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卡尔·伯姆 Karl Böhm -《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Anton Bruckner:Symphony no. 7)Symphony No.7 in E major,Wiener Philharmoniker,Karl Böhm,1977,ADD,DG[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古典类型交响曲
    发行时间1988年04月25日
  • 时间: 2013/03/12 14:50:33 发布 | 2013/03/14 20:35:43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pkyyii

精华资源: 4

全部资源: 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Anton Bruckner:Symphony no. 7
专辑中文名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
古典类型交响曲
资源格式APE
版本Symphony No.7 in E major,Wiener Philharmoniker,Karl Böhm,1977,ADD,DG
发行时间1988年04月25日
地区德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第一章:星空和脉搏一起颤动
巴伦勃依姆说:“提起布鲁克纳的交响曲,小提琴手就会想到‘颤音,连续半小时的颤音’.他们通常会很累的.”第七号交响曲以温馨的震弓奏出E—升G的三度颤音,这种朦胧的震颤堪称布鲁克纳所有交响曲的主要标志.大提琴奏出的主题,由于法国号和单簧管的闪现而妙不可言.熟悉布鲁克纳的人往往在感动中忘了最简单的问题这种震颤的立义对象是什么呢?”
布鲁克纳震颤,唤起不断流失、遗忘中的我们自身.甚至当我们仍在母腹中时,在视觉产生之先,我们就已经具有的倾听功能。那时候,我们能够听到的不仅有外界的天然胎教,也有“内在的声音”,即母体的心跳、脉搏、呼吸以及她的喜怒哀乐.
因此,布鲁克纳震颤不仅是开端,而且必须成为整部交响曲的“基座”和“支架”.它要使整部交响曲都处于震颤之中。因为从本质上讲,地球/太阳系/银河系一直处于震颤之中,并且因为震颤才转动和生生不息。而且,这种震颤必须唤起我们内知觉的震颤,我们平时忽视的心跳、脉搏、呼吁节奏。震颤,构成布鲁克纳宇宙的通奏低音。
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开头,前无古人的演绎者富特文格勒,在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首乐章的表现当然无人能及。富特文格勒比霍金更好地描摹了一幅宇宙从“奇点”大爆炸的壮丽开端。何等美好的大自然!“你们生于尘土,必将归于尘土”(《诗篇》),我们确实是尘土,但这是上帝的尘土,他的美意本是如此。

第二章:我已经渡过凶险的大海
我已经渡过凶险的大海
    如一页扁舟,抵达宽阔的港湾
    绘画与雕塑不再能安宁我的灵魂
    因其已汇入上帝伟大的爱
    呼唤我们皈依十字架的双臂
    已经为我展开
这首米开朗基罗晚年诗作,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布鲁克纳最著名柔板的意义,特别是他强调第七交响曲的柔板与瓦格纳之死的联系:这一柔板是作曲家预感到瓦格纳之死而作.这有些煽情的表述,木讷的作曲家一再申明。
这位生性软弱的乡村管风琴师的伟大发现是教义性的,他确信生性刚愎的瓦格纳已经毫无疑问地完全得救.这是多大的一个安慰!瓦格纳,不仅出身即是让巴伐利亚人难以容忍的萨克森新教徒(萨克森州是路德派的起源地、避难所和大本营),而且还是一个著名的反基督者,街头暴动的革命者和通缉犯,挥金如土的登徒子.然而,在柔板中布鲁克纳表达的乃是瓦格纳必将得救的信息。这也是他的瓦格纳崇拜的心理根源.歌德在《浮土德》结尾让“瓦格纳前的瓦格纳”活该下地狱的浮土德得救,此时诸天使宣言:
    凡自强不息者,
    临终我辈终能救
众天使把浮土德从魔鬼手中抢入天堂.按传统教义,出卖灵魂给魔鬼的浮土德绝无可能得救,而且浮士德本人对得救全无兴趣.个人主义和无神论的解读认为,浮土德得救与其说是由神灵或人子,还不说是自救.

第三章:永远是农夫
我们不愿意用“天主教精神”来概括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的宗教质感,主要是因为布鲁克纳并没有被中世纪天主教的忧郁性格或新教精神的禁欲本性所束缚.这位上奥地利农民作曲家既有文艺复兴之后维也纳的巴洛克乐观主义,也不乏古罗马希腊的酒神精神.
布鲁克纳早年做乡村教师时就经常通过在乡村舞会上演奏钢琴或小提琴来增加其微薄收入。他还非常擅长和喜欢跳舞,直到60多岁还活跃在舞场上.有些时候,这位憨态可掬的老头还喜欢喝葡萄酒.
也许只有布鲁克纳继承了贝多芬对大自然的理解——一种永恒痊愈的力量,永恒祝福的起源,酒神复活的大地。我认为,这里也是特别“奥地利化”的一部分,处理得最好往往也是纯粹的奥地利指挥家例如伯姆.只有伯姆表现得出贝多芬《田园》的惊人质朴,切利比达克能够演绎出地道的农夫,但是过于缓慢的节奏使农夫醉舞多少有点程式化,有点像宗教祭仪上的巫师之舞.这固然有助于我们清晰地看到每一个舞蹈动作,但我们需要的恰恰是眼花缭乱、头重脚轻!伯姆最大的妙处在于为舞曲间歇注入一种绝无仅有的思潮起伏之感,一种对大自然之恰如其分的乡愁.这种乡村式的缠绵,甚至为铜管染上一层薄薄的夕阳之色。

第四章:黑暗照亮了黑暗
布鲁克纳交响曲的惊人质朴,还在于它带来逝去已久的中世纪古老讯息。有人把这个信息上溯至巴赫,在技术上确实如此。而从精神气质上看,甚至可以上溯至古典音乐概念产生之前,那是一种极度简单的心灵状态.布鲁克纳的作品是带有浓厚的中世纪的和11和12世纪的古老的元素,18世纪的形式世界和19世纪的和声世界
不存在贝多芬式斩钉截铁的英雄主义结尾,也不存在勃拉姆斯余音袅袅的告别式结尾。勿宁说,对布鲁克纳来说,结尾是另一种开端。“我开新天新地,把世界更新了”(《启示录》)
也许这就是惟一可能的终点。尽管在价值取向上完全相反,但柴科夫斯基的《悲怆》彻底反贝多芬的/完全的自我弃绝的结尾也许更接近布鲁克纳:对柴科夫斯基来说,人是全然无能为力的,绝无可能获得胜利。而对笃信天主教义的布鲁克纳来说,这正是个人得救的惟一希望.
老子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在汉语中“玄”就是“黑”.解构主义大师罗兰·巴特翻译这句话为“让黑暗更加黑暗,那就是通往一切神奇的大门。”在这一个点上,布鲁克纳的终点与起点合而为一.切利比达克说到第七交响曲时称:“渗透我们听觉和情感的一切美好感受是出发点。但音乐并不是美一一美只是线索。音乐是真.与其说音乐是一种有魅力的东西,不如说音乐是通往永恒的独一无二的道路。在音乐中,物质材料不复存在。终点即是起点,萌芽即是直截了当的结果.”
因此,任何“完美的结尾”都将成为有限的存在物,从而使第七交响曲成为一个自我封闭的系统.所以,从富特文格勒到切利比达克,从卡尔·伯姆到约胡姆,我都没有找到“完美的结尾”.他们之所以成为无可置疑的布鲁克纳大师,就在于他们在结尾处将满腹狐疑的倾听者重新指引向交响曲的开端。

节选于——王立彬:交响曲中的“愚人颂”--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阐释



专辑曲目

1. Allegro moderato
2. Adagio (Sehr feierlich und sehr langsam)
3. Scherzo (Sehr schnell)
4. Finale (Bewegt, doch nicht schnell)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16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