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图书文学

图书资源事务区


《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中国启蒙思想文库)》(郑大华)扫描版[PDF]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
    发行时间1994年09月
    语言简体中文
  • 时间: 2010/03/18 09:53:14 发布 | 2010/03/18 10:09:17 更新
  • 分类: 图书  文学 

哈里森

精华资源: 3482

全部资源: 3483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采西学议-冯桂芬·马建忠集(中国启蒙思想文库)
作者郑大华
资源格式PDF
版本扫描版
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
书号978-7205028534
发行时间1994年09月
地区大陆
语言简体中文
简介

IPB Image

内容简介:

  本书所选主要是冯桂芬和马建忠所写的文稿。

  冯桂芬(1809~1874) 近代散文家,清朝政论家。字林一,号景亭。江苏吴县人。林则徐的得意门生。道光二十年(1840)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曾充广西乡试正考官。咸丰三年(1853),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冯桂芬在苏州兴办团练,为清王朝收复松江府诸城,升右中允。但赴京一年即告归。咸丰十年(1860),太平军占领苏州,他逃到上海,参与组织由江浙官绅和英、法、美等国领事组成的会防局,又为苏南官绅写信向曾国藩求援,促使曾国藩派李鸿章率淮军至上海攻打太平军,并参加了李鸿章幕府,参与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清军夺取苏、常后,他请李鸿章奏减苏南田赋。使苏南封建地主阶级获益,章太炎在《訄书·定版藉》中曾予以抨击。
  冯桂芬还先后主讲南京惜阴、上海敬业、苏州紫阳、正谊诸书院,约20年。所学甚博,经史掌故之外,于天文、舆地、算学、小学、水利、农田,皆有讲求。对当时的河漕、兵刑、盐铁等问题尤有研究。论学不为门户之争,能接受资本主义影响,主张"采西学","制洋器",1861年他在《校邠庐抗议》中提出"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 辅以诸国富强之术"。其思想本质如后来鲁迅所概括的那样:‘西哲的本领虽然要学,子曰诗云也要昌明,换句话说:便是学了外国本领,保存了中国旧习,本领要新,思想要旧。’他的主张对洋务派有很大影响,被资产阶级维新派奉为先导。俞樾曾经赞扬他"于学无所不通,而其意则在务为当世有用之学"(《显志堂集序》)。
  冯桂芬的文学主张,要求突破桐城派的樊篱。他在《复庄卫生书》中声言"不信义法之说",并针对桐城派所标榜的孔、孟、程、朱的"道统",指出文虽载道,"道非必'天命'、'率性'之谓,举凡典章制度、名物象数,无一非道之所寄,即无不可著之于文"。又针对桐城派标榜的韩、柳、欧、苏的"文统",指出"长于经济者,论事之文必佳,宣公奏议,未必不胜韩、柳;长于考据者,论古之文必佳,贵与《考》序,未必不胜欧、苏"。明确要求"称心而言",扩大散文的思想内容,解放散文的语言形式。他认为桐城义法是束缚散文创作之"例",反对"周规折矩,尺步绳趋",体现了鸦片战争前后要求打破桐城枷锁的进步潮流。
  冯桂芬文,长于持论,不为浮词,以政论文成就最高,往往心细虑周,指陈剀切,气理畅达。有《校邠庐抗议》40篇,最为突出,曾被俞樾比作仲长统的《昌言》。如《制洋器议》开头说:"有天地开辟以来未有之奇愤,凡有心知血气,莫不冠发上指者,则今日之以广运万里地球中第一大国而受制于小夷也。"但其子所编的《显志堂集》,则将《采西学议》、《制洋器议》等最有代表性的18篇略去,仅收22篇。除《校邠庐抗议》、《显志堂集》外,还有学术著作《说文解字段注考证》、《弧失算术细草图解》、《西算新法直解》等。
  冯桂芬之思想,上接林、魏,下启康、梁,其意义不单单只是“求西学、思变法”的一脉相承,而在于其率先提出了消解现代化过程中的中西、古今矛盾的方法,即“惟善是从”。冯桂芬“惟善是从”的思想根基于中国文化中的见贤思齐、刚健有为的传统,是从中国文化本土生长出来的、可以导致中国文化与时俱进的极其宝贵的思想,也是中国文化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生动体现。
  冯桂芬最早表达洋务运动‘中体西用’的指导思想。

  马建忠(1845年2月9日-1900年8月14日),别名干,学名马斯才,字眉叔,江苏丹徒(今镇江)人,中国清末洋务派重要官员、维新思想家、外交家、语言学家。其所著《文通》是第一部中国人编写的全面系统的汉语语法著作。亦是《文献通考》作者马端临第二十世孙。父亲马岳熊,在家乡行医经商。有四兄一姐,二哥马建勋,入李鸿章幕府,司淮军粮台。四哥即著名爱国人士,震旦、复旦大学的创始人马相伯。外甥朱志尧是上海求新机器厂创始人。
  洋务运动带动了中国现代化运动,就理论与运作的阐述而言,马建忠可以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先驱,他不只就经济层面阐述,对于与相关的政经思潮,新的军事及教育理念亦予以配套的陈述,马建忠并不想改变中国现有的结构,以免其研拟洋务政策节外生枝,他采取了「西学为用」的理念,他也不想与反对洋务者辩论,在他的著作中,即使具有指标意识的《马氏文通》一书中,看不到他像王韬、郑观应、薛福成、李鸿章、恭亲王等人那样从传统的思想从中提出洋务发展的理论基础。马建忠所提出的多是在西方发展己具成效且值得中国人参效的诸多施政措施,他企盼以实际的建设来改变中国人的观念,因而要了解马建忠不能单纯他所拟定的是体建设来看,还要深切了解在这些具体建设中所富涵的新的政经理念。难怪梁启超称赞他,「君(马建忠)之于西学也,鉴古以知今,察末以反本,因以识沿革递嬗之理,通变盛强之原,以审中国受弱之所在,…每发一论动为数十年以前谈洋务者所不能言,每建一义皆为数十年以后治中国者所不能易」(注七二)。
  马建忠认为国家强盛的基础在经济,但要发展经济必须要建立起适当的国际环境。就中国而言,洋务运动的开展使中国必须在国际体系中寻求发展,一方面要拉拢西方学习西方,一方面又要避免西方干扰,使中国洋务运动能顺利推展。为此,他大胆提出国际均衡理论,他认为中国没有能力支配国际政治,唯有在均衡的国际体系下,中国才能顺利推动经济建设。对内政而言,他注重民本,反对民主,此亦是基于经济发展,中国的政治环境以及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发展经验,因而他称赞那些有能力的首相或大臣,如德国的俾斯麦、法国的大意郎、俄国的加且高佛、英国的巴麦尊、意大利的加富尔、奥国的梅特涅,他们均能在国际均衡制约的体系,从事於国家的建设,他当然也企盼李鸿章能成为中国的强人。
  马建忠认为洋务运动应以求富为先,他原冀期以保护政策来提振中国工商业,但在客观环境无法自主下,他只能顺照完全自由贸易法则来作为拟订求富策略的基础,主张利用中国在经济上的优势,如农业特产以及轻工业等处著手,反对大规模地提倡船坚炮利的国防工业。就中国的环境以及西方发展的经验,国防过度发展必然会产生财政上的排斥效用,影响到经济发展。此外,在中国科技水平不高的环境下,强调国防工业反而使国防与经济发展同蒙其害,主张将发展求富利民的民生经济列为首要。
  虽然马建忠认为民生经济发展优先于国防工业,他却不反对有利国防与科技海军的成立,盖海军为一国际与科学兵种,且有维护国家的海防安全之责,但他主张发展海军另一深层的意义便是寓提振工、商、医于海军,藉海军来培育工、商、医甚至外交的人才,此正与他寓现代法政学科于出使学堂及翻译书院一样,此外他更藉新式海军的建立,以提升军人的地位来改变传统上重文轻武的观念。马建忠的海军政策并非单从为国防而国防层面考虑必须将其置於政经发展的整体面考量。他为使中国人有一好的学习基础,特撰《马氏文通》一书,以为中国启蒙教育奠基。
  就马建忠整体理念而言,与现代国家发展有不谋而合之处。凡是以国防为重的国家其经济发展必遭受打击,不但人民生活无法获得改善,国家甚至因此而解体,或导致重大的挫败。以中国而言,洋务运动初期的国防工业同样未获致重大成效,反而遭受到甲午战败的耻辱,终使清政权垮台。自辛亥革命后中国依然在动荡之中,盖因外交上失策,无法有效地求取均衡制约,在内政上又亟力扩充武力以维护自身政权,使中国于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虽都是战胜国,却受到与战败国同样的待遇。如一战后山东权益无法收回,二战后外蒙古的丧失及在东北权益的丧失,以及放弃对日的求偿。而环顾台湾自六○年代后期,以及中国大陆自八○年代开始,业已开始注重外交上的均衡,以及内政上的安定,减少国防支出以为经济发展奠立稳定基础,此与马建忠的理念有颇多相合之处,也印证了梁启超对他的评语。

  -- 以上内容摘自百度百科

内容截图:

IPB Image



目录

总序
编序
上篇 校邠庐抗议
自序
卷上
卷下


下篇 适可斋记言
自己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5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