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综艺纪录片

综艺资源事务区


《PBS以色列的下一场战争》(Israels.Next.War)[DVDRip]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6/03/07 23:02:07 发布 | 2006/03/07 23:02:07 更新
  • 分类: 综艺  纪录片 

gconquer

精华资源: 1001

全部资源: 115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中文名PBS以色列的下一场战争
英文名Israels.Next.War
资源格式DVDRip
发行时间2005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已通过安全检测:
安全检测软件软件:KV2005
版本号:9.00.607
病毒库日期:2006-2-1
常在服务器:YaoiCentral
在线时间:7x24



Israel's Next War?探讨以色列右翼极端份子的"战争" 。

尽管在犹太人定居点问题上遭遇到了一些阻力,但是以色列总理沙龙对问题的处理方法仍然让人们对和平抱有希望。

  耶路撒冷、定居点、难民、边界,是关于巴勒斯坦永久地位的四个核心问题。在历次和谈中,这四个死结一般的问题都没有进入真正的解决程序。事实上,以色列定居点的快速增长时期是从1998年中东峰会之后开始的。当时在时任以色列外长的沙龙的庇护下,定居者
开始大量地在巴勒斯坦领土上修建定居点。1999年和2000年当政的巴拉克采取的温和政策,也为定居点提供了增长的空间。但是,今天的大部分定居点却都是在2001年3月沙龙入主内阁之后修建的。

  根据以色列非官方组织Peace Now的统计,目前在西岸和加沙两个巴勒斯坦地区的以色列定居点总和已达到了150个。

  巴勒斯坦方面主张,将来的巴勒斯坦国必须建立在加沙和西岸这两块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础之上,因此,所有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定居点都破坏了巴勒斯坦领土主权的完整。然而,以色列方面认为,定居点(settlement)是获得了以色列国内政部颁发的许可证的,受到法律保护。只有那些非法定居点(outpost)才可以考虑进行拆除。

  曾经在耶沙定居者委员会(Yesha Settlers’Council)工作的卡妮·艾尔达就是一个定居者,住在耶路撒冷城东的西岸。艾尔达向我们介绍说,所有的定居点都是定居者自己找地、自己掏钱修建的,修建完后再向政府申请许可证,获得了许可证的就叫做settlement(定居点),还没有拿到政府批文的就叫做outpost(非法定居点)。

  耶沙定居者委员会的名字“Yesha”是Yehudah、Shomron和Aza三个希伯来语地名的缩写,这三个地方其实分别是西岸地界内的朱迪亚、撒马里亚,以及加沙。由以色列定居者自行选举组成的耶沙委员会被看作是定居者的利益代表。在定居者、右翼议会成员和右翼党团的影响下,以色列国内对定居点的态度几乎都很强硬。

  但是在非法定居点的问题上,以色列国内则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声音支持政府的取缔措施。左翼组织Peace Now认为,从安全、经济、文化的角度看,非法定居点都是以色列的负担。同时,为了保护这些非法定居者而拿以色列士兵的生命去冒险,也受到了不少人的指责。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以巴研究资讯中心的所长格雄·巴斯金(Gershon Baskin)提出,关于定居点问题,务实的态度就是:拆除新的非法定居点,接受现有的定居点,用技术的办法——如圈定现有的定居点为以色列领土——实现以色列定居点和巴勒斯坦国的和平共处。

  然而,务实也是有条件的。如果不是连续32个月来不断升级的冲突导致民众对和平倍加渴望,以及美国总统布什的积极介入并施加压力,巴以双方不会比原来更愿意通过现实的步骤,逐步改善现有状况。因此,如果不提此前数天以军对哈马斯领导人兰提斯的突袭,在拆除非法定居点的问题上,沙龙已经通过6月19日在西岸希伯伦附近的行动,表示出了自己的决心。同时,巴方也不再强调要赶走所有的以色列定居者,巴勒斯坦劳工部部长加桑·哈提布积极地说,至少拆除outpost(非法定居点)和停止现有定居点的扩张,是“终止暴力循环的惟一办法”。

  尽管以军在6月19日推倒西岸希伯伦市附近Mitzpeh Yitzhar定居点的部分非法住宅时,与当地定居者发生了一些冲突。但是右翼人士和和平主义者都对此表示出了足够的乐观。定居者艾尔达认为,沙龙不会真的拿定居者开刀,那些被取缔的非法定居点在人数上所占比例非常少,不会威胁到合法定居者的生存条件。阿拉伯裔的以色列国会议员阿兹米·比沙拉(Azimi Bishara)也对本报记者表示,他能够把定居者送到西岸去,就同样能够把他们弄回以色列来。研究者格雄·巴斯金则认为,沙龙是过去二十年来最有力量的总理,他的意志不会因为阻力而软化。

  不激起右翼分子的过激反应,不让巴勒斯坦激进分子认为自己软弱,同时又能适时地推进和平进程,这是沙龙面临的最现实的挑战。事实上,通过6月19日的行动,似乎多少能看出沙龙对问题的处理方法。在西岸参与推倒非法建筑物的以方军警没有携带枪支武器,而这一点,即使是在平和的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街头也是非常罕见的。同时,冲突中尽管有一些暴力,但是受伤的军警人员中也只有两人需要赴医院治疗。尽管警方逮捕了21个人,但也只有9个需要在警局过一夜。

随着沙龙(Ariel Sharon)的健康状况突然恶化,以色列将进入在政治上与这位众望所归的领袖相诀别的时代。民主国家更换领导人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这次以色列却将因此面临困难的选择,原因是以色列民众所要诀别的不是一位单纯对以色列建国起过作用的历史人物,而是一位在过去几年间力挽狂澜、刚刚把国家带上正轨的强势领导人,至少在目前看来,其政治智慧和根基都无人可以取代。要理解这一点,首先需要理解以巴和平进程的失败。

有一个关于以巴局势的笑话说:一只蝎子求一只青蛙背他过河,青蛙不肯,说要是到了河中间你蛰我一口,我就没命了。蝎子说这不可能,要是我蛰你一口,你当然被毒死,可我不会游泳,所以也得被淹死。青蛙想想有理,便同意了。结果到了河中间,蝎子真的蛰了青蛙一口,青蛙临死前痛苦地问蝎子为什么要这么乾,蝎子回答说:“因为这里是巴勒斯坦。”

从93年开始的奥斯陆和平进程几乎就是这个故事的现实再版。唯一的区别只是蝎子阿拉法特在蛰死了青蛙拉宾佩雷斯之后居然又找到了第二个冤大头—-青蛙巴拉克,并且毫不犹豫地让他重蹈前任折戟沉沙的命运。这现实版故事的结局是:阿拉法特客死他乡,死前孤家寡人,不仅被以色列困在官邸寸步难行,而且因为支持恐怖活动证据确凿而被国际政治主流抛弃。青蛙拉宾遇刺,佩雷斯屡选屡败,成了以色列政坛上的笑料,一度叱咤风云的青蛙巴拉克如今成了以色列政坛人见人怕的 “万人嫌”,谁也不愿意把他拉进自己的阵营,因为拉进他来就等于赶走选民。奥斯陆协议的设计师贝林的下场更惨,他被赶出工党,如今只能在一个左翼小党落脚谋生。

也许有人不同意我的比喻,愿意说以色列是蝎子,巴勒斯坦是青蛙;或者说以色列虽然是青蛙,但巴拉克在戴维营会谈中兴风作浪,存心要淹死蝎子阿拉法特,由此引起阿拉法特的反抗,下毒口把巴拉克咬得半死不活。在我看来,这些都改变不了这个故事的基本性质:一对本该同舟共济的政治伙伴却乾了一场没过河就拆桥的勾当,结果是大家都面临灭顶之灾。

参与这场青蛙蝎子游戏的政治组织的下场并不比他们的领袖好多少,以色列的工党在2003年的大选中只获得十几个席位,几乎跌入历史最低点。巴解组织在巴勒斯坦民众中的声望大幅下跌,将在本月的大选中让对手哈马斯大把捞进。奥斯陆进程开始的十二年之后,奥斯陆成了一场让以巴政治家都不敢沾边的政治瘟疫。以色列工党的新任领袖佩雷兹只因为说了句要继续奥斯陆的道路,便引来民调狂跌,只好连忙闭口不迭。

与政治家们的悲惨命运相一致,以巴双方和双方民众都为这场过河游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1993年奥斯陆和平进程开始之前,以巴双方虽然已经因为巴勒斯坦人的第一次暴动而承受了一些损失,但伤亡规模远远不能跟后来的情况相比(具体数字请参见拙文《荷戟独彷徨—-拉宾遇刺十年祭》)。那时候拉宾对巴勒斯坦人发出的最严厉的威胁不过是要打断捣蛋分子的胳膊腿儿,跟后来的导弹直升机把恐怖分子炸成肉泥有着天壤之别。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水平虽然不到以色列人的水准,但他们行动大体自由,可以去海湾阿拉伯国家打工,也可以相对容易地在以色列境内工作,生活远远谈不上困难。

然而,和平进程开始之后,以巴双方陷入了长达十二年之久的巴方大规模恐怖袭击与以方反恐报复的血腥循环,其间双方死亡数千人,受伤数万人,其生命损失完全可以跟任何一场中东战争相提并论。以色列此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巴解组织赶到突尼斯,93年却把这尊神像又请了回来。请回来的巴解组织既不肯跟恐怖主义一刀两断,也没有最基本的执政能力。如今以色列请神容易送神难,不仅巴解组织成了无法谈判也无法驱赶的对手,而且该组织即将输掉本月的大选,将以色列拱手相让的权力中的一大半转送给一个发誓要消灭以色列国的恐怖组织哈马斯,使以色列人期待的永久和平变得更加遥不可及。与此同时,以色列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都受到了这一和平进程的严重影响。1993年以色列在联合国人文发展指数排名上还排在世界第十九位,如今却掉到第二十三位去了。

与以色列相比,巴勒斯坦人的损失应该说是更大。首先双方的实力差别决定了巴勒斯坦人只能承受更大的生命损失,巴勒斯坦人仅死亡人数就是以色列的三倍。其次由于很多巴勒斯坦人依靠在以色列打工为生,而恐怖活动的猖獗使以色列人不得不封锁边界,使大批巴勒斯坦人丧失了生活来源。腐败无能的巴解当局无力解决经济问题也维持不了社会治安,再加上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管辖区的军事行动给巴勒斯坦人造成了巨大的生活困难,巴勒斯坦人的经济水准已经跌进了谷底。联合国最近的调查报告证实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水准比5年前冲突爆发时有了很大下降,而5年前冲突爆发时,人们普遍的看法就是奥斯陆和平进程以来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水准不但没有上升,反而在下降。

在土地问题上,双方同样处于奇怪的双输状态。以色列作了一把“以土地换和平”的大头梦,丢失了大片的土地自不待言。巴勒斯坦人拒绝了巴拉克包括割让部分耶路撒冷和绝大部分有争议土地的计划,如今即使达成协议也只能拿到巴拉克建议中的一部分领土。对于巴拉克承诺割让的部分耶路撒冷,如今即使是最左翼的以色列政治领导人也不敢再提。而以色列在未来最终解决方案中保留西岸大定居点的设想也得到了美国的认可。比这更糟糕的是,如果单边行动被证明是比谈判更有效的获得安全的手段的话,巴勒斯坦人将丧失谈判地位,只能以色列人给什么拿什么。

2005年10月,在奥斯陆和平进程开始的12年之后,一位前迦沙定居点的犹太工厂主愤怒地向以色列《国土报》记者抱怨说以色列政府毁掉了他的全部事业,与此同时,他的十几位巴勒斯坦前雇员不停地给这位工厂主打电话,抱怨他们生计无着,问这位工厂主何时能回迦沙重开工厂。中国人相信“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有人输就一定有人赢。现代博奕论喜欢讲究“双赢”,有利大家分。这一切似乎都跟以巴之间的游戏规则毫无关系,在这里,“双输”似乎是一个无人能逃脱的必然结局,也是两国人民几十年来的噩梦所在。
IPB Image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6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