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Jeffrey Lewis -《The Last Time I Did Acid I Went Insane and Other Favorites》[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音乐风格民谣
    发行时间2001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9/03/01 23:23:54 发布 | 2009/03/03 20:16:47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潘震

精华资源: 1024

全部资源: 1025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The Last Time I Did Acid I Went Insane and Other Favorites
歌手Jeffrey Lewis
音乐风格民谣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1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风格:Anti-Folk;Alternative Folk;Political Folk
发行厂牌:Rough Trade
压缩比率:192KBPS

专辑介绍:


(以下文字为转载或参考自网络)

Rough Trade这个厂牌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用以识别音乐的标签,也许你对它旗下的艺人并不是照单全收,但通常,在一堆眼花缭乱的唱片中,一旦看到“Rough Trade”的字样,就会如获至宝。事实上,我就是如此得到了Jeffrey Lewis的专辑,《The Last Time I Did Acid I Went Insane and Other Favorites》。Jeffrey Lewis,纽约Anti-Folk潮流中的一分子,民谣中的朋克运动,听来更纯粹简约,像白描速写的黑白插图,你会觉得Bob Dylan都显得过分修饰和华丽……独立摇滚的程式配搭少许的电音,再加上意识流的歌词,让这张专辑流露出好玩的意味。远离了名声与喧哗,运用音乐所呈现的,已是一切。我甚至不想用过多的言语来描述或进行蹩脚的评论。如果能够找到这张唱片,一个人独自享用,或与一群人分享,你对这专辑的体会应当更加直接。

The Last Time I Did Acid I Went Insane and Other Favorites isn't a great departure from New York's the Moldy Peaches — Jeffrey Lewis had once provided illustrations for the band — but it does thrive on its own range of isolated humor and touchingly lonely autobiographical observation. Lewis' subjects aren't as childish as some might expect: Amidst the comic-strip stories of golden arms and zombie murder, a theme of grief, frustration, and social inadequacy reappears. Keeping the music faded and introspective, Lewis creates empathy where others have relied on shtick. The bad musicianship has resonance, no matter how fleeting, and all the banal in-jokes and self-absorption builds toward one of the strongest anti-folk records of the time.

Rough Trade厂牌介绍:

“我们只做最好的音乐,我们尽力使人们理解这些音乐,然后掏钱”-----Rough Trade

Rough Trade厂牌的故事开始于1976年Geoff Travis创办于西伦敦的一家独立唱片店,1978年演变成著名的独立唱片商店.对音乐有深厚了解的老板,频繁的演出和琳琅满目的唱片,使Rough Trade受到很多当时想出唱片的小乐队的青睐,于是Geoff Travis想到成立自己的厂牌.1978年厂牌的第一张唱片----法国乐队Metal Urbain的EP正式发行宣告Rough Trade Records的诞生.而Rough Trade 真正产生巨大影响的是The Smiths乐队的发现,这支后来被公认为伟大的乐队给厂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辉煌.Rough Trade也不再只是一个人云亦云的后朋厂牌,而是一个拥有The Fall,James,Pere Ubu,the Raincoats这样一些对后世产生影响的乐队的独立厂牌.但到了90年代,厂牌陷入一个低潮,到了新世纪才重新焕发光彩,签下了The Libertines,The Strokers以及Belle and Sebastian,Antony and the Johnson等当家乐队,新的Rough Trade音乐显的更为丰富,覆盖Post punk,Rock & Roll,Indie pop,Electronica及Country等诸多音乐门类.如今这个铸就诸多伟大摇滚乐队的厂牌已经成立30周年.

IPB Image

1976年,剑桥毕业的高材生Geoff Travis於伦敦Notting Hill区开设了一间独立唱片行,名为Rough Trade。

乐史上除了六零年代的旧金山或九零年代的西雅图与曼彻斯特,可能没有任何一处时空背景较七零年代晚期的伦敦更适合开唱片行了。当时正逢庞克运动风起云涌之际,毛毛躁躁的庞克吉他与自牙买加引进的雷鬼之声(厚重的贝斯与鼓)恰巧结成一对莽撞的拍档,提供一群早已受不了华丽摇滚脂粉味的愤怒青年们最佳的宣泄出口。

Geoff Travis透过独到的人脉,替Rough Trade持续引进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珍稀进口盘,店舖没开张多久立刻成了在地青年争相造访的时髦场所。然若是只专注於进口片的买卖,这则Rough Trade的故事或许说到这儿就得打住了。

Rough Trade之所以被奉为一页传奇,在於当时的它与当地音乐社群紧密站在同一阵线,以极力宣扬的「自己搞吧!」DIY精神鼓励年轻人自己灌录唱片、发行同人刊物(Fanzine)。这些出版品虽然没什么名气,Rough Trade依旧将它们悉心摆在架上,营造一处同好互相交流的园地。

两年后,有鑑於自力出版市场的兴盛,Geoff Travis体认到实在有太多新团等著被人听见,乾脆自己下海,替Rough Trade成立厂牌。於是,Rough Trade不再只是单纯的唱片行,更成了制作、发行与贩售一体涵盖的次文化地标(Subculture Institution),不论摇滚明星、毒虫、失败者或自喻为潮流之徒,都得来此沾沾店内的灰尘与狭小走道上的兴奋味道。

然而庞克风潮来得快去得也急,随著Sex Pistols解散、The Clash签入主流大厂旗下,面对朦朧未知的八零年代,Geoff Travis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 让唱片行与厂牌分家。从此两者虽互相支援,分享相似的摇滚美学,却独立运作,更能专注於自身的本业。

随后他更做了一件可能是Rough Trade史上最重要的事:签下一组当时仍默默无名的年轻乐团,团名一点都不吸引人,唤为The Smiths。

如今,我们几乎无法想像一座没有The Smiths的摇滚世界。少了Morrissey自恋的转音与美丽诗意之词,少了Johnny Marr句句清澈的吉他颗粒,整个八零年代该会多么乏味?而多少抑鬱青年将没有关在房门里大声听著音乐的藉口与快感了?

一手捧红The Smiths,也签下The Fall、Young Marble Giants与Scritti Politti等团,Rough Trade在深受主流品味宰制、舞池浸满燥热体液的迪斯可年代,与另一间经典名厂Factory Records正如两根擎天之柱,替后庞克与新浪潮架起了宽敞挥洒的空间,也替英伦独立摇滚延续住香火。就在迈入九零年代的交口,Rough Trade更接连发行了Galaxie 500 -- On Fire与Mazzy Star -- She Hangs Brightly,这两张具有高度影响力,往后皆成了缓飆与梦幻摇滚同义词的代表作品,再一次印证Rough Trade精準的时代嗅觉。

却也就在这些专辑问世以后,或许还没準备好面对瞬息万变的九零年代,Rough Trade厂牌於1991年宣告破产。可另一方面,Rough Trade唱片行却恰好相反,不但已於伦敦知名的Covent Garden区开设分店,随后更大举扩张,巴黎、旧金山甚至东京街头都可看见Rough Trade的显眼招牌。

这些异国分店虽然各自面临了经营困境而陆续关门,Rough Trade位於英国的总店由於坐拥显赫地位,忠实顾客有增无减,不但挺过网路带来的衝击(他们的做法是开设自己的线上音乐商店,正面迎战),更在去年於东伦敦开设一间五千平方英呎的大型卖场,除了取代已嫌太小的Covent Garden分馆,新址更兼营网咖、展览艺廊并定期举办乐团与DJ的店内演出(In-Store Gigs)。一东一西、一新一旧,两间Rough Trade遂成了摇滚迷造访伦敦时缺一不可的必游景点了。

Rough Trade厂牌也在Geoff Travis奔走下,藉由新资金的挹注,於新世纪之初捲土重来。浴火再生的Rough Trade藉由过往二十餘年累积的声誉,加上準确依旧的品味,没花太多时间便於百家争鸣的业界杀出一条血路。最受人津津乐道的是接连发行了The Strokes与The Libertines两团的首张大碟,替大西洋两端再度定义了新的时代之声。而早在电影《鸿孕当头》(Juno)尚未大红大紫之前,Rough Trade已出版Moldy Peaches的同名专辑,其中膾炙人口的Anyone Else But You一曲,也成了登上告示牌冠军宝座的Juno原声带里最红的主打歌。

Rough Trade同时是许多优秀的单飞艺人之家,诸如Mazzy Star女主唱Hope Sandoval、Pulp主脑Jarvis Cocker、The Libertines成员Pete Doherty自组的新团Babyshambles与The Strokes吉他手Albert Hammond Jr.,都栖息此地。而厂牌似乎早已料到狂热延烧的加拿大风潮,不论Arcade Fire、The Unicorns、Islands或Hidden Cameras的英国版权都握在Rough Trade手里。

眼看新的十年将至,目前Rough Trade於厂牌与店舖两端都稳定发展。前者将替乐坛发掘出什么样的惊人新团,后者又将如何坚守阵地,不让实体唱片行被网路吞噬,眾人也正屏息以待。

有人会担心,像Rough Trade这样一年到头总是为无名人物的理想而努力着的音乐厂牌,总有一天玩不下去。如果这一天果然要出现,会不会让人觉得残酷?我心里面并没有答案,但我仍然觉得,“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并非一个让人绝望的时态,起码,在Jeffrey Lewis的歌声里,我并没有找到绝望,而像Adam Green这般无名的小人物,依然不计其数地前赴后继,倘若真有玩不下去的一天,起码,还存在不可逆转与抹杀的记忆。结束未必是糟糕的,尽管他们所走的路或长或短,但是,长路尽处有灯火,已经足够了。

(以上文字均转载或参考自网络,感谢烟灰散烬音速青春、www.allmusic.com)



专辑曲目

1. The East river
2. Another girl
3. Seattle
4. The Chelsea Hotel oral sex song
5. Amanda is a Scalape
6. Heavy heart
7. The last time I did acid I went insane
8. The man with the golden arm
9. Springtime
10. Life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