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华语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Various Artists -《极度摇滚VOL.3》(maximal rock and roll.3)《非音乐》增刊[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英语
  • 时间: 2007/07/08 01:46:33 发布 | 2007/07/23 15:59:13 更新
  • 分类: 音乐  华语音乐 

subjammf

精华资源: 29

全部资源: 33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极度摇滚VOL.3
专辑英文名maximal rock and roll.3
资源格式MP3
版本《非音乐》增刊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大陆
语言普通话,英语
简介



专辑介绍:

“经过这一阵的观察,我不敢相信我们的爱乐者的个人素质居然能低下到如此惨不忍睹的地步。我下载别的朋友提供的资源起码能供源2周及以上,不会下完就开溜!所以针对此情况,本人已经把自己所发布的全部资源撤了,并且将不会在VC发布任何资源。请新朋友切勿下载本人发布的资源。”

通知:请于下载后勿删除或者移动此文件或者修改此文件名。你在不删除移动修改的情况下只要你开着骡子就都在无形中为别的未下载的朋友留了源,也起到了我们辛苦发布的作用。若不能遵守以上内容,请勿下载本人的资源并以你为耻!(建议使用foobar2000或者千千静听进行播放)
最近怀旧情节比较严重,昨天翻出了极度摇滚的杂志,再次听到隐患的歌,想起了以前的狗脸岁月,在这代表中国摇滚最高成就的三张碟里,他们的音乐是最让我感动的!一句句歌词再次震撼我脆弱的心,我只能对自己说:嗨,不如咱去死了吧! wink.gif
颜峻:2007-2-15 12:10
以身相许 极度摇滚-----王凡


“十三不靠”,是尹丽川的书名,还有另外一个男人也写过。都没细看过,只随便那么一翻,楞是比较出了当代男艺青全方位的落后。自木子美后,男性写手的前途更是惨淡,躲在上海宝山搞了好多年学术研究的葛红兵悄悄地借新小说给自己喊了一嗓子:“美男作家”,结果现在中镖伤停中。是的,十三不靠是个麻烦的东西。
今天中午颜峻又列举了他的十三不靠,我在书店看到今年迷笛海报包裹的《极度摇滚》,然后回屋,接上电,看颜峻怎么个不靠法。几天前问颜峻要四川研究垮派的学术翘楚文楚安教授的电话,他说他不在北京,后来一想,准在杭州听上海和杭州的噪音狂欢派对。他又说,回北京再聊,人还未必到,他的选曲被彭洪武带到了全国。十三,不是十三首歌,是16+1,有一首隐藏曲目,搞得极腼腆,不过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有望博得今年国内十大失望电影桂冠的《寻找周杰伦》里那首《轨迹》,武汉和上海,似乎都需要一些隐藏的理由。
如果颜峻都不认识北京的冯昊,我们更难以认识了。但不认识不代表难以辨识,水滴和梦境交融的日记体音乐《声音》,有着太多的氛围修辞和实验精神,这是在地铁站交接的音乐,所以我听到了地铁的堂哥火车头慢挪的回音,这是老土的采样吗?问题是时钟的飘忽和无限可能的重复延长,让人由不得仰望山谷一侧的呼啸。你觉得安静,但是又觉得喧嚣。这就是慢起渐暖的伏笔。Microsound让音乐本身和音乐人一夜之间膨胀,这个阵容的惊奇绝对不在于一个曲调和休止符的满足。变幻始终是稳定耳脉腋下的小蜜,忽而搂抱,忽而聚离,终到最后一刻,狠狠地,刁蛮地与大地和凡音决裂。
谷傈是甘肃音视工厂音乐总监,甘肃全方位本地前卫艺术集中地的杰出音乐人。但是我更希望颜峻推荐的是“兰州噪音协会”——这个在地下渐红的优秀音乐团队。近年来西北的地下音乐开创了自己更为自由和进取的发展空间,我们很容易发现,他们的小样层出不穷(尤其是新疆和兰州)。第二曲选自了谷傈编曲、庞文龙创作的《两只山羊》。此曲作为影视作品的片尾,突出了本土化、民间化的精气神,只是,怎么说呢,作为曲式结构和旋律,我没有被讨好。
一声仿枪响,然后上膛,在那模糊的电话和枪筒,然后语无伦次地重复,轻解箩裳地电子音色,可惜你没有倒地,竟然是严肃犹豫的许巍夹着四川人胡吗个粉墨登场。够调戏的还有那一衣带水的坚持,比诗歌还有诗意的那一句“射了”。“万一和T.M.D”乐队,是万一一个人在捣鬼。他和胡吗个一样深得民间智慧,却更赢得了戏仿和旋律的媚眼。“出门后向左拐”,再配合后朋克乐队PK14相似的嚎叫,只此一句,此曲采样胡吗个的话说就是,一巴掌打死了诗歌。(《诗一样射了》)
Slitheryn是“挂在盒子上”的朋友,这是新金属和女朋克的友谊吗?在这张《Lost》的小样中,竟然爆发了将磁带绞滥的火暴。如果抛掉重金属新宠Slipknot主唱Corey Taylor的伴唱,你同样会惊咤于几个青春期孩子的成熟构曲和卖力说唱,对国内金属乐,这的确拥有太多启蒙和鞭挞作用。后段你会越发惊奇,他们在结构的编排上的确已经很欺老了。
张浅潜,一贯的张力在浅水里潜行。民谣和个人最细腻的融合,反馈给我们时,已经把颜峻感动得哭了。《倒淌河》有一种乡土无间的爱,是的,还是爱,但是它已经夹杂了残枝细水,晚桥悲乡。伴音的出现,小巧且躲闪,是熟悉的国内先锋话剧那股矫情鼻涕。西宁,你应该到张浅潜的老家去看看,那里的乾净和不识人间烟火更适合抒你失去多年的感情。
Vialka的主唱以音乐的配合水平,让你不至于跌落简单的和弦胡同里去。戏剧的、热情的、即兴的、语言感觉大于文字天赋的状态,在“Pas Joupi”里从容铺垫。
JPDS,来自比利时的乐队。开场失真的吉他音色已经很纯粹了,如果和脑海里主唱那胡渣清澈的吟唱扭结在一起,我不知道怎样来安慰那些受伤的人们。哭吧,一起哭吧!《Death Of The World》,只有歌者还在永生着,涅磐路上调动着无数自由人类最后的神经。
Bo—n’z乐团带来了神经质和收缩力交织的“Hagemaase”,一声轻咳后,开始发抖般发放舌绽莲花。主唱实在是可爱和调皮,声音沾着果酱、酸奶和玩具宝贝。只识得歌者午后颓废的气质,难以模仿的基调。是的,活跃又不媚俗,上口又不流俗,够够够,够了。这一点就足够得到更多人的爱戴。
Seens(冼文光),马拉西亚人,现居新加坡。有人说风水轮流转,华语音乐的亮点近年都到了东南亚。我知道他们说的是梁静茹和孙燕姿。华语流行乐止步不前,东南亚艺人的确在近年的华语流行乐上赚足了眼球,但是特别反感的是人家孙燕姿今年出了张部分印度音乐风格的流行集,非要给人家冠上Rock、World music、Alternative、印度风等一系列裹脚布。搞得文案人心惶惶,试问如今谁不Alternative?扯回来说说Seens给电影《Eating Air》做的配乐《Surfing》。这是一首主题音乐,所以没有配合画面,我们能做的只有自己去杜撰画面,这样的感受对于敏感的人而言,不吃力却讨好。所幸音乐带来了足够的荒凉和灰意,Seens的声音和电波环绕,构成人声飘渺的背景,像歌里那句词似的,走向了遥远。
泰国青年Thaitanium在昆明的时候,拐过了昆都的嘈杂、扰过了文化巷的冥静、越过金马坊时却感到夜幕下垂的肃杀,终于在“纸老虎酒吧”找到了老板李都,然后正如大家听到的,他的音乐得以在中国见了天日。听不懂他两首作品(《Thairiders》《Come with me skit》)的呓语完全不要紧,因为那流淌的腔调太让人舒服了。这是三位MC和DJ Thaitanium的想法,纽约第几大道和昆明威远街菜市场在民族鼓点的撮合下完成联姻。但是我怀疑昆明的闲适是否喜欢这样的节奏。
结果是后面的刘以达采样了云南民族的脚舞,而后是狞叫,还夹杂着粤腔和失真到位的琵琶乱梭。背后虽然藏着显而易见的采样和拼贴,但是他还是太出色了,让我们那些意识落后的国内采样大师们捉襟见肘。民族音乐运用的不好是种玷污和浪费,《Screaming Hoong Kong》透着清澈、净白、委婉和整齐,把那些光有抱负又满是包袱的电子乐人抛到了脑后。他在那边越乱越有型,你在这头越听越上头。
南疆怪杰Ronez(周沛)近年来名声猛飚,因为在中国实验电子乐的创世纪中,他和丰江舟、孙大崴跑在了前列。简约纯净是他最标签的口号,很默然的呼出,几乎不伤筋动骨,却满耳苍欢堆砌。《Fog》简明扼要,开宗道义,灵声乍乍。说他机智,是因为他始终明白无为无声的大道理。
新疆的大学生“718”,完成了electronic和slowcore后,义无返顾又光临了ambient。曲目《不渔Ⅰ》,真正稳健和多虑的结合,数字的杂音充碎了耳膜的做作。颜峻说是无节奏,我却听到洪波顿浮,一派逍遥之气威严耸立。
“Sabot”是在捷克生活的美国人(以前三人,现在两人),曲目《Resurrection》选自1996年的专辑,他们近两年的专辑同样出色精彩。在[url]www.cesta.cz[url]中你能欣赏很多他们的作品,听者自有分析,我倒觉得Sabot的音乐雷同太多,虽然吉它的出彩难以抹杀。他们曾经到过北京,上海、西安、乌鲁木齐,还有很多其他国家地方。流动的独立乐人,走动的后摇滚灵兽。
果然,王凡在这组曲目的最后压轴,十年前的老歌在今天听来,用上海说就是足够老卵。《以身相许》用油纸擦拭烟枪的油腻,然后冷天里呵出最后一口鸟气。口琴声无辜的痛响,和弦在哭泣,泪人在凝望。这是朗诵会的配乐,太凄婉和失落了。歌者为什么那么着力于那优美的句子啊。“想吻你可冷冻的表情,想怀疑又来不及老去。”
十三不靠,除了不愿意点破那最后一层隐藏,基本上还是有离有靠。纯洁的音色、动听的旋律,即便在重型音乐的选择上,也有意照顾了耳朵。然后呢?没有然后,继续用音乐洗涤油腻。如果生活执意不前,就让我们重复王凡结尾呻吟环转着的妥协声——“真想回去,可又慢慢地死去。”是的,生活别无选择。
——voiceweekly(《颜峻的“十三不靠”》

A,编选说明:
我选择和编辑这些音乐作品的原则是,首先要“十三不靠”,风格差得越远越好。并不是为了强调音乐的平等,而是想恢复耳朵的敏感。然后,它们都是从我收到的正式和非正式作品里挑出来的,并没有特意去选非常好的——尽管我的确回避了那些特别差的。作为一张合辑,它的意义就在于一次连续的、70多分钟的聆听,如此而已。在16首作品之后,还有一个附送曲目,作者和标题可以用windos media player之类的软件看见。另外,需要联系而没有刊登联系方式的艺人,可以写电子邮件到[email]subjam@sina.com[email]。
1,这是冯昊用日记形式做的一张专辑,曲目都由日期构成。他的作品缺乏完整的风格,也有一些明显的采样痕迹,但很安静,有microsound那种从无到有变幻的精髓,可以听很多遍而不腻。我并不认识冯昊,也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有一天,我在地铁里接到一个电话,20分钟以后我们就在地铁站见面了。他给了我这张唱片。他的邮箱是:[email]fffhao@sina.com[email]。
2,庞文龙本来是玩乐队的,但后来一直在做电影,编剧、导演、演员这些独立电影的基本环节都没漏掉。从很少的一些作品来看,他至少是一个有天赋的演员。这首歌很短,曲式也不够完整,但是为什么一定要长?为什么曲式就要“完整”?难道它还不够爽快吗?——它是兰州音视工场做的短片《谁呀》的片尾曲,谷傈编曲,在[url]httpgshell.nease.net[url]可以下载;在这个网站,还可以找到舌头兰州演唱会、王凡的现场以及大量兰州地下乐队的音频、视频下载。
3,万一&T.M.D.乐队其实只有一个人,他是某唱片公司的制作人,也是国内最早用电脑玩流行摇滚音乐的人。这张专辑大概受了胡吗个《一巴掌打死七个》的影响,但更大的可能是,在搞笑、解构方面,这对好友恐怕是互相影响。《诗一样地射了》戏仿了许巍(专辑里还有一首戏仿王菲的歌),请胡吗个开唱(而不是采样),在抒情和恶作剧之间来回穿梭着。尽管用了太多软件自带的音色,或者未经精细处理的音色,但它仍然是令人快乐的。
4,Slitheryn是挂在盒子上去美国演出的时候认识的乐队,主唱13岁,其他成员也就15、16,经纪人是其中两个成员的父亲。我把他们的名字翻译为“蛇行者”。这张EP是Slipknot主唱Corey Taylor制作的,在Lsot里面还可以听到他的伴唱。但撇开这位名人不说,音乐的确没得说——新金属已经有10年历史了,这种形式已经成熟得连幼齿都可以熟练操作,我想问问中国的同行,那些正在从愤怒中成熟起来的青年,应该为自己树立一个什么样的尺度呢?他们的主页是:[url]www.Slitheryn.com[url]
5,1997年,我第一次在Keep In Touch酒吧听张浅潜唱歌的时候,浑身都像是透明了一样。后来拿到《倒淌河》的小样,一遍又一遍地听,几乎哭了出来。那些认为张浅潜过分浮躁、卖弄的批评者,也都同意这是一首难得的好歌。它有过各种不同的版本,当然,在酒吧,用一把木吉他伴奏的那个版本是最乾净、最有力的,可惜已经找不到录音母带了。现在这个,是野孩子乐队和她合作的结果,张全的吉他solo,怎么说呢,很勾人吧?
6,Vialka是今年和武汉朋克乐队死逗乐一起在中国巡演的法国乐队,他们本来只有鼓手和贝司手两个人,但来中国前,和一位萨克司手合作录了一些作品。乐队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技术,所以风格也还不成熟,但无疑,在R.I.O.(注)运动和Magma的巨大能量影响之下,他们已经获得了一个倔强、独特、热情的未来。他们的贝司手Eric的邮箱是:[email]eric@vialka.com[email]。
注:Rock-In-Opposition(R.I.O.),70年代中期,欧洲一些摇滚乐队和实验剧场组成的艺术运动。由德国实验摇滚乐队Henry Cow鼓手兼词作者Chris Cutler发起。针对媒体霸权和美式英语文化的垄断,要求以母语和本土风格的音乐延续欧洲大陆传统文化。代表乐队,法国有用破坏性的歌剧唱腔演唱自己发明的语言、歌词内容为科幻史诗的Magma,以及经常与舞台表演合作的Art Zoyd;比利时有歌特低调乐队Univers Zero、Present;德国则有左翼的噪音研究者Henry Cow、Art Bears以及Kraut Rock的代表乐队之一Faust。
Magma的影响至今仍在增加。这种科幻加神话的题材,也并不是Magma独家创造,它在今天已经是音乐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而当时,先锋爵士领域的Sun Ra也同样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从外星来的神人。而Magma的仿歌剧唱腔,则能够在The Ruins、Vialka等后来的无数地下乐队那里找到回应。
7,JPDS是一支比利时乐队,要不是SARS,可能也在中国演过一圈了。老实说我总觉得他们的音乐差点什么,但这首《世界之死》却有点不同——它从第一个乐句开始就是感人的,如果不是副歌写得牵强了一点,效果会更完美。我们很容易联想到80、90年代的很多经典慢歌,这种怀疑主义的气质,曾经是R.E.M.、U2、Leonard Cohen打动过我们的地方。当然,这也是10年前,西方世界向后冷战时代过渡时的气氛,今天已经很少见了。这是他们的主页:[url]www.pjds.be[url]。
8,Bo-n'z,他们太喜欢中国了,即使自己买机票,也要赶来参加迷笛音乐节……我也喜欢他们,因为那种60年代热情的放克摇滚的感染力。看过他们现场的人都知道,这是一支精力旺盛的乐队——当然,中国以外的乐队都精力旺盛,但他们更旺盛——在火花与汗水四溅的音乐中,你能看到音乐给他们带来了多么大的快乐。对了,给他们的经纪人Yuri小姐写信,也可以用中文:[email]office@flylightworks.com[email]。
9,冼文光,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华人,舞曲、流行、实验样样都玩,还兼做广告创意和文学创作。《吃风》是1999年的电影,最近已经出现在在DVD市场里,好象是一个开大摩托喝酒打架谈恋爱的故事。他的邮箱是[email]mkseen@hotmail.com[email]。
10、11,春节过后,我在昆明瞎逛,在著名的李都的著名的纸老虎酒吧遇到了泰国少年Joey,也就是Thaitanium。2002年他在纽约录了这张专辑,自己做DJ和制作人,另请了3位MC帮忙,结果回到泰国,发现不能发行——看来和中国的情况差不多。后来Joey就搬到昆明住了……他没有邮箱,不过可以通过李都来联系他:[email]lidu777cn@yahoo.com.cn[email]。
12,别以为香港没音乐,香港只是没有音乐环境罢了。刘以达18岁玩ambient,然后和黄耀明一起创造了达明一派辉煌的10年,后来的不固定成员的刘以达官立小学则发掘了许多地下音乐人……刘以达的民乐和摇滚,分别在《诱僧》和《麻木》中让我们领教一二,但他的实验音乐呢?在香港独立音乐最热闹的1993年,有一张奇怪的合辑……
13,桂林的Ronez,一边上班一边做音乐,一边在网上下载上传。他产量惊人,态度低调,从walkman的环境采样和拼贴游戏,到软件程序的偶发做曲,从有节奏的音乐做到没节奏的音乐,这几年下来,也算是记录了中国实验电子乐的史前史。新的作品,又恰好和眼下中国新一代实验电子乐人合拍,国际化、简约、声音通透而机智。
14,还在上大学的718,已经完成了两张高质量的电子专辑和一张slowcore专辑,这还不算以前丢掉的两张。他的成熟的气质、稳重的细节、严密的结构、开阔的空间,都令人惊叹,甚至让行家倒吸凉气。这一首是他的IDM(聪明舞曲)专辑里惟一不带节奏的,它保留了传统ambient的气度,又渗透着新的实验性的声音——纯数字的杂音,这就像是合成器嫁给了正弦波,一派恢弘奇异的蛮荒未来。
15,Sabot是两个在捷克住了十几年的美国人,1999年来过中国演出。乐队的名字,是法语“木头鞋”的意思,它和一次历史上的工人运动有关。这个乐队曾经有一个吉他手,但他离开了,剩下的两个说:“为什么一支乐队一定要有3个人呢?”所以……和Vilka有点像,他们结合了爵士乐和摇滚乐的特点,并且放弃了传统音乐突出这个、表现那个的原则,让音乐滚动起来。后摇滚,也就是这么形成的。下面是他们的主页:[url]httpwww.cesta.cz[url]。
16,大约10年前,王凡写了这首《以身相许》。1996年,他刚到北京,找不到乐手和设备,就拿salkman和双卡录音机做了这个。2002年,小说家康赫举办朗诵会,王凡做了配乐,结尾的地方就用了这首老歌。新的地方,是他在原来的磁带母带上面补了一些实验环境音乐风格的噪音背景。通过[email]dakou@263.net[email],也许还能找到这张小批量发行的配乐。

感谢:冯昊、庞文龙、张文、兰州音视工场、万一、摩登天空、Slitheryn、王悦、张浅潜、Vialka、JPDS、万伊歌、Bo-n'z、木村有里、冼文光、Joey、李都、Noise Asia、李劲松、Ronez、718、Sabot、王凡、老赵、张荐、武权……

B,部分歌词:
2,两只山羊 词曲:庞文龙(根据疆蒙小调改编)
两只山羊(它)爬山着呢
两个姑娘(她)招手着呢
我想过去嘛(它)狗叫着呢
我不过去嘛(它)心痒着呢
听见隔壁子(它)水响着呢
一个丫头子(她)洗澡着呢
我想过去嘛(它)门锁着呢
我不过去嘛(它)心痒着呢
3,诗一样地射了
词曲:万一
出门后向左拐,向前只一百米
那个白色公厕,我们叫她白公
我就是那个在门口卖诗的人,
用爱服务每个忘带手纸的人
看他们狂奔而来,用一种饥渴眼神
我感到一种神圣,从心底破土而出
带着诗人的尊严,我虔诚地告诉他
三毛钱一位
(广告以后再回来)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可是我的外地口音啊
出门后向左拐,向前只一百米
那个白色公厕,我们叫她白公
我就是那个在门口卖诗的人,
用爱抚慰每个不着调的灵魂
看他们狂奔而来,有一种饥渴眼神
让我如何能拒绝,等待被救赎的心
带着诗人的尊严,我骄傲地告诉他
叫我白公守望者
就像诗一样射了
就像诗一样
就像诗一样射了
就像诗一样
5,倒淌河
词曲:张浅潜
谁会拥有这片土地
来唤醒沉睡在下面的我
试着打开我的世界
被爱腐蚀过的生活
被虫蛀过也保持沉默
可怜爱情越走越远
一切在失眠中变幻
变幻成为我的另外一面
在倒淌河水面
晚风吹着树影
安慰着青春寂寞的美
只有你的爱会洗去我的悲
时光欲回
却张不开它的腿
试着打开我的世界
被爱腐蚀过的生活
被虫蛀过也保持沉默
可怜精神越来越轻
生命是不断的催眠
一如你熟睡得那么自然
在倒淌河水面
晚风吹着树影
安慰着青春寂寞的美
只有你的爱会洗去我的悲
时光欲回……
9,飞行
词曲:冼文光
醒在另一个与昨天一样的早晨,
空气,阳光和风在身边荡漾。
沉醉在充满幻想的寂寞highway,
悲伤的英雄也有快乐的一刻吧?
梦想会实现在未来的某个早晨吗?
风越过窗帘,你是我思念的人。
飞驰在充满幻想的寂寞highway,
但愿我们都能随着梦想而飞。
那远方的风比远方更遥远,
那远方的梦比远方更遥远;
那远方的风比远方更遥远,
那远方的梦比远方更遥远……
16,以身相许
词曲:王凡
想擦去你脸庞的泪滴
想指梢间童年的手巾
想吻你可冷冻的表情
想怀疑又来不及老去
想究竟缠绕的定义
想彻夜为你燃烧的很美丽
想不明白多少次离开的原因
想回去又慢慢地死去
真想回去
可又慢慢地死去
真想回去
可又慢慢地死去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曲目

1,冯昊(北京)——2002.7.23——选自专辑《声音》(未发行,2002)
2,庞文龙(兰州)——两只山羊——独立电影《谁呀》片尾曲(2002)
3,万一&T.M.D.乐队(北京)——诗一样地射了——选自将发行的专辑《拉链门事件》(正大国际,2005)
4,Slitheryn(美国)——Lost——选自同名EP(demo,2002)
5,张浅潜(西宁北京)——倒淌河(demo,1997-2003)
6,Vialka(法国)——Pas Joupi——选自专辑Bon Voyage(自制bootleg,2003)
7,JPDS(比利时)——Death Of The World——选自专辑Light Sleeper(Beuzak Records,2002)
8,Bo-n'z(日本)——Hagemaase——选自专辑Zurumuke Power(demo,2003)
9,Seens(冼文光)(马来西亚新加坡)——Surfing(飞行)——新加坡电影Eating Air(《吃风》)插曲(1999)
10,Thaitanium(泰国昆明)——Thairiders——选自专辑Thai Rider(未发行,2002)
11,Thaitanium(泰国昆明)——Come With Me Skit——选自专辑Thai Rider(未发行,2002)
12,刘以达(香港)——Screaming Hong Kong 93——选自合辑Om Ma Ni Pad Me Hum - What Sound Vol.2(Sound FactoryNoise Asia,1993)
13,Ronez(桂林)——Fog(demo,2003)
14,718(新疆北京)——不渔 I——选自专辑《不渔》(未发行,2003)
15,Sabot(美国捷克)——Resurrection——选自专辑Somehow, I Don't Think So...Vice Versa(Broken Rekids,1996)
16,王凡(兰州北京)——以身相许——选自《斯巴达》小说朗诵会配乐(1995-2002)
17,隐藏曲目(颜峻+fm3)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6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