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您的位置:VeryCD音乐古典音乐

音乐资源事务区


Clemens Krauss -《瓦格纳:帕西法尔》(Wagner: Parsifal)1953 Bayreuth[APE]

  • 状态: 精华资源
  • 摘要:
    发行时间2004年
  • 时间: 2007/02/12 00:55:22 发布 | 2007/02/12 00:55:22 更新
  • 分类: 音乐  古典音乐 

lyg_49

精华资源: 60

全部资源: 60

相关: 分享到新浪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   分享到QQ空间   订阅本资源RSS更新   美味书签  subtitle
该内容尚未提供权利证明,无法提供下载。
专辑英文名Wagner: Parsifal
专辑中文名瓦格纳:帕西法尔
艺术家Clemens Krauss
资源格式APE
版本1953 Bayreuth
发行时间2004年
地区德国
语言德语
简介

IPB Image


作曲:Wagner
指挥:Clemens Krauss
演唱:
Kundry
Martha Modl
Parsifal Ramon Vinay
Amfortas George London
Gurnemanz Ludwig Weber
Klingsor Hermann Uhde
Titurel Josef Greindl
演出:Chor und Orchester der Bayreuther Festspiele
录音时间:1953 拜罗伊特音乐节
CD编号:ARPCD 0171-4

专辑简介:

最近太忙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实在没空仔细听,无法写原创文字,抱歉了。以下资料,引自lvmaoqiu乐友的相关发布(http://bbs.VeryCD.com/index.php?showtopic=317934&hl=Parsifal):

《帕西法尔》

三幕歌剧,瓦格纳编剧并谱曲,1882年 7月26日在贝鲁特首次公演,1903年12月24日圣诞夜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初次演出。 1905年,在阿姆斯特丹也有成功的演出。

欣赏过瓦格纳歌剧《罗恩格林》的人对《帕西法尔》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因为在《罗恩格林》“第三幕”里,当骑士罗恩格林说出自己的身世时,表明他是保护圣杯的骑士之一,这圣杯就是基督被钉上十字架时,装过他的血的杯子,它被保存在格拉尔的教堂中,而在这个段落中曾提及帕西法尔的名字。原来在《罗恩格林》中写成较为古式的“佩奇瓦尔”,在此剧中的剧名为日耳曼式的《帕西法尔》。

此剧中的人物全不是现实的,主角孔德丽和帕西法尔是寓言式的,剧情也是传说式的,由于寓言要素极为强烈,戏剧的展开缺乏明了性,另外,在许多段落处采取回想方式,因而造成退缩式的气氛。同时剧中所传达的思想与道德观念,对现代人而言较难了解,因此现今评论家对此剧的意见有分歧,褒贬不一。不过,此剧中严肃、庄严的音乐,在瓦格纳其他的乐剧作品中却不曾出现过,尽管也曾经有人批评说:“在这部乐剧中可以窥见70岁老人的疲惫音乐。”但此剧中半音阶与全音阶手法的巧妙混用、编制较大的管弦乐、自由流利的运转、低音部细腻又自然的作曲法,以及合唱与管弦乐所酝酿出的美妙旋律与对位法的美感等,都是在别的作品中找不到的。

演奏时间:

第一幕110分、第二幕75分、第三幕76分

剧中人物:

安福塔斯 圣杯骑士之王 低男中音

狄都雷尔 安福塔斯的父亲 男低音

古内曼兹 圣杯骑士 男低音

帕西法尔 傻瓜 男高音

克林莎 巫师 男中音

孔德丽 克林莎的助手,妖妇 女中音

歌者 女低音

圣杯骑士二人 男高音、 男中音

侍卫四人 2女高音、2男高音

克林莎的女巫六人 3女高音、3女低音

骑士的结拜兄弟 男高音、 男低音

青年与小孩 男高音、女高音、女低音

故事发生于中世纪,地点在西班牙山中的蒙萨尔瓦特镇。

剧情介绍:前奏曲:木管乐器加上弱音器,弦乐器平静哀婉地奏出富有表情的“圣餐”的主题,缓慢而柔美,接着钢管奏出庄严有力的“信仰”的主题,之后变化的力度、速度更为激烈又转成柔和的“圣餐”主题,继而蜕化成“圣矛”的主题及“安福塔斯”的主题,最后结合为复杂对位法进行,这些都融进了“圣餐”的主题柔和上升,显示出瓦格纳的意境:“爱,信仰,希望”!

第一幕第一景:蒙萨尔瓦特镇的森林中

高山之上,圣杯骑士保护着两件耶稣基督遗留下的圣物:一件是在十字架上钉在他肋下的圣矛,另一件是他最后晚餐所用的以及后来在十字架下,盛过他圣血的圣杯。年迈健壮的老骑士古内曼兹与两名侍卫在大树下打盹,清爽的早晨来临,古内曼兹醒过来。城堡方向传来铜管的起床号(其实是圣餐的动机),他就:“嘿、嘿”地叫醒两名侍卫。然后三个人随着远方传来的“信仰的动机”,一起做晨祷。接着有两名骑士登场。古内曼兹以为国王安福塔斯的伤处因贴用药草已开始痊愈,但骑士告诉他,药草完全没有发生疗效。在古内曼兹和骑士们交谈时,侍卫突然大叫有勇敢的女骑士来了。骑士答说:“她就是孔德丽”。她能骑马在空中驰骋,这时她从阿拉伯为国王取来镇痛剂。她把装着“巴爽”药水的水晶瓶交给古内曼兹,并表示说:“此药如果无效,那么阿拉伯再也没有能治愈国王伤口的妙药了。”

这时国王安福塔斯卧在床上被人抬出来,音乐出现“安福塔斯王”的主题。这一主题象征安福塔斯的苦恼与惨痛,休息片刻后,国王喃喃自语说:“在这圣湖沐浴固然可以稍许减轻一点痛苦,但要真正治愈我的伤口,正如神所宣告的,必须等待“因同情而获得智慧的纯洁愚者”的出现。”

国王由于从苦恼的夜晚获得解放,遂赞美森林清晨的美景,音乐也跟着变成牧歌般的“森林的动机”。古内曼兹将“巴爽”药水呈给国王,并说明是孔德丽从阿拉伯取来的。当孔德丽出现时,国王立刻向她致谢,但她却说不必客气。为了沐浴,国王一行人往湖边走去。

这时,侍卫们开始骂孔德丽是异教徒的女巫。古内曼兹责备他们说:“她忠诚地执行和远方国度的联系任务,危急时刻她也曾舍命相助,你们不该随便说她的坏话!”但侍卫们却反驳说:“给我们带来许多灾祸的不也是她吗?”古内曼兹答说:“的确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灾难。”然后他面对孔德丽问:“在安福塔斯王因丢掉圣矛而受伤时,你究竟在哪里?为何不来相救?” 孔德丽只说:“任何人我都不会去救他”,然后缄默不语。

侍卫们说:“如果她那么忠实,为何不让她去把圣矛找出来?”古内曼兹答说:“这是另一回事。那支矛是国王在征讨巫师克林莎时被夺走的,那天在离城不远的地方,国王被美女所诱惑,在她怀里失去自我。当圣矛掉落时,克林莎突然出现,拿起这支矛刺伤了国王后逃之逃之夭夭,而国王的伤口从此不曾愈合过。”在他讲述这段往事时,孔德丽因疲惫不堪,横卧在地上。

这时陪伴国王去沐浴的侍卫回来报告说,“巴爽”药起了作用,国王的疼痛减低了。然后侍卫们一起催促古内曼兹继续讲下去,这位老骑士便又静静地说出虔诚的前王狄都雷尔的故事。

古内曼兹说:“由于邪恶的异教徒克林莎威胁这个纯洁的信仰之国,某夜救世主派遣使者造访国王,把救世主在最后晚餐时饮用的杯子,也是后来被钉十字架时盛过救世主宝血的杯子,以及浸过宝血的矛交托给前王狄都雷尔。

前王为了保护这两件圣物,建盖了这座圣杯城,又募集了心地纯洁的圣杯骑士。而克林莎则住在异教徒的国度试图抢夺圣杯,却被圣杯骑士击退。

后来被激怒的克林莎就使用魔法,在荒野中变出一个欢乐之国,让妖艳的美女住在那里,试图利用美色诱惑圣杯骑士,使他们堕落、毁灭。有不少骑士坠入这陷阱中。

岁月流逝,前王狄都雷尔因年龄已高,就把王位让给儿子安福塔斯。年轻的国王一鼓作气,亲自上阵,想一举歼灭克林莎,不料还是落入美人计中,既丢掉了圣矛,自己也受了伤。回国后,国王便在圣杯前祷告,这时圣杯发出光芒,主的圣容出现,宣告说:“等候我所选择的人吧!他是因同情而获得智慧的愚者。” 古内曼兹的故事到此结束。他重复念着神谕的预言:“忠实的愚人啊!怜悯可以得到安慰,你等着他吧!”

当古内曼兹讲完神谕众人跟着和唱的时候,圣湖边传来叫喊声而使合唱中断,大家惊讶地不知发生何事。此时,有一只受伤的天鹅飞过来,坠落在古内曼兹脚边。

接着骑士们从湖边跑过来,替天鹅拔掉身上的箭,然而天鹅还是死了。骑士向古内曼兹等人说明道:“这只天鹅刚才在圣湖上画着圆圈飞翔,当国王正高兴地喊说这是吉兆时,却飞来一支箭射中它。”

这时两名骑士把一个手执弓箭身穿布衣的青年押上来,这名青年就是傻子帕西法尔。古内曼兹问帕西法尔:“是你射中天鹅的吧?”他很骄傲地答说:“任何飞翔的东西,我都可以射中。”老骑士随即训诫他说:“你晓得在神圣的森林中,不该毫无怜悯地杀生吗?”帕西法尔听了就说“我不知道这是犯罪的。”同时他折断弓箭,并把它们丢弃。接着,古内曼兹又问他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不料帕西法尔却什么都不知道。这时青年人母亲的“贺翠莱德的动机”像回忆般静静奏出。

古内曼兹说:“我从来都没遇见过像你这么笨的人。”说完就命令随从去服侍国王沐浴。 人们走后,古内曼兹再次追问帕西法尔,要他把所知道的事都说出来。这时帕西法尔终于开口了他说:“我的母亲叫贺翠莱德,住在森林里。”老骑士又问是谁给的你弓箭,他答说是自己制造的。老骑士惊讶地问:“你的母亲为什么没有教你制作更好的武器呢?”

听了这句话,孔德丽突然站起来告诉老骑士说:“他的母亲是在丈夫贾姆雷特战死后,才生下这个儿子的,为了不想让他像父亲那样战死在沙场,刻意在荒野中把他养育的像傻子那样。”接着,帕西法尔插嘴说:“有一天,我看到男人们骑在闪闪发光的白马上,非常羡慕,所以跟在后头追。”古内曼兹说:“你这么做,母亲会很担心的!”

但孔德丽却补充说:“他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已经死了!”帕西法尔听了勃然大怒,扑向孔德丽按住她的喉咙,老骑士看了连忙把他拉开。接着帕西法尔就全身战栗,喃喃自语说好像要昏倒。孔德丽见状立刻跑到森林里,取来水让他喝下。古内曼兹称赞她说:“善有善报”,但她却表示:“我没有行过善”。

这时候,克林莎阴森森地登场,他的魔法开始在孔德丽身上发生作用。她告诉老骑士说她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往森林走去,不久便昏昏睡着。

古内曼兹觉得帕西法尔或许就是神谕中的愚者,他告诉帕西法尔:“你很纯洁,圣杯也许会给你饮料或食物。”于是引导他到圣杯城,允许他参观寺院伺奉圣杯的仪式。这时音乐缓慢地奏出圣杯的主题后,转为“钟的主题”,他们俩就在这进行曲中走向寺院。

第二景:寺院内 间奏音乐是一段复杂的对位旋律,表示安福塔斯的苦恼与后悔的旋律。小喇叭与伸缩喇叭奏出雄壮的号声,宣布是“爱的圣餐”的旋律。“圣餐主题”出现,接着又转入“钟的主题”。不久,捧着圣杯盒的四名骑士登场,随后的则是躺在轿上的国王。这时音乐由“钟的动机”移到“苦恼的安佛塔斯动机”,不久,以“信仰的动机”作基础的、宗教式崇高的侍从合唱出现了。

等大伙儿都坐定后,在后方的壁龛处,前王狄都雷尔的声音好像从坟墓中飘出般传来。前王命令儿子打开圣盒的盖子。当骑士们要拿掉盖子时,却被安福塔斯制止,然后唱出:“我身上背负的痛苦的世袭任务”。他埋怨说:“圣杯城中唯一罪人的我,我是世袭的国王,非要担任这神圣职责吗? 任何的赎罪,都无法使我伤口流出的鲜血停止吗?”然后他痛苦地表示,希望自己的伤口能够封闭。他唱完后就昏倒了。

年轻骑士们又唱出:“等待因同情而获得智慧的纯洁愚者”的合唱,鼓励国王要有信心。然后骑士们还是依照前王的命令,打开圣盒的盖子,取出里头的水晶杯,并将它放在国王面前。这时圣杯发出了灿烂的光芒,国王拿起面包,手捧葡萄酒借着圣杯加以祝福。

圣杯仪式完成后,年轻骑士又把圣杯放入圣盒中,开始将受祝福的面包和葡萄酒分给其他骑士们。骑士们坐到餐桌边,古内曼兹和帕西法尔也参加这个圣餐仪式。可是这时的帕西法尔却变得全身僵硬,一言不发,呆呆地站在那里不动。圣餐后骑士们静静地退场。安福塔斯本人无法加入圣餐,只是痛苦地用手按着腹部的伤口,从他挣扎的样子可以看出伤口又流出了鲜血。年轻骑士用担架静静地将国王抬走。

帕西法尔注视这些情景,由于剧烈的痉挛,他用双手按住心脏。古内曼兹问他:“你为什么总是呆站着,你是否明白自己看到什么?”老骑士看到这青年只是猛烈地摇着头,很失望地认定他只是个纯粹的傻瓜,就把他赶出了圣城。

这时在“预言的动机”上,传来奇妙的神谕之声,在缓缓的合唱与钟声中,幕落。

第二幕 克林莎的魔法城

前奏曲:先由“克林莎不祥的动机”开始,然后是“克林莎粗野的动机”和“诱惑的动机”,接着是以强有力的和弦起头,然后是渐弱的“孔德丽的动机”。

幕启后克林莎在城堡内注视着魔镜,然后叫醒沉睡的孔德丽。他又命令孔德丽去诱惑并毁灭照在魔镜里的傻子帕西法尔。孔德丽反抗说自己不想再乾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但却仍然摆脱不掉克林莎的魔咒。

这时,帕西法尔在远方出现,克林莎阻挡他的去路,但年轻人用圣剑将他击退,然后逐渐走过来。这时巫师大叫说:“只要能够夺取这年轻人的童贞,就能一切顺意。”紧接着,克林莎用巫术把城内变成一座世上最美的花园。只见身着薄纱、体态妖艳的美丽魔女们从四面八方出现,并唱出寻找情人的合唱。等帕西法尔走到花园时,魔女们便蜂拥到他四周,责备他为何攻击她们的情人,帕西法尔答说:“他挡住了我的去路,这时姑娘们开始诱惑他,这是一首合唱曲:《来吧,来吧!》。

年轻人天真地帕西法尔和她们嬉戏、欢闹。姑娘们为了独占他,彼此争斗起来,这时管弦乐奏出粗野的“争斗的动机”。帕西法尔不耐烦地想离开这花园,孔德丽扮成美女,温柔地喊着:“帕西法尔!帕西法尔!等一等”。帕西法尔在多年的流浪生涯中,不曾有人叫过他名字,于是惊讶地站住不动。他想起以前母亲就是这样叫他的,所以亲切地走到孔德丽身边。 魔女们合唱后,孔德丽对年轻人热情地叙述他父母亲的事。

孔德丽说:“你的父亲贾姆雷特在阿拉伯战死时,留下遗言,要你的母亲替体内的儿子起名为“纯洁愚者”。你的母亲为了不让你像父亲一样命丧战场,便在远避战争的地方将你养育长大。由于你出外旅行久久不归,她过分焦虑而憔悴,在说出她名字(贺翠莱德)后就心碎而死。”

帕西法尔知道是因自己的愚蠢害死母亲,感到很难过。目睹此景的孔德丽逐渐靠近他,鼓励他应该了解母亲给父亲什么样的爱,然后热烈地亲吻他)。这与她陷害圣杯保护人安福塔斯的方法如出一辙。此处的和声效果相当精彩。

在长吻之后,年轻的帕西法尔突然感受到和安福塔斯相同的伤口之痛。当孔德丽要进一步爱抚他、拥抱他的时候,他坚决地推开她。

孔德丽还是不肯罢休,告诉他:“我因羞辱了救世主而被诅咒,于是只能笑不会哭。我的亲吻会为你带来智慧。”同时又逼近帕西法尔的身边。帕西法尔对她说:“只要告诉我到国王安福塔斯处的路,我也会帮助你。”但孔德丽却说:“只要你同情我,暂时属于我,我就会告诉你路该怎么走。”她继续诱惑他。

帕西法尔明白了她的阴险诡计大叫说:“消失吧!肮脏的女人!” 孔德丽发现自己的诱惑居然产生不了效果,惊讶不已。被激怒的孔德丽就大声向克林莎求救。

出现在城墙上的克林莎,举起从国王安福塔斯那儿抢来的圣矛,朝着帕西法尔处投射过来。奇怪的是,这支圣矛飞到帕西法尔的头上时突然停在空中。他取下这圣矛后,在胸前画十字,结果随着轰隆巨响,城墙崩溃,花园变成荒野,孔德丽狂叫后倒在了地上。帕西法尔告诉她:“你应该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后就转身离去。孔德丽无可奈何的目送着他走向远方。

第三幕第一景:蒙萨尔瓦特镇森林的黎明

前奏曲极为缓慢地奏出。幕启时是蒙萨尔瓦特镇森林的黎明。数年后,古内曼兹已年迈,过着隐居的生活。当他听到屋外有呻吟声,赶出来查看时,在树丛中发现了昏睡的孔德丽,于是设法叫醒她。恢复意识的孔德丽,在跟古内曼兹交谈时,从远方出现一位身穿黑色盔甲、手执长矛的骑士,朝着他们走来。古内曼兹告诉这位骑士说:“今天是星期五,请你放下武器。”等这骑士放下手中的矛,揭开头盔后,古内曼兹无比惊喜地发现他就是昔日的傻子帕西法尔。

帕西法尔立刻跪在圣矛前祷告,然后告诉老骑士说,为了寻找到这里的路,经历了许多苦难。古内曼兹知道他终于取回圣矛无比感动。帕西法尔又说:“从前听到国王的悲叹时,只感到惊讶,这次是想把圣矛送回原处。我已经成为圣杯骑士,为救安福塔斯而来。”

古内曼兹为这神圣的奇迹高兴不已,他告诉帕西法尔说:“国王因拜见过圣杯而无法死,如今他已经很久不再拜见圣杯了,因为他一心只祈求死亡。结果前王狄都雷尔驾崩了,骑士们也丧失神力。”帕西法尔听后,请求古内曼兹为他引见安福塔斯并为他洗礼,古内曼兹答应了帕西法尔请求,他用圣泉水浇在帕西法尔的头顶上,并为他祝福。孔德丽也在替帕西法尔洗脚。这时音乐中反复奏出“洗礼的动机”。

洗礼完毕后,帕西法尔说:“首先我要完成第一个任务”,接着把圣泉水浇到孔德丽头上,为她施洗。孔德丽感动地哭出声来。随着“森林的动机”,帕西法尔恍惚地往森林的方向眺望,此时森林如同从诅咒的大气中获得解放,清晨的阳光放出万道光芒,清爽又绮丽。音乐温柔地奏出“祝福的动机”。

古内曼兹说:“罪人忏悔的眼泪湿润了清泉,大自然从罪恶中获得解放,这是圣星期五的奇迹!”,在“祝福的动机”上,古内曼兹继续唱着。孔德丽以感谢和尊敬的眼神注视着帕西法尔,帕西法尔随即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这时远方传来钟声。古内曼兹把圣杯骑士的披风给帕西法尔,孔德丽帮他穿好披风后,三人齐向寺院走去。

第二景:寺院内

从教堂的一边,骑士们抬出狄都雷尔的灵柩,另一边则推出躺在病床上的安福塔斯。骑士们一边走,一边唱着合唱。随着“圣杯的悲叹动机”,安福塔斯命令把狄都雷尔的棺木打开。在场的人都把脸遮起来,发出悲伤的哭声。在对父亲的遗体献上哀痛的祷告后,安福塔斯由骑士们扶起来,揭示腹部的不治之伤,大叫:“把死亡给予苦恼的罪人吧!”

这时帕西法尔在古内曼兹和孔德丽的陪伴下,已悄悄地进入教堂内。他听到安福塔斯的话后,便走出来说:“此伤唯有伤你的圣矛才能医治”。说罢,他用圣矛碰触伤口。说也奇怪,伤口很快地愈合,安福塔斯脸也上也有了生气。人们被这奇迹所感动。音乐奏安福塔斯的主题,帕西法尔走到舞台中央,高举圣矛向众人宣告:“这支圣矛终于是从克林莎处夺回来了。

接着,帕西法尔走上圣坛,将圣盒的盖子打开,捧着圣杯跪拜。这时,圣杯开始发出五彩光芒,教堂内被这光芒所照耀。所有的圣杯守护骑士、卫士和少年们,开始唱出赞美神的合唱。

这时,有一只白鸽从教堂的圆顶上飞下来,在帕西法尔头上盘旋后,又落在他的头顶上。目睹这一切经过的孔德丽不声不响地倒在帕西法尔脚下断了气。帕西法尔高举着圣杯,为跪拜的安福塔斯和古内曼兹,以及所有的骑士祝福。幕缓缓落下,音乐还继续奏出预言的主题、圣杯的主题、圣餐的主题、信仰的主题等轻松而优美的旋律,使听众有如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直到最后静静地结束了全剧。 (摘自歌剧天地)


em搜索,感谢原发者的无私分享!

PS 原文件为zip,若无法正常解压,请将文件名中的rar改为zip



专辑曲目

CD1 & CD2 Act 1
CD3 Act 2
CD4 Act 3

正在读取……

这里是其它用户补充的资源(我也要补充):

暂无补充资源
正在加载,请稍等...

点击查看所有6网友评论

 

(?) [公告]留口水、评论相关规则 | [活动]每日签到 轻松领取电驴经验

    小贴士:
  1. 类似“顶”、“沙发”之类没有营养的文字,对勤劳贡献的楼主来说是令人沮丧的反馈信息。
  2. 提问之前请再仔细看一遍楼主的说明,或许是您遗漏了。
  3. 勿催片。请相信驴友们对分享是富有激情的,如果确有更新版本,您一定能搜索到。
  4. 请勿到处挖坑绊人、招贴广告。既占空间让人厌烦,又没人会搭理,于人于己都无利。
  5. 如果您发现自己的评论不见了,请参考以上4条。