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欧美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Sun City Girls -《Live Room》[MP3!]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6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 时间: 2007/03/10 01:20:01 发布 | 2007/03/10 01:20:01 更新
  • 分类: 音乐  欧美音乐 

iamrok

精华资源: 65

全部资源: 73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中文名Live Room
资源格式MP3
发行时间2006年
地区美国
语言英语
简介

IPB Image


专辑简介:

我不确定有多少人需要知道Sun City Girls(太阳城女孩,以下简称SCG)。

毕竟这不是在谈论摇滚乐——他们仍然被划分在摇滚乐这个标签下,但枪炮与玫瑰、林肯公园或者Interpol的歌迷恐怕不会愿意和他们分享摇滚乐的荣耀。地下和主流的界限正在模糊,Christoph De Babalon会为Radiohead暖场,而出现在Slipknot之前的,居然可以是Masonna,但毕竟咱们在谈论一支组建了23年、发行了成吨的作品却仍然不为人知的领袖级乐队——这是一个多么遥远的世界的领袖……
乐评人、诗人兼独立厂牌老板Byron Coley说:“SCG是自从硬核兴起以来第一个真正的疯狂乐队。”他认为是SCG奠定了今天的“新美国亚地下”的基础。而Popwatch杂志则说:“太阳城女孩是美国第一地下乐队。不需要加上‘可讨论的’或者‘可能的’这种限定。”好吧,地下也不是什么道德上或者美学上高人一等的东西,我们没有必要把徘徊在嚎叫或者摩登天空门口的乐队归入地下——当然,“中国地下”就没有问题。作为领袖,他们的确符合那个世界的准则,比如,已经发表了40多张正式专辑,但通常是限量1000张以内,更不用说那些化名出版的个人专辑、手工制作的磁带、仅在爪哇和苏门达腊发行的手工封面黑胶唱片;比如,经年累月在小场地演出,但却极少巡演。用最早阐发歌特文化概念的Tom Vague的话说,SCG不仅仅是一个“乐队”,而是一个音乐的、艺术的、哲学的以及更多意义上的创意工厂。他们是DIY的化身……他们是他们自己的娱乐工业,娱乐他们自己。

自从去年流传开New America Weird(美国新怪)这个名词,SCG也开始被更多人注意。他们甚至参加All Tomorrow’s Parties音乐节,第一次去了欧洲演出;Wire杂志持续的评论也帮了些忙,虽然杂志办得曲高和寡,但他们刚换了个喜欢三大件的主编,正在呼应新一浪的地下势力。对那些狂热的地下崇拜者来说,上EBay高价购买SCG的磁带、搜罗他们的全套mp3,是又一件无聊而光荣的事情——说真的,除了满足收藏癖,没有别的理由这样做。到2005年还不知道SCG的人,只能说是对地下音乐没兴趣。

简单地说,吉他手Richard Bishop和贝司手Alan Bishop是兄弟俩,他们从1979年开始在凤凰城演出,并很快有了50首以上的作品;1981年开始用Sun City Girls这个名字,并在第二年拉朋友Charles Gocher入伙,接替离队的鼓手,这个阵容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嘿嘿,要是所有乐队简历都这么简单,音乐杂志就可以少发很多稿费了——早期的SCG基本是在一个朋克和硬核的圈子里混,就像他们曾经在妓女、黑帮、毒犯和枪械商中间度过青春期一样。Richard回忆说,他们的观众和他们一样,“都很有些朋克态度,观众可以成为你最好的乐器,尤其是在他们和你给他们的东西完全不搭调的时候。”。这个意思是,通常,观众讨厌他们,而越是讨厌,他们就越要让观众不爽。Charles解释说,他们通过演出“激发出观众真实的情绪,也就是他们喜欢被虐待。”他说:“我们总是进入狂喜的冲动之中,无意识地把我们自己抛向我们的乐器,把观众带到乐器里面去,演奏人们、演奏耸动人群中的动力。”
后来SCG的观众群比较固定了,这也就被解释为“观众恨他们,而且恨得值得”。他们的早期作品,大致可以用破坏狂来形容,或者说,先有一个粗野的噪音/硬核/朋克的基础,然后尽量取消能让人撞起来的元素,随时乱成一锅粥,用吉他噪音和怪叫声折磨那些无辜的摇滚青年。而SST这样的地下朋克/硬核厂牌,则乾脆对他们没兴趣。精华在于大致之外,Richard说,他家有一种天生亲近第三世界文化的遗传基因,所以他们除了乱,还致力于从中东、北非之类的地方寻找灵感,把那些原始、粗糙的异国情调变成野蛮而神秘的新玩意。

“多数西方音乐是没有灵魂的!是迟钝的。……有些爵士的元素,还有即兴音乐的探索可能是例外。但是,仍然有那么多人在继续花钱吃那些罐装垃圾,因为那是安全的。他们不知道任何更好的东西,他们害怕变化,害怕任何有一丁点不同的东西。”Richard说:“东方音乐,不管来自南亚次大陆、印尼、日本、印度支那、美索不达米亚,等等,都是更醇更美的。吉普塞音乐也一样,还有成千上万来自非西方视野的东西。”他们没事就跑到印度尼西亚去耍,还在搬到西雅图(1993年)那年,买了一整套二手加麦兰乐器。但是别以为他们和Jon Hassell一样,会弄些雅俗共赏的经典,不,SCG对节奏、旋律、曲式没有兴趣,和封面设计一样,他们的唱片更像是在拼贴——从纯粹的噪音,到旅行录回来的东南亚电台节目,从民乐器乱弹,到三大件抒情,从硬核段落,到嘈杂的街市录音,从混乱的现场录音,到即兴的儿歌。这些拼贴的基础,是一种无所畏惧的俗,他们真的热爱缅甸或者巴厘的流行歌,热爱这个本身就是拼贴的世界,而不是像Christian Marclay、John Oswald那样,在意识形态层面上拼贴西方流行乐。他们拼贴的结果是狂欢,Carnival Folklore Resurrection Series(狂欢节民俗复兴)系列就是一个证据,演奏中夹满了从人家电视广播里偷来的大段录音,连香港电台的宗教节目也没放过。

1993年,他们建立了自己的Abduction(诱拐)厂牌,专门发表自己和类似艺人的作品;2004年,又架设了www.suncitygirls.com网站,这是一些手工制作的录象带的惟一购买渠道。如果说这是每个地下乐队都在乾的事情,那么Alan Bishop绝对乾了件前无古人的事情,他在2003年创立了Sublime Frequencies(崇高频率)厂牌,“致力于通过电影和录象、田野录音、广播、国际性的民歌和流行音乐、声音怪物,以及其他没有被各种学术研究、现代唱片工业、媒体或基金会所充分记录的人类或自然的表达形式,从现代与传统、城市与乡村的边界获取并传播不被人们重视的视觉和声音。”尽管他向Ocora、Smithsonian Folkways、Nonesuch Explorer、Chant Du Monde等等严肃田野录音厂牌表示了致敬,但从已经发行的21张CD来看,那完全是革命。因为他们把田野录音的概念,扩展到了日常生活中,你可以趁旅行的间隙,录一些电台歌曲、街头卖唱、电影片段,再整理一些古旧磁带,然后拿来发表。事实上,编号SF016的《拉萨街头》,就是fm3成员张荐用MD和二手话筒录的……这些把“民俗”从偏远山区转移到城市的录音,现在也是soulseek上的热门货,你可以想当然地说这是“后后殖民”,但我们都知道,年轻一代对第三世界的态度,已经不是知识分子式的冠冕堂皇了。

至于现场,SCG几乎从来不演奏现成的作品,“直到演出的晚上,我们都不去决定要怎么整。这取决于场地的大小和环境、外面的天气、其他的乐队、我还剩多少根烟……整个想法就是,保证每个人都能够发扬‘不确定观念’。”我们不能说,凡是乱的就是好的,毕竟这是三个合作了23年的高产乐手,他们知道为什么即兴,为什么跑调。有时候,他们拿出来的是高级的静态噪音或者噪音实验,有时候是精彩的自由爵士,有时候又是脆弱的温香软玉,论水准,足够去各种现成的领域吃香喝辣。他们也用蹩脚的腔调模仿老挝民歌、蒙古喉鸣,或者故意在弗拉门哥欲罢不能的高潮前使一个绊子,我得说,这和我们常见的、摇滚未遂而改行胡整的国产狂人是两码事。
1998年,Richard在吉他高手John Fahey的Revenant(亡灵)厂牌发表了吉他即兴独奏专辑Salvador Kali(这个典型的SCG式标题是拿萨尔瓦多.达利开的玩笑,他们喜欢玩修辞游戏,标题里经常出现“美国噩梦”之类的把戏),正牌西班牙古典、仿sitar迷幻、复杂的阿拉伯花样……乾净、灿烂、诗意,并且毫无疑问具有纯熟的技巧。如果只听过这个,你根本没法想象专辑Horse Cock Phepner里的荒谬歌剧,那些标志性的废话昏话胡话像海啸一样淹没了正经人的最后一点希望……顺便说一句,这里面的CIA Man(《中央情报局的人》)和顶楼马戏团的《[内容被过滤,请注意论坛文明]ing Machine》几乎是同一首歌……90年代末期以来,SCG的作品达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宽广,混乱但不强硬,而混乱也经常通向一种安详,我想,这和Richard内在的和谐是相互呼应的。

SCG曾经去过日本,并和中原昌也的暴力温泉艺者(Violent Onsen Geisha)、吉田达也的赤天(Akaten)以及废墟(The Ruins)、山冢爱的Hanatarash等乐队同台演出,或许日本地下圈比美国硬核圈更理解他们,至少,吉田达也的Magma式伪歌剧,和SCG的伪民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大家都是在颠覆中建立起来的……而他们的电影配乐,也可以列出一份相同的美学清单,合作者有Larry Clark(《半熟少年》、《天地无伦》的导演,摄影家)和Harmony Korine(《金毛正传》和《驴孩朱利安》的导演、比约克的词作者、音速青年的MV导演、《半熟少年》的编剧),这都是些身跨数界、一不小心出了名的地下分子,对美国底层的美学、伦理了如指掌,并且决不会像小资那样大惊小怪地指着毛片说叛逆。
“说太阳城女孩仅仅是一个乐队,就像说威廉.巴勒斯仅仅是一个作家、萨尔瓦多.达利仅仅是一个画家、Alexandro Jodorowsky(实验/cult电影先驱、科幻/另类漫画大师、塔罗牌专家)仅仅是一个导演一样。”在他们网站首页,可以找见这样的评语。我同意。必须把这一切看做一个整体:《金毛正传》、赤天、达利、城市民俗、田野录音、拼贴、双关语标题、非色情目的的色情内容、非摇滚目的的摇滚乐技术、非知识分子的知识和技术、反经典、反历史主义的狂欢(尼采式的)、日常生活杂烩……最后是神秘的音乐直觉,尤其是他们神秘的即兴演奏(例如在C.O.N Artists的现场,那段原始的迷幻摇滚),正如San Ra所深信的,真正的音乐并不属于地球,太阳城女孩倒腾出一座浩瀚的垃圾堆,看起来像地狱,里面却藏着浩瀚的宇宙。浏览更多



专辑曲目

01. Program Introduction
02. Invocation #1
03. The GHENGIS-Necro-Nama-KHAN Pt. 4
04. Children of Gravity
05. Invocation #2
06. Anonymous Disclosures Pt 1
07. Anonymous Disclosures Pt 2
08. Noticias Disinformacion
09. Unsolved Mysteries of Pop Culture
10. Epilogues/Sign-off


本专辑已加入MP3共享计划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2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