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Various Artists -《All My Dead Friends》[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6年
    地区瑞典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8/01/13 15:59:07 发布 | 2008/01/13 16:36:45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pigheadsan

精华资源: 83

全部资源: 8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All My Dead Friends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6年
地区瑞典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All My Dead Friends, 在聆听这张专辑的时候, 心中总是不由得生出一个疑问, 谁, 是那个"我"? 也许这并不能成为一个问题, 只是无意间走进的死胡同罢了...这是一张非常CMI的唱片, 主题显而易见: 死亡. 听了无数遍之后渐渐产生幻觉, 把专辑里看起来毫不相关的15首歌, 硬生生的读成了一幅魔界军队征战的画卷...所以在后面的详细介绍里, 常常会有幻觉的呓语.
  
 这张专辑里大多是氛围乐, 即便不是纯器乐的氛围乐, 亦会加入许多氛围的要素, 氛围乐给人带来的刺激已经不再主要是情感的触动, 而是直接的告诉你周围正在发生什么, 把你生生拽入那个他们所营建的世界里... 其实 Atrium Carceri 的 Simon 用来描述他的专辑 Kapnobatai 的话, 拿来描述所有的氛围乐恐怕都是适合的: 音乐这种东西有一个可爱的地方, 就是就算你听不懂它, 你的潜意识也能解读它, 就像你听见混乱的脚步声, 你的潜意识就会告诉你每一步踏下时脚的痛感, 距离的远近, 还有脚步的频率等等. 但是你清醒的头脑常常意识不到这些东西, 所以你总是依靠切实可以接触的东西来感觉事物. 这就是专辑所想表达的东西. 通过精心的制作与情感发生某种微妙的心理触动.
  
北欧是伴随着寒冷而漫长的极夜的, Beyond Sensory Experiens 曾经对于他们创作音乐的初衷做了如下的表达: 出生并成长在在 Svedala 的漫漫冬夜里, 我们找到了表达我们对音乐与科学的理解的方式. 我们用独创的仪式去面对挫折, 也就是说, 是为了给人们提供抚慰人心的黑氛围乐. 他们竟然用黑色的音乐, 去融解冬夜...没有在长达几个月的黑暗里生活过的人们, 大概永远也无法真正理解这种漫无边际的黑暗所带来的一切...

1. Atrium Carceri - End Title

Atrium Carceri 在CMI也有五六年了, 已在CMI旗下发行了四张专辑: CMI125 Cellblock, CMI 133 Seishinbyouin, CMI148 Kapnobatai, CMI 168, Ptahil. 它其实就是 Simon Health 的个人乐队 -- 也许只能算是个人计划? 实际上 Simon 还参与过很多其它的乐队和音乐制作, 比如大家都比较熟悉的 Za Frumi. Health 喜欢在幻想和现实中来回切换, 找出幻想在现实中破灭的地方, 然后用音乐表现出来. 更具象一点的解释的话, 聆听 Atrium Carceri, 就象站在阴森的监狱门口张望, 至于你想往里看还是向外望, 由你自己决定. Simon 的音乐并不是写给正常人听的, 按他自己的话说, 他的音乐是贴近那些精神压抑而濒临崩溃的人的, 换句话说, 如果你发现自己不小心迷恋上他的音乐, 最好是去找位心理医生看看.
  
  合辑第一个出场的就是 Atrium Carceri, 开门见山的切入死亡主题, End Title. 冰冷但却优雅的旋律将死神的气息布满整个空间, 间或出现的细微噪音, 带来一种微微的痛感, 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被领入一条阴冷幽深的隧道, 茫然的走向通往黑暗世界的大门.

2. :Golgatha: - Rite of Spring
  
 :Golgatha: 是一个新生的阴暗团, 风格偏向阴暗氛围. 2004年底首张 Demo "Waste Land" 发行, 限量100. 乐队的名字本身就已经是一个黑暗到底的名字, 各各他山, 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地方, 这座山, 传说是由人的头骨堆积而成的. 他们强调, 乐队的名字一定要有 ":", 籍此来与另一支名字相似的黑金属团区分(说是还有其它重要的含义, 俺还没考证出来). 这支年轻的乐队作品倒是不少, 2004年底出道, 到现在已经发行了1张EP, 3张专辑, 还参与了3张合辑外加1张电影原声的制作, 如今正在筹备2007年将要在CMI旗下发行的 "Tales of Transgression and Sacrifice", 不过考虑到这个团的成员众多, 如此繁忙也能应付自如也并非不可能了. :Golgatha: 的音乐关注的主题是战争, 战争与人性, 战争与宗教, 战争与英雄, 战争与战争...
  
 从 End Title 的死亡长廊里走出来, 迎面遇上的却是这首 Rite of Spring, 春之祭. 春天? 震慑人心的鼓声起起落落, 某种神秘的仪式在慢慢展开, 女巫悄声祈祷, 黑暗笼罩四周, 难道是为远征而祭? :Golgatha: 在这首歌里施展的空间太少, 几乎没有旋律, 但这慑人的鼓声, 已略能窥见他们的实力.
  
3. Rome - A La Faveur De La Nuit
  
Fresh meat 这个称号, Rome 是完全是当之无愧的. 2005年11月成立, 2006年签约CMI并发行首张EP Berlin, 接着是首张专辑 Nera, 2007年新作 Confessions d'un voleur d'ames 又迅猛问世. 两年不到, 已经俨然是一块美味的肉排了. Rome 的音乐与其说是黑暗, 不如说是沉重, 创造的是冰冷的世界却又逸出几分暖意. 他们的主题, 也是战争. Rome 这样一个名字本身, 就已经充分展示了战争的伟力. 军队行进而过, 用光荣和梦想诱引着少年跟随, 铁蹄踏过爱情, 只余下苦涩的气息. Rome 的音乐追寻永恒, 追寻精神的渴求, 追寻背叛以及堕落, 追寻羞愧与光荣, 他们打破纯洁美好的幻想, 揭示真实世界的黑暗,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的音乐让人感觉如此沉重的缘故吧.
  
  出征的仪式已毕, 趁着夜色, 军队该拔营了. A La Faveur De La Nuit, 行军的脚步不曾停歇, 穿街走巷, 脚步声齐整有力, 深巷中被惊起的犬吠, 传达出一种恐惧的气息, 这是怎样的一支军队? 钢琴与鼓点相互呼应, 每一声都沉重的击打着人心. 这首歌影像感非常强, 层次分明, 歌声就象是站在云中的天使, 看着地上的黑影蜿蜒前行, 发出的悲悯叹息. 军队所经之处, 除了死亡, 还能余下什么?
  
  4. Beyond Sensory Experience - In the Midst of Death
  
 来自瑞典南部城市乌普萨拉的 Beyond Sensory Experience (BSE) 2005年才加入CMI, 但他们绝对不是 fresh meat. 两位合作者之一的 Drakhon 所在的 MZ 412, 已经是CMI的老将了. BSE 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乐队, 他们尝试用音乐的手段去研究和诠释科学的观点, 而另一位成员 K. Meizter 本人就是一位科学家. 在加入 CMI 之前, BSE 已因他们在意大利独立厂牌 Old Europe Cafe 旗下发行的著名的数学, 音乐, 生命三部曲: Tortuna, Urmula, Ratan 而吸引了黑暗音乐界的关注, 甚至连瑞典科学界都对他们的音乐探索表示了一定的兴趣. 他们因此而得到了一个称号: "音乐科学家". 在专辑 Tortuna 中的 "Journey in Four Dimension" 这首歌里, 他们甚至尝试用音乐来诠释多维空间的第四维: 时间. "也许声音本身就是多维空间的一维呢?" 谈到他们的音乐创作背景时, 他们曾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 加入 CMI 以后, 他们展开了一个新主题, 那就是人类最原始的性本能, 这也是他们的2005年发行的专辑 Pursuit of Pleasure 的主题.
  
 In the Midst of Death, 濒死之际, BSE 用音乐描摹着慢慢死去的过程, 一段黑暗却未知的旅程, BSE 的音乐三主题之一, 是生命. 有人曾问过他们, 生命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回答只有2个字: 活着. 如今他们却在纪录死亡的过程. 金属在耳边摩擦出冰凉冰凉的声响, 寒意渐起. 沉重的鼓声中传来痛苦呻吟之声, 死亡之门已在眼前...
  
5. Medusa's Spell - Lulling
  
 Medusa's Spell 诞生于2005年冬天, 属于 CMI 的新生代, 这支乐队由 Mara Lasi 和 Daniele Serra 共同成立. 他们还是另一支乐队 Chirleison 的成员. Medusa's Spell 的音乐专注于表现迷乱中的朦胧意识. 但却是用一种浪漫优雅的方式表现出来的. 他们的音乐风格融合了新民谣与暗氛围, 使用动人的原声配器来表现他们绝望与回忆交织中的迷茫意识, 加上 Daniele 如同催眠魔咒般的声音, 营造出一种朦胧昏暗的音乐氛围.
  
 Lulling, 濒死之际的平静? 颤抖的主旋律表现意识的最后挣扎, 钢琴与鼓声共同营造出一种压抑的氛围, 男声出场作最后的独白, 然后渐渐陷入麻痹, 清晰的听见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却丝毫无法动弹, 意识开始模糊, 终在 Daniele 若有若无的哼唱中, 归于平静...
  
6. Decadence - Love Is For Ever
  
 1996年, 来自希腊雅典的新民谣团 Decadence 在 CAPP Records 旗下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The Beheaded winner and fragraces of happiness", 接着又在同一厂牌下发行了"Leftover from another summer", 限量300. 2001年转战 Hau Ruck! 发行了一张7"的唱片, "Romance Lover Boy", 这张专辑让他们首次进入新民谣界的视野. 2003年的"Something To Love, Something To Spend"则充分显示了他们才华, 赢得更多的好评, 之后他们签约 CMI, 2005年"Where Do Broken Hearts Go?"诞生, 浪漫温文的旋律, 美丽的女声, 柔和的吉它, 细腻的钢琴, 交织出一张轻灵梦幻的音网, 从天空飘然而下, 网罗住所有经过的听者的心. Decadence 更多的像是 Petros 的个人计划, 他包揽了乐队的作词及部分旋律, 吉它手 Elias 也参与旋律的创作. Petros 在希腊文化的熏染中长大, 浪漫已经渗入他的本性之中. 他希望让自己的音乐能有更大的影响, 所以他坚持只用英文写歌, 然而面对互联网这个眼下最广泛传播音乐的手段, 他却又不屑一顾了. 因为他认为, 互联网上音乐的传播与取得方式太乏味, 一点也不浪漫. Petros 固守着自己的LP唱片世界, 享受属于他自己的浪漫. 不过互联网对他还是有个好处, 那就是可以很方便的下载情色电影... Petros 喜欢 Pet Shop Boys, Duran Duran, 也喜欢 Von Thronstahl, Kirlian Camera, Stalingrad, 他非常推崇CMI旗下另一支劲旅 Ordo Equilibrio, "他们的音乐是能令我嫉妒的那一种" Petros 如此形容他们. 不过要说到对 Decadence 影响最为重大的乐队, 还是 Death In June, Petros 对他们的专辑 Nada! 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他认为 Nada! 站在了死亡民谣的最高点, 不可超越.
  
   Love Is For Ever, 在死亡旅程中沉浮之际, 爱情悄然发生, 爱情是永恒的, 可是爱情的永恒, 能对抗死亡的永恒吗? Petros 在这首歌里再一次展示了他在军工氛围乐上的才华, 虽然他本人拒绝创作整张的军工作品, 但是偶一为之却是极为乐意, 并且...出手不凡. 时而紧张急促, 时而舒缓浪漫的旋律之中, 男主角喃喃的倾诉着, "I believe in mircles, you know, you have some doubt believe in mircles, otherwise..." 然而, 在死亡的面前, 真的会有奇迹吗?
  
7. Coph Nia - Hymn to Lucifer
  
   Coph Nia 在CMI旗下发行过1张EP和两张专辑, 参与过2张合辑的制作, 这个乐队给人的感觉就像他们的音乐一样, 隐藏在浓浓的黑雾之中, 让人无从了解. Coph Nia 的灵魂人物 Aldenon Satorial 有着非常奇特的爱好, 除了创作那些阴森黑暗的音乐外, 还相当热衷于混音歌曲, 而且这些歌都是来源于网络... 他还曾经有过把每一张 Coph Nia 的专辑都重新混音并发行的伟大计划, 不过一年后他就自己宣布放弃了. Aldenon 在加入CMI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 就是抢到CMI 093的编号, 因为93是 Crowleyan 神话里的关键数字. (瞅瞅人家C93, 直接把这数挂在乐队名上拉, 不如什么时候 Coph Nia 也改成 CN93 之类的好了...) 2003年发行 Shape Shifter (cmi 122)之后, Coph Nia 除了参与2004年的合辑 flower made of snow(cmi 130)的制作外, 在CMI就没了动静. 2004年他自己低调发行了一张混音专辑 noise shaper, 限量161, 2005年又与 Mindspawn 合作在 Punch Records 下发行了专辑 Erotomechaniks, 2007年最新专辑 CMI 163 The Dark Illuminati - A Celestial Tragedy in two Acts 已发行...
  
   Hymn to Lucifer 的歌词是 Aleister Crowley 所作, 他是英国著名的神秘学学者,诗人,也因其将魔法理论付诸实践而名噪一声,是西方世界撒旦崇拜的两个主要人物之一. Aldenon Satorial 显然是 Aleister 的忠实追随者, 他的音乐从氛围到歌词里无处不透露着来自地底最黑暗之地的邪恶气息, 而他诡异的言行让人不由得怀疑他本人是不是就是撒旦教徒. 刚刚还在 Decadence 用爱对抗死亡的温柔氛围里徘徊, 突然却响起了撒旦的赞美诗, 难道是彻底绝望的心, 选择了堕入黑暗的不归路...这是一支撒旦的军队...
  
8. Hrafn - Crawl Into Dread's Labyrinth Act 1,
  
 Hrafn 到目前为止还是个谜, 无从了解, 加入CMI后连EP都没有冒个泡就直接在这张合辑里出现了, 并且还占据了10分钟之久...值得关注
  
   Crawl Into Dread's Labyrinth Act 1, 撒旦的军队还在前进, 朝向让人恐惧的未知之路. 行军的鼓点不紧不慢, 效果器营造出一种空旷的黑暗, 混杂着各种让人精神紧张的细碎杂音, 前进, 前进, 前进, 暗夜的军旅气氛在空气里扩散... 猜想 Hrafn 应该是某些暗民谣界老鸟组成的.
  
9. All My Faith Lost - The Wave
  
 All My Faith Lost 泯然已经采访过了, 就只大略介绍下. 这个团在1999年由 Federico 和 Francis 成立, 受 John Keats 的影响较大, 作品专注于仙女精灵的童话世界, 植根于世界各地的传统民谣. 2000年, Viola 和 Raffaella 加入, 并发行首张 Demo, Hollow Hills, 2002年在独立厂牌 sin organisation 旗下发行首张专辑, In a sea in a lake in a river or in a teardrop。专辑完成后 Raffaella 离队. 2003年专辑 chamber music 录制完成之后, Francis 离队, 因采用了诗人 James Joyce 的诗篇而遭遇版权困扰而一直未能出版, 但最终引起CMI老板 Roger Karmanik 的注意, 重新填词后于2005年在CMI旗下得以发行, 专辑名为 as youre vanishing in silence.
  
   The Wave, 是向撒旦军中的情人最后的道别么... 典型 All My Faith Lost 式的感伤情调与优雅旋律, 在整张合辑里恐怕就这首比较正常了...
  
10. Stormfaegel - Halgass
  
   来自瑞典的 Stormfaegel 出道也才两年多, 第一张自制的 Demo -- Kinder der Vergangenheit, 在鼓声和氛围的运用上都颇引人注目, 旋律编排亦有独到之处. 这张 Demo 发行后不久, 2005年10月, Stormfaegel 加入了 CMI, 发行了首张专辑 Den Nalkande Stormen (CMI 149), 风评不错, 不过也有人称之为 CMI 出过的最差的唱片. 对于这样的评语, Stormfaegel 的创建者 Andreas 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他说, 那更应该去收藏一张了, 这可是标志性作品. Stormfaegel 的作品里常常是把民谣和军事两种风格融为一体, 有曼妙的小提琴, 又有沉重的号角, 还有 Eva 超凡脱俗的吟唱, 而低沉的男生念白常常让人想起 In Slaughter Natives 和 Blood Axis, 不过, Stormfaegle总体上昏暗的感觉更强些, 而非黑暗. 他们计划在2006年出的新专辑 Ett Berg Av Fasa, 从春天跳票到冬天依旧不见踪影, 只能在2007年继续等待咯.
  
   合辑选的 Halgass, 可以说是很具代表性的一首歌, 融合了所 Stormfagel 音乐的基本元素. 忧郁的女人正在目送她的爱人在军中渐渐远去, 军鼓声声, 脚步阵阵, 号角声起起伏伏, 女人的哀婉吟唱...她仿佛知道, 他的命运已经笼罩在一片浓黑的阴影之中...
  
11. Pimentola - Psychopompos
  
   Lempo 和 Turja 在1996年的冬天创建了 Pimentola. 他们原本是想建立一支倾向于阴暗金属的乐队, 创作灵感则大部分来源于芬兰古代史诗卡勒瓦乔. 在首张小样发行之后, Pimentola 成为 Lempo 的个人乐队, 其后第二张小样利用了大量合成器和鼓机显现黑金属的风格. 2000年, 他们发行了一张 MCDR, 完全背离了曾经的风格蜕变成为新民谣器乐. 稍后, 新的取样器的使用又让他们的风格更添了几分异教气质. 仍然是以器乐为主, 偶尔会辅以小段人声念白. 基本上, Pimentola 的音乐是以采样为主, 来自外界或是自己制作的. 这支乐队的名字 Pimentola, 是芬兰神话中的一个地名, 传说疾病和严寒就起源于这个地方. Pimentola 在2006年加入CMI旗下, 之前也曾在 Twilight Records, War Office Propaganda 等厂牌发行过专辑, 加入过不少合辑的制作, 还有不少独立发行的作品, 不过最终, Lempo 还是选择了 CMI. 2007年, 新专辑 Misantropolis 发行, 编号 CMI 167.
  
   这首 Psychopompos, 迎面而来的是一片黑暗中的嘈杂... 战争终于开始了么?
  
12. Tharmapsal - Molecules, Out!
  
   又是一支神秘的新乐队... Tharmapsal 的感觉与 Pimentola 有几分相似, 采样与合成器是音乐的主要组成部分, 再辅以人声, 营造出阴暗紧张的氛围...
  
   Molecules, Out! 颇有几分宗教祭礼的意味, 与合辑第二首 Rite of Spring 倒是遥遥的呼应, 只是这时, 恐怕已经不再是出征前的祭拜, 而是战争结束的祭奠了...
  
13. Letum - Death will be my friend
  
   Letum 在2001年发行的首张专辑 CMI 095 The Entrance to Salvation 就已曾在当年引来不少关注的目光, 阴暗氛围的营造在彼时已达相当造诣. Letum 实际上是 Mattias Henriksson 的个人乐队, Letum 这个词是拉丁语, 指的是拥有黑魔法的阴间恶魔, Mattias 说, 取这个名字的原因是他的每首歌, 都映照着死亡, 死亡是他创作中永恒的主题. Mattias 喜欢电影, 做为一个瑞典人的他居然还非常喜欢港片, 自称特别喜欢白发魔女传, 聊斋, 太极宗师... Letum 大约与 Raison D´être, SPK 以及早期的 Delerium 比较相似, 然而 Mattias 自已指出, 在听到 Tristania, Diary of Dreams, Endraum, In Flames, Lisa Gerrard, Oliver Shanti & Friends, Garden of Delight, Arcana 等乐队的音乐时, 会比较容易有灵感. 值得一提的是, Letum 的音乐基本是由电脑合成, 其实从1982年 Mattias 买回第一台电脑开始, 这位科技爱好者就一直在试图用这个新玩意折腾出点什么声音来...
  
   Death will be my friend, 在 Mattias 的眼中, 死亡就是它本身的拯救...一路在幻想中走过这张专辑, all my dead friends, 到了这首, 已然是终曲的前声, 死亡步步迫进, 而此时面对死亡却早已释然? 音乐更像是一种从幽深的寂静中传来的慑人声响, 那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温柔召唤...
  
14. Foundation Hope - Troubled Herd Crawling
  
   Foundation Hope 是应该归于 fresh meat 一类的CMI新生力量, 2007年初他们曾接受了德国另类音乐杂志 Sonic Seducer 的专访, 可惜无缘拜读, 这支由 Joep Smaling 创建于2003年的乐队, 从名字上就能读出几分宗教的气息, 不过也许这其中更多的是另一种戏谑的意味... 他们2006年发行了 CMI 162 The Faded Reveries, 而2007年另一张 Tunes for the Wounded 也已预定在CMI旗下发行. 有人认为它比较近于同为CMI成员的 Raison d’Etre, Letum 以及 Atrium Carceri, 也的确, 他们在感觉上有共通之处, 营造的同为冰冷幽寂的氛围, 而 Letum 与 Atrium Carceri 亦与它一起出现在CMI 160这张合辑里.
  
   Troubled Herd Crawling, 带给人的是茫然的跟随, 音乐似乎从遥远的前方飘至, 指引出一条前行的道路, 而前行的人, 却早已没有知觉, 只是茫然的前行, 然而, 这会是一条怎样的道路...
  
15. For Greater Good - Le Jugement Du Roi En Jaune
  
   For Greater Good 签约CMI后到目前为止的动向, 也就只有这一首参与这张合辑的作品了... 完全的新面孔, 主要成员有 Izzy 和 Samdevos, 偶尔也会有一些客座成员来参与音乐的创作. 音乐大部分时间是阴暗为主色调, 不过偶尔也会闪出一线希望之光, 从而增添几分亮色.
  
   Le Jugement Du Roi En Jaune, 最后的结局, 末日的审判... 只能默然, 终究, 即使是走向死亡, 也无法逃脱的终极宿命...
乐评摘自网络!



专辑曲目

01. Atrium Carceri - End Titles (3:18)
02. :Golgatha: - Rite Of Spring (4:58)
03. Rome - A La Faveur De La Nuit (Version One) (3:41)
04. Beyond Sensory Experience - In The Midst Of Death (4:04)
05. Medusa's Spell - Lulling (5:03)
06. Decadence - Love Is For Ever (4:22)
07. Coph Nia - Hymn To Lucifer (Premix) (4:20)
08. Hrafn - Crawl Into Dread's Labyrinth Act 1 (10:09)
09. All My Faith Lost ... - The Waves (4:33)
10. Stormfågel - Halgass (6:17)
11. Pimentola - Psychopompos (5:42)
12. Tharmapsal - Molecules, Out! (3:46)
13. Letum - Death Will Be My Friend (4:37)
14. Foundation Hope - Troubled Herd Crawling (4:56)
15. For Greater Good - Le Jugement Du Roi En Jaune (4:45)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