者卡梅伦先生“悲痛”的是,马叔在23岁那年退出了史密斯。从那之后,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令旁观者摸不着头脑。离队伊始,他便跟Bryan Ferry和The Pretenders一起演出,之后加入了The The,又与Bernard Sumner组建了Electronic,并担任过一大帮音乐人的客座乐手,包括Bert Jansch、Pet Shop Boys、Oasis、Beck、Black Grape、John Frusciante。2003年,马叔与伴奏乐队The Healers录制了专辑Boomslang,单飞十几年来第一次推出了可以算是个人专辑的作品。由于在此期间他又加入了Modest Mouse和The Cribs,他与The Healers的合作不得不退居次要位置,战线断续长达10年之久。

关于合作对象的选择,马叔有一套“如有需要,不介意为Girls Aloud弹吉他”的哲学。说起这个,马叔耸耸肩:“好多人对此表示迷惑不解,我不管那些。像我加入Modest Mouse之后,都一年半了,人们——特别是英国同胞,一见到我就问:你跟那帮奇怪的胡须佬搞在一起是想干嘛呀。我就说,你听听他们的唱片就明白了,再看看他们的演出,就更明白了。要是还不明白的话...嗯,挺可惜的。”

从史密斯出走之后,马叔就一直努力防止自己陷入“离开老乐队,组成新乐队,二十年过去,越来越没名气”的套路。他的选择让人眼花缭乱,同时又趣味十足。

他跟The The一起制作的两张炫目迷幻的舞曲摇滚专辑,埋藏着他最被低估的遗珠之作。他很乐意回首那段时光,那一段疯疯癫癫的日子。

“那会儿我经历了好多超棒的迷幻体验,”他咧嘴一笑。“录Mind Bomb那阵子,我和Matt(Matt Johnson,主唱)吃了超多迷幻蘑菇和摇头丸。当时正在录一首叫Good Morning, Beautiful的歌,我刚要开始弹,Matt直愣愣冲我走过来,盯着我足足5分钟,神秘兮兮的说:‘弄出耶稣基督和大魔王聚会的感觉来。’我就:‘神马?用吉他吗?’‘是呀,用吉他。’‘好吧我试试’…..我弹得相当符合要求。一首歌下来,感觉就跟我自己也身临其境了那个聚会似的。

与此同时,作为Electronic的另一位核心成员,他处在曼彻斯特音乐圈的风口浪尖,享受着前所未有的商业成功。不仅在国内,就连在美国,他们同名处女作专辑的销量也超过了25万张。

“Bernard就是那种特别擅长忽悠的领袖人物。不管走到哪儿,总有十几号人在他身边晃荡,纷纷认为跟着他就对了。应对这种场面他得心应手。那个时候的曼城,文化、时尚、药物各方面的思潮蓬勃发展。跟一个精神领袖一般的新拍档一起工作,而我又正年轻;真是相当愉快和令人满意的阶段啊。

不过这美好的阶段很快被过度的享乐作风消耗殆尽了。当玩乐成为常态那就没意思了。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人们整天放着咚咚咚咚的跳舞音乐,靠药物和酒精度日。最后曼城变成了小混混之城,满街都是那种你半夜里见到会避之唯恐不及的家伙。”

不过马叔从来不会被埋没在历史中,晚辈音乐人从没忘记过他的存在。他加入了两支年轻的乐队。为了方便与Modest Mouse合作,他搬家到了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跟许多独立乐队一起,迎来了美国独立音乐的黄金时期。他跟Cribs一起创作一起演出(马叔至今仍将他们视为“家人”)。已经40多岁的马叔,举手投足之间跟20岁的小伙子们毫无分别。

谈起没参与过的乐队,马叔讲了件趣事,有关Shaun Ryder。Shaun Ryder曾力劝马叔跟Happy Mondays一块儿去巴巴多斯,帮他们录Yes Please! ——就是他们解散前最后一张专辑。“当时我妻子要生宝宝了,Shaun就跟我保证说,你老婆一进产房,我们就会开飞机把你送到迈阿密再送到曼彻斯特,保证你能第一眼看到你的宝宝。我就说:省省吧你们,别说飞机了,连瓶给宝宝喝的牛奶你们都弄不到。”

他还差点加入了绿洲。“就是个应急方案而已。Bonehead和Guigsy离开之后,我们各自的团队通过几次电话。不过我是没法加入啦,大家也都知道不靠谱。”

+++++++++++++

正如本文开头提到的,“神一样的天才”是个很难给出明确定义的概念。而就在访问结束后,马叔抱起吉他开始为杂志拍照,这一模糊的概念却变得清晰起来:

马叔如此专注的与怀里的吉他共处,这块早已失去生命的红色槭木仿佛恢复了活力展露出笑颜。它愿意为马叔做任何事吧?早在听到How Soon Is Now?前奏的那一刻起,我们心里就已有了答案。


最后一个问题:马叔觉得自己是“神一样的天才”吗?

马叔又开始斟酌起来,在适当谦虚和照实承认之间寻找着精妙的平衡:“呵呵…我就欣然接受吧。回想一下,得过这个奖的人,也都是些很棒的家伙。你们貌似总是颁奖给我喜欢的人呢,大概早晚都会轮到我头上吧。说明我们这些人所做的音乐得到了世人的认可吧。很不错。”


IPB Image



”Upstarts"



"The Messenger“



专辑曲目

1. The Right Thing Right 3:41
2. I Want The Heartbeat 2:47
3. European Me 3:56
4. Upstarts 3:38
5. Lockdown 3:58
6. The Messenger 4:29
7. Generate! Generate! 4:21
8. Say Demesne 5:37
9. Sun & Moon 3:23
10. The Crack Up 3:52
11. New Town Velocity 5:11
12. Word Starts Attack 3:29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hhl5258 2013/05/10 22:28:59 补充
...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84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