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资料有声读物

资料资源事务区


《鱼肠剑》都市言情小说 刘思佳演播 更新完毕[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10年
    语言普通话
  • 时间: 2010/05/05 10:52:39 发布 | 2010/05/11 06:34:33 更新
  • 分类: 资料  有声读物 

thunder20081118

精华资源: 5

全部资源: 9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鱼肠剑
资源格式MP3
版本都市言情小说 刘思佳演播 更新完毕
发行时间2010年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简介

IPB ImageIPB Image
原著:阿袁(图片为作者本人,来自网上。)

播讲者:刘思佳

类别:有声文学

集数:2010年5月5日更新到012集 最近更新太慢,制成压缩合集,请大家下载!!!

码率:mp3 22kbps

播放长度:每集20——30分钟

作者介绍:

  阿袁,原名袁萍,江西乐平人,现在南昌大学中文系任教。2001年开始小说创作,著有《长门赋》、《虞美人》、《蝴蝶的战争》、《锦绣》、《俞丽的江山》、《老孟的暮春》、《西货》、《蝴蝶行》、《小颜的婚姻大事》、《看红杏如何出墙》、《郑袖的梨园》和《汤梨的革命》等十余部作品。其中处女作《长门赋》被评为2002年中国最佳短篇小说,并获《上海文学》优秀作品奖、中国最佳文学排行榜第六名。在刚刚揭晓的2008年度中国小说排行榜上,阿袁凭借小说《郑袖的梨园》位列中篇小说第三名,成为江西省惟一上榜的作品。阿袁及其作品被众多资深评委给予了“令人眼前一亮”和“有张爱玲的问道”的高度评价。(中国江西新闻网4月14日南昌专讯)

演播者暂无

作品内容简介:
鱼肠剑,顾名思义,一种可以藏在鱼腹中的利器,小巧而锋利。又名,鱼藏剑,据传是铸剑巨匠欧冶子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口剑,辨别是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和巨阙。
据《吴越年龄》中讲,年龄时期吴国公子光,为了王位,想要刺杀吴王僚,就找到一名义士——专诸。派他刺杀吴王僚。可光有勇猛是不行的,他们投吴王喜食“炙鱼”之所好,专诸特地到西湖边学习“炙鱼”的烹调技术,待时机幼稚,把“鱼肠剑”藏于鱼腹,在专诸进去献鱼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死吴王僚。可惜,吴王僚机关算尽,重兵护卫,也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专诸也没有逃脱了死亡的威胁。
阿袁的《鱼肠剑》,我是在《作家文摘报》里以连载的方式阅读的,每晚阅读其中的一个章节,总有欲罢不能的感觉,看得意犹未尽。
《鱼肠剑》叙述了三个同居一室攻读博士的女人的故事,也可以说这是一篇描写女性心理的故事的小说。小说刻画的人物心理形象生动,让人不自觉地在阅读的过程中把自己与小说中的人物进行了比照。概括了现如今社会高学历的女人看待婚姻的无奈和期盼,中篇小说,囊括了网恋、婚外恋、代写论文等等社会极端现象。我更愿意以“极端”来概括,由于,在我的心里,我相信大少数人都是忠良憨厚的,这局部人才是我们社会的中流砥柱。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句话在《鱼肠剑》里体现得淋漓尽致,三个在读博士的女人,年龄都在三十岁上下,才干学识不相左右。孟繁、吕蓓卡和齐鲁这纷繁乱乱的关系中,相互体恤又相互挤压。
《鱼肠剑》是通过孟繁的眼睛来叙述整个故事情节的。孟繁这个在丈夫的鼓动下去读博士的女人,自身对再深造没有什么动力,但丈夫貌比潘安,自己只是个普通平淡的教书女人。女人除了在外貌上吸引男人外,那么还应该有另外一种东西同样感动男人。孟繁就是以另一种东西感动这个英俊的男人的。她温良听话,对丈夫的计划言听计从。就是这样的顺从终极害了她。她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以一种若无其事的姿势打败了她。吕蓓卡,这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而且她也把这种上风发扬到极致,从教授到师兄,无所不往,只要是她想要办到的需要办到的事情,总是有人替她摆平。孟繁对着与自己有着强烈比照的女人从心理上是排斥的,可以说是为了不让丈夫见到在外貌上打败她的女人,她费力了心机不给他们创造见面的机会,最后没有想到他们还是在她的眼前暗度陈仓了。齐鲁,是这篇小说里有些可怜的女人,尽管在外人的眼里如此,但她自己并不这么以为,她耽溺在自己给自己创造的爱情的气氛中,乐此不疲。这可能是高学历的相貌普通的剩女们,看待爱情的一种不将就必定结出的苦涩的果实吧?我不得而知,我只是知道,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有把小小的锋利的鱼肠剑的,把对方刺得鲜血淋漓,自己也是伤痕累累的。整部小说,读起来诙谐讽刺意味浓厚。
在书中最吸引我的是阿袁的叙述语言,这是一种古典与现实相结合的故事语言,当你读下去的时候,没有给你卖弄的感觉,反而觉得作者把古诗古词运用得恰如其分,在赞叹的同时也暗自与自己的心里进行着比较。
都说,女人与女人的关系是最难以相处的,也是最扑朔迷离的,男人对此经常表示不可理解。女人与女人一旦有了裂缝,很难修复,尽管外表还是谈笑风生,估计在一方的心里早已经把对方打入十八层天堂了。孟繁与吕蓓卡,在这场争斗中,最后失掉了什么?正如作者所说:昌盛过后,都归于平静。
我们都忘了,当你把剑刺向对方的时候,实在也是自我的惩办。这是一种光的反射作用,伤害也一样,会反射回来的。所以,藏好你的鱼肠剑。

摘自网友的资料:
近日看了2010年1期的《中篇小说选刊》。比较喜欢的作品有杜光辉的《团长和他的树》,钟求是的《大地》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4c13f20100gwv8.html(记得几个月前看过他的《零年代》)。最喜欢的是阿袁的《鱼肠剑》。

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正在读博士的女人更是将这台戏舞得天花乱坠、风生水起。小说写三个女博士的生活,也是写女人在情爱中迷失的宿命,作者将女人之间天生为敌、互相厮杀又彼此体恤的关系写得凄楚、深刻。但是小说最大的看点并不是这些,而是作者的语言。阿袁的语言属于“典故派”,她善于引用古典诗词或古代故事中的语言和意象,其小说的修辞密度很大,但并不给人掉书袋的感觉。在中国当下的小说界,善用语言、注重修辞的作家并不多,阿袁是其中的佼佼者。

《鱼肠剑》网上阅读http://hi.baidu.com/%B0%A2%D4%AC%B2%A9%BF%CD/blog/item/604fe72e17c243e68a1399a3.html

鱼肠剑的创作谈:永远的女女关系

阿袁
相对于男女关系,女女关系是更生动更具张力的关系。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是物理学原理,人与自然界万物一般,都在这原理之中。冲突永远存在于同性之间。战争是雄性与雄性的战争,雌性与雌性的战争。

也就是说,戏剧性关系其实是同性关系。

文艺作品总是写男女关系,但一旦明白了上面的原理,也就知道男女关系不过是障眼法,是幌子,真正把世界弄得天倾地覆人仰马翻的,其实是男男关系;把世界弄得五光十色波澜起伏的,其实是女女关系。

《红楼梦》表面是写林黛玉与贾宝玉的爱情,但如果没有薛宝钗没有史湘云没有袭人晴雯,林黛玉对她的宝哥哥,断然不会有那么大的兴致,即便她有,读者亦没有,两个男女的恩爱,就如红烧肘子,吃三两口是美味,多了呢,就难免让人起腻。纵然是大观园里的春花秋月,也会让读者生出“春花秋月何时了”的厌烦。所以《红楼梦》的戏,其实是女人与女人的戏。

白居易在《长恨歌》里,把杨玉环和唐玄宗的爱情,铺陈得缠绵绯恻美仑美奂,但诗人白居易显然在自欺欺人了,绮年玉貌的杨玉环怎么会爱上那么一个糟老头呢?假如他不是大唐天子。“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只这一句,就露了端倪现了破绽,杨玉环要的不是唐玄宗,而是要和女人争风,近的是梅妃,是后宫的三千佳丽,远的呢,是全天下的女人一一到头来,也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事儿。

可女人为什么和女人过不去呢?

世上最恨女人的,是女人自己。女人或者不肯承认这一点,不肯承认不是因为虚伪,或者软弱,而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是潜意识。

不是女人变态,而是女人怕老,按说老其实是有客观标准的,你四十岁了就是四十岁了,五十岁了就是五十岁了,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但女人在这方面,表现出不可理喻的天真和愚昧,总希望自己是更年轻的,至少看上更年轻。但自己看上去到底年轻不年轻呢?女人自己也没有把握,只有借助男人这面镜子了,男人总是喜欢相对年轻的女人的,这相对年轻,就又需要其他女人的参照了。要照花前后镜花面相辉映之后,才能说明问题。所以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斗争,其实是与时间的斗争,与生命的斗争。女人到了如花年龄之后,就活在时间的悲剧里了。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能红多久?能绿多久?红红绿绿之后又是什么颜色?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女人的争风,和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是一个意思。

虽然长生不老是镜里摘花是水中捞月,有些徒劳了。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中国人的哲学。所以秦始皇会让三千童男童女上蓬莱求长生不老药,汉武帝会沉迷于道士的炼丹,虽然都以失败而告终,可生命本来就是要失败的,以必然的失败做一次尝试,又有什么关系呢?

绕这么远,还没绕到《鱼肠剑》那儿,似乎有些离题了。在大学当老师多年,当出了一个毛病,那就是散漫,不过,散漫也不敢散太远,因为有职业良知,还有督导,散到最后,也就是个形散神不散。

这是我的局限,也是我小说的局限。所以,《鱼肠剑》和我以前的作品一样,几乎没有男女关系,或者说,男女关系只是一个障眼法,我真正写的,其实是孟繁、吕蓓卡和齐鲁这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三个女人把一柄柄鱼肠剑舞得天花乱坠,舞得风生水起。很热闹,很繁华。

但繁华与热闹过后,也还是个万籁俱静。


------------------------------------------------------------

鱼肠剑创作谈之二:人人都有一把鱼肠剑

阿袁


据《吴越春秋》说,鱼肠剑是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口剑,三口大型宝剑和两口小型宝剑:第一口叫“湛卢”,第二口叫“纯钧”,第三口叫“胜邪”,第四口叫“鱼肠”,第五口叫“巨阙”。

鱼肠剑是那把小型剑,十分精致小巧,小到能藏于鱼腹中,因此亦名鱼藏剑。吴国的公子光,也就是后来的吴王阖闾,想刺杀吴王僚,有一天他对王僚说:“有庖人从太湖来,善炙鱼,味甚鲜美,请王辱临下舍尝之。” 王僚最爱吃炙鱼,心下虽然也有几分怀疑这是鸿门宴,但太湖庖人的炙鱼诱惑实在太大,他挡不住,于是穿了三重甲冑去了公子光的家。三重甲冑于力大无比的吴人专诸而言,也是薄如蝉翼。剑顷刻间从鱼腹中取出,王僚还没来得及从炙鱼香气氤氲的迷离恍忽中回过神来,就被专诸一剑送往黄泉了。当然,让王僚丧命的,其实不是那把鱼肠剑,也不是专诸,更不是炙鱼,而是王位,是集荣华富贵于一身的王位。

王位是人世间的极致。因为人生来就注定要到地底下,所以就拼命地往上走,自然界的动植物几乎都这样,这是生命的本能,是一种集体无意识。人类的悲剧千千万万,但归究起来,其实只有一种,那就是生命悲剧。想成王成王后的是这种悲剧,想成道成仙的也是这种悲剧。在这种宿命的悲剧面前,没有谁能逃脱,王僚逃不脱,阖闾也逃不脱。灰飞烟灭是必然结果,永垂不朽是人类天真而愚昧的奢望。

但人总是看不破,或者看破了也假装看不破——这是人类愚昧的地方,也是人类可爱的地方,假如没有这种唐吉诃德式的表演精神,人有何力量兴致勃勃地活上几十年?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鱼肠剑不过是人类表演的道具,和笙管丝竹一样,和锣鼓铙钹一样,再铿铿锵锵,再刀光剑影,都是后来纸上的热闹,或者永恒。要消失的总要消失,要黑暗的总要黑暗,怎么挣扎都是徒然。这当然是有些令人心酸的,但心酸归心酸,人还是要表演下去。所以鱼肠剑的悲剧意味就更浓郁了。

我小说《鱼肠剑》就是这样思想下的一个东西。小说表面是写孟繁、吕蓓卡和齐鲁三个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甚至还包括孙东坡、老季和宋朝,人人都有自己的鱼藏剑,都是学者,也都是剑客。孟繁藏了剑要刺吕蓓卡,吕蓓卡藏了剑要刺孟繁——当然这个女人的剑舞得更花哨一些,不仅要刺孟繁,也刺其他人,小说中的每个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都中了她的温柔一剑,甚至几剑。而且她的剑也更邪恶,简直是东方不败的葵花剑,笑靥如花,却毒如蛇蝎。不仅书呆子齐鲁躲不过,即使高手孟繁也躲不过。齐鲁的剑术是最差的,所以,她的鱼藏剑几乎是用来自戳的——虽然在意念里,她也他戳,但意念总归只是意念,在现实里,别人毫毛未伤,而她却遍体鳞伤。这个人物总让我想起一首叫《鱼肠剑》的诗,作者不知是谁,我把它引用到这里,用来注解齐鲁这个人物,也用来注解我这篇小说:


夕阳衔山

一骑如飞

问那没入烟尘的背影是谁

有星自天穹跌落

灯已朦胧入睡
我在前世佩剑独行

趁午夜十分梦回

像一尾历尽艰辛的鱼

追逐天河之水

沿途无数的吊钩使我遍体鳞伤

唯青铜剑的月光相随

点一路清辉
欧治子的锤声叮当的远

一剑如萧横吹

请拿我做剑石磨砺

淬火的龙泉是千年陈酿

我已深醉

甘愿那削铁如泥的寒光

一节节潜入腹内
从前世走到今生

独行剑客感觉已累

灯下一支饮空的酒瓶

一本线装的龙泉方志

人已安详如鱼肠剑

却以锋刃试生命之美


与其说是生命之美,不如说是生命之悲。如果这样理解,孟繁也罢,吕蓓卡也罢,齐鲁也罢,到底也是一样的。
IPB Image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40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