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Mahler 马勒 -《第6交响曲"悲剧"》(Symphony No. 6 in A minor 'Tragic')Waart, NeRPO, 1995[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1996年
  • 时间: 2006/03/20 08:04:48 发布 | 2006/03/20 08:04:48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shaoygzz

精华资源: 207

全部资源: 216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Symphony No. 6 in A minor 'Tragic'
专辑中文名第6交响曲"悲剧"
艺术家Mahler 马勒
资源格式APE
版本Waart, NeRPO, 1995
发行时间1996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介绍:

欢乐的世纪末
─ 马勒与克林姆 ─
陈汉金
拉威尔的《圆舞曲》(La Valse, 1920)从平缓的弱奏开始,渐渐地乐声越来
越激奋,终演变成令人震惊且狂乱失控的旋风。罗兰 ─ 马奴耶尔(A. Roland-
Manuel)认为,此曲呈现的不再是约翰‧史特劳斯式的欢乐舞会,而是有如中世纪晚年时局不安、瘟疫盛行时,到处出现的「死之舞」或「骷髏之舞」(dansemacabre)。这首出自法国作曲家,完成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后的管弦乐曲,冷眼旁观地见证了哈布士堡王朝 ─ 奥匈帝国的统治,从十九世纪中的全盛,逐渐地迈向崩溃解体的过程。以维也纳为主要舞台的波西米亚指挥家、作曲家马勒(1860- 1911),也亲身体验了这般焦虑不安的历程,他的交响曲中的詼谐曲乐章,经常表现出嘲讽与狂乱,比拉威尔的《圆舞曲》透露出更多的「死之舞」的不祥气息。
一八九七年,当马勒结束初年的学习与居无定所的指挥生涯定居维也纳,开
始担任维也纳歌剧院的总监时,正值布拉姆斯逝世之年,也是美术界「分离运动」(Secession)开始的年代。当时整个社会被金融崩溃、劳工问题、少数民族问题、反犹太人风潮困扰着。在此失去重心、不再有稳定感的状况下,维也纳人虽有股不祥的预感(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将证实这个预感),仍旧纵情於欢乐中,身历其境的作家布罗克(Hermann Broch, 1886- 1951)因而形容这个时代为「欢乐的世界末日」。处在这个徬徨不安的「世纪末」的时空下,其艺术发展有如指挥家拉图(Simon Rattle, 1955- )所言,如同「在火山口上跳舞」 ─ 惊险而绚烂,那是整个维也纳艺术史上最不安稳,却是最精彩的一个时期。以「分离运动」份子与支持者为主的维也纳文艺界菁英,是这段艺术史的主角。他们的共同目标正如一八九八年建成的「分离派展览场」正门上方的两行字所宣示的:「时代具有它的艺术,艺术拥有它的自由」,他们极力想摆脱的是,整个十九世纪后半维也纳文艺界的「历史主义」(historicism)和过度保守的复古风潮。在美术界,广受贵族与中产阶级喜爱的画家马卡尔特(Hans Makart,1840-1884)是这股保守势力的首要人物。日后成为分离派领袖的克林姆(GustavKlimt, 1862- 1918),早在一八七九年刚出道时,曾投入马卡尔特门下,以类似作风闯出他的名气(图一、图二)。未久,克林姆随即开拓出他自己独特的风格,
成为二十世纪初维也纳最具影响力的画家。马卡尔特的画作,就像布拉姆斯
(1833- 1897)晚年的音乐,技巧与格调皆属一流,却跟不上当时欧洲艺术发展主流的新趋势。那时期的美术界,法国方面已逐渐从印象派过渡到后印象派与象徵主义;音乐界则是由华格纳(1813- 1883)在他晚年与过世后所形成的全面性重大影响,以及德布西(1862- 1918)、拉威尔(1875- 1937)在法国擅场的时代。克林姆为一八九八年分离派首次展览所设计的海报上方,具现出古希腊传说中的英雄特修斯(Theseus)斩杀人身牛头怪兽的故事(图三),以之影射分离派背弃保守传统的主张。这个充满叛逆性的影射,如同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 1939)所谓的「厄迪帕斯情节」(Oedipus complex)。精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经常以古希腊传说来印证它的学说的同时,克林姆也经常在画作中引用类似典故以製造暗示、影射的效果。有如厄迪帕斯父亲般权威性的日尔曼十九世纪音乐传统,同样地让年轻时的马勒感到又爱又恨,他在深受日尔曼古典、浪漫音乐传统影响下,却尝试颠覆这个从贝多芬到布拉姆斯一脉相承的传统,而不惜向布拉姆斯的死对头─ 华格纳的「未来音乐」靠拢。布拉姆斯对这个「逆子」也是又爱又恨:早在一八八0年,二十岁的马勒以深受华格纳影响的清唱剧《怨歌》(DasKlagende Lied)参与「贝多芬奖」竞赛时,就遭到布拉姆斯无情的否决。此事让刚出道的马勒深受打击,遂转向指挥生涯发展。然而十餘年后的一八九七年,他
却在布拉姆斯的举荐之下,成了维也纳歌剧院的总监 ─ 奥匈帝国最高的音乐职位。从此,指挥家马勒成为维也纳上流社会的名人,然而作曲家马勒在音乐风气保守的维也纳,却只受到极少数激进人士的称许。在出入这些菁英人士的社交圈之时,马勒得以和分离派的份子建立紧密的关係。一九0一年底,马勒在某位艺评家的晚宴中,首度见到他日后的妻子、比他小十九岁的艾玛(Alma Schindler),当时坐在马勒正对面的是克林姆。克林姆曾是艾玛眾多追求者之一。马勒於次年与艾玛结婚后,更有机会接触美术界的人士们 ─ 艾玛的父亲辛德勒(EmilSchindler)是着名的风景画家,辛德勒死后,分离派主将之一的莫尔(Carl Moll)成了艾玛的继父。分离派另一画家罗勒(Alfred Roller),是马勒担任维也纳歌剧院指挥十年之间的舞台设计者。罗勒承续自华格纳的革新性设计观念,将对日后造成重大的影响。
在马勒认识艾玛前后,克林姆为维也纳大学礼堂天顶所绘的三幅大型壁画
《哲学》、《医学》与《法学》(1900- 1904),其大胆激进的作风,曾引起维也纳文艺界、政治界保守派与前卫派的激烈论战。维也纳大学当局希望克林姆的画作能具现「光明战胜黑暗」式的「啟蒙」思想,以突显大学是科学、进步的殿堂,然而克林姆却背弃了这个进步主义式的宗旨,而以阴沉、悲观的笔调,象徵的手法,呈现出人类在生、老、病、死、爱、恶、慾中挣扎的悲惨面(图四)。这三幅壁画中的第一幅《哲学》完成於一九00年,与马勒完成於四年前的《第三号交响曲》第四乐章,同样受到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深沉黑暗的〈午夜的醉歌〉的影响(註一)。此外,我们也发现克林姆的「维也纳大学三连作」与马勒的交响曲,同样具有世纪末徬徨不安的特质,及弗洛伊德学说中所强调的潜意识、本能、性慾的解放。弗洛伊德宣称:「爱慾之神(Eros)与死神(Thanatos)经常是成对出现的」。世纪末的维也纳在挣脱传统束缚且纵慾狂欢之际,其实有
着一股无所适从的惶恐。「维也纳大学三连作」备受攻击,使得克林姆与整个分离派感到气馁,而在往后的创作中减低了颠覆性。一九0二年举行的第十四次分离派展览,首次显露出这种特质。这次的「贝多芬特展」中,德国雕塑家克林格(Max Klinger)的《贝多芬雕像》是整个展览的重点,分离派的几位艺术家则分别为雕像四周的空间进行颂扬贝多芬的创作。克林姆创作的《贝多芬横饰带壁画》的三个部份,具现出 《第九交响曲》中「四海之内皆兄弟」、「艺术是人类苦难的解脱之道」的理想:第一部份〈幸福的期盼〉;第二部份〈敌对的势力〉;第三部份〈幸福的期盼在诗意中得到报偿〉。画展开幕当天,马勒应邀在现场指挥一铜管乐队,演奏他所改编的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令与会人士感到惊讶的是,第一部份〈幸福的期盼〉中,身披鎧甲,代悲惨人类出征,争取至福的骑士,居然具有马勒的面容(图五)!全图三个部份虽然以二度空间的平面感、装饰性、象徵的手法,强调超凡、脱离现实的灵性,然而每一部份中似乎隐藏着挥之不去的隐忧,以及情慾之神(Eros)永无止息的纠缠(图六)。马勒深受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影响,具有声乐独唱与合唱的《第二号交响曲「复活」》,或《第八号交响曲「千人」》,也都具有这种脱离现实、追求灵性的特质。然而无论克林姆或马勒,把艺术当作脱离纷扰现实世界的媒介时,他们的艺术天堂并非是无忧无虑的。随着反犹风潮的日益猖獗、保守势力甚嚣尘上,以犹太人佔大多数的前卫团体「分离派」愈来愈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克林姆虽非犹太人,却被骂成「与犹太人同类」。克林姆在上述的《贝多芬三连作》之后心灰意冷,於一九0三年到义大利东北侧的拉温那(Ravenna)城旅游,回维也纳之后,五年之间不再参与任何正式展览。直到一九0八年再度与分离派联展时,克林姆一系列以仕女画为主的作品,呈现了全新的风格,即所谓的「拜占庭式风格」或「金色风格」。拉温那城中,拜占庭建筑遗迹丰富亮丽的装饰性,成为他创作灵感的来源,东方的异国情调成为他更加远离现实的藉口。这些充满亮丽装饰性与象徵符号的「唯美主义」(estheticism)仕女画中,大部分是犹太女人相当写实的脸容,彷彿透露着不祥的预兆。这些肖像画中,图案式,近乎抽象的背景,反而喧宾夺主地成为製造虚幻效果的主体,它们几乎淹没了主体人物。就在克林姆创作这些有如幻景般的仕女画的同时,马勒迈入了他一生的悲剧性的结尾。一九0七年一年之内,他先后受到三个重大的打击:长女死於猩红热;他自己被诊断出有心臟病;他因犹太人的身份被解除了维也纳歌剧院的职务,并被迫「自我放逐」到纽约担任大都会歌剧院指挥。他那根据中国唐诗谱成,流淌着稀罕音色、五声音阶,与克林姆仕女画具有类似虚幻效果的《大地之歌》,在一九0八年开始创作。
分离派於一九0八年在新建的「艺术展览场」(Kunstschau)重新出发,克
林姆在刚落成的该场地展出他的仕女画,马勒在同一年开始谱写《大地之歌》。一九0八年发生的这些事件应不只是个巧合;况且,一九0八年还是颇受马勒照顾的荀贝格(Arnold Schoenberg, 1874- 1951)开始进入他的「无调性」时期的年份,也是克林姆所提拔的柯克希卡(Oskar Kokoschka, 1886- 1980)开啟他的「表现主义」画风的年份。马勒在写成《大地之歌》之后,於过世之前创作的另两首交响曲(第九号与未完成的第十号),如何与美术上的表现主义平行并进,值得笔者日后另外撰文加以详细介绍。
附註说明:
1. 关於克林姆《哲学》与马勒音乐之间的类似性,参阅此书中,笔者所撰的〈马勒的宇宙观〉一文。



专辑曲目

1. Allegro energico, ma non troppo
2. Scherzo:Wuchtig
3. Andante moderato
4. Final:Allegro moderato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3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