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Beaux Arts Trio -《罗雷姆,贝克和罗奇伯格的钢琴三重奏作品》(Baker/Rochberg/Rorem: Piano Trios)PHILIPS[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1994年
  • 时间: 2008/01/25 11:51:00 发布 | 2008/01/26 22:39:36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lvmaoqiu

精华资源: 431

全部资源: 459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Baker/Rochberg/Rorem: Piano Trios
专辑中文名罗雷姆,贝克和罗奇伯格的钢琴三重奏作品
艺术家Beaux Arts Trio
资源格式APE
版本PHILIPS
发行时间1994年
地区美国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演出:Beaux Arts Trio 美艺三重奏

20世纪的音乐为了开拓更大的创作空间,一开始就表现为竭力挣脱传统的调性束缚,此后甚至发展到对一切传统的音乐现象如声源、乐制到技法、风格、记谱法乃至高层次的美学观念、审美心态等都进行了突破与扩展,形成了创作上的千姿百态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局面。经过几十年的周折,最终却又出其不意地出现回归调性的趋势。目前有不少近代作曲家的作品都逐渐显示了这种倾向。美国近代作曲家尼德·罗雷姆(Ned Rorem 1923- )的《弦乐交响曲》(String Symphony)就是属于这类作品。

罗雷姆,对我国音乐爱好者来说,可能是陌生了些。但是作为一位美国近代作曲家,他却是一位声名卓著、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不仅创作了6部歌剧、4部交响曲、5部协奏曲、大量室内乐以及270多首歌曲,而且还是一位勤于笔耕的著作家。他曾写过几部音乐论著如:《由里及外的音乐》(1967年)、《音乐与人民》(1968年)、《纯粹的新玩意儿》(1975年)、《一件神的礼品》(1978年)等,同时还写了大量饶有趣味的日记,如《尼德·罗雷姆的巴黎日记》(1961年)、《尼德·罗雷姆的纽约日记》(1967年)、《品乐笔记:一位作曲家的日记》(1970年)、《最后的日记》(1974年)等,成为一位极具声望的作家。

他于1923年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里士满。早年曾在芝加哥师从著名作曲家索尔比(L.Sowerby 1895-1968)学习理论。后来先后在柯提斯音乐院(1943)及朱丽亚音乐学院(1945-1946)学习,1948年获得硕士学位。在校期间,曾因一部乐队作品而获得“格什温奖”。罗雷姆对学习始终如饥似渴,即使在音乐院学习时他在校外还追随汤姆逊、柯普兰及戴蒙德等著名作曲家学习,学习成绩斐然。1949年他获得了富布赖特奖学金,去巴黎随奥涅格继续深造。此后,为了潜心创作,又去了摩洛哥一个时期,1952年返回巴黎。当时依靠了他的庇护人的关系,进了以科克托普朗克及奥立克为首的法国文化圈子,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在法国的8年中,他主要从事于歌曲的创作,待到他的作品在美国得到了不断增长的认可后,1958年返回了美国。虽然他先后在布洁洛大学、犹他大学及柯提斯音乐院执教,但他生活来源还是在于作曲。虽然他一直被认为是一位歌曲作曲家,但1976年使他获得普利策奖的却不是一部声乐作品,而是一部乐队组曲《空中音乐》(Air Music)。

他早期钟情于独唱歌曲的创作,返回美国后,转而创作器乐与声乐结合的作品,而且更加强调节奏的变化与形式,同时运用变和弦、音束、调式及复合调式等手法来扩大调性的运用。到60年代后期,他甚至偶尔采用稍加变化的序列手法,但在和声上仍然保持了调性。到70年代后期,他开始创作大型套曲形式的作品,可是,总是避免写作大段的展开部。
(朱建著《二十世纪音乐漫步》厦门大学出版社)

20世纪作曲家的风格特征之一就是多变。时代的高速前进,科技的不断创新,美学观念的日新月异,艺术追求的千变万化,迫使作曲家不能不顺乎时代而变革自我。许多大师如斯特拉文斯基、瓦雷兹、凯奇、施托克豪森等曾有此经历。但是,令人惊奇的却是有位作曲家在经历了长时期新音乐的探索之后,竟然在背叛传统、摧毁调性的新音乐巨大浪潮之中,在60年代中大胆冲破新潮巨浪,逆流而上,重新回归到调性音乐的世界之中,而且获得了世人的确认,这如何能不使人震惊呢?

这位作曲家不是别人,就是当今著名的美国作曲家乔治·罗奇伯格(George Rochberg 1918-2005)。罗奇伯格出生于新泽西州的帕特生市。早年曾先后在蒙特克莱州师范学院及纽约的曼内斯音乐学校攻读作曲、理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他投笔从戎,在军中担任了中尉军职。1945年复员,再次进入柯蒂斯音乐院及宾夕法尼亚大学主修理论与作曲,师从意大利著名作曲家罗萨里奥·斯西列罗(Rosario Scalero 1870-1954)以及吉安·卡洛·梅诺蒂(Gian Carlo Menotti 1911- )。在名师指导下他的学业有了长足的进步。1949年,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并早在1848年即受聘于柯蒂斯音乐院,在该校任课共八年时间,其中曾获得弗尔勃莱特奖学金。1950-1951年他去意大利罗马学习,与著名意大利作曲家达拉皮科拉(Luigi Dallapiccola 1904-1975)相识,后者对他今后的创作产生一定的影响。回美后,曾被聘为普雷塞公司的音乐编辑(1951-1960)、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音乐系主任(1960-1968),并长期以来一直接受库索维斯基基金会、福尔姆基金会以及朱丽亚音乐学院等所委托的创作任务。1953年他因《夜乐》(Night Music)获得格什温纪念奖,1961年因《第二交响曲》获瑙姆堡唱片奖。

罗奇伯格虽然出生于20世纪初,并从40年代即开始从事创作,但探索道路的坎坷,直到70年代才闻名乐坛,成为一位引入注目的杰出作曲家。他的整个创作受当时几个重要音乐美学思想的碰撞而不断转轨。但在每个阶段中,他总是留下个特别重要作品以及探讨音乐美学问题的重要论著。

40年代后期,他深受斯特拉文斯基、亨德米特以及巴托克音乐的影响,特别是后者。他的《随想曲》(Capriccio,1949)以及《第一弦乐四重奏》(1952)都显示了较为明显的巴托克的印记。

50年代,为了“追求音乐的条理观念以及音乐结构的逻辑性”,接受达拉毕科拉的影响,他“踏入了无调性和序列主义的世界,并接受勋伯格过去曾设想过的音乐‘世界语’”。他说:“我曾坚信十二音音乐语言的历史必然性,曾经感到自己正在生活在音乐领域的最边缘上,音乐历史的最边缘上。”思想的确立必须反映到作品上,最能说明这阶段风格的作品是他的《十二首小品曲》(12 Bagatelles,1955)、《室内交响曲》(1953)、《圣歌作者大卫王》(David,the Psalmist,1954)以及以匀称的十二音音列为基础而写成的《第二交响曲》(1956)。与此同时,他还发表了不少论著。至1955年,他编纂成册,以《六声音阶以及它与十二音音列的关系》(The Hexachord and Its Relations To The Twelve-tone Row)的书名发表,按他的意见,每篇文章是“试图解释一个问题或者一个见解”的。

但没过多年,他的风格又开始转轨。他写道:“大约在1957年,韦伯恩的个人风格开始对我的创作产生影响。其结果使我更加集中和更加纯正地使用序列主义。”在这影响下,他写出了《布雷克之歌》(Blake Songs,1961)以及有名的《采尔顿哈姆协奏曲》(Cheltenham Cincerto,1958)。但这种创作方法并不能阻止他对创作的新追求。这时,他开始对复合速度产生兴趣以破除序列主义在时间及表达上纯在的较多限制。这样引发了他构想出一种音乐的“存在空间”的理论,创造了“时间延续作为行动的方式”和“密度的投射”等创作方法,谱写了双簧管与钢琴二重奏《真理的体验》(La bocca della verita,1959)与《时间的跨度》(Time Span,1962)等作品。其中最能显示这种手法的重要作品就是《第二弦乐四重奏》(1961)。

待到60年代初,罗奇伯格接触了艾夫斯的音乐。艾夫斯的音乐敲开了他凝固的思维,使他发现自己创作中的困难。他反思说:“序列技巧最大的危险,或许存在于它引入一种枯燥无味和机械式的学院风气……到了60年代初,我已对序列手法固有的严密程式完全不满意了……它的紧张的表现方式以及抑制自然脉冲与节奏的倾向”,这严重遏制了他的创作,束缚了他乐思的驰骋自如。为此,他得出一个结论:“序列音乐……这是结束了……虚假的……毫无疑义的。”从《钢琴三重奏》(1963)创作以后他完全结束了序列音乐的创作,从一个信徒变成了叛徒。

摆脱了序列主义,去向何处?这是罗奇伯格面临的重大问题。这时,他重新求助于过去大师的音乐。他认清了“以往大师的音乐是一种活生生的存在,它的精神价值是不能被新音乐所替代或摧毁的”。因此,决心“放弃那种认为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及自我才是具有最高价值的观念”,要求以“最有力和最有效的方法把音乐转变为最清楚、最直接的感情及思想”。这样,他转而采用类似20世纪绘画及雕刻上运用“捡来的材料”(objects trouv'es)的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新现实主义的方法,创造了“拼贴式”的风格,从25年徘徊于探索新的方法的道路上回归到了调性语汇的世界,与新潮音乐形成反差,揭开了他创作生涯中新的一页。在器乐四重奏《命运与时间的对峙》(Contra mortem et temps,1965)中,他摘用了贝里奥、瓦雷兹、布莱兹和艾夫斯等7位大师的音乐。在15件乐器合奏的《魔术剧院的音乐》(1965)中,他借用贝多芬、马勒、韦伯恩、瓦雷兹、斯托克豪森和自己的某些创作手法,并大段摘用了莫扎特的嬉戏曲和小夜曲的旋律。他的《第三交响曲》(1966-1969)则摘用了许茨、巴赫、艾夫斯及自己的音乐。还有一曲《模仿巴赫》(Nach Bach,1962),自不待言,这是以巴赫音乐写成的,这种摘用调性语汇的方法使他重返调性世界。此后,他更进一步发展了一种再现传统风格的自我风格。70年代创作的既有调性因素,又有无调性成分的《第三弦乐四重奏》(1972-1973)以及《小提琴协奏曲》(1975)就是这种风格的范例。作曲家在这里极少摘用现成的曲调,而是将前人的风格与自己的风格有趣地糅合在一起。例如,《第三弦乐四重奏》的变奏曲乐章就是采用了贝多芬晚期作品的风格,第三乐章则用马勒的舞曲风格。但这里并无牵强附会之感,既不能说是一种摘引,也不能说它是某种综合,而纯粹是一种“完全的再体验”。
(朱建著《二十世纪音乐漫步》厦门大学出版社)

IPB Image

转发。eMule搜索。感谢原发。
分轨ape+log+封皮封底图片,原包是zip



专辑曲目

01. Rorem - Spring Music for violin, cello and piano - 1. Aubade
02. Rorem - Spring Music for violin, cello and piano - 2. Toccata
03. Rorem - Spring Music for violin, cello and piano - 3. Fantasia
04. Rorem - Spring Music for violin, cello and piano - 4. Bagatelle
05. Rorem - Spring Music for violin, cello and piano - 5. Presto
06. Baker - Roots II - 1. Incantation
07. Baker - Roots II - 2. Dance in Congo Square
08. Baker - Roots II - 3. Sorrow Song
09. Baker - Roots II - 4. Boogie Woogie
10. Baker - Roots II - 5. Jubilee
11. Rochberg - Summer, 1990 (Piano Trio No.3)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40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