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华语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八眼间谍(8 eye spy) -《到饮马巷到底有多远?》(How damn far to YinMa Lane?)[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音乐风格摇滚
    发行时间2009年
    地区大陆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9/12/02 01:57:50 发布 | 2010/01/26 23:47:00 更新
  • 分类: 音乐  华语音乐 

潘震

精华资源: 1024

全部资源: 1025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到饮马巷到底有多远?
专辑英文名How damn far to YinMa Lane?
音乐风格摇滚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9年
地区大陆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唱片公司:兵马司 Maybe 18.1
发布码率:192kbps

专辑介绍:


(以下介绍均转自网络)
  
八眼间谍,2007年8、9月间成立于南京。几场演出后,被坊间认作为一支无浪潮、噪音摇滚乐队,并加入弥勒唱片。
  
乐队偏好非常规的结构和节奏,偏好吉他噪音,偏好嘶裂的人声和惹人的旋律。
  
2009年2月中旬开始录音,作为制作人兼录/混音师,PK14乐队的杨海崧全程监督。
  
首张专辑《到饮马巷到底有多远?》于2009年11月由兵马司旗下Maybe noise厂牌和弥勒唱片联合发行。

搞一搞乐队:

(作者:卡列宁)

一架飞机以某种姿势从我们头顶的房顶上飞过,但我分不清具体方向,我正在兴奋。我弹唱完一首歌后,沈浩杰点点头说:“蛮好的,如果是在一年前,我肯定就说,这事儿成了,咱们搞个乐队吧。”我很想问,那么现在呢?但是,算了。
  
在南理工呆到大二,我终于忍不住跑到学校的“电声乐团”,参加他们的吉他初级班。我们都觉得自己在音乐方面有些天分,那就搞搞吧。教我们弹吉他的是个四川人,叫周军,长得有点神经质,但可以被大家理解,搞音乐的嘛。几十个人中,我学得快,属于所谓好学生,比较受老师的青睐。说到这里,我不禁想到另外一个问题,在这里很想拿出来说一下。文艺青年们大都会喜欢这样一类的电影,有学校,有专制的老师、傻逼好学生和敏感忧伤气质惹人的坏学生,主题大都表现青春的焦躁、失落、茫然、不被理解。举个例子,像北野武的《坏孩子的天空》,里面两个主角打架、收保护费、烧老师的车什么的,搞得其他人都很不愉快。作为观众,我们都站在他们那边。但是,一旦回到现实生活中,当你作为老师或者被收费的小鸡巴学生,你对这些坏孩子会怎么办,是否还会搞出一些眼泪来?
  
到大四,我找个了大三的女的唱歌,又把周军拉来弹吉他,这样就搞成了一个小乐队,唱一些简单的民谣。后来女的出国,就散了。在她出国之前,我们在白马公园参加了一次比较大型的演出。如你所料,演出黄了,原因是主持人让当时的重塑来几首流行歌曲哄哄观众。从我经历和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国内大量充斥着此类主持人,他们操着一口粉嫩的普通话,像一条条娇滴滴的虫在那里拱来拱去,搞得人无比心烦。在那次演出中,我认识了六指卫星,交流了一下,觉得彼此可以沟通,这之后不久,我们搞出一个新乐队,我弹BASS,六指和冷枚弹吉他,AKI唱歌,蝈蝈打鼓。后来因为蝈蝈考研离队,AKI开始打鼓;再后来,AKI又要考研,于是乐队又黄了。此间历时一年多,由于挑剔和别的,没什么东西留下来。
  
这时我已经毕业,开始上班。按人们的说法, “走入社会”了。某天,在一个日本人搞的中国摇滚乐网站上,我居然辗转找到了当初那个唱民谣的乐队介绍,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好找到六指,说,我们再搞搞吧。
  
此后不久,我在花边认识了鲁白。言谈之间,她一听搞乐队,直接就从西安杀来南京。一直到现在,她可能都没再回过西安那个伊斯兰学校。那些笃信真主的老太们,肯定也忘了曾经对这个不肯蒙面的女的动手动脚。在古城南京,我们又认识了南京青年李琛。2007年夏天,我们三个给这个新乐队起了个名字,叫“八眼间谍”。接下来就是招人。个把月后,萨仁入伙。再接下来,排练、编歌、演出。其间甘苦兼有,不足道。
  
2008年初,我给乌青的电子杂志《海盗》写了个稿子,谈搞乐队的经历。我把稿子改了改,成了现在你看的这篇。我的意思是,搞个乐队,不容易,但有意思。放个屁还会臭到自己,有什么是容易的呢?正如我的朋友曹寇所说,“大家都操和被操过,对这日子很有体会”。
  
所以,别鸡巴废话,搞吧。
  
我的朋友沈浩杰,他后来在无锡养猪,这也挺牛逼的。

潜伏饮马巷 冷眼看八方——专访8 eye spy乐队:

(作者:陈郁)

组建这个乐队的原因是,吉他兼鼓手李琛和主唱兼鼓手鲁白之间产生了爱情,他们像一根干柴进入一个灶台后干的那样,情不自禁地燃烧了起来。另一个吉他卡列宁观察了一下火候,觉得是时候把生米煮成熟饭了。不久之后,又有一个高个子的西藏人加入进来,他叫萨仁,喜欢做菜,还会点贝司和小提琴。他们给这个乐队起了个名字叫8 eye spy,八眼间谍,意思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现场分解。

在网上看见乐队成员卡列宁写就的一段乐队简介,新疆大妞鲁白她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野性,确实很容易让人想到No Wave女王Lydia Lunch,《8 Eyed Spy》是Lydia Lunch的一张专辑的名字,而李琛又毕业自情报系,所以这个名字出现的顺理成章了,他们自称是日常生活的奸细,耳听六路眼观八方……

当然Sonic Youth的影响和感召更加无法忽视。而鲁白与Sonic Youth的故事早已成为小范围流传的“一段佳话”! Sonic Youth在北京演出时,一个女孩把一本歌词本交给守望—里面按专辑、年份记录了Sonic Youth的所有歌词——希望他能帮忙让乐队在上面签个名,没想到Thurston Moore和Kim Gordon看过歌本后执意要见一下这个女孩,Thurston Moore问她,“这些歌你真的全听过吗?”她回答说:“我全都会唱”,这个女孩就是鲁白。在网上还能在某人的BLOG里看到这样的描述“民谣歌手、大提琴手卡列宁看完Sonic Youth在上海的演出后几天都回不过神”, 这都是在2007年4月里发生的故事。

事实上卡列宁和鲁白的结识也是因为对Sonic Youth的热爱,而被网络成全。人在西安的鲁白和人在南京的卡列宁交流之后,便义无反顾的来到南京定居,组建了乐队也找到了爱情。

除了No Wave和Noise的骨架,出于对迷幻音乐和实验摇滚的吸纳和借鉴,使得8 eye spy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分裂和暴戾的破坏性美感。2009年6月,作为国内最好的独立唱片公司“弥勒”旗下一员的他们和Hot & Cold一样,也在“兵马司”唱片的噪音子厂牌Maybe noise下推出了首张专辑,卡列宁出于对劳伦斯.布洛克的热爱,原本把专辑命名为《800万种死法》,只是由于可以想象到和无法想象到的原因,现在这张唱片更名换姓成《到饮马巷到底有多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下文略)


此发布仅用于试听及共享,支持中国摇滚乐,请购买正版CD,谢谢。



专辑曲目

01. 引子 Intro
02. 遭遇 Street Spotted
03. 调教 Conditioning
04. 跟踪 After
05. 圈套 Trap
06. 人质 Hostage
07. 迷雾 Fog
08. 破阵 Prison Break
09. 南方 The Southern
10. 飞翔的梅津和时 Flying Toshinori Kondo
11. 装修 Being A Carpenter
12. 上西边 The Way To The Western Regions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2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