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资料有声读物

资料资源事务区


《电台录音 安妮宝贝文章播读以及一些访谈 陆悦农》[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语言普通话
  • 时间: 2007/10/15 18:34:21 发布 | 2007/11/08 18:33:53 更新
  • 分类: 资料  有声读物 

fengyiwang

精华资源: 4

全部资源: 5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电台录音 安妮宝贝文章播读以及一些访谈 陆悦农
资源格式MP3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
简介

IPB Image


陆悦农

一个有着好听声音的男人 多年前在上海广播电台主持《今夜不太晚》 每天晚上23:00他都会以最喜欢的《Tokyo Love Story》的原声做节目片头 然后放着自己喜欢的音乐 读一些安妮的文章 说一些音乐 聊一些游记 实在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 很会生活的男人 让人念念不忘的是他的声音和那些由他播读的安妮的文章 这些录音放在电脑里也有些年头了 当时那个年代有电脑的人不多 上网的就更少 (也不算太久 8年前) 网络的好处是可以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复制我们身边的一切 喜欢的不喜欢的 都能在网上找到 坏处就是它是一个快进键 让我们本不那么慢的生活行进的更快 以至于让人很难沉淀自己 这些录音也是陆陆续续从网上搜来的 他的东西网上很少 我不知道当时这档节目除了上海以外还有哪些地方能听到

列表
第一次亲密接触
告别微安
七年
七月和安生
最后约期
说说古龙
探访白马湖
心有灵犀之陆悦农
欣有灵犀直播04年12月底
周末乐游记



电台DJ:我是陆悦农
档案 :2000 年5 月22日下午两点半
衡山路东亚酒店大堂
陆悦农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

采访印象:悦农穿蓝色的衬衣,胸前扣着一款时尚的太阳眼镜。他不停地抽烟,一边抽一边说,为什么烟要一直追着你跑。于是我们笑。他是一个轻松自若的,有许多积累的男人,但是他平和,一如他的声音。并且很努力,有物质意识,是一个有时代感的不落伍的人,同时又拥有一份可以保持经典心情的职业。就像他自己所说的,他喜欢旧的歌。同时他告诉我,八月打算去
远游,目的地是新疆。一个曾独自看电影的男人。一个会去湘西边城住一段时间的男人。这些矛盾的气质混杂在他的身上,显得和谐而理所当然。

似乎他始终并且应该如此。

采访手记:

深夜在音乐中入睡,清晨在爱人的亲吻中醒来,是幸福的。
---陆悦农



5月的一个夏日午后,我和陆悦农在衡山路有一次采访约会。

和他认识很久了。心里记得一个深夜,从酒吧回家的路上,听到路边停泊的出租车里在播今夜不太晚的节目。他在读一篇小说,用平静的带着忧郁的声音,讲述两个女孩的颠簸流离的命运。

读完一段,音乐响起来,坐在座位上的司机神情忧伤。我相信那一刻他的声音和音乐进入了这个城市很多人的心里。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悦农读的是我写的最喜欢的小说《七月和安生》。他选了很多忧伤艳丽的音乐,在故事的分段中播放。那是我收到读者来信最多的一次,每一个人都在问我有关于七月和安生的问题,每一个人都在说,
听完这个故事无法入睡。

就是这样一个很旧的朋友。

他播读《告别薇安》的时候,我还不在上海。我一直觉得这个形式很奇怪,因为觉得声音和文字之间,还是有太远的距离。

朋友替我录了一段,因为中途睡着了,没有把录音带翻面,所以有一大段没有录进去。醒过来以后又录了结尾。所以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故事,就像它的本身。

但是当我第一次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我觉得自己的心里静了一下。很难用言语清楚地概括出这种声音的特质,平和也好,忧郁也好,更多的是一种被时光过滤以后的沉静。

静得只看见阴暗光线里的灰尘颗粒在缓慢地浮游。而悦农,他的确是一个非常出色的说故事的男人。

说故事的男人一开始是从冷气工程师开始的。

90年。那时候我在深圳。悦农说。

他去了一年。因为最初对生活感觉的茫然无措,独自坐上南下的火车。他管理着一幢大厦的冷气日常运行和维护,生活很充实,工作不紧张。买很多磁带,听音乐,学会了做广东菜,去菜场买些食物煲汤做菜,因为经常夜班,白天还会独自去看电影。

那时候广东有很多小小的镭射中心,放各种影碟。常去的地方有一个一号厅,里面的20个座位在下午一点半开始的时候,通常是空空荡荡的。于是他在门口买一个便当,买一杯可乐,一个人在黑暗中看上一个下午。差不多把所有杂志上曾经看到过的奥斯卡电影都复习了一遍。

最喜欢的电影呢。

《猎鹿人》,美国的越战反思片。特别喜欢里面的主题音乐,那一段悠缓的吉他,当他开始做DJ以后,首先就找到了那段音乐做片头和背景音乐。

能让我感觉一下吗。我说。

于是他在同样空空荡荡的酒店大厅里,用他磁性的声音为我哼了一段乐谱。

很好听的音乐。

很奇怪,在这样一个传闻中节奏紧张的城市里,我却过得很悠闲。

那是因为你本身就很善于发现生活的趣味吧。我说。

每次在深夜的MIRC里邂逅他的时候,他常会对我谈起,如何在一个小小的海岛里享受阳光,或者旅行的计划,让我对自己忙碌颠簸的生活感觉羞愧。高质量的生活就是应该这样的悠闲吧。我不清楚什么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

没有什么是非得去做的事情。他说,以前在每天清晨7 点档的《都市晨曲》栏目里,常会对听众这样说。不如偷个懒,逃逃课,或者请个假,享受一下生活。害得那些本来就半梦半醒的人又爬回被窝去睡觉了。说到这里,我们一起笑了起来。他的幽默很可爱。

一年后还是回到了上海,这个自己出生的城市。

尝试和经历了非常多的职业,比如影视公司的摄像,报社编辑,广告公司的创意文案等。而且常常是同时在做好几份工作,因为感觉只有努力工作才能打下基础,让自己过上想要的那种不会背负太多压力的生活。

他告诉我他是O 型血的射手座男人。天。我想,这样的男人是非常精力充沛的,喜欢冒险进取,几乎不会知道疲倦。

然后93年的时候,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电台顶朋友的班,开始做节目。从两周一小时做到一周一小时,直到接手每天早上7 点到9点的都市晨曲,这档节目他做了近7年,一直到现在。

很多人都是听这档节目听到长大,读书的时候听,读完书工作了也在听,而听的声音始终是我。这是我做过的最长性的事情。

那时候他还是新手,早晨这段荒芜的时间里,没有收听率也没有广告业务,通常会放给外借的人做。悦农在这两个小时里,谈论音乐,天气,文化,娱乐,新闻,生活服务……,包括所有的策划编辑制作直播。

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地做呢。

因为喜欢这份工作。这是我最能驾驭的工作。曾经也在电视台里做过策划,也许我缺乏团队精神吧,喜欢独来独往地做事情。比如我可以在一个下午,把自己关在录音棚里,听着音乐把整整一周的节目做完。非常棒。悦农说。

一块自由的空间,稍显宽容的体制,能够允许发挥。最重要的是,能够随心所欲地摆弄自己喜欢的音乐。买过太多的音乐CD,在这几年里也最起码放掉了上万首歌曲。经典的,另类的,电子舞曲,摇滚。很多人来我家里都想把我的CD偷走。悦农微笑。

99年的6 月,悦农开始做《今夜不太晚》。他精确地报给我这个日期,是6 月28日。

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比较适合夜晚,他说。

在那段时间里,他做流行音乐,电影剪辑,书籍,同时开始用5 分钟时间选读一篇榕树下网站的文章。因为已经是非常有经验的资深DJ,台里对他政策上的把关尺度,制作过程和节目质量都很放心,所以他可以自由地做自己的节目。

一周5 天,我可以1 天读故事,两天谈音乐,两天谈谈旅行或书籍。是非常自我化的节目,只展示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悦农说,那就乾脆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让喜欢的人喜欢,不喜欢的人不喜欢,大家都可以有许多选择。

工作的细节是琐碎的。要找资料,下载小说,分段,然后听唱片,配歌。任何一首为文章配上的歌曲都经过精心挑选。那份用心良苦如果有一个听众可以感觉出来,也是非常大的安慰了。

他把自己读文章的事情称之为讲故事。

他说,我喜欢改为第一人称的叙述,仿佛是一个自己的故事,平静地娓娓诉说,不需要太多情绪的变化和表露。不喜欢影响和控制别人,不喜欢引导别人。所以我只用一个语调讲这些故事。

首先要把文字想象成画面,用声音传递,还原成画面,当音乐出现的时候,这些画面就在一个孤独的人的脑子里闪过。我不会故意去用太多技巧性的东西,因为不想给读者太多判断,本来声音作为信息接受源已经非常的单调,如果把我设定的情绪强加给观众,那样会很残酷。

他们有时候把我当阅读机。让我读世界名著。村上春树,川端康成,卡夫卡,杜拉斯等等。但这种大部头的作品是应该自己看的,不能偷懒。但大部分的我还是都读了。

悦农带着淡淡嗔怪的微笑对我说。我知道他指的他们,是一大帮在校园里的孩子。

这些可爱的孩子,每天晚上读完夜自修,然后回到宿舍,在床铺上打开收音机,听着小匣子里的那个男人,读美丽的故事,播陈旧的老歌,直到自己在音乐中睡过去。很多人在信里说,他们早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塞在耳朵里的耳机一片茫然的杂音。

深夜在音乐中入睡,清晨在爱人的亲吻中醒来,是幸福的。悦农说。

很多人给你写信吗。

是,很多人。

你都回吗。

大部分都回。


想想看他们听完你的节目,然后趴在被窝里或几天以后写一封信给你,告诉你他们的心情,换个位置,你也会希望得到一个回音。

我从不对他们的想法提出建议或评价,他们不需要指导批评,他们只要找到一个倾诉情绪的空间。那么我告诉他们,我看到了,我知道了,这样就足够了。

在这样的信里,会特别喜欢那些有见地的听众,他们有自己的想法,生活态度轻松,愉快而有灵气。

他们对我会有想象,把我想象成一个喜欢黑暗的男人,一个如你小说中的世纪末最孤独的咖啡男人。

那么会有一些女孩提出见面吗。

有。

你们会见面吗。

自然不会。他露出一个严肃的表情。

所有的信都保存下来。手写信是一捆捆打包起来的,EMAIL 则整理在文件夹里。

社会再忙碌不堪,人也是需要交流的。悦农说,你想想,那些人在深夜里听节目,也许没有同居的伴侣,孤独一人,所以他们会有倾诉的欲望,就好像一些午夜谈话节目,有些人的心态是很无助的。

但我想,痛苦还是没有声音的好。埋藏在心底会比肆意倾诉更有力量。我说。


喜欢旅行。去过非常多的地方。自然也去过西藏。

那简直是一个大SHOW场。他说,到处都是老外和装腔作势的汉人,一副我在这里所以我伟大的表情。曾经有句话说,远行者归来者有撒谎的权利,任何事物都是因为遥远所以神秘。在西藏,对自然景观的喜爱远远超出了人文景观。最喜欢的两处景色,一处是拉萨的夜空,天空仿佛很低,星星很大很亮,好像是梦里面出现过的样子。另一处是羊卓雍湖。真正的高原上的一面湖水,蓝,平静,也许和天空互相折射,所以蓝里面带着深深的绿。真的是伟大的湖水。就在从山坡上往下向它奔跑过去的时候,被一次真正的高原反应所袭击,脸也晒烂了。就是王菲的晒伤妆摸样。他笑。

最喜欢的地方是湘西。湖南的凤凰县。从小就读沈从文的小说和散文,受他的影响非常深。喜欢那里的景色和气氛,人都很平和,不为所动。每年会去一次泰国。那是一个物质享受到了极致的天堂,物欲横流,但是每一个在其中的人都非常快乐,好像到了世界末日。

觉得需要很多钱吗。

够用就可以。但是够用是说不清楚标准的。心态放松就可以了。比如我会同时做四份工作,然后用现在所拥有的物质基础过比较平和的日子。


一个30岁的男人,同时做着电台,广告等感性和理性的许多工作,喜欢音乐,懂得如何赚钱,常出门远行,有一份平和沉郁的声音,会在深夜述说一些动人的故事。有自己的见地和个性,推崇心平气和的生活态度。

这样的男人,不能不问问他爱情的观点。

他有稍稍的犹豫,但我知道他不会拒绝回答。

觉得现在的爱情都是很急躁的。爱的表白都建立在索取的基础上。比如女人希望有一个依靠,男人希望对方能温柔体贴,全部是索取。大家都很习惯要求对方如何如何。自然现在的物质社会,也已经没有人会无原则地付出。

尤其不喜欢听有些人说,爱得好苦,诸如此类的话。爱得不够,再爱一次,不能觉得自己爱得很苦。苦恋是一种自我完成式的陶醉。爱情应该是快乐的。两情相悦,心意相通。

相应的,人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也应该如此。认定的话就去做,不能够抱怨。否则就彻底地放弃好了。

我看着他,微笑地,我想悦农对女孩子一定也有他独特的好品味。

结束采访的时候,我喝掉了一杯番茄汁,悦农喝完了两杯冰红茶。整个酒店依然空空荡荡的,心情却很愉快。和悦农挥手道别,想了半天,是因为他的声音磁性迷人,所以做了半天采访好像是听了半天的电台节目吧。心里窃笑。

外面街上的阳光已经不那么灼人了。美丽的衡山路有非常高大的梧桐树。

因为采访是坐公车去的,上午不得不出去买了一双鞋子,以便能换下那双穿得发疼的新凉鞋。我打的到淮海路买了一双软皮的平底鞋,玫瑰红的,红得很有味道。回来的时候,才觉得比较可笑,这双鞋的价值足够我来回打的很多次了。

但是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我想。生活中应该有一些偷懒,一些意外,一些自我放逐,一些随心所欲。就好像清晨的悦农在收音机里平平和和地说,请个假逃逃课,享受一下阳光,看着明亮的阳光穿透茂盛的绿色树叶,在风中晃悠。

这个世界的确没有什么非得去做的事情。只要感觉快乐。



-------------------------------------------------------------------------------------------------

经最新版本Symantec AntiVirus ---Version:2007-10-14 rev.23 (诺顿)检查,无病毒!
作种时段:08:00-18:00(除非死机、重启、停电)其他时间不定

常用服务器:Em Server No.1 、www.UseNeXT.info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77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