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Tiamat -《Wildhoney》[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音乐风格摇滚
    发行时间1994年
    地区瑞典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9/07/29 15:15:36 发布 | 2009/07/30 11:29:19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1ny_and_why

精华资源: 2

全部资源: 2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Wildhoney
歌手Tiamat
音乐风格摇滚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1994年
地区瑞典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压缩码率:320kbps CBR

专辑介绍:

(以下介绍均为转载)

瑞典传奇乐队Tiamat的经典名作。不同于纯粹的死亡金属,Tiamat的音乐将厚重与华美进行了融合,阴郁毁灭的气息、优美的旋律,给人一种奇异的感觉。Tiamat早期的作品专注于压抑的愤怒和挫折感,他们对人的灵魂阴暗面探索的深度是其他乐队不可企及的。尽管Tiamat以前的成功和进步有目共睹,但当这张《Wildhoney》出现在歌迷和评论家们面前的时候,还是令所有人为之惊讶赞叹不已,它一改以往风格,是一张空幻的更感情化的作品。Tiamat在这张史诗般的经典专辑中,将纯正的阴暗的死亡金属和环境音乐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其创造性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专辑开篇是一段30秒的自然音效,山间奔流的小溪淙淙的水声,夹杂着清脆的鸟鸣共同引出了第二首歌曲“Whatever That Hurts”,从轻松惬意到厚重而缓慢的吉他riff的转换极其自然,全然不着痕迹。在“Whatever That Hurts”中主唱Johan Edlund邪神般的低吼和温和的耳语交替出现,形成了一种奇妙的美感。“The Ar”紧随其后,在工业碾核之声“25th Floor.”到来之前展示了另一种中速的慢板吉他riff和天使般圣洁的合唱的完美结合。接下来的“Gaia”和“Visionaire”是两首漂亮的歌曲,复杂的配器,轻与重的强烈反差,同样具有非凡的魅力。它们和下面的纯器乐曲“Kaleidoscope”一起开启了这张专辑中最美丽的歌曲的序幕。迷梦般的雨丝之中,清爽而精巧的吉他响起,随之而来的是Johan Edlund那梦呓般郁郁的低语“Come down,slowly/I’m waiting by your side/Come down,carefully/I’m waiting by your side…..I hold you in my arms/Dimmed by scarlet morning red/I Whisper in your ear/ Do You Dream of Me?”键盘和吉他的结合创造出了一种空灵的意境。随后的“Planets”中,悠扬的吉他solo和飘渺的键盘则延续了前面的气氛。最后一首,是8分多的“A Pocket Size Sun”令人想起了Pink Floyd,慵懒而漫不经心的演唱和女声旁白使你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而就在这样的感觉中,一切走到了尽头。

乐队介绍:

TIAMAT是一支来自瑞典的乐队——你也可以不称其为乐队,因为乐队的方向一直都是由一个人把握着,而其他成员总是处于变动之中,这一点颇象大名鼎鼎的DEATH。乐队成立已逾十年,发行了六张录音室专辑,一张现场,一张精选。十年间乐队的风格不断变化,让人难以捉摸。早期是纯粹的死亡金属,后期乐队大量运用了合成器,电脑编曲,这一点最典型的代表就是乐队于1997年发表的专辑《A DEEPER KIND OF SLUMBER》。但是乐队的主题一直没有改变,就是表达一种阴暗失落的感觉,讲述一种没有希望的情绪。

  好了,循序渐进,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支传奇乐队的历史,一同步入那一个深邃的梦境。 1988年一支名为Treblinka的金属乐队成立了,这就是TIAMAT的前身。乐队的灵魂 人物则一直是Johan Edlund,十年前是,十年后还是,唯一的变化就是他的名字 ,以前他叫做Hellslaughter,从这里我们应该能够感受到一丝死亡的气息吧。随 着Treblinka乐队的两首DEMO《Crawling in Vomits》和《Sign of the Pentagr am》的发行,一家英国厂牌CMFT开始注意到这支乐队。也正是这家公司建议他们 把名字改成TIAMAT,这是古巴比伦创建时一位女神的名字,按照神话的叙述,这 位TIAMAT女神代表着陆地,曾经和天空之神MARDUK(也是当今一支黑金属乐队的 名字)展开过一场大战;还是电脑游戏Dungeons & Dragons 里一个长着五个脑袋 的龙的名字。所以今天如果你去YAHOO查询TIAMAT的时候,不仅能找到乐队TIAMA T,还能找到一堆游戏的链接。在CMFT旗下乐队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Sumer ian Cry》,当时的乐队成员是主唱/吉他Hellslaughter(就是Johan Edlund), 贝司Jorgen ""Juck"" Thullberg, 吉他Stefan ""Emetic"" Lagergren 以及鼓手And res ""Najse"" Holmberg,其中吉他手还不是专职的。由于唱片公司对专辑推广发 行的情况令乐队感到不满意,而同时单曲《WINTER‘S SHADOW》又受到了Centur y Media的老板Robert的欣赏,于是TIAMAT顺理成章的来到了Century Media。不 过那家CMFT也是颇有心计的,在TIAMAT成名之后,乐队每出一张新专辑,他们就 会把《Sumerian Cry》重新发行一遍。对此Johan Edlund颇为无奈:“那家英国 公司”,他这么说起CMFT,“总是这样,我觉得每次我们发行一张新专辑,这家 拥有我们第一张唱片和约的英国公司就会把它再出个几千张,为了……,他们一 贯如此。你也应该明白,发行一张新专辑,以前的专辑就会跟着也卖掉一点,尽 管不多。”——其实也许是CMFT的状况不好,他们需要这样一笔收入,去扶持更 多的TIAMAT们,所以我想Johan Edlund没必要这样计较,毕竟如果没有CMFT为他 们发行《Sumerian Cry》,也许今天他们还在多特蒙德的某间酒吧内演唱呢。

  签约Century Media之后,乐队招来了吉他手Thomas Petersson和鼓手Niklas Ek strand,有了第一个相对固定的阵容。在与制作人Waldemar Sorychta 和录音师 Siggi Bemm合作下,乐队发行了第二张专辑《The Astral Sleep》,这是一张优 秀的极端金属专辑,正是这张专辑令我下定决心放弃了METALLICA,也正是这张专 辑使我在打算为死域写点什么的时候,确定了目标。专辑的速度不快,结构不复 杂,技巧不花哨,但是旋律很优美,最重要的是专辑成功的营造出了一种黑暗绝 望的氛围,一种再无动于衷的人也会被感染的一种寂静苍凉的氛围,极端的死亡 金属之中溶入了凝重的歌特金属的感觉,“我愿意用我所有的专辑去换这一张专 辑”——这是那个夜晚我坐在音箱旁的全部感受,唯一的遗憾是当时是黄昏,而 不是黑夜,是我的身边还有一些麻木的耳朵,而不是我一个人。我听过很多让我 热血沸腾的金属,让我想砸毁身边一切的金属,但很少有让我激动到静止的金属 ,已经不是血液的沸腾了,而是灵魂的颤动,同很多金属乐队相比,这是一种灵 与肉的区别。有机会我们专门来谈谈这张专辑。随后的1993年,乐队又推出了《 CLOUDS》,这张专辑的风格据说已经开始有些变化,预示出了未来乐队的走向。 此时乐队成员又有变动,增加了键盘手Kenneth Roos,同时由Johnny Hagel代替 了贝司手Thullberg. 1994年乐队做了一次巡演,发行了一张现场EP 《The Slee ping Beauty -- Live in Israel》。但是由于对乐队的发展不满意,Edlund解雇 了除贝司手Hagel以外的所有人,招来了临时客串的吉他手Magnus Sahlgren和鼓 手Lars Skold, 同时由制作人 Sorychta负责键盘,就是在这样一个临时的阵容下 , TIAMAT在1994年推出了名作《Wildhoney》,这张专辑使乐队在艺术与商业上 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上一张《CLOUDS》中隐藏的激情这次全部释放了出来, 深刻的思想,凝重的歌特风范,在极端金属界内好评如潮,“死亡金属与PINK F LOYD的碰撞!”。专辑甚至卖到了墨西哥。的确,在这张专辑中我们可以感觉到 一些70年代的乐队——Pink Floyd, King Crimson对乐队的影响。“对,是这样 的,”乐队的灵魂Johan Edlund对此解释如下,“PINK FLOYD对我的创作影响很 大,我不在乎其他乐队在搞什么,什么音乐正时髦”。 1995年乐队发行了EP《G AIA》,重新混音编辑了四首《WILD HONEY》里的歌曲。并且进行了将近两年的巡 演。随后Edlund离开了他的祖国瑞典,定居于德国多特蒙德,因为乐队的大多数 专辑都在这里录制,“以前我都是回到瑞典埋头创作,等到我认为成熟了,再拿 来这里发表,不过现在再不用这样来回奔波了”。

  虽然《WILDHONEY》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但是Johan Edlund并不想让乐队就此在这 条由PINK作路基,死亡金属做路面的大道上一直跑下去,尽管前面可能是无限的 辉煌。大概是为了能毫无干扰的追求自己的梦想,Johan Edlund这次对外宣布“ TIAMAT的正式成员只有我一个人!”, 贝司手Hagel去了Cemetary,并参与了《 SUNDOWN》专辑的录制(后来Cemetary的贝司手Anders Iwers又来到了TIAMAT), 鼓手Skold成了临时工,还有乐队的第二任吉他手Petersson也回来做了临时工。

  曾有记者问他“我注意到你的乐队成员经常变动,我想知道在你内心深处是否真 的愿意拥有一支固定的可以合作的乐队?”Johan回答道“就创作而言,我不愿与 别人合作,我想这对于我来说根本没必要,我不想这样做,尽管有人告诉我与人 合作工作会更容易些,也许我应该多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因为听取别人对你工 作的批评建议是很重要的,那样你不至于会对自己所做事情的过于自信,但是实 际上,我并不赞成这一点,我觉得如果我自己想做什么,并且很乐意这么做,那 就足够了。我不喜欢让别人来告诉我应该如何如何去做,我喜欢自己去寻找解决 问题的办法。当然为了其他人或许一件事可以做的更好些,但是我这么做是为了 自己,这一点很重要。我想表达的是我自己的感受,我当然可以把一首歌表现的 更好,比如我可以让Yngwie Malmsteen来弹吉他,世界上最好的鼓手打鼓,再找 个主唱来,可是这样根本表达不出我想表达的东西,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即使 有人可以帮助我一起创作出更受欢迎的歌来,我也不愿意,我只想做自己的东西 ,哪怕没人喜欢我所做的一切。如果乐队里的四个人都有着相同的观点,自然创 作就会容易的多。不过就我所遇到的问题而言,我觉得我找不到另外三个能和我 有相同看法的人,很难找”。

  “解散”乐队之后的Johan Edlund在多特蒙德的家中建立了一个录音室:采样器 ,合成器,电脑等等,经常在深夜里,Johan Edlund一个人独坐于他的电脑前— —这一切似乎已经向我们预示了下一张专辑的风格。除了推出精选集《The Musi cal History of TIAMAT》之外,他很少与外界来往,埋头于个人的创作之中。“ 现在我不怎么见人。这样快有一年了。虽然我也不是成天工作,但当我工作起来 ,我不会去考虑别人怎么想我的作品,我不会限制我自己。我甚至不考虑大家会 不会去听我的唱片,所以我可以毫无限制的去创作,完全的剖析自己,就象在给 自己治病一样。我不清楚这样好不好,但是我必须这样做,这是唯一令我满意的 工作方式。或许也会有别人喜欢这样的,谁知道呢。”, “我在写歌的时候从来 不考虑什么商业意义,甚至和乐队都不沟通。我不在意别人是否会抨击我,那对 我来说没什么用处,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别人的意见不太听的进去,所以外界 的评论左右不了我的唱片,我会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思想表达出来,不管是什么 ,所有的一切,哪怕别人认为我很可怜或者怎么样。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方式, 要想做到对自己诚实,就必须暴露出自己的很多缺点。我不会去把自己装扮成别 的什么人,不过我倒是觉得很多乐队都在这样装扮,他们隐藏起自己的缺点,而 把音乐当作一种可以让他们显得更棒的手段,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终于1997年,《A Deeper Kind of Slumber》在Edlund位于多特蒙德的家中录制 完成,制作人是Dirk Draeger。这一次Edlund沉迷于电子合成器材的运用,专辑 中大量运用键盘与电脑编曲,还有一些印度乐器,而且专辑也完全成了Edlund的 个人创作集,专辑讲述了他个人的一些梦境,甚至还包括他吸毒之后的感受,色 调低沉。但是风格的变化并没有受到外界的批评,专辑得到的依然是如潮的好评 。不过也有一些《ASTRAL SLEEP》时期的歌迷难以接受这张专辑,他们开始抨击 起TIAMAT,面对批评,Johan Edlund回答说:“从第一张专辑开始,我们就一直 在表达同样的想法,只不过现在用了一种更加柔和的方式去做,因为我学到了很 多新的东西。如果你非要把自己局限成一个讨厌键盘的人,那你在听音乐的时候 会碰上很多问题,会错过很多好的音乐。如果你是因为喜欢音乐而去听音乐的话 ,你就应该多接触不同的音乐形式。歌迷想听到乐队的进步,我知道喜欢我们早 期专辑的歌迷会对新专辑难以接受,可我想事情总是这样变化的。当然别人的想 法也很重要,正因为有我们的听众,有那些购买了我们上一张专辑的人,新专辑 才能问世,所以我总觉得我欠了他们点什么。但是我所能做到的一切就是对他们 诚实,因此我就必须以自己的真实想法为基础去进行创作。如果听过我们上一张 专辑的人对新专辑还能一样喜欢,我会非常非常高兴,那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 当然这并不代表如果有人说这张专辑很差劲,我就会很难过,我只会想‘好吧, 那你就不听吧’ 。但不管怎样,要是有人真正的喜欢它,我会更加自豪的。”

  1999年6月6号6点钟,(又是666),Johan Edlund又成立了另一支乐队LUCYFIRE ,成员还有乐队的前贝司手Anders Iwers,不过这次他是负责主音吉他。目前LU CYFIRE正在与唱片公司商谈出版事宜。从网页上看LUCYFIRE似乎是一支肮脏粗俗 的乐队,不知这次Johan Edlund又想玩什么把戏,但愿不要遭禁。

  超过十年的历程,对于一支极端金属乐队,甚至是一支普通乐队而言都是一段漫 长的历史,多少的乐队来了又去。无论TIAMAT的音乐归宿多么备受非议,他们对 自身音乐梦想的不懈追求,对音乐领域的不断探索与创新,就已经构成了一段不 朽的传奇,足以令世人去纪念他们。多年之后,当人们再次听到《ASTRAL SLEEP 》或是《A Deeper Kind of Slumber》的时候,是否还会重复我们今天一样的激 动呢?是否还会有一个象我一样的年轻人静静的坐在音箱前决定就此投入那个深邃的梦境呢?

专辑截图:

IPB Image



专辑曲目

01.Wildhoney
02.Whatever that hurts
03.The ar
04.25th floor
05.Gaia
06.Visionaire
07.Kaleidoscope
08.Do you dream of me
09.Planets
10.A pocket size sun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9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