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综艺纪录片

综艺资源事务区


《再现坎尼——坦能堡会战》(Mythos.Tannenberg.Der.Krieg.im.Osten)[TVRip]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 时间: 2006/03/21 11:21:45 发布 | 2006/03/21 11:21:45 更新
  • 分类: 综艺  纪录片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再现坎尼——坦能堡会战
英文名Mythos.Tannenberg.Der.Krieg.im.Osten
资源格式TVRip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简介

IPB Image


俄军——“霉烂母体的产儿”

  俄国在欧洲人眼里向来被视作庞然大物,整个国家可使用的兵员总额达650万人。然而,沙皇的专制政体在制度上不利于最优秀的军人被推上最高层。“这是一个愚不可及的政体,”“它是集怯懦、盲目、狡诈、愚蠢于一体的大杂烩。”它的一位首相维特伯爵曾如此评论过。俄国军队便是这一霉烂母体的产儿,除了数量足以吓坏胆小者外,就其素质而言,真可谓金玉其表,败絮其内。军官团里超龄老将多如过江之鲫,这支军队一败于克里米亚,再败于日本之手,声名狼籍。到1913年,军官缺额达三千名之多。陆军大臣苏克霍姆利诺夫将军是个游手好闲,寻欢作乐,贪污枉法,勾引女性之辈,他压制军队中的改革派,对“射击的组织与实施”之类的代表军事发展新趋势的观念深恶痛绝,他一口咬定俄国过去的失败,他顽固地坚信刺刀胜过子弹,所以根本不肯化力气去兴建工厂,增产步枪、子弹和炮弹。以至于开战时,他连政府专供生产军火的拨款也没用完,每门大炮只摊到850发炮弹(而西方国家则每门大炮有2000发到3000发炮弹),成千上万的补充兵员赤手空拳地待在前线战壕里,等着同胞战死后留下的武器。1914年之前,俄国的备战工作就是在这么一个昏庸无耻的角色主持下进行的。在军事观念上,法国人狂热鼓吹的“攻击主义”正中俄国佬的下怀,因为后者一向具有哥萨克骑兵疯狂冲锋和刺刀见红的传统,素不知1905年的日俄战争已显示出明显的迹象:当堑壕上架起马克沁机枪时,骑兵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为步兵烧饭。就1914年的军事准备状态来说,俄国军队是被稀里糊涂人带上战场的。

  贡比楠边境交战

   德国参谋总部原来估计俄国需要6个星期的动员时间才能开始进攻,但在法国一再催促下,俄国人把进攻的时间提前了4个星期,出乎意料地提前在东线发起攻势。

  

  在对德作战计划中,俄国用2个集团军来对付德国。吉林斯基指挥的西北方面军的第1、第2集团军向东普鲁士发动钳形攻势,莱尼坎普的第1集团军在北面首先采取行动,最大限度地将东普鲁士的德军主力吸引过来。萨姆索夫的第2集团军从南面绕过马祖里湖,插入德军背后,切断德军向维斯瓦河的退路,达成围歼后,第二步就是向维斯瓦河西面150英里的柏林进军。形象地说是“右直拳”配合“左勾拳”的打法。

  

  德国参谋总部判定,俄军势必沿着马祖里湖泊地带两侧发动钳形攻势,所以德军作战计划的基本原则是:以己之长,克敌之短,利用东普鲁士境内完善的铁路网,实施迅速的集中和机动,充分发挥内线作战的可选择性优势。两路进攻之敌哪一路提供了最有利的机会就先打击哪一路。史里芬有言在先:投入全部兵力,对首先进入我军射程的一路俄军予以痛歼。

  

  俄军不等集结完毕,于8月12日拂晓开始进攻。莱宁坎普第1集团军先遣部队的1个骑兵师进入德境,占领距边境5英里的马格拉博瓦镇。接着,他的主力3个军和5个半骑兵师约20万人于8月17日展开攻势,沿35英里的正面越过边境,向因斯特堡峡口前进。

  

  德军在东普鲁士的兵力为普里特维茨指挥的第8集团军,计有4个半军,1个骑兵师,柯尼斯堡的卫戍部队和一些地方部队,人数只有俄军的一半。小毛奇给第8集团军的命令是保卫东、西普鲁士,不得被对方赶进柯尼斯堡要塞区。如果俄军兵力强大,就撤到维斯瓦河西岸,放弃东普鲁士。普里特维茨决定采取先北后南的作战顺序,派第20军去东南方向,尽可能地缠住正在逼近的俄军萨姆索夫集团军,集中另3个半军和1个骑兵师前出因斯特堡,在距边境的25英里的贡比楠地区迎击莱尼坎普集团军。

  

  羁傲不训的德军第1军军长冯·弗朗索瓦先期到达贡比楠后,不顾上司命令,继续向边境挺进。8月17日下午,在距俄国边界5英里的施塔卢珀楠,德军第1军与俄军第3军开始交火,弗朗索瓦以迂回战术击溃俄军第27师,俘获3千人,并于当晚退回贡比楠。莱宁坎普不顾前锋受挫,继续挺进,但两天后便停了下来,因其顾虑推进太快,萨姆索夫的“左勾拳”会落空。

  8月19日,俄军愚蠢地用无线电明码发报,被德军第8集团军的密码员(一位数学教授)毫不费劲地破译。得知北路俄军停止进军后,德军陷于尴尬,因为内线作战、各个击破需要打“时间差”,放手攻打一路而不受另一路的乾扰,时间只有6天,现已3天过去了,如果德军仍等待俄军进攻,几天后势必陷于两支俄军的夹击中。这时,索尔茨指挥的20军来电称:南面俄军萨姆索夫集团军已在上午越过边境。现在德军要么立即击溃当面的莱宁坎普,要么脱身南下对付萨姆索夫。普里特维茨了选择前者,他命令弗朗索瓦于8月20日晨在贡比楠发动进攻。

  

  黎明前,弗朗索瓦第1军开始了左翼进攻。在中路,冯.马肯森指挥的第17军于上午8时赶到战场。在右翼,冯.贝洛指挥的第1后备军直到中午才抵达前线。战至黄昏,德军中路马肯森军在俄军猛烈炮火下溃退,右翼贝洛军失去左翼掩护也被迫后撤,只有左翼弗朗索瓦重创对手,颇有收获。当晚,普里特维茨心理防线首先崩溃,他感到会战已经失败,如果俄军一鼓作气,穷追猛打,势必将第8集团军冲裂为两部分,一部向北退往海岸地区,一部向南退向马祖里湖地区,最后会被俄军各个击破。他决定放弃东普鲁士,退到维斯瓦河西岸,并电告最高统帅部。

  第8集团军作战处副处长、原参谋总部俄国军事问题专家霍夫曼上校认为,情况虽属严峻,但事情尚有可为,如果北面俄军继续停止不前,还可以利用铁路网集中全部力量来对付南路俄军。他说服了集团军参谋长冯.瓦尔德泽,后者居然说服了普里特维茨,霍夫曼立刻开始草拟命令:弗朗索瓦军立刻乘火车赶到南面索尔茨军的右翼布阵,马肯森军和贝洛军立即脱离同莱宁坎普集团军的接触,强行军南下,在索尔茨军的左翼展开。不料普里特维茨是个心理脆弱的变色龙,部署展开后,他又后悔了,他要求小毛奇增援,否则不能保证守住维斯瓦河。

  小毛奇决定撤换普里特维茨和他的参谋长,8月22日上午九时,正在西线作战的鲁登道夫接到命令,被任命为第8集团军参谋长。15分钟内他就坐车启程,傍晚6时到达科布伦次,3小时内,听取了东线局势介绍和有关指示,还受到小毛奇和德皇的接见。当晚9点乘专车前往东线。鲁登道夫当即给第8集团军发了一些命令,内容是第1军乘火车南下支援第20军,第17军和第1后备军在8月23日这天要完全脱离接触并休整好。这些命令和霍夫曼的命令相同,体现了德国军事学院和参谋本部军官团严格的作战思维训练,对同一命题作出一致准确的标准答案。

  是日下午,退休的兴登堡将军在汉诺威家中接到最高统帅部命令,命他立即前往东线接任第8集团军司令,该集团军新任参谋长鲁登道夫将在东去的列车上同他会面。兴登堡匆匆忙忙穿着旧军服上路了。次日清晨四时,专列开进汉诺威车站,鲁登道夫走上月台向兴登堡报到,两个人开始了历史性的合作。

  最后的交锋

  

  俄军赢得贡比楠胜利后并没有乘胜追击,吉林斯基担心德军撤过维斯瓦河,所以他连连催促萨姆索夫赶快迂回到正在退却的德军主力背后。萨姆索夫集团军越过边境后即向德军索尔茨第20军大举进攻,占领德国境内10英里的佐尔道和奈登堡。索尔茨因援军未到被迫后撤。8月23日,俄军再次猛攻索尔茨部,在付出较大伤亡后迫使德军又后退10英里。是日,北面的莱宁坎普集团军终于又前进了,但他并不斜插向南,去和萨姆素夫会师,而是向正西进军。8月24日,正当鲁登道夫和兴登堡对先应付哪一路俄军难下决心时,无线电又截获了萨姆索夫给所属5个军第2天的作战指令。于是,鲁登道夫和兴登堡决心用全部力量来对付萨姆索夫集团军,北面只留下第1后备骑兵军同莱宁坎普集团军周旋。

  

  俄军进入德境才几天,后勤运输便几乎陷于瘫痪。早先俄国为防德国入侵时利用自己的铁路,便将铁路设计成宽轨,大军进入东普鲁士后,德国人已将火车头全部撤走,俄军无法利用德国的铁路。许多军用物质都堆积在靠边境的宽轨铁路线尽头,只能用马拉的大车费劲地往前拖,才深入德境20多英里,许多部队已经断粮数日,人和马匹皆饥肠辘辘。通讯部队的管理几乎处于混乱状态,战地电话线短缺,只够军部与所属各师部联系,与集团军司令部和各军之间的通讯只能靠无线电报了。由于俄军第6军没有密电码,萨姆索夫只好用无线电明码发布命令,结果让德军截获。8月25日上午,德军又截获两份俄军电文,当面之敌的情况愈加明朗。鲁登道夫的作战计划是:索尔茨第20军继续在中路作正面牵制,贝洛第1后备军和马肯森第17军在左翼进攻俄军右翼,弗朗索瓦第1军在右翼进攻俄军左翼。两翼得手后实施包围,全歼萨姆索夫集团军。

  

  是夜,鲁登道夫接到最高统帅部作战处处长塔本上校电话,说要调3个军和1个骑兵师增援东线战场。鲁登道夫感到吃惊,此刻西线最需要兵力,他甚感惶惑。不过,他对塔本说,东线并不需要这些兵力,即使调来也为时过晚,这儿战斗已经打响。调兵东线是德国参谋总部惊慌失措之举,史里芬对东线的兵力安排是基于俄国军队大量地被日本吸引在远东的考虑上。目前形势剧变,8月15日,日本宣布参加协约国,这就使大量俄军从东亚脱出身来,又因俄军如此迅速攻入东普鲁士,实出德皇和小毛奇的参谋总部的意料,慌忙之中作出了调兵的决定。后来这3 个军又一个骑兵师即没参加决定命运的西线进军,也没赶上坦能堡会战,对兵力缺乏的德国来说,这种浪费是战略调度上的严重失误。

  8月26日拂晓,在贡比楠被击溃、迅速重整旗鼓的德军马肯森军猛扑俄军右翼的第6军,由于萨姆索夫频繁地更换给第6军的命令,导致该军在混乱的调动中仓促应战。日落西山时,贝洛第1后备军也赶来投入进攻。战至第二天早晨,俄军右翼第6军已溃败。俄军中路2个半军奋勇向前,攻下了阿伦施泰因。不过,萨姆索夫已意识到现在不是包围敌人而是自己如何不被包围。当晚,他也不知道右翼的第6军已被彻底击溃,德军正从那个方向直插自己后方,他决定第二天继续打下去。

  8月27日清晨,弗朗索瓦终于等来了他足足盼了两天的全部炮兵部队。在此之前,鲁登道夫曾命令他对俄军左翼第1军的进攻,必须在8月25日打响,但遭到他的有力拒绝,因为那时他的炮兵尚在赶往前线的途中。

  天还未亮,弗朗索瓦一顿炮弹劈头盖脸砸在乌斯道俄军阵地上,不到中午,赫赫有名的俄军第1军便放弃了整个阵地。8月28日黎明,弗朗索瓦第1军再次用大炮开路,不顾鲁登道夫再三要他向左转,对猛攻德军正面的中路俄军进行侧击的命令,笔直地向东挺进。他觉得“从中间咬破鸡蛋,蛋黄可能滑掉”。他决心包围萨姆索夫已经崩溃的左翼,并切断整个俄军的退路,将整个“蛋黄”吞进嘴里。

  此时吉林斯基已看清,德军根本不是在向维斯瓦河撤退,而是向萨姆索夫集团军进逼。他要求北面莱宁坎普的左翼尽可能向前推进。由于后勤的拖累,莱宁坎普仍然在向西作蜗牛爬行。也许莱宁坎普不太愿意救援萨姆索夫,两人在日俄战争期间,因互相指责在沉阳火车站大打出手,莱宁坎普吃亏不小,当时作为德国军事观察员的霍夫曼恰好目睹两人相殴的情景,这恐怕也是霍夫曼提出作战方案时考虑的一个因素。8月28日晚,萨姆索夫见两翼已折断,深感大势已去,下达了撤退令。但这时德军已将中路2个军完全包围。以后3天里,饥饿,混乱的俄军在包围圈里左冲右突,最终全军覆没。俄军被俘9万2千人,2名军长被活捉,萨姆索夫逃进森林后开枪自杀。另外3个军只剩下2个师和1个旅。德军大获全胜。

  根据霍夫曼的建议,将这场会战用附近一个叫做坦能堡的小村庄来命名。当胜利降临时,德军军营里升起了一片鲁腾会战的赞美诗,坦能堡会战最初、也是真正的缔造者霍夫曼上校不甘心兴登堡坐享大名,他殷勤地陪着来前线采访的记者们四处转悠,不厌其烦向他们介绍到:“这里是总司令战前睡觉的地方”、“这里是总司令战斗最激烈时睡觉的地方”、“这里是总司令战斗结束后睡觉的地方。”而记者们战场采访后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整个会战过程中,总司令一直在睡觉。

  结束语:

  从军事艺术而论,坦能堡会战可以说是古代伟大的迦太基名将汉尼拔坎尼会战在20世纪的再现和放大,战略上以内线作战攻其一路,战术上采取击溃两翼再合围歼灭中央主力。20世纪最杰出的军事思想家富勒只用一个叙述句评价了这场会战:“就这样,这个伟大的会战结束了。”坦能堡也是欧洲着名的古战场,1410年,波兰人和立陶宛人组成的联军曾在此击败了日耳曼条顿武士团,因此将这一会战命名为“坦能堡会战”,意味着日耳曼民族对斯拉夫民族报了“九世之仇”,彻底洗刷了历史上的耻辱。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2-1
常在服务器:YaoiCentral
在线时间:7x24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1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