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Various Artists -《莫扎特的三首晚期作品(更新安魂曲乐谱原始版本)》[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 时间: 2006/12/07 09:24:12 发布 | 2006/12/07 09:24:12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anti0000

精华资源: 13

全部资源: 14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莫扎特的三首晚期作品(更新安魂曲乐谱原始版本)
艺术家Various Artists
资源格式APE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是他还是他创造的音乐——莫扎特的晚期作品

今年适逢那个叫莫扎特的人诞辰250周年,奥地利、欧洲乃至全世界都在用不同的方式来纪念这个曾经以及仍然带动着音乐的人物。在杂志报刊、网络、图书上找到古典音乐就能找到“Mozart”,找到这个与音乐的英文“music”相似的姓氏。如果你有幸可以经常听到他的作品,听到那自然流淌出的乐音;如果你有幸可以从他的音乐里看到天堂的模样,甚至触摸到那个天使。那么你是否也会迷惑:这些音乐是那个人创造的,还是天堂里的音乐创造了他?

在西方音乐史里,莫扎特决不缺少传奇,在他之后被称作神童的作曲家、演奏家、歌唱家都不可能把“神童”这个称谓完全地从他的身上夺走。尽管后来者将曲式、结构、技法发展得艰深而华丽,却怎样也无法达到莫扎特的那种自然,一种将音乐作为内心语言去表达的自然。我们今日无法确凿地证明那些关于小莫扎特无师自通的逸事,也无法亲眼得见他一边玩桌球一边作曲的奇景,但是他留在乐谱上的音符却让后世的无数追随者把他与音乐这门艺术相提并论。

莫扎特的音乐创作虽然至始至终都洋溢着温暖的情绪,但从莫扎特早期的作品里,我们不可能看到太多关于艺术以及人生的感悟,你所能听到的是一个富有天才气质的孩童对那个时代所有新鲜思想的渴望。那时的奥地利,歌剧由意大利的华丽风格所控制,交响曲的曲式刚刚被海顿所确立,钢琴正在由音色缺乏变化的古钢琴向现代钢琴进化着,自由平等的思想已经由文学以及绘画界向全欧洲撒播。年幼的莫扎特伴着父亲从他出生的城市萨尔茨堡出发,向着那个被音乐环抱的城市维也纳挺进。在那里,奥地利皇帝以相对开明的政策吸纳了欧洲各地的艺术家及艺术思想,莫扎特在那里用着他无人能比的天赋吸取着当时所有的音乐风格。但同时他也在他的作品里加入了他的创新,对旋律呈示部别具一格的进入、对弦乐清澈而具有跳跃性的应用、对管乐间音色的搭配、对德语歌剧的创作……这一切在他后期的作品里应用得日趋成熟,但仅仅到此我们看到的还是那个对音乐技法无所不通的年轻人,是音乐被他那精制的神经所反射出的光芒,是不见生离死别、不见世间沧桑的欢乐。

但真正那个让世人瞩目的莫扎特、那个大师还没有出现,你只能说那个时代音乐艺术的发展与这个神童相辉映,造就了那些莫扎特的早期作品。但就在他与父亲守旧的思想向违背、当他与宫廷不公的制度发生冲突、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时,他作品中的音色突然有了一丝阴暗,音乐中出现了后期浪漫派所特有的冲突感。当生活的窘迫把世间百态压在他的身上,他的父亲离他而去给他带来内心的愧疚时,他的艺术世界突然间向更大的领域展开,跨越了奥地利、跨越了欧洲、跨越了时间,成就了一部部博大的晚期作品,成就了为全人类而作的音乐。

矛盾的开始——g小调第四十号交响曲

1788年,莫扎特已有许久未写交响曲了,而此时距他短暂人生的尽头还有三年,维也纳依然是各地音乐家所向往的地方,宫廷贵族依然统治着地位与金钱。此时的莫扎特由于穷困渴望着他的作品得以出版,但事实是宫廷贵族由于莫扎特的桀骜不逊将他排挤到了衣食不饱的地步。回想儿时作为神童的备受关注今日却被日渐冷落,莫扎特将现实所带来的哀伤以及意识到的,面对社会丑恶所必须付出的努力行动都填进了这首作品里。

乐曲的开始为我们打开的是一个并不明确的大门,旋律不是如年轻时那样狂放地涌动,每一节的结尾总有几个发暗的音符将思绪拉住,让它向着起伏不定的方向变奏着。每一个思绪都无法被完全地打开,主旋律以及后来的每个变奏都在弦乐与具有朦胧色彩的木管乐中传递着。然而这想要表达困苦的旋律,正是被莫扎特音乐中那一生都未曾失掉的优雅所控制着,没有出现后来如贝多芬式的管乐及弦乐的强奏。

对命运的哀叹和对无忧时代的回忆被放在了第二乐章中,小提琴声部如迈不开的步子,大提琴又似乎不愿久留,想要走到传统的稍快的第三乐章中。管乐偶尔露一下头,但增添的仍是一丝愁味。在这里我们所听到的正是由首乐章传下来的悲伤情绪,是莫扎特晚期艺术中难以抹去的灰色。但天才的他没有让精神完全倒下去。到了第三乐章,所有声部开始有所振作,在摆脱了首乐章对矛盾的阐述以及之后的愁绪后,想要对身处的世界有所改变的愿望让弦乐有了力量,慢慢的到了末乐章,管乐也随之寻到了跳越的节奏。

末乐章对首乐章主旋律的模仿带有情绪上的上升,虽然幽暗的悲伤主题没有离去,但所有的声部不会在此基础上走得如首乐章那么远,每一处都在将入阴暗之时舞蹈般地向另一个变化中跳去。由于该作品采用的是g小调,这显然不是欢快而明朗的调式,相比较他的最后一首交响曲《C大调第四十一号交响曲》,这首作品对莫扎特一贯风格的保持上没有C大调交响曲那么突出,但其自身所带来的旋律方式却是其它交响曲中所没有的。想一想C大调交响曲辉煌的开头,g小调交响曲只有这最后一个乐章在情绪上可与之相符,而这也多少反映着莫扎特终其一生也没有放弃对用音乐传达快乐这一理想的追求。

但此时的他是否还拥有作为音乐天才而写出的音符呢?此时是他给了音乐以新的时代,还是音乐让这个受了人世沧桑的作曲家得以发现其中的新大陆?从古至今,给予音乐家最大启示的莫过于生死之事,当他意识到人生将向着自己所无法把握的方向快速前进时,之前关于一切的设想及得失都将随着这个人类最大的命题而有所摇摆。作曲家如此,后世演奏这部作品的演奏家亦是如此。莫扎特的音乐在曲谱上看,决不像钢琴狂人李斯特那般炫技之作,但已入暮年的老演奏家们却大都有此共识——莫扎特的音乐正是由于自然到简单而难以从容应对。他的晚期作品,由于他从未脱去这一“自然”的风格,而又加入了不过于外放的人生感悟,使得演奏成了非技术层面的活动。像是在讨论,什么才是我与音乐共同的追求。

死亡的逼近与未亡的作品——d小调安魂曲

一个伟大的音乐家或许可以借由后世热爱音乐的人们,将他的艺术生命永续。但作为一个实体的个人,他的生命终归是有尽头的。就在这种矛盾下,造就了历史上数首大师的未完成之作,而在这些音乐作品中可能被猜测、杜撰得最多的就是这首安魂弥撒曲。从灰衣人的深夜到访,到宫廷作曲家萨列里的嫉妒暗算,这部作品在历史的“故事”中伴随着莫扎特进入那个无人知晓的坟墓。

那个逼迫莫扎特写完人生最后一部作品的灰衣人确实存在。但具后来的查证,那不是被后人痛批的作曲家萨列里,而是一位业余作曲家想以一部用自己的名字发表的《安魂曲》来悼念亡妻,却又能力不足,才设此阴谋让当时已经患病体弱的莫扎特在不清的神志中竭力地创作这一作品。结果在1791年12月5日的凌晨,莫扎特伴随着对这个“神秘人物”的恐惧与对离开人世的不忍撒手而去。而当时他正在创作的部份正是整部安魂曲的第三部结尾“痛哭之日”,歌词是这样的:

这可是痛哭的日子,
死人要从尘埃中复活,罪人将被判处。
然而天主啊!求你予以宽恕。
主!仁慈的耶稣!
求你赐他们以安息,阿门。

加上之前已写成的部分残稿,莫扎特仅仅完成了他所构想的全部安魂曲的一半。直到他逝世后一年,在他的朋友以及学生的补写下,这部作品才得以问世公演。但他的后半部几乎是后人凭着零星的手稿和作者死前的创作指示完成的。不过通过他已创作完成的这些部分可以看出,整部作品所要表达的是他对自身(或者说人类)过失的忏悔,对公正的渴望与歌颂以及在面对真实的死亡时的悲痛。其实那个假扮的灰衣使者深夜来约稿的恐吓只是莫扎特戏剧的死因。多年来莫扎特为了创作更多的作品而过度劳累,致使他的体质过早的衰弱并患上了肾脏炎。戏剧的死因是:这时那个“灰衣使者”的出现正好让已知余日不多的莫扎特,在脑中充满了对死亡与救赎这个主题的幻想,进而将本已不佳的体力随着他的幻想急速转弱,让年仅35岁的他夭折。

这部《安魂曲》的歌词采自13世纪方济会教师Thomas of Celano所编的追思弥撒。全曲开端的“进堂咏”就以伤感而安宁的弦乐用叹息的方式将全曲的主旨表明,管乐率先以似人声的歌颂进入乐队,在如此进行了几个小节后,弦乐突然上升,以三声定音鼓带出了宏伟的合唱“主!请赐给他们永远的安息”,这一句恳求从男低音声部开始向上经由男高音、女中音、女高音层迭着进入了一个向上帝朝拜的圣境,至“并以永远的光辉照耀他们”,各声部形成齐唱。再由一段舒缓下来的,弦乐与大管的旋律将女高音独唱部分引出,开始了歌颂与乞求的诗句。

此时回想一下莫扎特在技法成熟时创作的歌剧《后宫诱逃》的序曲,那种青春活跃的情绪在这里全然寻不见了,甚至在第三部分“继叙咏”的“震怒之日”与“威严赫赫的君主”唱段中,那种早期跳跃的旋律换成了心中不可遏制的声嘶力竭的吼叫。这是在这部作品之前的所有作品里都未出现的,这几乎是对命运的一次质问而且近乎升华为一种挑战。

莫扎特在音乐史中可以说是第一位为作曲这个职业争夺自由的人,他在晚期的生活以及创作都是贴近民众的。所创作的旋律中增添了很多德奥音乐所特有的质朴,脱去了从巴洛克时期形成的宫廷式的华丽,并以更为庄严而富有思想性的旋律代之。但终其一生,他仍然没有摆脱那种不公的社会体制给他的微薄待遇,无法用他的辉煌艺术驱除贫困给他的身体带来的摧残。而这即将到来的“死”却被他用音乐打造的信念转化成对未来更为美好的“生”的赞美与向往(只是乐曲中的哀伤来自他所未尝自由胜利的今生和对年轻时放荡生活的忏悔)。在“你使该受指责的人羞愧无地”中激烈的男声唱段与哀求式的女声唱段交替中,我们可以得知莫扎特是对生命怀着不忍的情绪的,在合唱下弦乐急促呼吸似的声音正代表着一个将死之人的衰落。

其实从他留下的后几部分——从“奉献经”到“羔羊经”——的残稿中,我们可以得见其实莫扎特的旨意还是想让整部作品回归到温暖的情绪中。记得当初第一次听这首作品时我还不知这是一首未完成之作,也不知道到了“痛哭之日”便是莫扎特离开人世的最后一音。但纵观全曲,似乎这“痛哭之日”更像是一个生命的结尾,听着弦乐忧伤地重复着孤独的音符,听着低音圆号与大管随着人声,把简短的几句话一个字一个字地传送给如丧钟的定音鼓,我似乎可以望见一个被感动的天堂正为聆听这首作品的人打开一个通道,让我们看到无数的人生在那里受着公正的审判。

这部作品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追求音乐艺术的道路上所遭受的人生磨难,并由此发出的音乐感叹。据莫扎特的妻子康斯坦采的回忆,作曲家临死的时候曾嘱咐他的学生舒斯梅尔将开始的“垂怜经”部分用在乐曲最后的“领主咏”里。这样作品形成了首尾相呼应的结构,让人感到一种回归感。不过很多学者对后人补写完成的这几个乐章颇有微词,认为演奏这部作品时应将其隐去。讨论至今未止,而这讨论也恰恰是从凄切的“痛哭之日”开始,让我们看到了一部伟大作品在不断地被全世界爱好音乐的人传递着。

但是莫扎特晚期作品给我的震撼,和对他的音乐的迷恋还不是这一部作品所能完全诠释得了的。

跨越生死——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

这首他生命中最后一年所作的最后一首协奏曲,完成于1791年10月(距他辞世之日仅有两个月),虽不是他的最后遗作,但在那催人泪下的慢乐章里却传达出了一个如此接近音乐世界顶峰的人,在生命降逝之时所要完成的最后演讲——将生命献给音乐,是为了把更美好的灵魂借着乐声传达给全世界。我个人认为,这首协奏曲是莫扎特晚年所追求的音乐思想的最终写照。

此作品最初是为单簧管演奏家施塔德勒(Stadler, Anton 1753-1812)而作,他是莫扎特晚年生活清贫时,仍在他身边支持他、欣赏他的朋友。而莫扎特专门为他写作的作品不止这一部,还有降E大调单簧管三重奏和A大调单簧管五重奏(1783年该曲目在维也纳首演时莫扎特曾与他同台演出),可见此人与莫扎特在艺术方面的交流颇多。

虽然这是他接近生命尽头时创作的作品,但在整首作品里你却听不到一丝对死亡的恐惧,莫扎特用难以想象的平静与温馨气氛,以优美的单簧管音色回忆了他一生中所有美好的时光,并在第二乐章里向世人展示了超越死亡的宁静。或许有人会对贝多芬的交响曲望而却步,被他的宏大音色吓得不敢涉足交响音乐世界,但莫扎特的这首作品却精制而温暖地向所有听过它的人敞开怀抱。我确信没有人会由于它是作于两百多年前的作品而排斥他、也没有人会由于它是一个将死之人所作的作品而心生不悦。如果说g小调交响曲的创作过程是在矛盾中度过的,安魂曲的创作是被哀愁笼罩的,那么听到这一首作品,我们可以猜测莫扎特已用音乐战胜了生活中的种种不公与磨难,甚至在死亡面前,音乐里的那个灵魂依然优美动人。

听听吧,第一乐章完全是欢乐的宴会,单簧管作为这个宴会的主角优美地唱着暖人心脾的欢歌。第二乐章带领着所有赴宴之人走向撒满阳光的小溪中,伴着悠扬的旋律把自己一生的荣辱得失看尽,并在单纯如一面白帆的动机下转过一个个弯角,向着前方开阔的流域驶去。第三乐章更是一幅不可思议的美景,从中你不可能察觉到丝毫恐惧与精神不振的迹象,你只能看见一个重获年轻的人用单簧管引领着提琴和其它管乐在绿地上舞蹈。你怎能分清,是这个不知死亡为何物的人创作的音乐感染了你,还是音乐借着他的短暂一生来传达了这跨越生离死别、跨越世间沧桑的欢乐。

想想这首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和d小调安魂曲,想想A大调的优美、d小调的凄美,这强烈的对比恰好将一个作为音乐化身的神和作为一个在世间拼搏的人混合成了这个真实的莫扎特。如果说莫扎特的一生是从音乐向人的转变,那是因为在他的晚期作品里,他用早期所确立下来的优美乐声来表现人生的种种命题,用音乐触碰了人的心灵;如果说莫扎特的一生是从人向音乐的转变,那是因为他将自己献给音乐,并成就了一个如音乐般美妙戏剧的人生。

文章 泽音原创

在VC这里,这三首曲目想必一定是有了不少版本了,我在这里发布也就找了几个演奏特别而又在VC上尚未出现的版本。

IPB Image

Carl Schuricht, Paris Opera Orchestra,(1964)。
[The Concert Hall] SCRIBENDUM SCRIB 011

第四十号交响曲
我选择了Carl Schuricht在1964年指挥Paris Opera Orchestra演奏的版本。之前我就在发布这位指挥大师的文章里提到过这个演奏,这里也就不再多说了,我相信这个老版的演奏会给那些听惯了新录音的人们以新的感受。

IPB Image

Daniel Barenboim 指挥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独唱者:John Alldis / John Alldis Choir / N. Gedda, Dame Janet Baker, S. Armstrong,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EMI] EMI France Rouge & Noir 7243 5 75383 2 9

安魂曲
这个就是近期才买到的了,Barenboim在1971年指挥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的版本。Barenboim在这个录音里有很多可以让人深究的处理,细节的精彩在连接成整体时依然显得很紧密。这个独唱阵容也是值得提一下的:N. Gedda, Janet Baker, S. Armstrong, Dietrich Fischer-Dieskau。

IPB Image

Richard Stoltzman 独奏并指挥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RCA] RED SEAL BEST 100 09026-60607-23

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
这里的Stoltzman与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的版本应该说是具有深入的美的,我也不同意有人说这个版本是什么“流行做法”,Stoltzman的表现应该被称作“与时俱进”而且还是有内容的。

(在此再更新一个Mozart安魂曲的乐谱,这个乐谱是“原始版本”,也就是根据Mozart的原稿整理,里面是Mozart生前完成的部分,在这里你可以看到Mozart对这首作品的完成情况,以及哪些旋律是后人加上去的)

在线时间:周一~五 8:30~16:30



专辑曲目

Mozart Symphony No.40
1. Molto Allegro
2. Andante
3. Menuetto. Allegretto – Trio
4. Allegro Assai


Mozart Requiem in d minor
1. Requiem Aeternam
2. Dies Irae
3. Tuba Mirum
4. Rex Tremendae
5. Recordare
6. Confutatis Maledictis
7. Lacrimosa
8. Domine Jesu
9. Hostias
10. Sanctus
11. Benedictus
12. Agnus Dei


Mozart Clarinet Concerto
1. Allegro
2. Adagio
3. Rondo: Allegro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