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Opeth -《Orchid》(兰花颂)[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音乐风格摇滚
    发行时间1997年06月24日
    地区瑞典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9/03/14 07:08:35 发布 | 2009/03/14 08:08:42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nimo123321

精华资源: 577

全部资源: 578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Orchid
专辑中文名兰花颂
歌手Opeth
音乐风格摇滚
资源格式APE
发行时间1997年06月24日
地区瑞典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发行厂牌:Century Media
VeryCD发布:典狱长 (nimo123321)

专辑介绍:
(本文转载自http://www.gtsky.com/JiTaMingJia/JingDianYueDui/200611/39304.html)

这是OPETH乐队的主唱Mikael Akerfeldt在1996年接受的一次采访 。

问:在我的记忆里,你们乐队是在90年代初就成立了。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你们从成立到发行第一张专辑,如此长的时间内,甚至连一张小样都没有发表过?

答:确切的说, Opeth是由原主唱David在1990年建立的。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已经没有一个当时的成员还在现在的阵容里。现在的Opeth可以说是我个人建立的乐队Eruption的延续,它是我和鼓手Anders在80年代末成立的。我们确实没有决定不发行点什么,从来也没有。其实是当 Candlelight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显示我们的能力的时候到了!接着我们就找到了当时排练了几年,已经滚瓜乱熟的那些歌。这可能就是"Orchid"对于一支乐队的首张专辑来说显得那么成熟的原因。

问:当时对于没有一张小样发表的你们来说,签定一张唱片约是不是很困难?当时的Candlelight怎么样?你们有没有遭遇到某种关于这个厂牌差劲的传闻呢,而你觉不觉得这样的现象是一种非常消极的现象呢?

答:就象我以前曾提到的,音乐的商业化就象屁股痛!要面对它确实需要一点勇气,但它却是很现实的问题。Candlelight从对我们感兴趣到得到我们的地址,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从我们的同僚那里拿到了小样。然后我决定试探Candlelight一下,看看他们究竟对我们有多大的兴趣,接着我马上就接到了Lee亲自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很想出版我们的处子专辑,我知道Candlelight的声誉不太好,也做过一些令人厌恶的事情。当然我们本身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但是现在这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我们和Candlelight的合作也很好。

问:你感觉作为你们的第一张专辑"Orchid"怎么样?你喜欢它的录音吗?

答:我们在 1994年3月的时候在“Unisound”录音棚呆了两个星期,那真实一次很有趣的经历,我们也很荣幸能同Dan Swano这样的天才录音师一起工作。我们也经历了真正的录音,是他帮助我们完成了它。我很高兴做出了"Orchid",我真的要说,我终于在世界音乐的历史上留下了我们的印记!我现在也正在录制"Orchid"后的一张专辑,叫做"Morningrise"!我们已经在录音室里忙碌了一个月!

问:你是如何得到那些雄心勃勃的创作欲望,然后又是怎么实现它的呢?

答:我从刚做出"Orchid"的时候就知道它会打破某种景象,事实也真是这样的。至少我从一些有关我们的介绍中读到了。我也收到了大量乐迷写来的信,其中有很多是非常狂热的。

问:下面是一个非常困难甚至深奥的问题,我认为,在你的作品里总表达出一些不同的东西,然而它们却能融合得非常好,你是如何做到的呢,就象把一些照片的碎片拼接起来一样。你的每首歌是否不是一次写成,而是经过了多次改动的呢?

答:有些歌是由许多不同的片段组成的,也许会同我最初的想法大相径庭。这些片段通常是不停地被我改动,然后同其他片段拼接起来。但是我所用的最为普遍的写歌方式是用一个又一个吉他段落组合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是不会令我们在创作如此长的一首歌的时候感到厌倦!写得最艰难的歌就是"Black Rose Immortal",它经历的时间太长了!我们刚开始写的时候是1992年,最后在1996年才写完!所以,我们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断的修改它的某些部分,但是现在它终于写好了而且出现在了我们的专辑里。

问:“吉他管弦作曲法”是现在大部分瑞典金属乐队所通常采用的方式,除了King Diamond和Rotting Christ,很多的乐手都表示他们深深地喜爱着古典音乐,你呢?你是否用了大量的时间来吸收一些20世纪以前的作曲家的手法呢?

答:我也经常的听一些古典音乐。但我并不认为它是音乐的首选表达方式,我更喜欢一些古老的前卫音乐的唱片。当我听古典音乐的时候,我会选择这些人去听:Orff, Shostakovic, Bach, Lizst or Beethoven!

问:"Silhouette" 是"Orchid"这张专辑比较易于让人接受的一首歌,Anders弹了多长时间的钢琴?对于你们来说,让一个鼓手精通别的乐器及作曲是一种冒险。他写歌是不是很积极?我相信他一定很自信自己的琴技,就象在"Circle of the Tyrants"那张单曲封面上一样。

答:Anders 已经弹了几年的钢琴,但我不能确定究竟有几年。是的,他确实是"Silhouette"的作曲者。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身边没有人欣赏他的琴技。我们真的很害怕告诉你真相。Anders曾经零散地写过一些段落,当他在练习钢琴的时候再谱成整曲。"Circle of the Tyrants"是他作得最好的一次。

问:你们有没有寻找或者尝试一些其他的音色?

答:我不确定。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把我们现有的乐器演奏得特别一点。但是我觉得笛子的音色很好,大提琴也不错。但我们还没有计划去把其他的乐器带进我们的音乐中。

问:在你们乐队不停的变化的曲风中,有没有一些特殊的风格令你特别的喜欢,为什么喜爱这种风格呢,你又是如何把这样的风格创造出来的呢?

答:我很着迷于那些已经完成的东西,这些已经足够回答你了。我也很欣赏那些不停地变化拍子的部分。但是这很难说一种方式不如另一种,我把一首歌通常当做一个整体来看。当然,就我个人来讲,还是有些偏好的。

问:你系统的学习过音乐吗?如果没有,你是否有过承担起世界音乐发展的某种责任的想法呢?你又是如何理解那些与音乐有关的教育体系呢?你又是怎么评价一个受到过专业的音乐理论与训练的乐手与那些只是拿起一样乐器然后用自己的方式来演奏它的乐手之间的竞争?(就象Joe Satriani和Tony Iommi,或是Samoth和Kirk Hammett)

答:我从来也没有学过音乐!我也真的希望我能够识谱!在我的意识里,一个真正的音乐家,应该是能够把所学到的技巧和自己的演奏方式结合起来的。你可以把自己认识为一个点,我个人觉得,达到了这个点以后是很难再有突破的。所以我觉得去听一些课可以让你从误区里走出来,重新带给你灵感。

问:作为现在这一代金属乐队的一分子,你最为苦恼的事情是什么呢?

答:我觉得是所有的词作者都把自己的歌词叫做诗!我想我也曾这么做过,但我为我那样做而感到羞耻!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诗人,尽管我的歌词是用诗的方式写成的。我指的是现在的一些15、6岁的小孩把自己称为诗人,也许他们真的就是。

问:你觉得“黑”是你们乐队风格的恰当阐述吗(很多作者都用这个词来描述Opeth)?你们的音乐充斥着群魔乱舞的意境。也许恶魔已经融入了你们的风格或者你们的音色和空气中。

答:我们绝对不是一支黑金属乐队,但是,我觉得有一些阴暗的氛围在我的音乐里面。这种阴暗不是魔鬼,他是一种个人的潜意识或是其他的一些东西。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不是那种让你可以高兴得跳起来的方式。我们从不刻意寻找词汇去表达什么,一切只是顺其自然。

问:“黎明是我的长袍”这句歌词让我很感兴趣,那种抽象的本质和混合的概念很清楚地被诗化的表达出来,而且让人感到很简单直接。我希望你们能够摘掉那些深奥的面纱,然后表达一些幻想在你们的歌里。

答:我重申,我的歌词不应该被称为诗,一首也不应该。"黎明是我的长袍"只是涉及到了灵魂的追寻以及对某些伟大的东西的崇敬!我觉得我只能说我努力去阐述的全部感觉,就是从你信仰的东西中变得智慧和强大,不论它是虚构的或是真实的实体;但是现在大部分人所做的就是在生存或是死亡的路上寻找帮助。

问:你的歌词同样表达出了你音乐的多样性。在某时它们混合到了一起,或虚构到了一种非常个人的感觉中,而另一种时候它们又显得渺小或是很广大。你是否发觉自己在写歌词的时候,经常陷入一种抽象的思维当中呢?你是否有意识地给予听众一定的思考空间来启发他们的对歌曲的理解呢?

答:在"Orchid"中,我想很多人都在听它的时候,发现无法找到唱到了哪一行,我真的很想能够和他们一起来听这张专辑,然后告诉他们现在表达的是什么。但我同Peter和Anders这么做过,他们都表现得很吃惊。他们就象两个躺在床上聆听大人讲故事的孩子!总之,我想我新歌的歌词是很比较容易理解的。尽管我认为其中有一些是很晦涩的。我唯一要表达的感觉就是一些没有影象的冒险照片。它完全构建于听者头脑中某些特定的感觉。可能我们不能让听者去把听我们的音乐与读我们的歌词分离开来,但当有人对我说他在听Opeth的歌的时候,感受到了和我一样的感觉时,对于我来说那是最为高兴的。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说的要点,也许它很混乱。

问:在"The Apostle in Triumph"这首歌中,“我把灵魂深藏于智慧之中,再用黑色的巨石尘封。”这句歌词是什么意思呢?

答:词语中隐藏着命运。

问:你们专辑中的文案中有许多美丽的隐喻,人们的激情被带入了一种极端超乎自然的境地中。这也是在其他乐队中比较少见的细节。你是否从全世界美丽的地方得到了灵感,或者斯堪地纳维亚半岛某些真实的地方,它又是否是世界上最为出众的地方?

答: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确实很美丽。但我并不认为它是这个世界上的美的全部。我的理由是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的冰雹之所以选择了这里,也许是因为它们没有见到过世界上的其他伟大的地方。我相信有许多国家可以让你第一眼看它的时候就会为它着迷。澳大利亚就是这样的地方。总之,我同大自然的关系是非常真实的,当我长大了,接触到了森林时,它就在我的灵魂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这是我的一部分,也可能是所有人的一部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把它写进歌词中,其中的原因不是很容易理解的,天知道是不是有个野人住在他们的心里。

问:你是否认为上面的这种自然主义倾向,适合金属的风格呢?你的音乐中是否有政治的一席之地呢?

答:我觉得不会有!但是自从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表达他的选择。这是必然的。也许有人会受到政治很深的影响,然后想表达出来。我觉得所有民族主义者说的都是谎话。

问:同“Impaled Nazarene”和“Ved Buens Ende”的巡演进行得怎么样?你喜欢现场演出吗?你的吉他编排上有什么麻烦没有?

答:那并不是真正的巡演,我们只是举行了三次小型的演出,而且只有一次是和Impaled Nazarene一起。但是那次的效果确实不错,虽然它不是我们最好的演出。观众们太糟糕了,但我仍然尊重他们。在我们演出当中,他们都一直在观察我们什么地方做的不错。有一些在甩着自己的头发,但大部分人都只是在那里听。我很高兴没有人中途退场,因为那天演出的乐队都没有什么名气,而且节目单上也没有什么大牌乐队!事实上,当时我们刚从英国回来,而且同Morbid Angel演出了两场,感觉太棒了!那两场观众表现的也很棒,我们的演出得到了很好的回应。我们差不多演出了15次,不是很多。我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能够作很多的演出,但我并不能确定。我估计我们会在演出的时候表现出很好的状态。我们所有的歌都可以在现场完整的演奏。我把歌写成了四部分,也录成了四部分,所以专辑中的感觉就象现场一样!

问:我听说你也很喜欢重摇滚和前卫摇滚,象70年代的Yes和Rush。你觉得Yes后期的专辑怎么样?你有没有加入一支上述风格乐队呢?

答:是的,那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你知道,我非常的喜欢vinyls,我主要收集vinyls的CD作品,我也很喜欢YES和RUSH,但它们决不是我的最爱,YES后期的作品我认为还可以,如果你非要问我有什么感觉的话,那就是有点流行!我指的是"Fragile"和"Close to the Edge"!!!我是玩过一些边缘乐队,但并不经常。但是我们也确实想捕捉到那种70年代的感觉。我主要的想法是让OPETH更前卫一些,仅此而已!我想把我喜欢的乐队都写出来,好吗?他们是Camel, Cressida, Icecross, Indian Summer, Culpeppers Orchard, Fruupp, Salamander, Czar, Spirogyra, Gracious, Fantasy, Focus, Dust, Freedom, Colosseum, Greenslade, Jade Warrior, Cristopher, Black Widow, and of course, Black Sabbath.

问:你是怎么加入到向the Celtic Frost致敬的那张专辑的,又为什么偏偏选中了"Circle of the Tyrants"这首歌?你们又是如何加入到他们的拥戴者的行列中的?你是否有其他感兴趣的致敬方案呢?

答:我们在同Century Media公司的Rayshele交往的时候她询问我们是否愿意加入她男朋友Raul的唱片公司的这张专辑里的。他真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我们选择那首歌只是因为那张专辑里没有人选它,我们也认为作为一张the Celtic Frost的选集是不能没有这首歌的。我们决定加入就是我们演奏"Circle..."的时候,我们只是想把我们的声音留在这样的一张普通的专辑里。我想我们做的不错,其实我们只排练了三次。我个人更想翻唱一首向Camel致敬的歌曲,但是这需要一个直接的解释来对其他人说明这张专辑应该是一张混合专辑。但我也不想把一首翻唱的歌曲放到我们自己的专辑中。

问:还有一两个问题就完了。对不起,Mikael,我实在没办法回避这个问题,我知道每支乐队都被问过50亿次这个问题——什么是"Opeth"?

答:是从一本书中得到的灵感,它的意思是“月之城”!是的,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50亿次了。

问:生活中你喜欢些什么?也就是说你喜欢做些什么吗?
答:我喜欢各种各样的音乐,我喜欢那些有挑战性的音乐,甚至和它永远不分开!如果音乐是个女人的话,那么我就想去“干”她。

问:你最近或者以后有什么计划吗?

答:我现在只等着"Morningrise"的发行!另外,我还在一家琴行工作,这就是我现在正在干着的事儿,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了。

专辑封底:


IPB Image



专辑曲目

1. In Mist She Was Standing
2. Under the Weeping Moon
3. Silhouette
4. Forest of October
5. Twilight Is My Robe
6. Requiem
7. Apostle in Triumph
×bonus track
×8.Into the frost Of winter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29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