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图书人文社科

图书资源事务区


《反对方法-无政府主义知识论纲要》(Against Method)((美)保罗·法伊尔阿本德)中译本,扫描版[PDF]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发行时间1992年01月
    语言简体中文
  • 时间: 2010/08/27 22:33:25 发布 | 2010/08/28 09:35:49 更新
  • 分类: 图书  人文社科 

哈里森

精华资源: 3482

全部资源: 3483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反对方法-无政府主义知识论纲要
原名Against Method
译者周昌忠
资源格式PDF
版本中译本,扫描版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书号9787532710478
发行时间1992年01月
地区大陆
语言简体中文
简介

IPB Image

内容简介:

  本书是当代美国著名科学哲学家保罗·法伊尔阿本德的代表作。作者激烈抨击唯理主义科学方法论的主要倾向,论证说最成功的科学研究从来不是按照理性方法进行的,不应要求科学家遵奉某一种方法论从事科学活动,而应以知识论无政府主义取代理性主义,充分发挥科学家的独创性,倡导著名的“怎么都行”的方法论原则。本书观点独特,自成一家,在西方学术界影响甚大。

作者简介:

  保罗·法伊尔阿本德(1924-),蜚声当代英美科学哲学界的一位批判家。他向逻辑实证主义和批判理性主义的方法论提出了挑战,并由历史主义哲学中的相对主义走向认识论的无政府主义和方未能论的多元主义。

内容截图:

IPB Image



目录

导言:科学是一种本质上属于无政府主义的事业。理论上的无政府主义比起它的反面,即比起讲究理论上的法则和秩序来,更符合人本主义,也更能鼓励进步。

1. 无论考察历史插曲,还是抽象地分析思想和行动之间的关系,都表明了这一点:唯一不禁止进步的原则便是怎么都行

2. 例如,我们可以运用同得到充分确证的理论以及(或者)充分确凿的实验结果相矛盾的假说。我们可以通过反归纳地行事来推进科学。

3. 一致性条件要求新假说符合于公认的理论,这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它保留的是旧的理论,而不是较好的理论。同充分确证的理论相矛盾的假说供给我们的证据,是用任何别的方法都得不到的。理论的增生是对科学有益的,而齐一性则损害科学的批判能力。齐一性还危害个人的自由发展。

4. 任何思想,不管多么古旧和荒谬,都有可能改善我们的知识。整个思想史都已被吸收进科学,用来改善每个单一理论。政治干预也未被排斥,可能需要用它来克服科学沙文主义,而这种沙文主义抵制改变现状。

5. 没有一个理论会同其领域中的全部事实都相符,但该受诘难的并非总是理论。事实是由旧的意识形态构成的,所以事实和理论间的冲突可能是进步的征兆。这也是我们试图寻找常见的观察概念中所隐含的那些原理的第一步。

6. 作为这种尝试的一个例子,我考察了塔的论证,亚里士多德派曾用它来驳斥地球的运动。这一论证涉及自然解释,即和观察密切联系的思想。因此,必需作专门的努力来认识这些思想的存在,确定它们的内容。伽利略识别了那些同哥白尼不一致的自然解释,并用其他解释替换了它们。

7. 这些新的自然解释构成了一种新的高度抽象的观察语言。它们被引入但被掩蔽了起来。因此,人们未能注意到已经发生的变化(回想法)。它们包含着这样的思想:一切运动的相对性圆周惯性定律

8. 这一变化引起的种种初始困难是用特设性假说加以排除的。可见,特设性假说原来偶尔起着积极的作用;它们给予新理论回旋的余地,并指示着未来研究的方向。

9. 除了自然解释之外,伽利略还改变了似乎危及哥白尼的那些感觉。他承认有这种感觉存在;他赞扬哥白尼置它们于不顾;他宣称已借助望远镜排除了它们。然后,他没有提出理论上的理由,说明为什么应当期望望远镜给出一幅真确的天空图景。

附录1
附录2

10. 用望远镜获得的初始经验也未提供这种理由。最早对天空的望远镜观察是不清晰、不确定、相互矛盾的,和常人用肉眼所见的相抵触。而且,简单的检验也反驳了这唯一能帮助区分望远镜错觉和真实现象的理论。

11. 另一方面,是有一些望远镜现象,它们完全符合于哥白尼主义。伽利略引入这些现象,作为支持哥白尼的独立证据。然而,实情却是,一个被反驳的观点——哥白尼主义——与从另一个被反驳的观点显现的现象有着一定的相似性,而后一种观点认为,望远镜现象是天空的真实图像。伽利略所以占上风,是由于这样三个原因:他的风采和机智的说服技巧;他用意大利文而不是拉丁文写作;以及他向之求助的人在气质上都反对旧思想和与之相联系的学术准则。

12. 这种“非理性的”论证方法所以需要,是因为科学的不同部分“发展不均衡”(马克思,列宁)。哥白尼主义和现代科学的其他基本构分所以存留了下来,只是因为在过去理性常常被废弃。

13. 伽利略的方法也在其他领域中起作用。例如,它可以用来排除现有反驳唯物主义的论证,取消哲学的心-身问题(不过,相应的科学问题仍保留未动)。

14. 至此获得的结果表明,应取消发现的前后关系和证明的前后关系之间的区别,并应忽略与之相关的观察词项和理论词项的区别。这两个区别在科学实践中都不起作用,试图加强它们则将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15. 最后,第6——13章中的讨论表明,穆勒多元论的波普尔变种并不符合于科学实践,正如我们所知,还会毁坏科学。只要是科学,理性就不可能是普适的,非理性也不能加以排除。科学的这个特点要求一种无政府主义的认识论。科学并不是神圣的,科学和神话的论战已不分胜负地停止了。认识到这一点将进一步增强无政府主义的论据。

16. 甚至拉卡托斯构造一种方法论的机智尝试也逃不掉这个结论,虽然这种方法论(1)并不发布命令,(2)对我们的知识增长活动施加了限制。因为,拉卡托斯的哲学所以显得开朗,只是由于它是一种伪装的无政府主义。他从现代科学中抽象出来的诸多标准,不能当作处理现代科学和亚里士多德科学、神话、巫术、宗教等等论争的中立仲裁人。

附录3
附录4

17. 此外,这些涉及比较内容类的标准并非总是适用的。某些理论的内容类之间不能说存在那些通常的逻辑关系(包含、不相容、交迭)。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内容类是不可能加以比较的。当我们比较神话和科学时,情形就是这样。在科学本身的那些最高级、最一般因此也是最富有神话色彩的部分里,情形也都是这样。

附录5

18. 科学同神话的距离,比起科学哲学打算承认的来,要切近得多。科学是人已经发展起来的众多思想形态的一种,但并不一定是最好的一种。科学惹人注目、哗众取宠而又冒失无礼,只有那些已经决定支持某一种意识形态的人,或者那些已接受了科学但从未审查过科学的优越性和界限的人,才会认为科学天生就是优越的。然而,意识形态的取舍应当让个人去决定。既然如此,就可推知,国家与教会的分离必须以国家与科学的分离为补充。科学是最新、最富有侵略性、最教条的宗教机构。这样的分离可能是我们达致一种人本精神的唯一机会。我们是能够达致人本精神的,但还从未完全实现过。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5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