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Mahler 马勒 -《第2交响曲"复活"》(Symphony No. 2 in C minor 'Resurrection')Nanut, RSO Ljubljana, 1989[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0年
  • 时间: 2006/04/19 06:12:13 发布 | 2006/04/19 06:12:13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shaoygzz

精华资源: 207

全部资源: 216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Symphony No. 2 in C minor 'Resurrection'
专辑中文名第2交响曲"复活"
艺术家Mahler 马勒
资源格式APE
版本Nanut, RSO Ljubljana, 1989
发行时间2000年
地区德国
语言英语,德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马勒《复活》备忘录

● 马勒,毕罗与《复活》

德布西和马勒是横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的两位音乐大师,对二十世纪音乐的发展具有深远影响。但德布西的音乐一直都有广大的听眾群,而马勒的作品在1960年代之前,只有被少数指挥家、作曲家以及音乐专家所熟知。60年代之后,藉由唱片录音之助,马勒才取得乐坛上的正统地位,成为音乐史上重要的作曲家之一。马勒在世时是一位极被肯定的指挥家,但做为一位作曲家,他显然生不逢时,即便他汉堡歌剧院的同僚,首演过好几部当时最前进的作曲家华格纳作品的指挥家毕罗(Hans von Bülow),也不能略识其好。马勒全长五个乐章的第二号交响曲《复活》,写作时间经历六年—— 一直到1894年,毕罗去世,他参加其葬礼,在听到从教堂管风琴坛上传来的德国诗人克洛普斯托克(Klopstock,1724-1803)讚美诗〈复活〉的合唱后,才彷彿电击般受到感动,完成了附有女声独唱与合唱的最后两个乐章的写作。但讽刺的是他曾在1891年将他名为〈葬礼〉的第一乐章在钢琴上弹给毕罗听,毕罗当时听了说:「跟它比起来,华格纳的《崔斯坦》像是一首海顿的交响曲。」又说:「如果我听到的是音乐,那么我再也不敢说我懂音乐了。」
 

● 马勒作品与生平的重要元素:反讽

马勒的交响曲体制庞大,将十九世纪音乐所标誌的巨大性发挥到极致。但他同时兼顾诸多细节,使得他的作品有一种亲密性的特质。马勒以过人的天份,将宏伟的音乐架构与室内乐般亲密的气氛融合为一。他企图藉由音乐传达出最深刻的哲学问题:人类在自然和宇宙中的地位,以及由此引发的矛盾的人类经验:悲剧,欢乐,动乱,救赎……。世界的欢愉和苦难原本就是互相衝突、相互矛盾的,而马勒透过反讽手法表达此一主题。「反讽」是不断出现在马勒作品与生平与的一个重要元素。在他身上,我们可以很清楚地见到一种「二元性」。最常被提到的一个事例,是他死前一年向精神分析大师佛洛依德的告解。

据佛洛依德所记,马勒的爸爸是个很粗暴的人,与妻子的关係并不好,使马勒从小就生活在家庭暴力的阴影下。有一次马勒的父母又开始争吵,马勒受不了便夺门而出,到街上却听到手摇风琴奏出的流行曲调〈噢,亲爱的奥古斯丁〉(即中译〈当我们同在一起〉)。逃出家里的争吵,却在街上听见欢乐的歌谣,这是一种很大的情境转变,此种「人生至大不幸与俚俗娱乐的交错并置」,自此即深植在马勒脑中。可以说,马勒在还没认识生命之前,就已认识了「反讽」。

马勒交响曲作品中的「二元性」特质,表现在简单对应複杂、高雅对应俗艳、官能对应理智、紊乱对应抒情、欢乐对应阴霾……等对立情境。他喜欢在乐曲中做很大的情绪转变。马勒曾经表示:一首交响曲就是一个世界,必须无所不包。
 

● 马勒《复活》:生命的问答

马勒说《复活》交响曲第一乐章〈葬礼〉乃其前一首交响曲《巨人》中的英雄之死亡,亦为其一生之剪影,同时也一个大哉问:「你为何而生?为何而苦?难道一切只是一个巨大、骇人听闻的笑话?」马勒说他对这问题的解答就是最后一个乐章。的确,整首交响曲的目标乃是往最后面两个附有歌曲的乐章推进。第一乐章长大(约20分鐘)而剧力万钧,但它并不是一个直接了当的葬礼进行曲,一首悲歌,或像贝多芬《英雄交响曲》那样的輓歌,它要更苦些——它是争辩性的、寻问性的,对显然毫无意义、充满矛盾的人生。马勒说奏完这个乐章后,必须至少要有五分鐘休息的间隔。

第二乐章是明朗快活的兰德勒舞曲(Ländler,奥地利乡村舞曲),让人想到自然之美,山水、田园给人类的慰藉。马勒说这是对过去的回忆,英雄过去生活中欢乐幸福的一面,纯粹无瑕的阳光。我们知道,马勒这时已在阿特湖畔的史坦巴赫(Steinbach)建了他第一间夏日「作曲小屋」。他在湖光山色间创作,大自然的美景清音尽皆涵化其中。马勒说:「在我的世界中整个自然界都发而为声」——发而为声,讚美那创造它的天主。

第三乐章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詼谐曲,在表面詼谐的音乐气氛下,激盪着一股焦躁、难以言述的暗流。马勒说彷彿从前乐章意犹未尽的梦中醒来,再度回到生活的喧嚣中,常常觉得人生不停流动,莫名的恐怖向你袭来,彷彿在远处,以听不见音乐的距离看明亮的舞蹈会场。这个乐章的旋律使用了马勒先前所谱的《少年魔号》歌曲〈圣安东尼向鱼说教〉,是由急促的十六分音符音型构成的「常动曲」。原曲是一首讽刺歌,讲因没有人上教堂而改向鱼说教,眾鱼欣然聚集,然而听完后依然旧习难改,贪婪的照样贪婪,淫荡的照样淫荡。马勒没有用其歌词,但原诗的讽刺、戏謔精神在焉。此乐章散发讥誚的幽默,彷彿狂乱的女巫之舞,是马勒式的第一次鬼怪式的詼谐曲:每日的生活在偏狭、忌妒、琐碎中延续,旋转,旋转,无休止地旋转。这首詼谐曲具有更多马勒式的「世俗」风格特色,这是街巷、酒馆式的音乐,粗野、鲁莽、俚俗,虽然今天,隔了一百多年,坐在国家音乐厅里听它,会觉得还相当高尚、优雅(因为它已经变成经典了!)。马勒是很懂得资源回收,让用过的音乐材料复活、再生的作曲家。《第一号交响曲》一、三乐章用了两首自己写的《年轻旅人之歌》的旋律。《第四号交响曲》第四乐章〈天国的生活〉的旋律早出现在《第三号交响曲》第五乐章里。《第五号交响曲》第五乐章序奏用了《少年魔号》歌曲〈高知性之歌讚〉开头的主题。《第七号交响曲》第二乐章引用了《少年魔号》歌曲〈死鼓手〉开头的进行曲音型。但他大概没想到,他《复活》交响曲的第三乐章,日后会被别的作曲家回收、再利用。

第四乐章是一个简短的、冥思默想的乐章,非常柔美动人,由女低音唱出以德国民谣诗集《少年魔号》中〈原光〉一诗谱成的歌,其旋律据说是马勒创作中最优美的。这是马勒交响曲中第一个有人声歌唱的乐章。

有女低音、女高音独唱与合唱的第五乐章,长达三十几分鐘,像是一幅巨大的壁画,描写「末日审判」巨大的呼号,以及随之而来的「复活」。马勒说末日来临,大地震动,基石裂开,殭尸站立,所有的人向最后审判日前进,富人和穷人,高贵的和低贱的,皇帝和叫化子,全无区别。而后,啟示的小号响起。在神秘的静寂中,传来夜鶯之声。圣者和天上之人,合唱着:「复活,是的,你将复活,/我的尘灰啊,在短暂的歇息后……」。此乐章的歌词,前面是克洛普斯托克的圣诗〈复活〉,后面则是马勒自己所写:「要相信啊,我的心,要相信:/你没有失去甚么!……/要相信啊:你的诞生绝非枉然,/你的生存和磨难绝非枉然!……/生者必灭,/灭者必复活!/不要畏惧!/準备迎接新生吧!……/复活,是的,你将复活,/我的心啊,就在一瞬间!/你奋力以求的一切/将领你得见上帝!」这就是马勒所说,对於「为何而生?为何而苦?」的问题的解答:对慈爱的天父的信念,对复活后幸福永生的信念。依照这个答案,整首交响曲自然可视作一个自悲剧的人生(第一乐章)、朴实的人生(第二乐章)、衝击性的混乱人生(第三乐章)解放,进而憧憬死亡、追求永生的过程。

但我觉得马勒此曲不仅表现对救赎的信念与希望、对深奥激情的探索,更表现出人类生活的困顿、混乱、欢娱、荒谬、怪诞……。怀疑、绝望和对信念的渴望、信念的恢复形成鲜明的对比。来世的「复活」固然可以期待,如其不然,这可鄙复可爱的人生,应该也有其存活之道。我觉得马勒在前三个乐章里透露给我们很多这样的讯息。因此,我们或许可以换个方向,不要以描绘期待来世「复活」的第五乐章为高峰,而以铺陈、调侃现实混乱人生的第三乐章为中心。这第三乐章的确令人着迷,要不然二十世纪作曲家贝里欧怎会将它挪用到他的作品里?
 

● 《复活》的复活:马勒与贝里欧

义大利战后最知名的作曲家贝里欧(Berio, 1925-2003),1968年《交响曲》(为管弦乐团与八名独唱者,包括朗诵者)的第三乐章,从头到尾以马勒《复活》交响曲第三乐章詼谐曲为骨乾,管弦乐在其上拼贴了从蒙特维尔第、巴哈、布拉姆斯到荀白克、魏本、贝尔格、布列兹、史托克豪森等十几位作曲家的作品片段,独唱者和朗诵者复织进一层以朗诵为主的歌词——大多数拼贴自贝克特(Beckett)的小说,不时还可听到“Keep going!”的叫声。此曲因多层、繁複之拼贴手法广为人知,其天真、迷人,瓦解了许多人对二十世纪新音乐的敌意。这是贝里欧对马勒的致敬,也是马勒第二号交响曲《复活》的另一种复活。

贝里欧说:「马勒的交响曲啟发了这一乐章音乐材料的处理。人们可以把词和音乐的这种联繫看成一种解释,一种近乎意识流和梦的解释。因为那种流动性是马勒詼谐曲最直接的表徵。它像是一条河流,载着我们途经各种景色,而最终消失在周围大量的音乐现象中。」马勒与贝里欧的这两首交响曲的第三乐章,让我想起诗人瘂弦在〈如歌的行板〉一诗中所说的:「而既被目为一条河总得继续流下去/世界老这样总这样……」
作者:陈 黎
***********************************
昨天出了一道我也不确定答案的题,朋友给我解答了,作为报答,发布Nanut指挥卢布尔雅那的马2
该CD Im tempo des scherzos开头部分被放在了第4乐章结尾处,注意一下。



专辑曲目

CD.1
I. Allegro maestoso
II. Audante moderato
III. In ruhing filessender Bewegung

CD.2
IV. Urlicht
V.Im tempo des scherzos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4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