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综艺纪录片

综艺资源事务区


《PBS十月惊雷》(Two.Days.in.October)[DVDRip]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6/04/16 10:13:53 发布 | 2006/04/16 10:13:53 更新
  • 分类: 综艺  纪录片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PBS十月惊雷
英文名Two.Days.in.October
资源格式DVDRip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根据普利策奖获奖书制作的纪录片。这个节目讲述1967年10月2日震惊美国的反战动乱。1967年越南中,美军进入了越南国会营打死61个年轻人. 此事引起美国反战阵营极大的愤慨。威斯康星大学的抗议学生失控狂飙,1967年10月下旬,这个学生团体又组织了一次“向华盛顿进军”,各地有十几万人参加。他们把五角大楼层层围困,同武装军警展开激烈搏斗。许多着名的教授、学者和作家也参加了,这就是美国社会上盛传的“五角大楼之战”。这次斗争虽然遭到官方的残酷镇压,但它在人民群众心目中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本片提供了这段史实,一场几乎导致一个民族分裂的战争今天继续困扰着我们.

ii

自从尼克松进入白宫那天起,美国人民的反战运动有增无减。新任总统深感国内局势动荡不安,危机四伏,自己脚下踩的是一座正在活动中的火山,随时可能爆发。1969年11月3日,尼克松向全国发表的电视演说中曾流露过这种忧虑的心情。他说:“北越人是不能打败或屈辱美国的,只有美国人自己才能使美国战败或遭受屈辱。”

  尼克松在第一任期内,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美国各阶层人民群众,反对美国侵略印度支那战争的斗争,掀起过3大高潮,即1969年冬季的高潮,1970年夏季高潮,1971年的夏季高潮。这几次反战斗争的规模,包括参加人数之多,影响范围之广,在美国历史上都是空前的。尼克松的政治面目,他的向亚洲和印度支那侵略扩张和进行颠覆活动的一贯立场,美国人民是非常熟悉的,也是深恶痛绝的。因此尼克松总统进入白宫,把美国人民的反战斗争推上了一个新的阶段。

  美国人民群众的反战运动是随着美国侵越战争的逐步升级而迅速发展起来的。学生运动最早发源于尼克松的故乡、位于旧金山对岸的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后来相继在反战运动中起过组织和推动作用的学生团体“学生争取民主社会”、黑人学生团体“全国学生协调委员会”,都是在1960年成立的。肯尼迪政府在越南发动的“特种战争”由于真相“掩饰不住而公开化以后”,特别是约翰逊政府把这场侵略战争大规模升级后,以青年学生为主体的各阶层人民反战斗争的风暴便在美国日益广泛开展起来。

  1965年,全国学生协调委员会带头抵制征兵,焚烧政府颁发的征兵证,号召黑人青年不要去越南为美国侵略头目们卖命。它成为第一个公开反对这场侵略战争的美国黑人组织。位于密执安州安阿伯大学城的密执安大学的几十名教师,首创“暂停正常活动日”。他们联名发出呼吁,要求停课一天,以抗议这场侵略战争。第二天,密执安州立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布法罗大学、芝加哥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教师们,采取了同佯的停课抗议行动。这一年的4月中旬,“学生争取民主社会”带头组织了第一次“向华盛顿进军”。它从全国动员了两万名学生前往首都,在华盛顿纪念碑前集会,并围绕白宫示威游行,高呼“我们决不到越南去作战”等口号,抗议约翰逊政府的战争升级行动。

  在这年的10月中旬,由一些学生团体联合组成的“结束越南战争全国协调委员会”,在全国十几个城市组织了近10万人参加的第一次“国际抗议日”活动。这一年的11月下旬,“越南日委员会”等团体组织第二次“向华盛顿进军”,全国各地5万人参加了这次进军。示威群众将白宫大院团团围住,约翰逊总统为了避开群众斗争的锋芒,不得不远离华盛顿,回到自己的老家得克萨斯躲藏起来。

  1966年3月下旬,“结束越南战争全国协调委员会”在全国许多城市组织了20多万人参加的第二次“国际抗议日”活动。

  1967年4月中旬,它第三次组织了这种活动,参加的群众达50万人以上。

  1967年10月下旬,这个学生团体又组织了一次“向华盛顿进军”,各地有十几万人参加。他们把五角大楼层层围困,同武装军警展开激烈搏斗。许多着名的教授、学者和作家也参加了,这就是美国社会上盛传的“五角大楼之战”。这次斗争虽然遭到官方的残酷镇压,但它在人民群众心目中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尼克松政府上台后,一面声称要结束越南战争,一面又采取了轰炸柬埔寨这一新的军事升级步骤,更加激怒了群众。

  1969年10月至11月,接连两次爆发了有100多万群众参加的全国性的反对侵越战争的大示威。美国的学生运动接踵而起,席卷了美国的主要大学和大批中学,到处都出现了罢课、示威、占领校舍等斗争。据美国报纸透露,在1969年这一年中,美国就有524所高等学校爆发了学生运动。

  美国工人的罢工斗争也不断高涨。

  面对着美国政府对人民群众反战运动的镇压和迫害,美国人民的斗争也日益摆脱“非暴力主义”和“改良主义”的束缚,而采取了以暴力对暴力的激烈斗争方式。在1968年4月,在短短1周内,黑人武力抗暴、反战的斗争席卷了一百几十个城市,使美国许多大城市陷于一片混乱。这场斗争严重打击了美国政府的对外侵略政策。美国头目们惊恐不安,美国前总统约翰逊吓得夜不能寐,并且被迫推迟去檀香山参加侵越头目会议。美国国防部也被迫宣布暂缓执行向南越增兵的计划。

  在美国黑人武力抗暴斗争的影响下,美国的学生运动也越来越富有战斗性。1969年4月纽约州康奈尔大学和南卡罗来纳州伍希斯学院的黑人学生,在大批白人学生的支持下,持枪占领了学校大楼。在一些学校里,学生还放火烧掉了“后备军官学校训练队”的建筑物,在工人斗争中,罢工工人也曾多次同武装军警展开激烈搏斗。

  通过一系列斗争的实践,美国一些工人、学生逐渐认识到:美国的对外侵略和对国内人民的压榨、迫害,是出于同一根源的。1968年11月,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旧金山等城市有成千上万学生、工人举行示威,号召美国人民抵制美国统治集团玩弄的“总统选举”。

  1969年1月,在尼克松上台的时候,华盛顿上万名群众,高举着“尼克松是头号战犯”、“尼克松是亿万富翁的工具”等标语牌走上街头,举行大示威,吓得尼克松只好躲在防弹的“玻璃罩”里发表“就职演说”。这些情况在美国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为了镇压学生的反战运动,1969年2月下旬,在华盛顿举行了一次州长会议。全国50个州的州长都出席了这次会议,讨论镇压反战学生事宜。加利福尼亚州长罗纳德·里根在会上发言说,有证据证明,校园骚动是一种在全国范围内协调、组织的举动,并非互不联系、彼此孤立的现象。因此,里根州长建议联邦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对此种骚乱进行追查。威斯康星州长沃伦·诺尔斯在会上要求联邦政府的民政和军事当局以及联邦调查局对威斯康星大学发生的多起骚乱事件进行专案审查。其他一些州长也就此议程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阿格纽副总统和司法部米切尔部长,在会上大讲学生闹事的严重性及对学生们的“无法无天的行为”予以镇压的必要性。他们向州长们表示,联邦政府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对各地反战学生违反联邦法律的行为正予以密切的注意。就这样,在尼克松政府的活动之下,这次州长会议通过了一项决议,宣布:“决不容许一小部分学生的无法无天的行为,乾扰大多数学生受教育的机会。”决议表示各州政府全力支持联邦政府为此所作的任何努力。这是尼克松政府为镇压反战学生而作的一次重大安排。

  为了给镇压反战学生制造根据,米切尔部长绞尽脑汁,为学生罗织罪名。3月18日,他向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发表电视谈话,罗列了学生反战运动的两大罪状。一是一口咬定美国大学校园里的反战群众同“某些外国政府”有来往,也就是“里通外国”。二是说一些“职业煽动家”跨越州的界限,“按照一项阴谋的规定制造骚乱”,也就是与国内的某“阴谋集团”有联系。米切尔说,这就是触犯联邦法律的罪行。另一步,以联邦调查局的材料为依据,由米切尔为首的司法部出面派人到各有关的联邦地区法院递交诉状,对学生反战运动领袖提出控告。

  1969年3月20日,米切尔首先派人到芝加哥,把1968年8月趁民主党在该市召开全国代表大会之机组织过反战示威、抗议约翰逊政府扩大战争的几位领导人告到法院。被告中包括“学生争取民主社会”的一位创始人、几名学生和两位教授。米切尔首先抓住此案,意在杀鸡给猴看,起震慑作用。

  更为甚者,停止向参加反战斗争的学生提供助学金,断绝学生赖以维持生活的经费来源。尼克松总统将此项任务交给教育和福利部长罗伯特·芬奇出面执行。联邦国会和最高法院,一些州的议会和联邦地区法院,也参加了这一场对反战学生的十字军讨伐。

  然而,尼克松政府这样做的结果,却适得其反。高压没有使反战运动停息,反而把它引向深入,引向了高潮。

  1969年4月6日,这一天是美国的复活节,由十几个团体联合组成的“结束越南战争全国动员委员会”发出号召,要求全国40多个城市在复活节周末示威,抗议尼克松政府继续进行侵略印度支那的战争。这些城市的人民响应号召,举行了大规模的反对侵略印度支那的游行示威,揭开了尼克松政府时期美国人民反战运动3大高潮的序幕。

  4月5日,纽约、芝加哥和旧金山三个大城市的人民群众,同时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和游行示威。在纽约市,这一天风雨交加,但在曼哈顿岛上的中央公园里,仍然举行了有20万人参加的反战集会。许多与会者戴着黑袖章,袖章上写着一个引人注目的数字:33000——这就是到当时为止,官方公布的美军在越南战场上的死亡人数。会后,与会群众在美洲大道上举行了示威游行,高呼“反对侵略越南”的口号。在这一天,芝加哥的风特别大,但群众仍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在游行队伍中,包括一支庞大的黑人队伍。合众国际社说,这个黑人游行队伍的参加人数在10万至20万之间。在旧金山,有两万多人上街游行。第二天,4月6日,反战规模比前一天还大,人数在10万以上。游行队伍排满了15个街区,他们佩带红色袖章,袖章上也写着那个引人注目的数字:33000。这支队伍步行两英里半,从市中心走到西海岸美国陆军总部大门前,并在那里举行了抗议集会。一些群众朝着这个军事基地的大门扔石块、瓶子,同军警进行了激烈的搏斗。

  4月6日,在洛杉矶市内的麦克阿瑟公园,在西海岸其他一些城市,也举行了反战集会和示威游行。这两天,在华盛顿的白宫大院周围,在尼克松总统正在度周末的所在地——佛罗里达南端比斯坎岛上的“南部白宫”附近,都发生了人民群众的反战示威活动。

  就尼克松总统本人的愿望而论,他希望在执政之初尽量避免激起公众的强烈抗议;但是,这种抗议还是激起来了。在尼克松上台刚刚两个多月之际,发生的这一次全国范围大规模的反战示威,在精神上对总统是沉重的一击。而且这次反战示威只不过是一场大斗争的序幕,更加强烈的大风暴不久即将来临。

  基辛格博士对这种反战的大征候曾作过如下的记述:“后代的人们可能难以想象越南战争在国内引起的动乱。”1969年7月2日,纽约的反战妇女销毁了征兵的档案材料。7月6日,两个城镇的市氏向总统请愿,要求停上把他们的青年派往越南。7月15日,示威群众向路易斯堡发动一次模拟进攻。在五角大楼前每周都有人举行示威。示威时还有人把鲜血洒在台阶上,以表示对征兵侵略印度支那的强烈抗议。8月14日,檀香山的一个基地的20名青年土兵到一家教堂去寻救庇护,以此来表示他们“深深地反对美国军事制度所具有的一切非正义现象”。

  在被强征入伍当炮灰的美国士兵当中,越来越多的人从亲身经历中,逐步认识到,美国侵越战争的非正义性,认识到为美帝国主义侵略头目们卖命没有好下场,不断地起来反对美国垄断集团推行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反对美帝侵略越南的战争,反对美国内部的法西斯统治和种族歧视。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1969年8月24日,在南越岘港附近,美军一个连的士兵,由于对美帝侵略越南的战争非常不满,两次拒绝执行“作战命令”,这一事件使美国统治集团内部非常紧张,他们惊呼“这是一个可怕的问题”。

  在美国国内,士兵的反战活动也迅速发展,给了美国当权者以沉重的打击。美国统治集团对反战的士兵进行残酷的法西斯镇压。据美国国防部公布的大大缩小了的数字,“目前因进行反抗活动而被关进监狱的美国士兵已达1 万多人”。在美国现役军人中,平均每140人中就有一人被关进牢房。美国陆军监狱塞满了政治犯。例如,新泽西州的狄克斯堡陆军监狱,本来只能关258人,现在一下子就塞进了900人。

  据美国报刊透露,1969年6月5日,因为反对美国侵略越南战争而被关进新泽西州狄克斯堡陆军监狱的士兵政治犯起来斗争,抗议军事当局对他们的法西斯迫害。当天上午,军事当局,强迫士兵政治犯列队在烈日下长时间暴晒。有人要喝水,竟遭到野蛮殴打和单独囚禁。全监狱数百名士兵政治犯忍无可忍,纷纷起来反抗。他们砸碎窗户玻璃,打烂家具,放火烧掉褥垫。反动当局出动大批宪兵,使用催泪弹和刺刀,进行残酷的镇压。

  6月4日,南卡罗来纳州杰克逊堡监狱的看守,残酷殴打一个士兵政治犯,并加以单独囚禁。这种行径激起了150名士兵政治犯的义愤。他们聚集在一起,谴责反动当局的暴行。军事当局怕得要死,不得不把被迫害的士兵放了出来。

  6月22日,堪萨斯州赖利堡陆军监狱的一名士兵政治犯,被狱中宪兵无理枪击,受伤致死。其他士兵政治犯怀着满腔怒火,纷纷起来抗议。他们向反动宪兵扔石头,狠狠教训了这些垄断集团的走卒。7月21 日,当这个监狱的头目强迫士兵政治犯去做苦工时,遭到他们的愤怒的拒绝。傍晚时分,士兵政治犯涌出牢房,打通牢房和院落之间的围墙,放火烧了监狱中的一些设备。

  深受迫害的美国黑人士兵走在士兵反对侵略战争、反对法西斯迫害斗争的最前列。南越岘港美军监狱中300名士兵,1968年举行暴动时,领导核心全是黑人士兵,据当时的美国《时代》周刊透露,侵越美军中的一些黑人士兵“正在把军队中的自动武器偷运回美国,以便在他们回国时,为他们的权利而战斗”。

  侵越美国士兵从亲身经历中逐步认识到,美国统治集团才是他们的真正敌人。一个美国士兵组织的发言人指出,必须释放所有的士兵政治犯,而“把五角大楼的战争罪犯关到牢房里去”。一些士兵政治犯指出:“美国在打一场罪恶的战争,这是用我们的鲜血为资本家利益而打的一场战争,它正在为了大企业主的利益而屠杀和残害勇敢的越南人民。”这些士兵政治犯希望所有美国士兵“支持正在打击美帝国主义的被压迫民族”,并采取必要手段,拒绝为美帝侵略战争服务。这些士兵还说:“我们能取得真正胜利的唯一途径是群众的全面的革命。”

  1969年9月26日,尼克松总统在白宫举行记者招待会。这时联邦调查局已就国内正在酝酿中的爆炸性局势给总统作了报告。在这次记者招待会上,尼克松说:“在任何情况下,我决不会受这种‘暂停正常活动运动’的任何影响。”尼克松所说的“暂停正常活动运动”是由一个名叫杰罗姆·格罗斯曼和另一个叫小萨姆·布朗两个“小人物”组织发动起来的。在1969年春末,他们在华盛顿一座陈旧的楼房里建立了“暂停正常活动委员会”的全国总部。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鼓动,它拥有人数众多的群众,成了一个很有权威的团体。

  尼克松的“强硬”态度,激怒了广大群众。就在他举行记者招待会的第二天,1969年9月27日,“暂停正常活动委员会”的负责人小萨姆·布朗和戴维·霍克也在华盛顿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他们正式宣布,把当年10月15日定为“暂停正常活动日”。这一天,全国各地将举行学校罢课、群众集会、烛光游行和宣读在越南被打死的美军官兵名单等活动。

  “暂停正常活动委员会”的号召,得到了全国广泛的响应。表示支持的长途电话从全国各地纷至沓来,全国79所着名大学和学院的校长、院长,包括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纽约大学、康奈尔大学、芝加哥大学的校长和马萨诸塞理工学院院长,联合发表声明,敦促尼克松总统和联邦国会不要忽视人民的反战要求,要制定一个“从越南加速撤军的时间表”,一些大学教授联名发表声明,呼吁各大学的同事们参加学生的暂停正常活动日的活动,并且表示“我们的活动要到有了美国停止参与越南战争的明确保证之后才能结束。”

  那鲁大学的反战积极分子作出决定,电话通知纽黑文市全体居民参加预定10月15 日召开的反战大会。他门决心从纽黑文市电话簿的第一页打到最后一页,直到把这本380页的电话薄里登记的所有电话号码打完为止。波士顿的律师们决定,10月15日,他们将在市内着名的法纳夫厅集会,佩带绿色袖章,等候在那里,为预定当天在波士顿公共公园举行的反战大会提供现场的法律支持。一旦发生冲突,他们就出面代表反战群众打官司。

  1969年10月15日,“M日”的活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和全国各地广泛展开。在这一天,华盛顿的反战情况尤其引起国内外的广泛注目。

  10月15日清晨,就有5000多名学生抬着一口黑色棺材。在大街上示威游行。队伍向着位于白宫附近的美国联邦政府征兵局进发。他们封锁了征兵局附近的街道,在那里举行了一次反对侵略印度支那战争、反对证兵的集会。在国会山,一千几百名国会参、众两院的工作人员戴着黑纱,列队站在国会大厦门外,唱着要求和平的歌曲,对反战群众斗争表示声援。

  入夜,首都笼罩在一片紧张悲壮、愤怒的气氛中,在华盛顿纪念碑广场上坐着5万名从全国各地涌来的群众,惨遭暗杀的黑人运动领袖小马丁·路德·金的夫人,在纪念碑前向群众发表了演说。她说:“侵越战争的祭坛沾染了许多普通美国人的鲜血,毁灭了美国黑人和穷人的希望。”她的12岁的儿子已经宣誓:“决不为这个祭坛献出自己的生命。”扩音器把她的演说,送到白宫大院,送到华盛顿的各个角落。会后5万群众手持烛光,举行游行示威。小马丁·路德·金夫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队伍绕着白宫游行。沿途群众高呼“反对侵越战争”的口号。在白宫大门外,在宾夕法尼亚大道上,军警和示威群众发生冲突,从而更加激怒了群众的反战情绪。

  在美国最大的经贸城市纽约,这一天,许多建筑物下了半旗。许多人戴上了黑纱。华尔街西侧着名的教堂门前,一些人轮流从早到晚站在那里朗读在印度支那被打死的近4万名美军官兵的名单,召唤人们起来反对这场战争。百老汇的一些着名剧院停止了演出。在一些照常演出的剧院里,演出开始前,演员们列队站在幕前宣布支持反战斗争。在中央公园里举行了有20多万人参加的反战大会。参加大会的各界人士,异口同声地发出了反对这场侵略战争的强烈呼声。在联合国大厦前举行示威反战的群众,也有上万人。晚间,大批群众在洛克菲勒中心举行了烛光游行。纽约市的一些新闻单位的工作人员也参加了这次的反战活动。合众国际社编辑人员在总社编辑部的布告栏内张贴了一张支持反战运动的声明,60多名编辑人员在上面签了名。《时代》杂志有600名工作人员在公司大楼内举行了3小时的反战集会。《纽约时报》的100多名编辑人员在该办公大楼举行了夜间静坐示威。

  在洛杉矶,尼克松总统的母校惠蒂尔学院,燃起了一个命名为“生命之火焰”的火炬。它将一直燃烧到这场侵略战争结束为止。600多名学生参加了点燃火炬的仪式。在芝加哥,20多万人参加了10月15日这一天的反战示威。芝加哥南郊的福雷斯特帕克,一群穿着超短裙的女青年,站在当地征兵局门前,宣读了伊利诺伊州应征入伍、在印度支那被打死的官兵名单,当众痛哭失声。在旧金山,“M日”气氛笼罩全市。许多商店关了门,门窗上贴着反战标语。街上,许多市民佩带黑纱。大批群众举行反战示威。

  在新泽西州葛拉斯堡罗附近的布莱伍德镇,这一天发生了一个悲惨事件。年仅17岁的青年学生克雷格·巴迪亚利和未婚妻琼·福克斯参加了反战示威后,把汽车开进了镇内的一条小巷里。他们把一根橡皮管的一端接着汽车的排气管,另一端拉进车厢内。一对青年男女坐进车里,紧闭车窗,发动马达,双双死在车厢里,以示对这场侵略战争的抗议。他们在自杀前,给父母、教师和同学留下了20几封信,发出了对这场战争的控诉。他们的死,更加激起了人们对统治集团进行侵略战争的悲愤。

  据美联社报道,在10月15“M日”这一天,美国“每个州都举行了示威,参加示威的人数可能多达100多万人”。合众国际社说:这是迄今为止发生的对于美国卷入印度支那战争的一次“规模最大的抗议”,不同地区、不同行业、许多互不相识、素昧平生的美国人,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走到一起来了,在一个共同的道路上肩并肩地携手前进。

  继“M日”学生反战运动之后,工人又掀起了罢工浪潮。美国通用电气公司15万工人,从1969年10月27日开始,坚持罢工达3个月之久,使该公司减产70%以上。

  通用电气公司不仅是美国最大的垄断企业之一,而且是美国最重要的军人垄断集团之一。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它就和当时法西斯德国大军火垄断集团克虏伯公司有勾结,现在它又积极为美国侵略战争效劳。它在1969年接受的军火订货在美国垄断企业中居第二位。美帝国主义轰炸越南的许多飞机的引擎是它制造的,美在泰国、老挝的许多机场的跑道的修建是它承包的。另外,它在世界各地的25个国家和地区中建有分厂和子公司,对当地劳动人民进行压榨和剥削。通用电气公司在美国国内不仅有200多个工厂,并且通过它的董事们还控制了其他约75个大公司。从1967年至1969年,通用电气公司从广大工人身上剥削的营利高达20多亿美元。

  15万工人从1969年10月27日奋起罢工,坚决反对侵越战争。他们不怕暴力威胁,不受甜言蜜语的欺骗,紧密团结,粉碎了垄断资本家的种种阴谋。工人们同军警搏斗。罢工使垄断资本损失达25亿美元。

  在美国通用电器公司工人罢工之后,美国25万邮政工人也先后举行罢工。工潮首先从纽约开始,迅速向全国各地蔓延,席卷了纽约、费城、匹兹堡、克利夫兰、底特律、密尔沃基、芝加哥、旧金山等200多个城市,使美国全国的邮政几乎完全陷于瘫痪。

  针对人民群众的反战运动,1969年11月3日,尼克松总统在白宫向全国发表了一篇电视演说,公开向群众发出挑战。他说:“我们要在越南格守诺言。我们要继续战斗下去,直到共产党人同意谈判‘公正和体面’的和平,或者南越人能够自卫为止——无论哪种情况先出现都可以。与此同时,我们根据‘尼克松主义’的各项原则继续脱离战斗。根据越南化程度、敌人活动规模和谈判进展情况来决定撤军的速度。我强调指出,我们的政策决不会受街头示威游行的影响。”

  “我已经选择了一项实现和平的计划,我相信它将取得成功。”但是,尼克松紧接着讲的话表明,他对这一项“实现和平的计划”取得成功的信心并不大。他说:“如果它果真取得成功,现在批评者说些什么就完全无关紧要。如果它失败了,我现在的这番话更无关紧要了。”

  尼克松11月3日的电视演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他所主张的“边战、边谈、边化(越南化)、边撤”的方针,遭到群众反对。为了回答尼克松总统的具有挑战性的电视演说,“结束越南战争新动员委员会”决定组织一次大规模的“向华盛顿进军”。从11月10日后,各地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广大群众纷纷乘坐汽车、火车、飞机,涌向华盛顿。

  “结束越南战争新动员委员会”,给这次反战进军定了一个名称,叫“反对死亡的进军”。它的用意是十分清楚的,若侵略印度支那战争继续打下去,现役官兵要死,即将应征入伍的青年要死,许多美国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女青年的情人要死。已经死了4万,还要继续死。死者的亲属遍布50个州。为了停止这种死亡,全国人民必须起来反对这场侵略战争。

  11月13日下午6时,第一次“反对死亡的进军”的队伍,从五角大楼所在地阿林顿国家公墓出发。走在队伍前面的是一个23岁的年轻妇女,丈夫是美国海军的一名上尉军官,不久前在越南战场上被打死。这位青年妇女抱着女儿前来首都参加这次反战示威。她满怀悲愤地说:“我来到华盛顿是为了大声疾呼,我们要自由,要和平,反对战争!”

  跟随这位青年妇女前进的是一支45000人的反战示威队伍。他们手里拿着点燃的蜡烛以及反战标语牌,踏着沉重的脚步,在华盛顿市区的街道上,由西而东缓慢行进,队伍步行4英里,到达进军终点——国会山前的美国骑士雕像下。那里放着十几口棺材,队伍陆续经过棺材旁,把那些写着死者姓名和被摧毁的越南村庄地名的纸牌子放进棺材里。整个进军途中,这支队伍庄严肃穆,秩序井然。

  华盛顿的反战示威和游行连续进行了3天,而且,规模越来越大。到第三天,11月15日,反战示威在首都和全国各地达到了高潮。这一天,华盛顿进军队伍改变了前进的方向。进军的出发点定在国会山前,队伍由东向西进发,终点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他们计划在碑前广场上开一个反战大会。进军队伍排成20人横列,几名鼓手作先导,装满死者名单的10余具棺材,分别由示威群众抬着。游行队伍前面,高举着一条大横幅,上面写着:“我们就是要求和平的沉默的多数!”有的妇女举着标语牌,上写着:“把我的丈夫送回来!”有的标语牌写着:“征尼克松去当兵!”另一个横幅写着:“大公司忙获利,士兵们去死亡!”高呼反战口号的进军队伍,挤满了从国会山到华盛顿纪念碑之间的大道。美国报纸报道,这一天游行人数多达30多万人。警方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华盛顿建城一百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游行示威。

  新闻界人士估计,从1969年10月15日到11月15日期间,由“暂停正常活动委员会”和“结束越南战争新动员委员会”等团体出面组织的反战示威,全国各地参加的群众在200万人以上,大大超过了约翰逊政府时期美国人民反战运动的规模。

  在人民斗争浪潮的推动下,态度“强硬”的尼克松总统,不得不于1969年12月15日宣布再撤5万美军的第三期撤军计划。侵越美军虽然撤了一些,由于美国当局坚持要求“要体面的和平”,因此美越之间的和谈进行得并不顺利,战场上的炮火始终没有减缓下来。而此时此刻的柬埔寨战场,一个声势浩大的抗美救国斗争,也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2-1
常在服务器:YaoiCentral
在线时间:7x24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5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