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其它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Sainkho Namtchylak -《继母之城》(Stepmother City)[Flac]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0年
  • 时间: 2007/11/09 14:59:36 发布 | 2007/11/09 16:22:34 更新
  • 分类: 音乐  其它音乐 

观三千界

精华资源: 210

全部资源: 216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继母之城
专辑英文名Stepmother City
艺术家Sainkho Namtchylak
版本[Flac]
发行时间2000年
地区德国
简介

IPB Image


音乐类别:发烧人声
唱片公司:Ponderosa (edel)
编码品质:946 kbps

专辑介绍

来自图瓦 (Tuva) 的 Sainkho Namtchylak 是当今世上最令人惊叹的超级女伶,凭藉其七个八度的宽广音域、出神入化的演唱技巧,最重要是勇于吸纳各种音乐艺术的试验精神,将历史悠长的双声唱法与西方前卫乐潮大胆的融合并获成功。这张专辑她以充满未来感的电气化游牧民歌风格出现,在快速变异与巨大张力、骇人唱功与绝妙音符之间、在当代与亘古的对比、交织与并列当中,Sainkho音乐里最后呈现的内涵竟然是如此宁静与灵性,展现出一位“属于世界的音乐家”的至高艺术性表现。

Vocalist Sainkho Namtchylak is a master of the unique multi-octave Tuvan throat-singing style, which is known for its deep guttural moans as well as high-pitched whistles and buzzing overtones. Namtchylak knows the music traditions of her homeland (located just south of Siberia), but these days she's interested in mutating those traditions. Stepmother City is a wildly diverse work that juxtaposes Tuvan throat singing and music against modern pop, electronic music, and experimental jazz. The Western sounds work great with Namtchylak's amazing voice. As haunting sonic textures provide the backdrops, the vocalist uses her seven-octave range to create a vivid variety of vocal characters that are intermittently sultry pop divas, children, demons, and songbirds, as well as more traditional-sounding singers of the Tuvan, gospel, blues, and opera styles. More accessible than Namtchylak's past work, which leans more toward either the European avant-garde or traditional Tuvan music, Stepmother City will delight and enchant fans of Björk, Diamanda Galas, and Zap Mama. --Tad Hendrickson(Amazon.com)

推荐曲:第八首 Old Melodie


艺术家介绍

Sainkho Namtchylak生于西伯利亚南部的图瓦共和国(毗邻蒙古),祖先是游牧民族。她被人们誉为图瓦的国宝;一位俄罗斯音乐评论家称Sainkho和另外一位内蒙古歌手Urna为“亚洲女高音双姝”(Two Asian Divas)。实验性是Sainkho予我的强烈印象,她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着,创新仿佛就是她的生命!看过几个她的视频,竟感觉有几分行为艺术的气息,其审美理念也蛮超前的!

Sainkho自小学习歌唱,曾组过民谣摇滚乐团。长大后到莫斯科学习声乐,除学习图瓦传统的双声唱法(throat singing/khoomei),也包括喇嘛与萨满巫教的传统声乐技巧(图瓦的传统信仰是萨满教,后来因为曾被蒙古统治过,所以国教改为藏传佛教)。从1989年起,Sainkho开始跨足欧洲前卫即兴乐界,学习更多元化的发声技巧,并致力挖掘双声唱法与其它音乐风格融合的可能性,同年并与苏联前卫爵士乐团Tri-O首次合作。之后即以欧洲作为发展重镇,展开她漫长而精彩的世界巡回演出,并且有机会与各地杰出音乐家、表演团体合作,当中包括Peter Kowald、Buch Morris、Ned Rothenberg、Evan Parker、William Parker、Hamid Drake、Djivan Gasparian、Hector Zazou、Otomo Yoshihide、Hakutobo (白桃房)Butoh Dance Theatre等等,并先后出版《Out of Tuva》、《Tun-Gus-Ka Gu-Ska》、《Letters》、《Ser-gei Cher-now》、《Seven Songs for Tuva》、《Naked spirit》、《Stepmother City》等近三十张专辑,音乐之外,Sainkho也参与许多电影、剧场与多媒体演出。

Sainkho 身形瘦弱,留着光光的头,很多专辑的封面总是一副凄清的表情。和她的歌声一样令人动容。她是一个游走在世界边缘的流浪歌者,同时她也是在生活的边缘行走。她的音乐无法分类,游移于在东方和西方之间,过去和现实之间。她的音乐融合了图瓦喉音,试验爵士,古典,电子和佛教音乐。

她曾是图瓦共和国国家乐团的一员,然后又离开了她那位于西伯利亚南部的遥远的祖国,定居在莫斯科。她遇见的很多爵士音乐家,并开始了她在西方的新事业。她曾在维也纳,柏林和莫斯科居住,但她从未忘记她的祖国。每年她都邀请西方的音乐家去Kyzyl演出,来了解她的国家,她的文化和她的音乐。但是她又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在她的祖国,她甚至受到很多人的攻击。作为一个音乐家,她是特出的,怪异的,先锋的,但是她的音乐中还是能听出她对家乡的土地和人民的爱。她的欢乐,悲伤,愤怒,激情,都完完全全地在她的音乐中,她的灵魂完全赤裸在她的音乐里。正如她的歌中所说:
就象我手上的掌纹,就象我灵魂的镜子,我的灵魂——图瓦,在我痛苦的记忆里,是我的人民的苦难历史。我的骄傲,我的悲伤,轻声诉说,我的摇篮曲——图瓦。

从1988年开始,Sainkho开始和前苏联的一些充满创造力的音乐家合作,他们尝试将传统的音乐元素与前卫音乐结合起来,创造出不同的声音。她加入了Tri-O乐队,和来自莫斯科的Sergej Letov,Arkadij Kiritschenko,Alexander Alexandrov一起,创造出了自己的爵士乐。自从Sainkho加入乐队后,西方媒体对他们产生了兴趣。最初,只是因为她看上去是那么异域,奇怪。但是,他们的音乐被注意到了。人们听到的是奇特的旋律,两个声部的歌,泛音带着旋律…… 这些都和爵士乐融合在一起,这是一种全新的爵士乐。其实在这之前,西方已经知道蒙古的泛音演唱方法,但是只是被作为一种世界音乐的遗产被保护,仅仅在一个小圈子里流传。从西方人的角度来看,他们的音乐使得图瓦和蒙古的民族音乐真正融入了西方的音乐,而被西方人完全的接受,并成为他们音乐生活的一部分。当然,对于来自东方的民族音乐,这不能绝对的来看是好或是不好,但是这种东西方音乐的融合,对于音乐的发展应该是一件好事。至少,能让西方人不再像看马戏演出一样看待来自东方的民间音乐,可以让民间音乐的内涵和力量通过另一种方式,一种容易让他们接受和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毕竟,重要的是音乐内在的东西,一种情感,一种精神,一种力量。沟通和理解对于民族和民间音乐来说是很重要的。

对Sainkho来说,音乐是不存在分类,不存在界限的。她知道她的根扎在图瓦传统的土壤里,但是她需要自由来表达自己。她说过她的演唱并不包括传统的图瓦喉音。她说:“如果你想听sygyt(一种图瓦喉音演唱的类型),你不会听到的…… 当一个男人唱歌时他能扩张他的肺,这需要用很大的力量;而且我注意到当女人想尝试用男人的方法演唱时,就会失去她们自己的声音。所以我决定不那么做,而是要创造一种象图瓦喉音那样的声音,但却不失去我自己的声音。” 听过Sainkho演唱的人们常常会因她声音的多样性而感到惊讶,从歌剧般的女高音,到酷似鸟类的鸣叫声,从婴儿般的呢哝到催眠般的低声哼唱。她的音乐中,现代的电子乐器和传统的民间乐器,象shakuhachi(一种日本竹笛),doshpuloor(三根弦的班卓琴),以及马头琴,融合在一起,将过去和现在交织在一起,让人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Sainkho认为音乐和精神灵性是由那种唤醒人类的渴望联系在一起。她的音乐就象一张地图,想要画出一些道路,让人们通往过去,并为西方的现实存在与东方的灵性世界建立一种联系。她的勾魂摄魄的节奏和野性的声音注定要将你震动,将你唤醒。确切的说Sainkho是个没有国界的艺人,她在图瓦仍是苏联加盟共和国时,远赴莫斯科学习声乐,后来成为图瓦国家乐团首席女高音。她在加入TRI-O后,跨入爵士与实验乐界,浪迹维也纳、柏林与莫斯科。即使她在实验乐团已经享有盛名,她从未忘记自己的家乡,每年都带着西方乐手到图瓦的首都基吉(KYZYL)表演,希望西方乐手认识她的国家、文化与音乐。虽然她是图瓦文化的最佳代言人,但是并非所有图瓦人都愿意拥抱她,许多人认为她常年居住在西方世界,就是背叛自己的国家。1997年,她飞到莫斯科,打算从莫斯科返回基吉庆祝自己的四十岁生日,却在莫斯科遭到暴徒攻击,身受重伤,治疗了两星期才出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她推出了《TIME OUT: SEVEN SONGS FOR TUVA》。这是SAINKHO献给祖国图瓦的作品,她在CD内页写道:我将这张作品献给图瓦人民,以及我在图瓦及其他国家的朋友。我希望总有一天我的同胞能够理解,我是个属于全世界的艺人,我所创作的音乐没有国界。我谢谢你们陪伴我度过难关、协助我康复。希望我还能为你们唱歌许多年。所以在这张专辑里充满了忧伤的情绪,歌词多涉及死亡与遗世独立的孤独感:
我生来就是要死亡的,请给我自由!或许我已经频临死亡,但我仍将为你歌唱。无父无母孤独的我,蹒跚行走与人间,有一天,我将倒下死亡。我的身体就像树,哪儿是我埋葬之处?我的歌声就像鹿鸣,何时会破裂消失?我是个赤裸的灵魂,是的,就像个天真的孩子,穿越人间。不要怪我,果子成熟了,就会落地。就像太阳与月亮,我是个赤裸的灵魂。

2002年由德国女导演Erika von Moeller执导的纪录片“Sainkho”正式面世,让世人对Sainkho的生活有更深层的了解,同年获家乡图瓦颁发“二十世纪图瓦最具创意成就奖”。

Sainkho那出神入化的演唱技巧固然让人惊艳,结合图瓦传统双声唱法、喇嘛与萨满巫教的传统声乐与当代发声技巧,时而像歌剧男高音般清亮,时而像鸟鸣、孩童撒娇、深沉的低吟,人们不免拿她跟Bjork、Zap Mama、Patti Smith、Nina Hagen或者Maja Ratkje相提并论,但其实奠定她在当今乐坛的特殊地位以及赋予她的音乐跨乐种、跨文化吸引力的,却是她一直坚持的实验精神。从她每张专辑都试图破格,把别具一格的演唱结合西方前卫爵士、即兴音乐、各地传统乐以致电子乐,加上诗化歌词,Sainkho成功塑造出一种特别强调声音技巧表现、而兼具许多不同国家传统的世界音乐。


IPB Image



专辑曲目

01. Introduction (1:45)
02. Dance of Eagle (4:36)
03. Like Transparent Shadow (5:09)
04. Order to Survive (5:41)
05. Let the Sunshine (3:40)
06. Ritual Virtuality (4:27)
07. Tuva Blues (5:05)
08. Old Melodie (4:13)
09. Lonely Soul (7:44)
10. Boomerang (8:44)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7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