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新世纪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Steve Roach -(Afterlight)[FLAC]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9年
  • 时间: 2010/05/11 09:35:05 发布 | 2010/05/11 09:35:31 更新
  • 分类: 音乐  新世纪音乐 

我的抒情年代

精华资源: 693

全部资源: 69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Afterlight
艺术家Steve Roach
资源格式FLAC
发行时间2009年
地区美国
简介

IPB Image

发行公司:Timeroom Editions (TM21)
专辑类型:Deep Ambient, Longform Ambient

专辑介绍:

起初我准备将Afterlight翻译成末日余辉,是那么个意思,但刚刚又发现似乎不能表达作品的意境,于是干脆中文名留白,这张专辑是Steve Roach新近新作,一般他在表达一个主题的时候是不会分段的,所以我们看到往往只有一首曲目,请不要奇怪,在长75分钟的作品里,它将是一个连贯的,如同我们看到的封面图片所描绘的那样,当光线钻进黑云的时候,云与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新形式的氛围,这也是Steve Roach着力要表达的一个主题,更多的意境我想需要听者自己去体会,很难说的清楚。 另外说一下,这是一张氛围作品,不是什么试音碟,音效,金属之类的音乐,看贴再下,以免浪费时间。

------以下内容为steveroach.com对作者做的全面介绍,

Steve Roach之初印象
“像躺在游泳池底看着云朵儿穿过天空”
“一些遥远行星的暗面那幽深却冰冷凝固的环形坑”
“类似物质在广阔的空间里翻腾穿梭的宇宙大爆炸之后”
“地底岩浆的奔腾,大陆板块之间的缓慢碾磨,魁伟的花岗岩石的自然共振”

作为ambient/atmospheric/electronic风格的领导性人物,Steve Roach已经超过30年专注于对无限声响世界的探索,并具有永无穷尽的灵感。极端的多产和不妥协的态度使Steve Roach在全世界新音乐家的万神殿中争得了显耀的地位。

对于环境、电子、民族音乐,Steve Roach已经创造了一种不同文化和信仰的人们都能理解的语言。早期灵感来自于在南加州的沙漠和山脉中内省的旅行,受影响于德国合成器先驱Klaus Schulze,Tangerine Dream和70年代的欧洲电子音乐。Roach在1978年从合成器开始了自己的音乐探索。1982年录制了处女作《NOW》,两年后他制作了早期最重要的两张专辑之一《STRUCTURES FROM SILENCE》,这张专辑里出现了一种新的声音概念,同时也成为80年代ambient音乐一个里程碑式的作品。专辑由3个深沉而长篇的曲子组成,亲切的音色,瀑布一样酣畅而和谐的声浪。Roach在专辑里融入他深度冥思经验来提高听众在当时的感官知觉能力。而后不久发行的《QUIET MUSIC》得到包括Harold Budd在内的更多的称赞。这位年轻的音乐家此时已经开始书写自己的传奇。

在不长的而时间内,作为制作人和协作者,Roach开始已经和世界上最好的电子、氛围音乐家们一道工作,如:Robert Rich, Vidna Obmana, Michael Stearns, Jorge Reyes, Suso Saiz, Michael Shrieve, Stephen Kent, Kenneth Newby,David Hudson(毛利didgeridoo演奏大师)。

作为公认的当代电子、氛围音乐的领导者之一,到1981年为止,Roach已经有75首个人和协作作品,其中包括1997年获奖的杰作《ON THIS PLANET》,1998年的最受人赞誉的《THE MAGNIFICENT VOID》,时间旅行一般的《EARLY MAN》等一大批此类风格的经典,特别是双cd的《DREAMTIME RETURN》。很多Roach的早期作品经受的时间的考验,到现在为止仍吸引着那些刚刚开始接触Roach音乐版图的年轻乐迷。在2002年《New Age Voice》杂志的国家音乐家投票中,选出在所有时间内最有地位25张Ambient专辑,Roach在Top 5中就有2张。《DREAMTIME RETURN》第2,《STRUCTURES FROM SILENCE》第4。

从沉静的冥想之声,到被批评家Dwight Loop形容为“techno-tribal music for the global village(给地球村的techno-tribal)”、混着合成器制造的潜意识声响和异教打击乐器和其他民族乐器包括didgeridoo所演奏的原始节奏采样,Roach的音乐经常在各风格和框架中任意变换。在80年代晚期,Roach长期驻足在澳洲,开始从土著音乐家David Hudson那习得各种民族乐器的演奏精髓,甚至制造自己独有的乐器。这段时间,与几位澳洲音乐家录制有了一张影响力的唱片《AUSTRALIA: SOUND OF THE EARTH》,尔后为Hudson制作了《WOOLUNDA》(有史以来的第一张以didgeridoo演奏为中心的唱片)和《RAINBOW SERPENT》(Hudson在里面负责打击乐器和didgeridoo演奏)。1998年Roach又和Hudson合作《GUNYAL》,里面充满了有力的didgeridoo和超现实主义框架。他同样为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的纪录片(关于土著神话的起源)录制音。或许Roach在tribal音乐中的顶点是《ORIGINS》和《ARTIFACTS》,它们在Roach长长的专辑菜单里是无与伦比的。很明显的,在他沉浸在澳洲部落原始之声的几年里硕果累累。

在新世纪里,Roach与西藏僧人Thupten Pema Lama合作,同时又为非洲的Takadja制作了两张专辑,为其制作的处女作获得了Juno奖(加拿大的格莱美)的最佳世界音乐项。一大批电影开始使用他的音乐,如《Heat》,《Pitch Black》,《187》等。他的才乾也被包括Graeme Revell和Brian Keane在内的电影音乐家们所认同。在Brian Keane的介绍下他开始成为一些电影和电视节目的声响设计师。

尔后Roach开始和大批音乐家合作。90年代初与Suspended Memories合作了《EARTH ISLAND》和《FORGOTTEN GODS》。1998年与Santana前任鼓手Michael Shrieve完成《THE LEAVING TIME》,两张与Kevin Braheny, Thom Brennan,Michael Stearns合作的美国西南部小品《WESTERN SPACES》和《DESERT SOLITAIRE》都非常成功。与Robert Rich一道, Roach为Hearts of Space录制了两张经典专辑《STRATA》和《SOMA》,前者进入Billboard的New Age榜TOP 10并让他入选了当年度TOP 10的艺术家,后者在《Downbeat》杂志拿到4星,按照杂志的说法,聆听Steve Roach的音乐的音乐就像“a reliable musical muse into a dark, hypnotic realm that wafts of mysticism instead of marketing(跟着可靠的缪斯进入一个漂浮着神秘主义色彩的黑,暗的,催眠一般领域)”。虽然商业上获得了客观的利润,但Roach制作音乐从来只听从自己的本能,而不是根据什么能畅销。这使得他的乐迷长期以来在全世界范围内稳步增长。

Roach与比利时黑氛围音乐家Vidna Obmana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密切合作,唱片《WELL OF SOULS》按照的Detroit Metro Times中说法,“an unequaled achievement, and nothing in ambient or space music can be compared to it(一个无可比拟的成功,没有任何ambient或space music能与之比较)”。后来两人卷土重来,制作《CAVERN OF SIRENS 》继续把合作的边界推得更广。在世界范围内的演出之后,两人创造出了最为寒冷的超现实主义电子声学背景声响作品《INNERZONE》。

与其他不被理解的音乐家不同,即使是Roach最具有挑战性的,最深奥的作品,也得到了热情的回应和商业成功。《THE MAGNIFICENT VOID》发行于1996年,在评论界得到了一面倒式的赞誉,甚至得到了《Time》,《Wired》和《Option》3本出版物的鼓舞。诗人兼记者Thom Jurek描述这张专辑,“an entirely new path of musical exploration; it is a benchmark for an already prodigious and celebrated career... younger innovators in the techno and ambient worlds revere Roach's contributions and are amazed at his ability to stay years ahead of the curve. With THE MAGNIFICENT VOID, Roach ups the ante once again(一个全新的音乐探索,建立在巨大成功的基础上的新标准,techno和ambient音乐的后辈们将对Roach的贡献尊敬,同时惊奇于他的才能使他保持在the curve的前方数年,《THE MAGNIFICENT VOID》让Roach有了一个新的开端)”。《Wired》的Alan E. Rapp进一步指出,“Roach gives us not new music, but new ears with which to hear(Roach给我们的不是新音乐,而是新的听音乐的新方式)”。Detroit Metro Times的Chris Meloche感觉听这个专辑“like watching the clouds roll across the sky, except you're doing it while lying at the bottom of a swimming pool(像躺在游泳池底看着云朵儿穿过天空)”。Tucson的Daniel Buckley认为,“resembles after-tones of the big bang, as matter is sent chaotically writhing through the expanses of space(类似物质在广阔的空间里翻腾穿梭的宇宙大爆炸之后)”。《Option》的Bill Tilland称听到了“the rush of subterranean magma, the slow grinding of tectonic plates, and the natural resonance of massive granite boulders(地底岩浆的奔腾,大陆板块之间的缓慢碾磨,魁伟的花岗岩石的自然共振)”。

1998年,Roach开始运作自己的厂牌Timeroom Editions,2001年发行《CORE》,Roach自己给出的标签是“molten blast of pure energy and impulsive forms with a feeling of unwinding the source directly off the spool, uninterrupted”。2002年发行《ALL IS NOW》,被公认为是他目前最好的现场专辑,双cd。在此同时还发行了《DARKEST BEFORE DAWN》,表现的是对两极相亦世界的体验。这位极端多产的音乐家在2000达到了工作量的极限,7张专辑,美英两地演出,为《LIGHT FANTASTIC》去领他的第三个AFIM环境类大奖。

在80-90年代长时间为厂牌Fortuna和Fathom工作之后,Roach开始和Projekt建立起坚实稳定的伙伴关系,与Vidna Obmana发行了4张重要专辑,和初次合作的Vir Unis发行《BODY ELECTRIC》,1998年和吉他演奏家Roger King合作了《DUST TO DUST》,其中描绘了一个幽灵出没的城镇。2000-2001发行了《MIDNIGHT MOON》和《STREAMS & CURRENTS》,两张中的午夜沉思情节被循环的电吉他表现得淋漓尽致。2001年发行了地位举足轻重的《EARLY MAN》,《Pulse》杂志的John Diliberto描述为“a hole ripped in time immersing you in the deep(一个时间裂开的洞,将你深深地吸入)”。Roach自己描述为“I set out to capture the textures, sounds, climate and movement of a day in the life of a distant relative(我决定捕捉住那种早期人类时代的质感,声响,气候和遥方生活的运作方式)”。Projekt同时又发行了双碟的萨满教风史诗专辑《THE SERPENT'S LAIR》,Byron Metcalf在其中完成打击乐部分。2002年的《TRANCE SPIRITS》中又请来了打击乐大师Jeffery Fayman和King Crimson的主脑,吉他手Robert Fripp。

2003年,Roach的野心之作《MYSTIC CHORDS & SACRED SPACES》发行,这个在1996年开始的计划到现在已经成了4碟的boxset,其中表现了他对最纯粹的能量,无节奏的声响世界的强烈兴趣,声音听起来就像在不停的旋转。貌似前些时间发行的作品都受到这个4碟史诗的影响。

作为电子,氛围音乐的艺术家中的基柱之一,Steve Roach 30年如一日的不断探索和打破原有框架,使得他的音乐可以超出风格间的阻碍,国家间的分界,文明间的隔阂,甚至是时间本身

After the stillness comes the AFTERLIGHT. Created in the Spring of 2009, in the afterglow of DYNAMIC STILLNESS, this long-form piece delivers the listener deep inside a multi-dimensional realm of forming clouds, an endless expanse with no boundaries or sense of temporal limits. Amorphous strands of harmonic lumina emerge and recede in a constant unfolding and reconfiguring state for the duration of this pure atmospheric suspension. This piece, along with its two companion releases DESTINATION BEYOND and IMMERSION: FOUR were created over the the same time period, and all share a common sense of breath, interconnection and pursuit of timelessness. Refined over several months, the piece was kept in constant low-volume playback during sleep, rest and times of reflection. The ongoing experience of living with the piece, and shaping it before its release into the world, has become a vital part of Steve's immersion process, going back to 1984's STRUCTURES FROM SILENCE.

Format: EAC-FLAC-CUE-LOG, 600 dpi scans ,
Original Release by Unrest。


IPB Image



专辑曲目

01. Afterlight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40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